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人民富豪的身份藏不住了

纪卓阳 · 2020-05-30 · 来源:激流一九二一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全国人大代表都有谁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由什么人构成的呢?我们通过四张表做一个初步分析。

  先看第一张表,这张表是第四届到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人员的基本构成。从这张表中我们能得出一个直观的印象:改革开放以来,全国人大代表中的工农代表比例大幅度下降。

  数据来源:王开峰《论人大代表的构成》。该文献第十一届的数据缺失,因此根据其他数据估算。第十三届部分数据来源http://www.sohu.com/a/224991621_123753

  第四届人大,工农代表合计占比51.1%;第五届人大,工农代表合计占比47.3%;从第六届人大开始,工农代表合计占比断崖式下滑,直接降至26.57%;再之后工农代表合计占比波浪式下滑,到第十三届人大,工农代表合计仅占15.7%。

  这是每年官方媒体告知我们的数据,也是经过“优化”之后的数据,虽然已经很扎眼了,但还远没有反映现实。在这个数据的统计中,“工人”既包括一线的普通工人,又包括在工厂工作的厂长和经理;“农民”既包括务农的农民,又包括在农村开厂的“企业家”。这显然不能反映真实的阶级构成。为了更清晰地反应人大代表的构成,我们看接下来的两张表,这两张表剔除了“工人”中的经理等人员和“农民”中的“企业家”等人员,能更准确地反映全国人大代表的阶级构成。

  数据来源:蔡定剑,《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转引自赵晓力,《论全国人大代表的构成》。

  表2和表3显示,第九届和第十一届人大中,工农代表比例非常低。第九届工农代表合计2.89%,第十一届合计1.74%(矿业和制造业从业人员对应第二产业的工人,商业和服务业从业人员对应第三产业的工人,农业从业人员对应农民)。工人和农民占人口的绝大多数,但是在全国人大代表中仅占不到3%。

  数据转引自刘乐明,《谁代表与代表谁_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的构成分析》。数据说明:表1、表2和表3的统计口径不完全相同。比如表3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除了包括国家干部外,还包括工青妇等单位工作人员,因此比例比表1更大。再比如表2中教授、科研人员、医生、法律人士等等专业人士,一部分属于表3中的专业技术人员,一部分属于表3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比如有行政级别的大学领导)或者企事业单位管理者(比如医院领导)。

  表2和表3还显示,全国人大代表占比最高的是三个群体,其一是“企业家”,其二是专业人士(教授、科研人员、医生、法律界人士、作家艺术家、金融业人士和运动员),其三是领导干部。

  全国人大代表中的企业家群体,是由房地产商、工商业巨头、互联网贵族以及各地富豪构成的,他们是人们口中的大老板、大富豪。他们仅占人口中的极少部分,但在全国人大代表中占比2成左右。

  全国人大代表中的专业人士群体,是由演艺界明星、金融大佬、知名运动员、律所合伙人等所谓精英构成的,他们多数人事实上就是资本家。金融大佬和律所合伙人自不必说,演艺明星和知名运动员中很多人也成立有各种公司,他们在各自领域呼风唤雨,也是富甲一方的人物。

  全国人大代表中的领导干部,是由各级官员构成的(党、政、人大、政协),其中市级及以上单位的高官占绝大多数。高官的比例有多大呢?我们接下来看第四张表。

  第四张表显示,第九届和第十届领导干部中,来自市级及以上单位的领导干部合计占比分别为88.5%和86.8%,来自省部级及以上单位的领导合计占比分别为48.2%和49.2%。而来自基层单位(乡镇街道)的干部仅为4.4%和2.5%。

  数据来源:史卫民、刘智,《间接选举》(上)。转引自赵晓力,《论全国人大代表的构成》。上述官员不包括军警系统。

  抛开统计口径导致的数据差异不论,通过上述4张表格我们能够得出如下结论:(1)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主要由高官和富豪构成。其中,高官占比大致在4-5成(算上军队、武警和警察系统的高官比例参照表4的比例),富豪(“企业家”和各行业精英)占比大致在3-4成。(2)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中真正的工农占比不到3%(第九届为2.89%,第十一届为1.74%)。

  一个立法机关代表谁的利益,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现实问题,是由现实中阶级力量对比决定的,而这种阶级力量对比会直观地体现在立法机关的人员构成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工农合计占比不到3%,而富豪占比在30%-40%左右,这样的立法机关到底代表谁的利益呢?

  两类人民

  《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这里产生了一个问题:谁是人民。

  如果人民指的是占全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和基层劳动者,那么他们显然不能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权力。工人最关心什么呢?互联网行业的脑力无产者希望少加班,希望推翻996工作制,希望人大立法严厉制裁一切明里暗里执行996工作制的资本家。工厂里的体力劳动者希望增加最低工资,希望不再靠无休止的加班才能养家糊口(很多工厂事实上是6天12小时工作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反映工人最关心的诉求了吗?根本没有。996工作制照样大行其道,工厂工人最低工资仍然不够养家。事实上,工人阶级(《宪法》将其规定为统治阶级)及其主要盟友(农民)在全国人大合计占比不到3%。而剥削统治阶级的资本家,在全国人大所占比例却在3-4成左右(“企业家”及各行业精英)。试问,工人和农民靠什么去行使所谓的国家权力呢?一项有利于工人阶级的提案,在富豪占3-4成比例的全国人大,通过的概率又有多大呢?

