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火线入籍公知的郝海东与一生铭记毛主席的庄则栋

秦明 · 2020-05-21 · 来源:红色江山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庄则栋与郝海东,他们是两个时代的见证者,我们则可以通过他们见证两个时代。

  庄则栋与郝海东:

  一个是著名的乒乓球运动员,一个是著名的足球运动员。

  一个生于旧社会,长于新中国;一个生于新中国,长于改革年代。

  一个14岁加入北京市少年宫乒乓球小组,后走上乒乓球职业生涯,连获三届乒乓球世界冠军,国内比赛百场不败的成绩至今无人能破,中美乒乓外交的功臣。曾被破格提拔为国家体委主任,后锒铛入狱被隔离审查4年,开除一切职务,潦倒终身。

  一个10岁被八一队破格招收进少年组梯队,开始了足球职业生涯,代表国足出场115次,虽然成绩不堪入目,但放在中国也算“矮子里面选将军”。职业生涯就开始创办自己的公司,人称“郝董”,如今在1万多平米的海边大别墅逍遥快活。

  火线入籍公知的郝海东

  原本“闷声发财”的郝海东最近又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原因就是在近期的方方日记舆论战中,郝海东“挺身而出”力挺方方,且以粗俗的语言骂网友,晒自己的豪车豪宅毕加索名画酸后浪。

  郝海东的“出战”引发了公职阵营的喝彩与叫好,老牌公知赵瑜称赞说:“我们不敢骂的,他敢。我们不敢说的话,他敢说。”在赵瑜口中,郝海东俨然成了中国的“良知”。

\

  郝海东口口声声把方方当作说真话的代表,可是,当网友追问“殡葬馆无主手机”的照片、某演出团队三人感染死亡,还有被方方宣布死亡的广西援鄂护士等关键细节问题时,郝海东却“顾左右而言他”,说了一段他自己可能都看不懂的话:

\

  郝海东这种近乎耍流氓式的辩论,确实无道理可讲,但这并不妨碍他火线入籍公知,成为公知阵营的一员。

  早已成为“郝董”的郝海东其实也早就有了做公知的潜质,只是他没有像足球解说员黄健翔以及足球记者李承鹏那样早早地搭上公知班车,可谓“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2010年南非世界杯,小组赛朝鲜对阵世界排名第一的巴西,朝鲜队在先失两球的情况下,以旺盛的战斗力和坚忍不拔的精神,扳回一球,以1:2憾负,给全世界和中国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朝鲜队身上,人们看到了团结、拼搏、不屈不挠、英勇顽强,为国争光的精神,正常比赛唯一的黄牌还是巴西领走的,这些正是掉进钱眼的中国足球运动员所稀缺的。

  早已过气的郝海东随即抛出一篇题为《朝鲜输个1-2就被奉为神?不可能小组出线》的“独家评论”,朝鲜毕竟阔别了44年之后,世界排名105位,跟排名第一的巴西踢出这样一场顽强的比赛,却引发了郝海东的酸葡萄心理。郝海东在文中说“他们就是一直普通的亚洲球队”——郝海东在正式媒体发表文章也要写错字,“要说区别只不过是他们国家的制度不一样”。显然,郝海东对于朝鲜的制度是很不屑,甚至是鄙视的;而对于制度映射在朝鲜队员身上的闪光点,郝海东则完全是无视的。对比郝海东参加的2002年世界杯中国队对阵巴西的狼狈相,赛后舔着脸要跟巴西队员交换球衣的贱相,郝海东没有一丝自责和反省;郝海东大概也忘了,自己坐在中场草坪上拒不回防自己的球门时,观众的呵斥声“郝海东站起来!郝海东站起来!”

