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长干徘徊与三渡赤水·漫话四渡赤水㈣

双石 · 2021-02-23 · 来源:双石茶社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绕一个大圈了去抢金沙江,实现遵义会议第一个决议的意图,至少已经开始在绸缪了。在这个预谋之前的两渡,还只是见招拆招,而这一次,那就是蓄势待发,真正开始挥舞摆脱被动掌握主动的大手笔了。

  第一个选择是打周浑元纵队——当时周部各师正在茅台镇附近,如果把这几个师的敌人拿下,那么这个就地建立根据地的计划就很可能实现。当时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为实现这个主意,中央红军首先令红九军团作出向乌江以东转移的架势,显示出要东渡乌江去湘西会合贺龙、肖克的意图。

  蒋介石也很担忧中央红军东去会合贺龙、肖克,于是下令周纵队和吴纵队残部一起向东追击红军。中央红军在侦悉了敌人的这个意图后,就准备在长干山、枫香坝以预期遭遇姿态伏击周浑元纵队。什么都准备好了,部队也开始向预伏地域运动。侦悉的情报也是蒋介石严令周纵队向东追击红军。看起来这一仗就是一个十拿九稳的谋划。

  结果这事儿还是黄了。

  为什么黄了呢?因为蒋介石他有一个红军没有的东西!

  什么东西横空登场了呢?

  ——航空侦察。

  当时国民党军在装备方面的确占有优势,它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航空侦察。蒋介石他有飞机,航空侦察能够瞅见在地面瞅不到的地方。如果没有这个航空侦察啊,国民党军情报的灵敏程度是远远不及中央红军的。

  航空侦察这个东西有点厉害,这个东西有时候也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

  就在蒋介石刚发出让周浑元东追红军那道命令之后,他又得到航空侦察报告:发现中央红军正在向枫香坝、长干山两翼运动。蒋介石马上就慌了,他立刻知道红军这是想干什么了。于是急令周浑元停止前进,就地取守势。

  这个是蒋介石在整个四渡赤水作战中下达得最及时也最准确的一个命令。

  于是周浑元立即就踩了刹车,跟着往后缩,缩到了桑树湾、坛厂、中枢、茅台一带。中央红军白伏击了,没打着。这个就是航空侦察帮的忙,这个是蒋介石下达的最正确的一个命令啊!

  没打着又该怎么办呢?中央就开会。怎么办呢?当时就有人提议:打不了周浑元我们就打王家烈,王家烈有差不多一个师的部队在打鼓新场——就是现在金沙县城。黔军是“九响棒棒”,不经打。这个建议是林彪、聂荣臻提出来的:我们找王家烈发洋财吧。

  他们提出的是一个“红一、三军团相互配合奔袭打鼓新场”的计划,这个作战计划比较大胆:用三天时间向西奔袭打鼓新场。因为在突破乌江前的猴场会议曾经废除李德他们老的那个三人团的指挥权。而现在新中央怎么指挥作战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接任博古任中央总负责的张闻天又是个比较端方的知识分子革命家,对军事指挥也不内行,他当时就觉得应该民主决策,要广泛的实行民主。于是找了二十多个人来开会,这二十多个人都是军师一级的干部,又刚取得了桐遵大捷。每个人心气都很高——打了胜仗就容易轻敌,打了败仗呢就容易悲观,这个是一般的普遍规律。  

1.jpg

  林、聂提出的奔袭打鼓新场建议

  这个时候大家心气很高,觉得我们刚把那个吴奇伟打了,现在打王家烈还有什么问题?于是人人都撸胳膊挽袖子,人人都是一副说打就打说干就干的状态。这会上就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那就是刚被任命为前敌指挥部政委的毛泽东的反对。

  毛泽东的一个特点就是战场视野很宽,他说出的依据基本上可以要归纳为两点:

