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土城失利与一渡·赤水漫话四渡赤水㈡

双石 · 2021-02-23 · 来源:双石茶社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先渡过赤水河,寻求新的机动——当时命令上写的也是“寻求新的机动”。

  四川军阀原来是派系林立,各自成邦国,但现在不同了,刘湘已经初步地把川政统一起来了,它实际上成为了西南地区最强大的一个军阀。就是李宗仁、白崇禧、陈济棠,王家烈,那都没法跟他比,龙云也没法跟他比。他军事力量最强大,有海陆空军,他有个航空队,长江上还有舰队,他自己有兵工厂,自己造武器。他那个力量是很强的。他看得很清楚:你中央红军要北渡长江,首先就威胁到他自己——他屁股底下坐着川西平原这个粮仓——当时因为西康地区不属于四川,所以说就把那个地方叫川西平原,严格说应该叫川中平原,现在叫成都平原。那个是四川的粮仓,天府之国,丰野饶沃,如果共产党要在这个地方生根的话,就相当于把刘湘的饭碗抢走,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干的。

  刘湘预见到中央红军可能要从这儿北渡长江,就开始排兵布阵,积极准备防堵。

  红军北渡长江的第一步目标就是先从土城向北进取,夺取赤水和合江。  

1.jpg

  中央红军北渡长江首长决心

  这个赤水它有几个含义,一个是赤水河,就是从镇雄发源直接汇入长江一条河。另外呢,这片区域还有两个地名也叫赤水,一个地名就是现在赤水市当时叫赤水县;还有一个四川叙永的赤水河镇,双方电报中也经常出现赤水和赤水河,所以你要分辨,这个地名要分清楚。

  中央红军当时的计划是把赤水县城和合川县城拿下,拿下以后就北渡长江,当时就奔那儿去了,去了以后就跟川军遭遇了。这一场遭遇战是中央红军没有料到的。当时川军出动了最精锐的部队:一个教导师和一个模范师,是刘湘最精锐的部队。他把这两支精锐部队都派出来,准备迎头堵截中央红军入川的道路。

  刘湘有一个宗旨:我们要把这个战争推到省外去打,不能在四川打。

  当时教导师有个旅长叫郭勋祺,这个人也比较传奇,他是一个军阀部队旅长,但是他跟共产党方面的像刘伯承、陈毅、朱德等,有很好的个人关系。这个人在大革命时期是同情共产党的,算是左派。后来杨森、刘湘搜捕共产党的时候,他又买船票把朱德,把陈毅送走。这个人就比较亲共,刘湘也知道他亲共!为什么要派他去呢?就知道他有“亲共”有这个情结,意思就是让他自己把握分寸。不要跟共产党硬杠,打得太伤元气,大家都伤亡一大堆。但是也不能让共产党进四川,你要把握住把共产党挡在四川之外这个分寸!绝不能让共产党进四川!只要不破这个底线,就不要跟他硬打,他也不希望硬拼,跟共产党打的血肉模糊的。郭勋祺出发前,刘湘是给他面授了这个“机宜”的。

  中央红军当时那个势头很猛,他们占领了土城后先派出红一军团和红九军团分别去抢占赤水和合江。这个时候郭勋祺就撵上来了,他带着两个旅,一个自己的第三旅,一个是潘佐的独立第四旅,他们抢在本来跟在中央红军后头模范师廖泽旅的前头,先一步进到土城东南的青杠坡地域——青杠坡现在建了一个碑,土城战斗纪念碑就在那儿。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看他追得那么紧,就准备在青杠坡这个地方打他一个伏击,部署以红三、红五军团在青杠坡两翼伏击,歼灭尾随的川军——当时他们不知道这是郭勋祺,还以为是廖泽那个旅跟上来了。认为廖旅不过三个团,我们红三、五军团有五六个团还有个军委干部团,可以把它吃掉。  

2.jpg

  中央红军北渡长江计划的实施

  然后一军团、九军团就分别继续沿赤水河、习水河上行,准备去攻打赤水和合江两座县城。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这两路红军都遭到了挫折。我们现在说土城战役,实际上如果用战役的概念,它不是仅仅在青杠坡。这个战场的范围很大,它实际上分为北战场和南战场:南战场就是青杠坡,北战场实际上有三处:一个是红二师的复兴场,就是赤水城以南大概十几公里有个地方叫复兴场;一个是红一师的黄陂洞——在旺隆场以北,红一军团的部队在这两个地方都跟川军打成僵持。还有一个战场是红九军团箭滩-官渡。(习水河畔有个地名叫官渡,这个名字与三国里头那个著名的“官渡”之战中的那个官渡重名。)这个官渡当时是习水县城,现在属于赤水市。红九军团在官渡前边不远处的箭滩也与川军也遭遇了,两边势均力敌,都打成了僵局。当时都没想到川军有那么厉害,原来想的川军部队应该跟贵州的王家烈的部队一样,很不经打,刺刀也不敢拼。结果一打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这两股川军都很精锐,人多势众火力猛啊。