  郝海东对社会主义制度的这种立场跟他的家庭出身以及后来的人生经历有很大的关系。

  在公开的媒体访谈中,郝海东多次提起过他的父亲,青岛市的老年足球运动员郝文生。据说郝文生一直有当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梦想,无奈家庭出身不好——郝海东的爷爷曾做过日军翻译,因而当时的球队不愿意接受郝文生,郝文生只能去做电车司机——这也不算新中国亏待郝家吧。郝海东从小就被父亲培养对足球的兴趣,10岁就被父亲送入了八一少年队,从此走上职业生涯。这样的家庭出身对郝海东而言,同样意味着“伤痕”。如果郝海东有一点点反思能力的话,应该意识到今天的中国足球早已贵族化,他这样的平民子弟放到今天是很难出头的,足球学校是要花大把钱的;幸运的是他赶上了社会主义的尾巴。

  至于郝海东在绿茵场上的表现,上文已经说过他是“矮子里的将军”。放到80年代及以前,中国足球还是可以与亚洲强队扳手腕的,足球市场化之后几乎是每况愈下。可以说,市场化毁了中国足球,也正是市场化塑造了郝海东这一代掉进钱眼里的足球运动员。

  郝海东虽也当过国足队长,但仅有快速反击一招;当年在曼谷亚运会,郝海东向裁判吐口水遭一年停赛,事后还百般狡辩;1993年奥运会预选赛,郝海东与范志毅在广州二沙岛纠缠失窃的3000元,将情绪带到吉隆坡,把一粒点球射飞。徐根宝后来说,他的奥运之梦就毁在郝海东、范志毅这二人手中。更为关键的是,郝海东对足球事业并没有那么专注,他当“郝董”多年已是尽人皆知。一个钻进了钱眼的足球运动员,能有多少出息?

  面对遭受国人唾骂的国足,郝海东很懂得舆论运作,他在球队里以口才好著称,一会儿炮轰主教练,一会儿炮轰足协,唯独不反思他自己的问题。但这却为他解了围,赢得了“郝大炮”的声誉。

  套用郝海东曾经的队友孙继海的一句话:中国足球没站起来,就先富起来了。市场化改革之后的中国足球,男足们成绩不咋样,却个个收入不菲,“郝董”更是跻身中国先富群体。与李kf、薛蛮子、“潘仁美”等人一样,郝海东选择公知阵营是其现在的阶级本能决定的

  一生铭记毛主席的庄则栋

  同样为著名(虽然他们的体育成就是极不对等)运动员,庄则栋却与郝海东走过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最终成为两个世界的人。

  庄则栋也算得上出身豪门。外祖父(因为庄则栋是庶出,与其没有血缘关系)是曾经的远东首富、资助过孙中山搞辛亥革命的犹太大亨哈同。庄则栋的父亲庄惕深出身扬州书香门第,家道中落便在上海滩讨生活。非常偶然的情况下,娶了哈同的大女儿罗馥贞,却几无夫妻感情,罗馥贞看不起这个乡下土包子。在哈同的其他子女排斥下,庄惕深远走北京,替哈同家族管理新购房产。庄则栋是庄惕深与丫鬟雷仲如的私生子,1940年,雷仲如在庄惕深的扬州老家恰恰诞下庄则栋,随后带着庄则栋一直生活在扬州。抗战胜利那年,罗馥贞才承认了庄则栋及生母的名分。1948年,庄罗离婚,罗返回上海,庄则栋则随生身父母留在了北京。

  儿时的这些经历在庄则栋身上并没有深刻的烙印,新中国成立以后,庄则栋快乐地在红旗下成长,热爱上了乒乓球,并展现出一定的天赋。1950年庄则栋开始练习乒乓球,14岁加入北京市少年宫业余体校乒乓球小组,15岁在北京市少年乒乓球赛上获男子单打冠军。1957年,在全国乒乓球锦标上,获混合双打冠军。

  1961年,在第二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男子单打冠军和男子双打第三名;1963年,在第二十七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男子单打冠军;1964年,当选为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65年,在第二十八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男子单打和男子双打双料冠军。