  一个是王家烈在打鼓新场盘踞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工事已经做好,我们去打他,估计要攻坚。这个嘛,非我所长。另一个更重要的是:打鼓新场虽然只有王家烈,但在毕节、黔西有滇军的部队,我们向打鼓新场运动的这几天里,黔西的滇军也差不多能赶到,我们面对的敌人就不止一个王家烈了。这个不可小觑,一旦打起来可能陷入被动,所以我认为不能打。

  这个在会议上就争论不下了。

  于是就表决,表决的结果是一票对二十多票。  

2.jpg

  大家都喊打,反对者仅毛泽东一人

  张闻天就说那就少数服从多数,打吧。毛泽东就说如果这样,我作为前敌政委不能负这个责。张闻天说你辞就辞吧。散会后,毛泽东回去睡不着觉,觉得这个事关重大,不能听之任之,大半夜又提着马灯又去找周恩来再作计议……

  这个时候又发生了比较戏剧性的一幕。

  这个时候二局送来一个情报,他们刚破译的敌电。这个情报证实毛泽东的判断:黔军正在收缩,滇军正在赶来。反正吧,跟毛泽东预判的是一样的。

  然后就毛泽东就说服周恩来,收回了“打”的命令。

  后来这桩公案也吵了很久,现在敌我双方的资料已经逐渐公开,我把蒋介石的这几天的日记、电报和敌人方面这几天部署状况都找来看了一下。当时蒋介石有一个基本的判断:中央红军不是往东就是往西,往东是去会合贺龙、肖克,往西就是去抢金沙江。他们如果从这个仁怀附近地区往西去,那就一定是去抢金沙江。

  这跟我们长期以来的认知不一样:蒋介石一直绷着金沙江这根弦的。不像后来的有些宣传文字说的:毛泽东把蒋介石给骗了,在做了许多假动作后出乎蒋介石意料就把金沙江抢着了。不是这么回事儿。共产党要去抢金沙江,蒋介石一点都不意外,蒋介石认为共产党就该去抢金沙江。所以蒋介石就划了一个底线:如果中央红军西去,那就是要去抢金沙江。如此,那么王家烈也好,周浑元也好,就是分别从两翼夹击——周浑元从三元洞、鲁班场,王家烈从打鼓新场,两翼夹击红军。然后还有刚过江的吴奇伟部残部从中央红军屁股后头断后,还有在毕节、黔西的滇军迎头堵击,既或灭不了共军,也得让他们断了去抢金沙江的这个念想。

  蒋介石他当时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所以说过了很多年以后,我们把这黑匣子打开后再来看毛泽东当时的判断,我们就只能感叹毛泽东用兵真如神了!他确实判断准了:蒋介石那几天的东西拿出来看,他就是就这个意图!虽然他不一定知道共产党这几天的行动意图——比如红军要打打鼓新场的意图,但是他根据这个判断作出的部署对红军却有极大的威胁性!

  所以我们得庆幸,当时没打是对的。

  但是不打又怎么办呢?不打打鼓新场,敌人的包围圈也越缩越小:郭勋祺的川军部队正从遵义往仁怀赶,吴奇伟纵队过了乌江后也在向长干山区赶来,这些敌人都在正在向这边运动。而且,蒋介石又调来两支生力军上场,从鄂豫皖苏区赶来的上官云相第九军第四十七师裴昌会部、第五十四师郝梦龄部,他们正先后赶往桐梓。此外,正在黔东南镇远一带的第五十三师李韫珩部也赶往石阡,准备拦阻中央红军东渡乌江。

  这又相等于对手又增加了两个砝码。

  在仁怀附近的中央红军如果无所作为,态势必将越来越严峻。

  所以说中央红军当时那个处境相当的微妙——还是很被动。

  盘算再三后,毛泽东等人就拿出了一个主意:进攻鲁班场,消灭周浑元。

  这个命令下得非常坚决:“我野战军决心以全部力量于明十五号绝不动摇的坚决消灭鲁班场之敌”,“期于当天坚决干脆消灭该敌”

