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老田:对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队”的粗略梳证

老田 · 2021-03-04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他们从头到尾都认定“治国就是治民”,而毛教员及其拥趸则向来主张“治国就是治吏”的,这个分歧具有根本性。

  对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队”的粗略梳证

  老田

  邓X平确实派过大批工作队下乡去割尾巴,依据柳随年等人编撰的《中国人民共和国经济简史》记载,在1975年农业学大寨会议之后,依据邓X平“农业要整顿”的指示,派下乡的工作队人数高达百万。

  但是,乡村中间存在着相当大的抵抗力量,不是工作队想要咋样,就能够办成的。来我们大队的工作队,把全大队的手工业匠人,都集中起来办学习班,要求各自交代“隐瞒收入”问题(当时的惯例是:在外做手工,需把货币收入上缴生产队,然后记工分),我父亲是木匠长期在外地(本县的陶器制作地区)做手艺,那里日工钱高于本地四分之一,小队干部原先只要求按照本地标准上交和记工分。而工作队则非要全部上交,后来工作队走了,追加补缴的那一部分,生产队和大队干部议定,按照本地标准计算工分数。

  其实,工作队也是“理性”的,也就是挑选估摸着能够干成的事儿,一些比较容易干的事情入手,然后支使着大小队干部,一起干了点。真要叫所有农民家庭都不养猪养鸡,那事他们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干成的,最后就只是出台了限制数量的规定——每家可以养多少只鸡等,规定一个上限数字,但执行就还是大小队干部和社员商量着办,工作队说了也不可能不算数的。

  另外,还出台过宅基地前后果树和树木的私有界限的规定,多为“前三(米)后四(米)”等标准——在这个界限之外的就属于生产队所有,这事儿也是社员和生产队干部去丈量和划界的,画完了也是没有了下文。生产队要用社员家庭栽在界外的树,还是得跟人家商量着办。

  农村的老传统,作为一种习惯性制度还是很强大的,对村落成员都有约束力和权威性,因为工作队“不在村”所以无视,但居住在村里的干部,就算是有所不满,有些看法,依然还得受点制约。至于一个村落中间,宅基地和祖坟山分配,那两方面都是遵从1949年之前的老传统在调节,工作队对这样的“顽固四旧”提都没有提,提了也不见得有人会听他们的。

  这个方面,邓X平与张C桥等文革派有着不同的政见,张C桥等人始终认为:社会主义社会中间的主要矛盾,是共产党政权的内在否定性问题——官员背弃共产党的努力方向,其私利的非程序扩张和对社会主义“有异心”才是管理缺陷所在,并由此造成生产力发展的障碍。而邓X平则反过来总认为劳动者努力不够,还具有各种私心杂念才是问题所在,所以需要时时加以“整顿”。这样的认识分歧,不仅体现在国家管理方面,在文革政治运动中间也有体现,太子党老是想要搞打压“黑五类”去标榜革命,而造反派始终抓住“批判官场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不放,邓X平支持前者,而文革小组诸人则支持后者。

  在发展社队企业方面,毛教员是一贯支持的,但是,共产党高层中间,刘邓陈云在最初阶段对此是竭力否定的,社队企业在1958年之后的几年有一个大规模扩张机会,但是,在1961年刘邓陈云主持搞“退够”把这个方面都给砍了,并在随后通过的《人民公社六十条》中间明确规定公社不办工业。到了文革期间,毛教员的五七指示下发,各地农村才由开始放开点手脚办社队企业,得到了彼时《人民日报》等的大力支持,以“伟大的光明灿烂的希望”(毛教员语)口径下,给予肯定报道。

  

临1(1).jpg

  等到后来乡镇企业异军突起,还有些人指望这些体制外的新因素,突破和颠覆体制内的旧惯习,以实现“杀开一条血路”的目标,这才开始对乡镇企业转而唱赞歌的。到了1990年代后期,则透过行政命令强硬要求集体所有的乡镇企业私有化,还说“不触动产权就不叫改革”,江苏省委常委胡福明亲自上门做华西村吴仁宝的思想工作,说政策压力很大靠个人是顶不住的,顺应最好;吴仁宝后来对人说“知识分子动摇性大,没啥顶不住的问题。”

  许多专家学者,实际上是从历史的最后两步入手,按照政治需要而“主观”地向前回溯,颠倒是非黑白地重建了文革期间的两派分歧及其争论内容,然后,信口开河就说谁谁割尾巴如何如何,这一类说法都是“非历史”的人为构建。而颠倒历史是非的本身并不是目的,以“学术”谄媚权力的机会主义选择,才是策略的“理性算计”所在。

  在公有制时代,始终认定劳动者有各种不足,老想要施加强硬干预的“管理方案”去纠偏的,其实是一些后来的改革家和设计师们,这个中间的逻辑也不复杂,他们从头到尾都认定“治国就是治民”,而毛教员及其拥趸则向来主张“治国就是治吏”的,这个分歧具有根本性。一些老的专家学者亲历过毛时代,也不见得不了解这中间的差别,但他们写作的目的就是一种“政治贴金术”——给他们选择的对象贴上各种道义色彩。说白了,为了政治需要,就“不得不”扭曲和牺牲事实,目的当然就是要误导后人,要不然,那不是白说了。

  二〇二一年三月四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2.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3. 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延迟退休
  4. 老田:对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队”的粗略梳证
  5.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
  6. 五评胡锡进:要什么样的“中国崛起”?
  7. 必须充分意识到:国民党在关键时刻从未与大陆相向而行!
  8. 我们不做新闻,我们是外媒的搬运工;别问真假,速转就是了!
  9. ​王成是逃兵?网红@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来审审吧!
  10. 被贱卖的稀土
  1.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让有些人胆寒!
  3.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4.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5.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6. 历史只记录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却没记录功臣对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难时期的人为错误和责任人
  8. 老田|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从《周传》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
  9.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10. 认真读一读毛泽东(深度)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们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7.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净吗?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张志坤:展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那一天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