  1971年4月,在日本名古屋参加第三十一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期间,美国选手格伦·科恩在练习结束后匆忙之中错上了中国乒乓球队的大轿车。满车中国运动员鉴于对方的身份不敢去打招呼,车上的气氛有点尴尬。庄则栋短暂思考之后站起来说:“我们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一直是友好的,今天你来我们车上,我们大家都很高兴。我代表同行的中国运动员欢迎你。为表达感情,我送给你一件礼物。”便从手提包里挑了件纪念品———一块一米多长的黄山织锦,送给科恩。这样的举动很快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各国记者纷纷拍照,进行图文并茂的报道。

  毛主席得知这个消息后指出十分高兴,对身边的工作人说:“这个庄则栋,不但球打得好,还会办外交,此人有点政治头脑,比我们某些外交家还会办外交。”庄则栋虽然不是专业外交家,但是对于把握国家外交战略方面,的确一点都不含糊,这得益于他对毛泽东思想的学习领会之后,所具备的政治头脑,这是毛主席教导的结果,潜移默化教导的结果。

  当时美国乒乓球队副领队哈里森向中国乒乓球协会提出访问中国的要求,外交部不同意,周总理也没赞成,庄则栋也差点被紧急召回国挨批。经过深思熟虑,毛主席最终决定向美国乒乓球队发出邀请。庄则栋当时大胆的举动,使得庄则栋从一名出色的运动员,成为“乒乓外交”中一个符号性的人物。

  1972年,以庄则栋为团长的中国乒乓球队代表团访问美国,受到尼克松总统的接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赴美访问的代表团。回国后他担任了国家体委党组副书记。

\

  尼克松在白宫接见中国乒乓球代表团

  访美的第一场乒乓球友谊赛,是在底特律市的体育馆里进行的。双方运动员入场后,奏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时,一名美国牧师纠集美国的一些反华组织和国民党捣乱分子,撒出传单,并乱喊乱叫。庄则栋义正词严地向美方提出抗议,“你们到我国访问时,我们处处有礼貌,热情地欢迎、接待你们,而我们来这里比赛却受到这种待遇!我希望你能马上制止这种损害中、美友好的行为!”随后,美方很快平息了事件,并向中方郑重致歉。庄则栋在美国很好地维护了祖国的尊严。

  1973年,庄则栋当选中共十届中央委员;1974年至1976年10月,任国家体委主任;1975年,当选为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76年10月以后,庄则栋锒铛入狱、被审查四年。审查期间,他靠看书和练书法打发时间,他在狱中读了几千本书。

  在国家体委的批斗会上,有人让他交代如何给JQ送绣花鞋,还有的干脆污蔑他跟JQ睡过觉,面对这些无耻、荒唐的污蔑,庄则栋坚决予以驳斥。

  1980年,出狱之后,庄则栋早已被免去了一切职务,调往太原担任编外的省队教练,没有任何补贴,仅有70元工资,除了自己日常开销,还要养活一大家子人。几年后,庄则栋被调回北京,到北京少年宫任教。

  1985年,庄则栋与妻子鲍蕙荞离婚。在后来接受媒体访谈中,鲍蕙荞称文革后期就与庄则栋意见不合。讽刺的是,1966年还是鲍蕙荞替庄则栋写大字报,硬拉着他去“造反”,因为庄则栋一开始是国家体委里的保派。

  1987年,庄则栋与主动放弃日本国籍及日企高薪职位追求他的佐佐木敦子结婚,二人相濡以沫,过起了贫穷却安静的生活。

  其后的二三十年间,这个名字不再被媒体在正式场合提及,即便提及也是关于他在1974年以后“迫害人”的一些捕风捉影的说法。

  事实上,庄则栋在任国家体委主任期间没有打干部,更没整死过人,还特别指示保护过一些成分不好的教练和基层干部;在任国家体委主任期间,国家给分房不要,远在塔城的妹妹要调回来自己不同意。