  ——说得非常决绝!完全是决一死战的架势!所以很多人认为就是当时是真要拿下鲁班场了。当然,其实也是真打!但毛泽东的意图并不仅仅在此。后来也很确实也引起了一些争论!鲁班场不是打败了么,那么就必然产生“该不该打”的意见和争论。既然是打败了,那你毛泽东的这个指挥就是不行。你自己也承认是打了败仗嘛。

  实际上,我们现在有条件把双方的黑匣子打开了。打开看一看瞧一瞧,再仔细研判一下,就能明白:这个败仗啊,真还是必须打,不打不行。不打就摆脱不了被动。鲁班场的确是蓄意要打的,一定要打的。当时中央在命令打鲁班场的同时,也在部署对赤水河东岸地理民情和行军路线的侦察调研。这说明他们已经在筹划再次西渡赤水,并利用赤水河从西向东转向从南向北的拐角作一番调动敌人的文章了。

  当时的情况,只有赤水河北岸和西岸之间的四川叙永、古蔺地域相对空白,没有多少敌人——的确也是个不错的去处。但是你要渡赤水河的这个动作,是瞒不了人的——敌人有航空侦察,而鲁班场离茅台附近的渡口也不过几十里路,你要在此间渡河,鲁班场的周浑元纵队、屁股后头的吴奇伟纵队,正向仁怀赶来的川军郭勋祺部,都可以或夹击、或合击你于渡前、半渡和渡后。

  在决定打鲁班场之前,中革军委也传达了中央政治局的决定:”我野战军战略方针仍应以黔北为主要活动地区,并应控制赤水河上游,以作转移枢纽,以消灭薛岳兵团及王家烈部队为主要作战目标。”

  注意:“转移枢纽”!

  毛泽东等决定打鲁班场,那是真要打!也是真打!但是,真正的功夫,还是在“诗外”!

  这个诗外之意是什么呢?

  一、加强蒋介石“匪必西窜抢金沙”的判断。能拿下鲁班场当然好,如果拿不下,也可以掩护再渡赤水河的意图——因作战而集中的部队,可以一个转身就奔茅台渡口,迅速而从容地渡河。

  二、渡河后,仍然可以继续让蒋介石维持“匪必西窜抢金沙”的判断:中央红军想拿下鲁班场而继续“西窜”。没有拿下来被迫渡河,仍然是要隔河“西窜”,继续去抢长江,或去抢金沙江。那么中央红军完全可以根据敌人的动向,再寻求新的“机动”。

  ——请注意薛岳秉承蒋公旨意整出来的“在赤水河以东地区消灭朱毛股匪的部署”之第一项:“如匪真[正]面犯我周纵队时,则周纵队可引匪至桑树湾本阵地以求决战,并抑留之,以俟我各纵队之到达”(桑树湾位于鲁班场东南约十余公里处),这个部署对作出“绝不动摇地消灭鲁班场之敌”部署的“朱毛”来说是透明的,而“朱毛”又恰恰是针对着这个部署依据的判断而去的!

  这说明了什么?

  所以,打鲁班场完全是一个真打实干的假动作!这个动作的真正意图对下级并没有交底——交代的是“以不可动摇的决心消灭鲁班场之敌”。但是,对于能不能在一天之内拿下这个兵力与中央红军主力差不同相等的敌人,中革军委还是作了足够的应对准备的。中革军委集中了一、三、五军团攻打鲁班场,九军团则一边阻击从长干山而来的吴奇伟纵队,一边在坛厂附近待机——这实际上就是再作另外的打算。

  鲁班场当时有十二个团的敌人,围攻鲁班场中央红军差不多也是这个兵力规模。敌人已经构筑了工事,所以打起来就很艰苦,反正打了一整天也没拿下来,红军伤亡一千多人——这个损失已经很接近土城了。

  打到晚上,中革军委突然下达命令:撤出鲁班场战斗,转向茅台:渡河!  

