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杨得志上将之女杨秋华:他们知道可能永远回不了家

杨秋华 · 2021-01-04 ·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图片

  【开国上将杨得志和申戈军夫妇】

  我1950年10月出生在西安。就在我出生的前两天,父亲杨得志接到了军委的命令,让他带十九兵团入朝参战。我出生后没几天,父亲就离开了我们,带着部队走了,去做赴朝前的各项准备。

  我长到3个月大时,母亲也离开了我们,去丹东随部队入朝。那时,我大姐6岁,二姐3岁,母亲把我们三个孩子托付给了组织,留在国内。按常理,在这种情况下我母亲可以不去朝鲜,组织上是完全允许的。然而,母亲是入伍几十年的军人,她历来是把军人的天职放在第一位,于是她就和父亲一起入朝了。

  每当我想起母亲为了保家卫国,放下自己心爱的3个孩子奔赴战场,就增添一份对她的敬重!人常说:“孩子是妈妈身上掉下的肉。”母女连心呀,对于一位女同志来说,这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多么坚强的毅力!

  为了抚养我,组织上给我找了个奶娘。我一岁多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连续几天高烧不退,不吃不喝,姐姐抱着我哭,她以为我活不了了。组织上得知后,把我和奶娘送到丹东,又让我妈妈从朝鲜过江来看我。直到我逐渐好起来,妈妈才回了朝鲜。我们回到山西留守处后不久,奶娘因家中有事,只好走了。组织上就把我们姐妹3人送到了北京军区八一学校,两个姐姐上小学,我上幼儿园。我们就是新中国第一代留守儿童。

图片

  【留守的杨家三姐妹】

  在幼儿园,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到星期六的下午,都是小朋友最高兴的时候,因为父母亲要来接孩子回家了。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我们当时都一个个搬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听着广播里不停地传出:XXX小朋友,你的家长来接你了。于是,就看到被叫到的那个小朋友高高兴兴地向学校大门口跑去。那时,我多么希望能听到广播里叫到我的名字,我也可以和别的小朋友一样,扯着妈妈温暖的手回家。

  可是,在很长时间里,我却连一次都没有听到叫我的名字。就这样,我眼巴巴地看着小朋友们一个个地都被叫走了,院子里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个人!由于我当时年龄太小,不知道父母亲都去朝鲜参战了,只觉得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不来接我?我是不是没有父母亲?到了周日的晚上,看到别的小朋友从家里带了一些好吃的回来,我只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们。

  当然,有时我也有高兴的时刻,那就是星期天的下午,大姐会把我和二姐叫到小树林的石桌旁,为我和二姐分一点她买到的好吃的。当时部队是供给制,爸爸妈妈没有工资,每个月只有点零花钱。他们处处节俭,把这零花钱攒下来,只要有人回国,就托人带回来交给我大姐。

  大姐拿到钱后,就认认真真地把钱分成几份,每周取一份买点零食发给我们。当大姐发东西时,我们就把事先准备好的小手绢铺在石桌上,然后用它把分到的好吃的包起来。糖是一块块地分,花生是一颗颗地分,瓜子是一粒粒地分。如果不够分3份,大姐总是说:秋华小,就给她吧。当我拿到分来的好吃的,都会高高兴兴地回到幼儿园的班里。然后,开始东藏西藏——倒不是怕小朋友拿,而是怕自己吃得太快。因为有时没人回国,父母的钱带不回来,好吃的就要断顿了。

  记得有一天,我遇到了大姐。她问我:“上次分的好吃的,吃完了没有?”我得意地笑着说:“还没。”接着我就从鞋子里掏出了两粒瓜子,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大姐后来告诉我,当时她看着看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图片

  【杨得志夫妇与孩子们】

  终于有一天,妈妈回国了。当她把我从幼儿园接出来让我叫她“妈妈”时,我瞪着大眼睛看着她,可就是不叫。这是妈妈后来告诉我的。那时,年幼的我根本没有“妈妈”这个词的概念,怎么能叫得出口?现在想起来,妈妈当时一定很难过。长大以后,当我想起婴幼儿时的经历,曾问过母亲:“妈妈,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和爸爸都牺牲在朝鲜,那我们3个孩子怎么办?”妈妈边看着我,边和蔼地说:“想过。但我们都是军人,我们的岗位在部队,不能因为有孩子就不去完成自己的工作。抗美援朝是为了保卫祖国,也是为了保卫你们这些孩子呀!”我理解了父母亲,这就是他们的家国情怀!

  军人上了战场,就要有随时牺牲的准备。其实,他们出国的第二天,父母亲就差点牺牲了。

  那是1951年2月16日的傍晚,父亲率19兵团机关乘列车从丹东出发,进入朝鲜境内后,连夜飞奔。天快亮时,敌机又来轰炸。负责运输的同志决定把所有的车厢分成几部分,拉进山洞隐藏起来,等到晚上再走。这样,父亲他们在山洞里整整待了一个白天。天还没有完全黑,就听到火车“哐当!”一声响开动了。没过一会儿,突然有人大声喊;“不好,没有车头!”大家连忙往外看。果然,他们所乘坐的车厢,真的没有车头!

  原来,车头没能挂住这节车厢。车厢顺着大斜坡迅速向下滑去,速度越来越快。有几个人跑到车尾试图去搬制动,可是已经晚了,刹不住车了。

  这时的火车越滑越快,有人提出“跳车吧!”父亲却坚定地说:“不能跳,跳下去就是死!”随后,他冷静地坐了下来,以便相机采取措施。其他人见状,也坐下了,车厢里顿时一片寂静。

  快速滑行的火车眼看就要进定州车站了,可那里却停着很多货车,如若撞上去,后果不堪设想。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朝鲜男孩子跑过去,用尽全力搬动了道岔,瞬间火车滑向了另一条上坡的轨道,滑行了一会才慢慢地停下了。当时我父母都在这节车厢里。

  1952年初美帝发动了细菌战,听妈妈说她不幸被感染,胳膊被感染处发炎化脓,几乎要被截肢,幸好国内慰问团到了,带来了盘尼西林,胳膊才保住。

  在朝鲜,真是危险无处不在!

  我经常想,我们的祖国之所以今天如此强大,是无数革命先辈抛头颅洒热血、历经千难万险换来的。我们的志愿军战士,有的是十几岁的孩子,有的是孩子的父母。他们知道战争的残酷,也知道他们有可能永远地回不了家,但是,为了保家卫国,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奔向了战场。这就是我们的父辈。

图片

  【1963年,时任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申戈军夫妇与6个子女在家的合影】

  (作者系开国上将杨得志之女、原总参管理保障部招待局退休干部;来源:昆仑策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2.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3. 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延迟退休
  4.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
  5. 五评胡锡进:要什么样的“中国崛起”?
  6. 必须充分意识到:国民党在关键时刻从未与大陆相向而行!
  7. 我们不做新闻,我们是外媒的搬运工;别问真假,速转就是了!
  8. ​王成是逃兵?网红@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来审审吧!
  9. 被贱卖的稀土
  10. 刘子厚:回忆毛主席在河北的几个片断
  1.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让有些人胆寒!
  3.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4.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5.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6. 历史只记录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却没记录功臣对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难时期的人为错误和责任人
  8. 老田|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从《周传》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
  9.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10. 天津肖老师歧视学生,家长却集体签名要留住老师,事情真相如何呢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们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7.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净吗?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张志坤:展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那一天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