\

  晚年的庄则栋多次参加纪年毛主席、宣传毛泽东思想的活动。

  2004年12月19日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11周年的座谈会上,庄则栋回忆当年他和毛主席交往的点点滴滴的往事;回忆五六十年代,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没有贪污、没有妓女、没有爱滋病更没有腐败;他认为毛主席所做的一切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结束苏联陈兵百万在中国国门的状况,美国人也认为中西方冷战从此结束,新的外交格局从此开始。同时他肯定了毛主席后期同样为中国为世界作出了重大贡献。毛主席是最最伟大的杰出的改革家。砸烂旧社会建立新中国,还有比这更伟大的改革吗?他深情地说:毛主席是鹰,我们是鸡,鹰的视野高远卓识,毛主席洞察上下五千年,为中国为世界作了卓越的贡献。至于有人对毛主席不敬,是因为他们那些鸡永远也飞不了鹰那么高。

  2008年12月22日,张玉凤邀请庄则栋夫妇参加毛主席诞辰115周年的纪念活动。活动结束后,庄则栋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毛主席领导中国共产党经过坚苦卓绝的努力,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使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他把马列主义和中国的革命实践相结合,创立了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他和人民心连心,开创了通往胜利之路的群众路线;他的业绩彪炳千古,他的思想永放光芒;他的人格魅力光照寰宇;他对人民的情感永驻民心;我们这个时代仍然需要英雄、需要巨人,我们纪念怀念英雄、巨人,因为我们这个时代也是英雄、巨人辈出的时代。

  2013年2月10日,庄则栋与癌症斗争5年后在北京逝世,终年73岁。他的追悼会上,昔日的同事、下级、学生均被打招呼不许参加。

  结语

  与享尽荣华富贵的郝海东相比,庄则栋最后的日子是潦倒的,但他却并不孤独,他的心与毛主席相通,自然也就与亿万人民的心相通。

  庄则栋与郝海东,他们是两个时代的见证者,我们则可以通过他们见证两个时代。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世卫舞台中国被116个国家孤立?让事实抽脸!
  2. 方方日记即将在美国上市 外国网友的评论亮了
  3. 方方日记,是新中国与旧中国斗争的延续
  4. 吴铭:澄清一个糊涂认识
  5. 向刘道玉先生请教几个关于“反思”的问题
  6. 不要把责任推卸给“小姑娘”和临时工!
  7. 毛时代的这几本书,有一天也许也会成为“禁书”
  8. 网评:当前为什么这么害怕毛泽东?
  9. 钱昌明:这个世界究竟谁怕谁? ——纪念毛主席“五二0声明”发表50周年
  10. 钱昌明:“去毛化”这是要自绝于人民! ——致“两会”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1.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
  2. 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3. 刘庆棠:我在秦城监狱偶遇江青
  4. 清除内奸,悄悄进行中……
  5. 中国青年正在加速觉醒
  6. 红歌会网评:刻意抹掉毛主席像,这种现象须杜绝
  7. 宝鸡超40处宣传画涉侮辱毛主席像,请撤换!
  8. 曹征路:树欲静而风不止
  9. 中纪委力挺张伯礼院士,扭曲的灵魂们一片哀号!
  10. 毛主席画像,是天安门城楼的灵魂
  1. B站青年先怼方方后批马云,是中国社会思潮发生重大转折的一声惊雷
  2. 绝对想不到!知乎7成年轻人说最伟大的中国人是毛主席!
  3. 左大培:封杀左大培微博的前兆
  4.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5.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
  6. 郝贵生:为什么列宁主义这把刀子丢不得?——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7. 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8. ​郭松民 | 从《软埋》到“日记”——评方方的“关于极左”
  9. FF的“朋友圈”
  10. 刘庆棠:我在秦城监狱偶遇江青
  1. 刘庆棠:我在秦城监狱偶遇江青
  2. 中国青年正在加速觉醒
  3. 清除内奸,悄悄进行中……
  4.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
  5. 刘庆棠:我在秦城监狱偶遇江青
  6.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