3.jpg

  中央红军鲁班场进攻战斗及撤出战斗示意图

  当晚,红一军团教导营夺取茅台渡口,红九军团占领中枢。16日,中央红军主力渡河,17日上半天,渡河完毕。而周浑元发现红军突然撤离,不知虚实,派出一支部队去追,半道上就被打了回去。

  周浑元按照蒋介石的部署,认为红军来攻是来抢路。蒋介石也认为红军这是要抢路西进。

  这个时候突然红军突然一撤出,周浑元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派了一支小部队出去可能没到两里路就被人家打回来了。这完全是有准备的撤退,跟一个多月前土城之战的仓促撤退完全不同:利用夜暗,一个晚上从容撤出,然后从容渡河。  

4.jpg

  指挥鲁班场战斗的林彪战前至少得到了中革军委所授的部分“机宜”

  原来我认为,周浑元这回是好歹算是打了个胜仗,让红军碰了一鼻子灰,把鲁班场守住了,怎么都该得蒋介石一句表扬吧?结果不是这样,蒋介石日记中,把周浑元骂了个狗血淋头。说你周浑元就是个笨蛋,你怎么没拦住共匪?你为什么不守桑树湾、不守坛厂、不守仁怀,把队伍都缩到鲁班场?其实周浑元都有理由反驳他,周浑元可以拿出最高统帅发给他的所有电报:你当时就是这么着部署的,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办的啊!

  可周浑元不敢啊,那可是委员长,委座啊!

  蒋介石在四渡赤水期间他的所有电报里头,几乎都有骂人的语句!老子如何如何算无遗策,你们是如何如何蠢笨呆滞。总而言之,老子英明神武,你们蠢笨如猪。

  中央红军这次三渡赤水,跟二渡赤水一样,又一次摆脱了被动态势。而且不仅于此,还因此获得了取得摆脱敌人围追堵截的更有利的态势的转机。这次三渡赤水,跟以往两次不一样,毛泽东等已经开始在筹划利用赤水河大转弯的这个拐角做一篇四渡赤水的文章了——他们已经在谋划下一步的动作了。  

5.jpg

  中央红军转战长干三渡赤水示意图

  而且,绕一个大圈了去抢金沙江,实现遵义会议第一个决议的意图,至少已经开始在绸缪了。在这个预谋之前两渡,还只是见招拆招,而这一次,那就是蓄势待发,真正开始挥舞摆脱被动掌握主动的大手笔了。

  我们下一辑再讲。  

附:关于打鼓新场作战计划争议的有关电报解析  

一、1935年3月9日,薛岳秉承蒋介石旨意,下达“在赤水河以东地区消灭赤匪”部署  

薛岳关于在赤水河以东地区消灭中央红军的部署[1]

 

  (1935年3月9日)

  一、据报,匪大部仍在遵[2]城以西地区及鸭溪、枫香坝一带,其先头约数百人,佳巳刻与我长干山警戒部队接触,有佯犯长干山而企图西窜之势。

  二、川军郭[3]师鱼日到桐梓,廖[4]旅齐日起由桐梓向娄山关前进,上官云相部亦跟进。

  三、本路基于上项匪情及委座庚戌、佳巳电令要[旨],决定部置方案如下:

  1.如匪真[正]面犯我周[5]纵队时,则周纵队可引匪至桑树湾本阵地以求决战,并抑留之,以俟我各纵队之到达。吴[6]纵队自灰日起开始转移兵力。灰日,欧[7]师进至大渡口,梁[8]师进至息烽。真日以后,唐[9]师主力配置茶山关、大渡口线及滥板凳、刀把水各地,余一部随纵队前进;韩[10]师守备黄沙河、六广渡、鸭池河外,其余应于真日集中刀把水、大渡口之线,俟令逐步向遵城推进,如遵城无匪,则向鸭溪前[进],并与我川军切取连络。孙[11]纵队在原地筑工候命,进至新场以西地区,相机向该匪腰击。王[12]纵队除一部仍守西安寨、新场之线外,主力相机向该匪腰击,务[与]周纵队切取连络。

