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民主课》之二十六:真专家

曹征路 · 2021-01-2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民主课》以小说形式还原了20世纪60-70年代的历史现场,带我们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让我们看到了那些不论幼稚不论荒唐却充满真诚善良的普通人的成长,以及中国人民生生不息的对平等的追求和要求。

  

民主课之二十六 |真专家

 

  

临1.jpg

  曹征路,1949年9月生于上海,当过农民,当过兵,做过工人和机关干部。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大陆新世纪以来“底层文学”思潮的代表性作家,著有《那儿》、《问苍茫》、《民主课》等脍炙人口的作品。

  《民主课》以小说形式还原了20世纪60-70年代的历史现场,带我们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让我们看到了那些不论幼稚不论荒唐却充满真诚善良的普通人的成长,以及中国人民生生不息的对平等的追求和要求。

 

 

 

  26

  我第一次见到刘查理,是在筹委会生产指挥组的会议上。那时把经济工作很粗糙也很有效地分为两个大口,工业和农业。工业大口是梁参谋长负责召集,他总爱拉上我开会,好让我给他写简报。因为我自己特殊的原因,对刘查理我当然也特别关注特别好奇,总想多知道一点,知道得越多越好。

  刘查理也是梁参谋长挖出来的人才。他说,这个人除了名字不好听,其它的什么都不错,你说他爹怎么给他起个洋名呢?不过人家真是实干,真懂,真专家,天天在底下跑,五座矿山几千条巷道,他说起来就跟手掌纹似的。那家伙!

  那时,资反路线已经批臭了,人人都明白文化大革命不是针对地富反坏右,而是针对党内当权派的,并不像今天有些人说的那样。运动初期把刘查理吓得屁滚尿流的那股浪潮已经过去了。而实际上有色公司真懂采矿的干部没有几个人,总调度室也一直是刘查理在撑着,他是总工程师,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所以筹委会也就默认了这个刘查理,军管会又顺延了这个默认。他没有职务,都叫他刘工,但他的话却是有着相当的影响力,矿山生产的具体环节实际上等于他在指挥。

  在这一点上,肖明倒是很像父亲。

  那天的会好像是个分析季度生产形势的会。梁参谋长当然是个外行,说几句就要问一声,刘工你看怎么样?刘工这样行吗?

  刘工点头说行了,梁参谋长的调门就响亮了。事实上刘工很少说话,他只是提供数据,有时候也在黑板上画图。

  休息的时候,我就故意跟他开玩笑说,刘工你干脆直接布置任务就完了,省得我们老是开会,浪费时间。

  刘查理却嚯地跳起来,连连摇手,不可以的,不可以的!他人比我还高,却因为瘦,两片腮凹进去,颧骨通红,说话声音又尖又细,所以反而显得弱不禁风,好像是身体不是太好,又好像是神经有点问题。

  我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觉得您确实是个专家,说话真是精辟。

  他低头哈腰说,惭愧,惭愧!

  看他那么惊惶失措的样,目光躲闪在镜片后面,生怕刺激了谁似的小心翼翼,我反倒惭愧起来。我想跟他接近,却总是隔了一层,只有无语。

  我不方便提他的女儿。更不敢说有可能成他女婿。

  后来我不止一次琢磨过这父女两个的个性,一个那么谨小慎微,一个那么激烈张扬,不能想像这是怎样的一种血脉联系。或许肖明的现在就是他的从前?或许肖明的将来就是他的现在?

  后来我又见过几次刘查理,没再多说过话。我只是远远地瞧着,琢磨着,这个怪里怪气的采矿工程师,和他那个让我欲罢不能的进退两难的女儿。

  他那次著名的发言是在一年以后,好像是1970年的秋季,是一次重大事故以后。他发了言,用他又尖又细的嗓子,嗫嚅着,呢喃着,犹豫着,很少见地主动发过一次言。发过了,他就后悔了,害怕了,崩溃了。从这个意思上说,他又是那样大声地,甚至是毅然决然地,拼尽全身力气发过一次言。

  在这一点上,父女两个还真是有点像。固执,而且不顾一切。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诞辰日公知假意歌颂某人、极端拔高“平反”,暗放了何种毒箭?
  2. 郑爽代孕算什么,行贿送儿子那才叫高手!
  3. 好一个一箭多雕
  4. 什么情况?拜登四大高官集中表态“战胜中国”!
  5. 美国病毒几乎实锤了:可怜武汉,背了一整年的黑锅……
  6. 新冠病毒起源实锤?美国法西斯,请退出地球
  7. 看懂“张书记一巴掌”背后的政治生态,就明白毛主席当年的良苦用心
  8. 谎言不会成真:1958年毛泽东与李达根本无“争论”
  9. 《民主课》之二十一 |传达林彪事件
  10. 评孙锡良的《对世界大势的认知分歧》
  1. 边红军:五届人大宪法删掉了的关键内容及其重要影响
  2. 孔庆东:名目乱了,国家就乱了
  3. 真是一副奴才相
  4. 地主后代都在控诉土改血泪,贫下中农后代去哪里了?
  5. 书记打耳光:是举报还是圈套 ?!
  6. 关于毛主席的50个“无法解释”!
  7. 叶方青:民营企业不改革,迟早要出乱子
  8. 党的耻辱!为了一个吃“小灶”的资格,市委书记一巴掌呼在政府秘书长脸上!
  9. 我对电视剧《跨过鸭绿江》的一点批评
  10. 新冠病毒起源于美国生化实验室?!这才是真的惊天大瓜……
  1. 钱昌明:主席的功过是非由谁“定”?——斥跳梁小丑、千夫所指胡锡进
  2. 许光伟|国内学者资本研究再回顾
  3. 郝贵生:还毛泽东于清白 ——从《陈云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及其时代谣言略考》一文谈起
  4. 张志坤:美国扶植台湾所造成的威胁有多大
  5. 陈中华: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是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
  6. 边红军:五届人大宪法删掉了的关键内容及其重要影响
  7. 【愤怒】这么多画家都在侮辱毛主席,是可忍,孰不可忍?!
  8. 邓小平在江西写给汪东兴的五封求助信
  9. 孔庆东:名目乱了,国家就乱了
  10. 毛主席晚年究竟错了没有?!
  1. 司令员和政委先后牺牲,这支重建三次的部队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
  2. 庄祖宜和李蒙是被公知“炒糊”的——论公知的“炒谁谁倒霉”效应
  3. 边红军:五届人大宪法删掉了的关键内容及其重要影响
  4. 《求是》(2021年02期):习近平:正确认识和把握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
  5. 从教学楼一跃而下的教授
  6. 党的耻辱!为了一个吃“小灶”的资格,市委书记一巴掌呼在政府秘书长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