  与此同时,屁股后头就在土城青杠坡那个地方,跟郭勋祺、潘佐两个旅也打响了。这股川军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川军将领自己回忆,当时郭勋祺那个部队是川军最好的装备。他一个连有三个冲锋枪班,冲锋枪就是那个汤姆森——川造汤姆森,还有三个步枪班,三个小炮班,小炮就是那个50MM掷弹筒,这个对红军威胁也很大。

  双方一交手,红军就发现这个敌人非同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双方打得难分难解。这个时候毛泽东等就急令林彪率领红一军团赶快回援土城。红一军团本来在复兴场、黄陂洞就受挫了,马上就往回撤。红军的徒步机动能力很强,林彪率一军团回来就是一百二十里,他们走了一天一夜,一百二十里啊!赶回土城以后参加青杠坡战斗,把局面稳住了。  

3.jpg

  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等指挥青杠坡战斗

  这个时候青杠坡那个仗正打得惊险,川军已突破红军防线,距离红军前敌指挥所——就是“前指”,一个叫漏风垭的地方,已经没几步路了。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就在那儿指挥,敌人已经离他不到几百米远了。于是毛泽东等急调军委干部团上去,干部团上去才把川军冲垮。军委干部团装备也很好,干部团有不少“柏克门”手提机枪——当时叫“花机关”,“花机关”上去一扫扫倒一大片。干部团那个行头很漂亮,在中央红军算最漂亮的,都是戴钢盔的。你在哪个电视剧里看到过戴钢盔的红军嘛,印着红星的钢盔,行头非常整齐。当时川军都吓了一跳,他们当时还以为是那个中央军增援上来了——川军没得这种行头。结果干部团上来就是一顿冲锋枪,把川军给赶了下去。陈光、刘亚楼率红二师再一参战,又夺回了几个重要阵地,川军又被迫停止进攻,转入防御。

  于是战局就成僵持状态了。

  僵持的时候,遵义会议那个决议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改变领导班子的决议的作用就起来了。这时候毛泽东就建议说咱不打了,既然那么难打,另外敌人那个后续部队还在不断的来,我们如果在这儿继续打下去,可能就在这儿被敌人合围了,那我们就选择放弃,实际上打不下去的时候选择放弃也是一种决心。李德的指挥就是不懂得放弃,该放弃的时候不放弃,硬着头皮往上闯,这个是非常糟糕的一种指挥方式。

  土城之战时中央红军方面也出了些问题,情报有问题。实际上中央红军的情报一直都非常准,军委有一个破译班子叫二局,是专门破译敌人电报的。这个班子的工作效率非常之高,非常神奇。破译班子是中央苏区反“围剿”斗争中的建立的,工作一直很有成效。敌人的情报都基本上准确掌握了。长征中间的情报他们都有准确的掌握,但是光有准确的情报而没有的出色的指挥,同样一个情报可能是不同的结果——比如第五次反“围剿”,情报同样也准确,照样打败仗。

  中央红军这次执行北渡长江计划,情报又出了一点问题,出了什么问题了?中央红军从遵义出发执行北渡长江计划时,有三天调整电台,这个期间。我估计川军全局的调动情况他们没有掌握住。对追兵的情况他们是大致清楚的,这个嘛,当时的电报都说得非常清楚,基本上是准确的。战斗打响那天说了今天有敌人四个团,还有四个团明日或者后日有赶到之可能,结果第二天就有7个团的敌人参战。所以说就这个土城之战失利主要还不是在情报上,具体的情报还是算准确的。当然敌人整体部署的情报可能差了一步,但具体的情报很准确。之所以出了问题,主要原因还不是情报,而是对川军的基本状况缺乏认知和了解。  