  如果人民指的是人民富豪,那么他们的确能够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权力。现实中他们的确也在通过全国人大行使权力。本届人大,天明集团创始人姜明(全国人大代表)提案成立不满两年的企业不适用《劳动合同法》,并且说企业界普遍认为《劳动合同法》制约了企业的用工积极性,增加了管理难度和成本,是制约和谐劳动关系的主要制度障碍。天明集团是一家总资产超过百亿,旗下有数十家控股公司,员工数千人的大集团。所谓成立不满两年的企业不适用《劳动合同法》,就是说这样的企业可以加班不按法律付费,开除员工不按法律赔偿。毫无疑问,这样的提案是有利于资本家而不利于员工的。姜明还提案把11月1日设成“企业家节”。“企业家”就是资本家,“企业家节”意味着每年都有一天,资本家要受到举国朝贺,这样的朝贺使得资本家不仅仅能够合法地剥削工人,而且还让剥削被罩上了一层神圣的面纱,让“剥削”变得光荣,让资本家这些剥削者千秋万代享受香火祭祀。这就是“企业家节”的本质,杀人诛心。一手抓剥削,一手抓意识形态,姜明是个合格的资本家。类似的有利于资产阶级不利于劳动人民的提案每年都有,姜明这些资本家们,正在利用其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行使国家的权力,为本阶级或自身谋福利。

  现实中,国家的权力似乎并不属于我们通常理解的人民群众(工人和农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工农代表合计占比不到3%,他们难以行使国家权力。作为人民,他们生活在社会底层,拿着微薄的薪水,受困于住房、医疗、教育这三座大山,在资本的压迫下讨生活。而剥削工人和农民的人民富豪(资本家)在全国人大占比合计高达3-4成,他们频频在人大提出有利自己的立法议案,进而行使国家的权力。作为人民,他们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住着豪宅,开着跑车,搂着小三,包着二奶,剥削着另一批“人民”。而一旦遇到经济困难,国家还会给这些资本家低息贷款甚至直接发钱(补助)。

  于是,我们发现人民分成了两大类:一类是人民群众(工人、农民和普通劳动者),他们生活在社会底层,不能行使国家的权力,但是国家却无时无刻不在宣传他们,说他们光荣伟大,是国家的主人。一类是人民富豪,他们高高在上,切切实实地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的权力,并且还在剥削着“国家的主人”。

  人民代表大会的作用

  既然人民代表大会被人民富豪占据,普通人民群众无法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那人民群众还要不要关心当下正在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呢?回答是:要!因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召开创造了一个教育人民的重要契机。

  生活每天都在教育着人民,但是每年的两会却创造了一个能够集中地、广泛地、深刻地教育人民的契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搭建了一个舞台,客观上让一些人的丑行在短时间内充分地暴露出来,让局部的事件有了全国的意义,让更多人能够透过现象抓住本质。

  修改《劳动合同法》,开除员工不赔偿、加班不按法律支付加班费,这样做是为了促进和谐劳资关系,是为了人民好!

  设立企业家节,让剥削披上神圣的外衣、让剥削者受人民顶礼膜拜,这样做是为了发展生产力和可持续发展,是为了人民好!

  把婴幼儿奶粉从跨境电商名单中剔除,不让人民买物美价廉的外国奶粉,这样做据说是因为这些奶粉存在质量问题,也是为了人民好!

  但是,饱受资本压榨的人民却日益觉醒,他们指着那些伪装成人民的“人民富豪”喊到,“看!就是他!一个资本家,还想伪装成人民混进人民的队伍!”

  随着两会的进行,越来越多的人跑到姜明微博下留言。

  有人怒斥,“你凭什么代表劳动人民?”“资本家代表人民吗?”

  有人这样说,“我的话搁这,作为无产阶级的一份子,我不同意。”

  有人讽刺他,“你应该提议设立资本家节,取消劳动节和五四青年节,不然有劳动节和青年节你再设立企业家节,不是打你的脸吗?”

  有人揭露道,“有些人用人民的名义和权力,反对人民,剥削人民。”

  有人模糊地说道,“各种现实让我担心这辈子可能要见证点什么,上个世纪发生过的事情。”

  姜明5月20日12点45分发的那条微博下面的留言尽是如此。这已经不是哪一个人或哪几个人的谩骂了,这是人民的怒火。

  “人民富豪”们天天都有类似姜明的言行,但在平时这仅仅是某个富豪的个人行为。两会上,富豪们通过提案、议案和建议将个人的行为变成了阶级的行为,媒体对这些提案、议案和建议的宣传报道也让更多的劳动者认清事情的本质,这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客观上起到的正面作用,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恐怕这一代的青年人,“这辈子可能要见证点什么,上个世纪发生过的事情。”而这个“上个世纪发生过的事情”,现在已经开始萌芽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哭泣的村庄:一个中国农大研究生的回乡日记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