  2.犯我周纵队之匪如系佯攻部队时,则判断其主力将同时循打草坝、具[五]马口、毛坝场之线逃窜。此时应由周、王两纵队不失时机急起夹击。吴纵队进出乌江北岸后,即取捷径向匪蹑追。孙纵队仍进出新场以西地区腰击之,务歼灭匪于赤水河以东地区。

  3.目前匪情由周、王两纵队及唐师努力搜集,随时具报。但各纵队进出路须预行侦察。

  4.各纵队之行动,每日早晚对本部须各报一次。

  注释:

  [1]此件引自《第六路军赣南——湘南——黔西间地区追剿朱毛股匪各役战斗详报》,以佳酉贵机电发出。

  [2]遵,指贵州省遵义县(今为市)。

  [3]郭,指郭勋祺。

  [4]廖,指廖泽。

  [5]周,指周浑元。

  [6]吴,指吴奇伟。

  [7]欧,指欧震。

  [8]梁,指梁华盛。

  [9]唐,指唐云山。

  [10]韩,指韩汉英。

  [11]孙,指孙渡。

  [12]王,指王家烈。  

二、中央红军数次诱歼周浑元不果后,林彪、聂荣臻提出奔袭打鼓新场黔军的建议

 

  3月10日凌晨1时,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政治委员聂荣臻提出如下建议——  

林彪、聂荣臻关于打鼓新场前进的建议

 

  (1935年3月10日1时)

  (万急)

  朱主席:

  关于目前行动,建议野战军应向打鼓新场,三重堰前进,消灭西安寨、新场、三重堰之敌,方法如下:

  ⒈以三军团之两个团经安底、儿母洞向重堰前进,以三日行程赶到,切断三重堰至西安寨地域之敌退黔西之路。

  ⒉三军团另两个团及一军团之两个团明日协同消灭西安寨之敌,一军团之两个团明日经洪关坝,十三时到达泮水,断西安寨敌退新场之路,三军团之两个团经波罗海到西安寨,于十四时到达西安寨(西安寨到泮水十五里)。十一日,以一、三军团之各二个团到达打鼓新场。

  ⒊一军团主力之四个团经永安寺、无马口、岩孔于十一日到达打鼓新场附近攻击,干部团明日佯攻周敌。

  ⒋5军团为总预备队,明日由原地出发向打鼓新场前进,限十一日到达。

  ⒌九军团任务仍旧。

  林聂

  十日一时

  这个建议在张闻天召开的作战会议上得到了与会者的一致赞同,反对者仅毛泽东一人。毛泽东认为黔军在打鼓新场经营有日,工事筑就,而攻坚非红军所长;二来在我军奔袭打鼓新场的几天内,打鼓新场的黔军有可能得到大定(今大方)、黔西的滇军的增援,而我军深入打鼓新场附近,有可能受到黔军、滇军、中央军周、吴纵队的合击,掉入陷阱。

  毛泽东的反对意见未被接受,会议通过了林、聂攻击打鼓新场的建议。

  会后,毛泽东连夜去找周恩来,提议攻击打鼓新场的命令不要着急下,再仔细斟酌一下,得到了周的赞同,命令也没有下。此间,又收到了军委二局送来的破译敌电,敌电内容佐证了毛泽东的判断。

  这份敌电就是薛岳于日前刚下达的部署电。

  10日7时30分,军委将这份敌电的内容向各部作了通报——  

战司令部通报遵义敌情及我军部署(节录)

 

  (1935年3月10日7时30分)

  薛敌九日称,我大部队仍在遵义城以西地区,有佯攻长干山,企图西进之势。因此,该敌作如下布署:

