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陈晓农 · 2020-06-29 · 来源:激流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陈伯达讲述的情况已经清楚地告诉人们 :一、毛泽东在大会举手表决《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之前没有看到该决议最后的修改稿;二、毛泽东在听到宣读决议时,对陈伯达写进决议中关于生产力的那句话,确实曾当场表示不赞成,但是他没有来得及表示应该怎样,并且同其他人一样举了手,使决议得以一致通过;三、在决议中写进关于生产力的那句话:以及造成毛泽东没有来得及看到决议最后的修改稿,其责任全在陈伯达一人,与其他人没有关系。

  毛泽东究竟是否同意过八大决议中关于生产力问题的论述呢?毛泽东如果不同意,大会又是怎样通过决议的呢?

  陈伯达在1981年12月与笔者(指陈伯达的儿子陈小农——编者按)谈了如下的话:

  “我倒了以后,上面派人审问我时,问过我八大决议中关于生产力问题的那句话是怎么写出来的。我跟他们说,政治报告是在会议前起草的,经过了多次的修改;但是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则是在会议进行中起草的,所以搞得比较仓促,我在决议草案上写上了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已经基本上解决。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但是我又觉得仅只是这样的提法,有些太笼统,应该有一个概括性的提法当时会议议程很紧,那天(9月27日)下午就要表决决议,我早晨还在考虑主要矛盾怎么写才好,我想起列宁有过一个提法,这个提法启发了我。我就把主要矛盾概括为“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

  “我向审问人员说明的这些情况,审问人员都做了记录的”。

  “我修改好决议以后,已经来不及送毛主席看。毛主席是夜间办公,上午休息,原先的稿子他已经看过,这时已不好再去打扰他。这样,我修改好的稿子就直接在大会上宣读了,表决时大家都举了手,就通过了。那天的会上,叶飞在主席台上的座位就在毛主席后面,我坐的位置是靠侧面。会后叶飞告诉我,宣读决议的时候,当念到“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句话时,毛主席说了句:“这句话不好。”不过毛主席当时也没有说应该怎样才好,可能是来不及想,也就举了手。叶飞讲的情况应当是可信的,他当时坐的位置离毛主席很近。”

  陈伯达讲述的情况已经清楚地告诉人们 :一、毛泽东在大会举手表决《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之前没有看到该决议最后的修改稿;二、毛泽东在听到宣读决议时,对陈伯达写进决议中关于生产力的那句话,确实曾当场表示不赞成,但是他没有来得及表示应该怎样,并且同其他人一样举了手,使决议得以一致通过;三、在决议中写进关于生产力的那句话:以及造成毛泽东没有来得及看到决议最后的修改稿,其责任全在陈伯达一人,与其他人没有关系。

  另据王光美写的一篇回忆文章,八大闭幕后的第三天,在十月一日国庆日的天安门城搂上,毛泽东对刘少奇说:八大决议中关于主要矛盾的提法是错误的,主要矛盾仍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刘少奇回答:“但是决议已经通过了。”

  王光美的回忆同陈伯达所述的毛泽东在决议通过的当时就曾表示不赞成决议关于主要矛盾的论述的情况,是比较一致的。所以,近年来一些书刊中说毛泽东是在八大开幕两个星期后才表示不赞成决议中的提法,这种说法是不符合事实的。

  1957年9至10月,在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在讲话中正式表示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毫无疑问,这是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在1958年5月的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刘少奇接受了毛泽东的观点,他在向大会所作的工作报告中说:“在整个过渡时期,也就是说,在社会主义社会建成以前,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社会主义道路同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始终是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

  从此,陈伯达写进八大决议中关于国内主要矛盾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的论述,被正式否定了。

  对于中共八大决议中这个被否定的论述,无论是当年会议文件的主要起草人陈伯达和胡乔木,还是八大文件的主持人兼十大政治报告的审定人毛泽东和周恩来,都一致认定陈伯达是唯一责任人。此事本来十分清楚。可是胡绳等人偏偏要在知情人均去世之后无事生非,说什么八大决议是“悬案”,叫嚷“决议是谁作的?谁的主意?”都“不得而知”(参见《中共党史研究》2003年第2期载《“八大悬案”释疑》一文)。

  在1956年中共八大的选举中,陈伯达当选为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八届中央委员的名单是按得票多少为序排列的,得票相同的按姓氏笔划排列、这种排列方式在中共执政后的历次代表大会,是唯一的一次(以后历届中央委员的名单均按姓氏笔划排列,只有中央候补委员的名单按得票多少排列)。在九十七名中央委员中,前十五名依次是:毛泽东、刘少奇、林伯渠、邓小平、朱德、周恩来、董必武、陈云、林彪、吴玉章、陈伯达、蔡畅、李富春、罗荣桓、徐特立。陈伯达排在第十一位,高于他当时在中央的实际地位。所以,现今有些中共八大成员的回忆录往往称自己如何如何很早就反对陈伯达,恐怕多数是靠不住的。

  (来源:《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激流网整理录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哭泣的村庄:一个中国农大研究生的回乡日记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