4.jpg

  青杠坡战斗示意图

  土城之战我们一直认为是败仗,为什么呢?土城战斗如果光算人头账的话,还不算太吃亏,基本上算是平分秋色吧,甚至川军还略占下风。但仗打得是不是吃亏主要还不是看人头账。如果光算人头账,那么对川军而言也不是一场胜仗。但川军落实了“把战争推到省外去打”的战略意图,所以说对他们而言还是得利了。战争中得利还是失分,主要看你的意图达没达到。你的意图是北渡长江,你还没走到江边呢,你就在这儿就被人家纠缠住了,你付出的伤亡也很大,对不对?所以我们称它是个败仗,是失利战斗。现在这个对土城战斗的这个伤亡的各说不一,各种说法比较多,几万都出来了,那不可能的!甭说几万不可能,五六千都不可能啊。我现在根据这双方的资料掌握的情况看,川军在土城附近,包括黄陂洞、复兴场、箭滩、官渡,加起来伤亡可能有两千多人(川军上报的数字是三千余人),中央红军差不多接近这个数字。

  根据我后来的了解,中央红军在黔北“扩红”扩了一批人。黔北那个地方有点特殊,就跟我们川北也差不多,就是都吸大烟,干活的都是妇女,这个鸦片很害人的。黔北参军的群众好多都有鸦片烟瘾,当时这批兵员编成新兵连,先戒他们的烟瘾。这个有一个过程,当时的红军在长途行军中不具备这种改造他们这种恶习的条件。所以说这些人一旦烟瘾犯了就跑,跑得相当多。当年在黔北地区“扩红”扩了五千多人,但最后到了陕北的这个红军长征队伍里头,黔北籍的战士基本上找不着,都是因为什么呢?因为跑了散了。

  当然也有在黔北参军走完了长征的,但却不是黔北籍的,比如有一个叫黄忠诚的原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当年是一个到贵州来打工的湖南伢子,也就是我们今天所称的“打工仔”。他就是军委副参谋长张云逸在泗渡站开完会刷标语问路的时候“扩”来的“红”——当时每一个人都是分配了宣传任务的,你要去宣传,你要去刷标语,你要去“扩红”,反正任务都给你派到头上来了。首长也不例外,都分派任务的。张云逸他提个浆糊筒,上街贴标语。碰到一个小伙子,张云逸向他问路,小伙子就跟他聊起来了,聊完了以后他就把这个小伙子给“扩红”了。这个人就参军了,一直走到陕北,后来当了南海舰队副司令。建国后授衔少将,叫黄忠诚——黄忠诚,真忠诚。

  仗打得不好,毛泽东建议不打了。不打了又咋办?往哪里去?毛泽东说现在除了西面敌人还少以外,东、南、北敌人都赶来,那我们就西渡赤水河,往西边走!这就是“一渡赤水”,我们先渡过赤水河,寻求新的机动——当时命令上写的也是“寻求新的机动”。

  这就是我们下一辑要讲的内容。  

5.jpg

1.jpg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胡编骂狗官,相煎何太急?
  2. 这个关键时刻,中美俄各发生了一件大事!
  3. 说河南春晚“抄袭”自己,央视还要脸吗?
  4. 1962边境战争对印度的影响:原形毕露,慌不择路
  5. 《你好,李焕英》:贾玲的喜剧、工人阶级的悲剧
  6. 三十年“启蒙”失败?
  7. “谎言重复千遍就会变成真理”的时尚流行例证
  8. 诋毁英雄的大V要坐牢了
  9. 悲痛面前,任何“听说”都是造谣!
  10. 狂热亲华约翰逊!英国为何来了个急转弯?
  1.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2.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3. 这2.5万人里竟出了“内鬼”!
  4. 王小妮复出闹剧,是媒体内的两面人精心策划的反击!
  5. 被中断的辉煌——农业合作化运动史稿
  6. 这个诋毁戍边烈士的精日大V,必须死!
  7. 企业家的丧心病狂
  8. 伤悲!春节两起灭门血案致8死2伤,都与欠薪不给有关!
  9.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10. 胡编骂狗官,相煎何太急?
  1. 关于将9月25日定为教师节的建议
  2.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3. ​为什么伟人变成了罪人?毛主席的身后世界
  4. 张志坤:建党百年之际,中国是该卷旗还是该亮旗
  5.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6. 他们到底怕什么?
  7. 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的王旭明发文甩锅,到底是谁干的?
  8.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9.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10. 评王旭明自辩词:本官何罪,刁民多事!退堂!!
  1. 毛主席写“福”字祝寿,杨老太太苦心珍藏12年
  2. 张定宇:中医治疗后,我可以踩自行车了
  3.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4. 余云辉:解放台湾之前需要哪些政治准备?
  5. 伤悲!春节两起灭门血案致8死2伤,都与欠薪不给有关!
  6.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