  ㈠如我真犯周敌时,则周敌可行引我至桑树湾阵地,以求决战,并抑留之,以俟各纵队之到达。吴纵队自本十日起开始转移兵力,十日欧师进至大渡口之线及懒板凳、刀靶水各地,一部随纵队前进及韩师守备黄沙渡、六广渡、鸭池河外,其余十一日集中刀靶水、大渡口之线候命,逐步向遵城推进,如遵城无我军,先向鸭溪前进,并与川军联络,孙纵队在原地构筑工事,候命相机进出新场以西地区,再向我进击。

  ㈡如系我佯攻部队时,则判定我主力将同时循打草坝、马口、毛坝场之线逃窜。此时由周、吴两纵队不失时机急起夹击。吴纵队进出乌江北岸后,即取捷径向我跟追。孙纵队仍进出新场以西地区向我猛击,务歼于赤水河以东地区。

  ㈢杨师三个团八日已移驻三里堡,防我由臻母洞西窜。

  ㈣潘佐旅八日在桐梓筑工事。

  聂方案恰恰就在蒋介石、薛岳9日部署的第二项的范畴之内:军委干部团佯攻周浑元,一、三军团主力奔袭打鼓新场。蒋、薛虽然不可能知道林、聂这个建议的意图,但这个意图恰恰符合蒋、薛“匪必西窜”的判断以及各路夹击之部署——毛泽东认为这是个陷阱,的确没有说错。

  二局破译的这个电报,的确起到了很重要的佐证作用。  

三、中革军委下达“不进攻打鼓新场”的指令

 

  3月10日白天,中革军委重新开计议,决定改变进攻打鼓新场的意图——  

朱德关于我军不进攻新场的指令

 

  (1935年3月11日1时30分)

  林聂彭杨:

  据昨前两天情报,犹旅已由西安寨退泮水,如见我大部则续退新场。滇军鲁旅已到黔西,十二号可到新场,安龚两旅则跟进。依此,我主力进攻新场已失时机。因为我军十二日才能到新场,不但将为黔滇两敌所吸引,且周川两敌亦将出我侧背,如此转移更难,所以军委已于昨十号二十一时发出集中平家寨、枫香坝、花苗田地域之电令,以便寻求新的机动,望准此行动。

  朱

  十一号一时半  

6.jpg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胡编骂狗官,相煎何太急?
  2. 这个关键时刻,中美俄各发生了一件大事!
  3. 说河南春晚“抄袭”自己,央视还要脸吗?
  4. 1962边境战争对印度的影响:原形毕露,慌不择路
  5. 《你好,李焕英》:贾玲的喜剧、工人阶级的悲剧
  6. 三十年“启蒙”失败?
  7. “谎言重复千遍就会变成真理”的时尚流行例证
  8. 诋毁英雄的大V要坐牢了
  9. 悲痛面前,任何“听说”都是造谣!
  10. 狂热亲华约翰逊!英国为何来了个急转弯?
  1.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2.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3. 这2.5万人里竟出了“内鬼”!
  4. 王小妮复出闹剧,是媒体内的两面人精心策划的反击!
  5. 被中断的辉煌——农业合作化运动史稿
  6. 这个诋毁戍边烈士的精日大V,必须死!
  7. 企业家的丧心病狂
  8. 伤悲!春节两起灭门血案致8死2伤,都与欠薪不给有关!
  9.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10. 胡编骂狗官,相煎何太急?
  1. 关于将9月25日定为教师节的建议
  2.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3. ​为什么伟人变成了罪人?毛主席的身后世界
  4. 张志坤:建党百年之际,中国是该卷旗还是该亮旗
  5.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6. 他们到底怕什么?
  7. 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的王旭明发文甩锅,到底是谁干的?
  8.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9.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10. 评王旭明自辩词:本官何罪,刁民多事!退堂!!
  1. 毛主席写“福”字祝寿,杨老太太苦心珍藏12年
  2. 张定宇:中医治疗后,我可以踩自行车了
  3.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4. 余云辉:解放台湾之前需要哪些政治准备?
  5. 伤悲!春节两起灭门血案致8死2伤,都与欠薪不给有关!
  6.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