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中美究竟谁想回到过去?

峻声 · 2021-08-13 · 来源: 淮左徐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们正在见证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一个进程:终结霸权。这个进程仍在进行,还没有完成。但是离完成已经为期不远了。

  尼克松基辛格想利用中方对苏联的恐惧压中方在台湾问题上让步,结果是他们接受了中方的立场。基辛格对此总结说:“(毛主席)特立独行,利用苏美彼此的戒惧……”

  读完基辛格的评论,你认为中美两国,究竟是谁利用了对方对苏联的恐惧而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尼克松抛弃了前任对中国的定位,那么他的替代定位是什么呢?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辞职,他对中国的新定位我们已无从知晓。但是我们仍可以从尼克松的言行中窥知一二。尼克松在回忆录中写道:“它证实了我的这一信念,即我们必须……搞好同中国的关系。否则我们总有一天要面对世界历史上最可怕的强大敌人。”

  不与中国为敌,应该是他对中国定位的出发点。

  1972年2月他飞往中国。在他抵达北京前,他请求与中方领导人谈哲学问题。按照中方记录,与毛主席的会见结束,双方握手告别,他对毛主席说:“我们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在结束访华的答谢宴会上,尼克松又把他对中国的访问称为“改变世界的一周”。

  周总理送走尼克松之后回来对毛主席说:“他(尼克松)说要改变世界。”毛主席回答:“我看是世界改变了他。”

  的确,尼克松变了,从与中国为敌到不与中国为敌,这一改变不可谓不大。越战让美国遭受了重创,全世界都看到世界改变了。尼克松敏锐地意识到这一改变与以往不同,他所熟知的西方政治和历史哲学不能解释物质力量如此强大的美国竟然会陷在越南这样一个弱小国家的泥潭里,没有取胜的希望。显然,支配世界运作的某种基本规律——尼克松称之为哲学——变了。基辛格把这叫做“前所未有的新层面”。尼克松清楚地认识到这一改变的动力来自中国,所以有了五大力量的新名词。这或许是他提出要和毛主席讨论哲学的原因,他想要当面见识一下毛主席用来改变世界的哲学究竟是什么样的。

  尼克松最终有没有找到或者理解改变世界的哲学?尼克松口口声声要改变一个正在改变的世界,其用意无非是要让这种改变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再作改变,他采取的办法就是与主导这一改变的力量——或者说哲学——联手,这样的话,这股改变的力量就不会继续损害美国了。这不失为一个精明的实用主义的解决办法,但其本质是机会主义的,因为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根源。

  按照中方的谈话记录,毛主席没有回应尼克松一起改变世界的呼吁,只是客气地说:“我就不送你了。”

  尼克松结束访问、离开中国之后,毛主席对外交部人员面命耳提:“让尼克松去搞他的(美苏中)小三角,我们搞我们的亚非拉大三角。”

  早在建国初,毛主席在接见外宾的时候说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出现了一些新现象,最突出的就是美国的力量强大了,就是美国同全世界人民的对立。”“(美国)到处欺侮别人,损害别人的利益。”

  这可以看作是毛主席对美国的定位:霸权。

  毛主席在五十年代会见外国友人时说:“我们现在需要几十年的和平,至少几十年的和平,以便开发国内的生产,改善人民的生活。我们不愿打仗,假如能创造这样一个环境,那就很好。凡是赞成这个目标的,我们都能同他合作。”

  到了七十年代,毛主席接见外宾时还是这么说:“中国现在还很穷,中国取得良好的进展需要三十、四十、五十年,这种进步太慢了,我们总得想办法让这种进步更快一些。”

  建国伊始,毛主席就设想用一百年的时间在经济上超过美国。这是与美国的霸权冲突的,因为美国欺负别人靠的就是经济上的强大。所以,毛主席并不回应尼克松的呼吁,就是深知中国与美国不是同路人。中国的发展最终必然会与美国的霸权对撞。但是,中国不能因为美国霸权的阻挡而不发展自己的经济。当美国把封锁、分裂中国的包围圈从海上推进到中国家门前时,毛主席审时度势,以他在党内的绝对威望推动建立临战体制,缜密布局,再次以弱搏强,在越南打出一个震惊世人的防守反击,体现了毛主席“以己之长,克敌之短”的军事思想。海军是中国的弱项,陆战则是中国的强项,毛主席把战场从台湾海峡换到印度支那,决心与美国再打一场陆地战争,终于迫使美国与中国和解,确定了台湾归属的法律地位,为中国赢得了和平建设的机会。

  整个越战时期,按当时的汇率计算,美国的GDP 是中国的11倍以上。六十年代初,苏联中断对中国的援助。也就是说,援越抗美是在中国经济最困难的60年代初开始的。记住这一点很重要。

  有些人认为,对越南抗美救国援助最大的是苏联。的确,越战后期,苏联给越南提供了大量军机导弹,从质和量上都超过了中国的援助額,越南也因此最终在中苏争端中倒向苏联。但是美国人心里明镜般透亮:如果不是因为惧怕在北越的地面上与中国军队作战,美军早就挥师北上,毫无悬念地占领北越全境,苏联给再多的军机导弹也没用。如果中国不收留残余的越共,他们想继续游击战也找不到可以出发的根据地。

  根据越战后美国的解秘文件以及各当事人的回忆,美国军方早就拟定了攻占北越的作战计划,就等约翰逊总统批准。作战计划并不包含与中国军队作战的内容。

  约翰逊问他的将军们:“如果中国出兵怎么办?”

  有的将军反问:“中国会出兵吗?”

  约翰逊回答说:“我相信红色中国的警告!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年轻的参议员约翰逊目睹志愿军把美军一路赶过三八线。在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约翰逊质疑并否决了麦克阿瑟把朝鲜战争扩大到中国的方案。有人会说这是约翰逊总统,换一个更加好战的美国总统,美军也许就开进北越了。也许,所以毛主席做最坏的打算,力推三线建设,以防某天晚上,喝醉酒的约翰逊总统抄起电话,下令美军进攻北越,同时轰炸中国的沿海城市,中国军队要依然能够毫不迟疑地出兵北越,与美军作战。抗美援朝时,因为刚刚建政,志愿军曾经仓促应战。这一次,毛主席决计要做足充分的准备。

  1977年,印度支那抗美救国战争胜利结束两年之后,《东南亚条约》自行终止。当年推动签订条约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已经去世。骄横不可一世的杜勒斯曾经公然宣称,这一条约就是针对红色中国的。不知杜勒斯地下有知,对条约未能保住南越和老挝柬埔寨、最终自行终止的结局会做何感想。

  正是基于前面毛主席所做的一切,后来中国的领导人才会由衷地说:“我们能在今天的国际环境中着手进行四个现代化建设,不能不铭记毛泽东同志的功绩。”

  那么,毛主席之后,中国领导人是怎么看待美中关系的呢?邓小平有一句名言:“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坏也坏不到哪里。”

  1979年1月,中美建交,邓小平同月底访美。访问结束,邓小平前脚回国,美国就搞出了一个《与台湾关系法》。过去四十年,我们听到过多少次中国抗议美国售台武器?这样的中美关系好的了吗?然而,中美关系再坏,也坏不到尼克松访华之前的局面,因为美国没有勇气回到中美对抗的老路上去。中国在最困难的时候也能以一己之力把美国从身边赶走,让美国下不来台。毛主席铸就了中国敢于独自面对美国的底气。

  1989年,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顶住了参众两院及舆论鼓动的对中国实施制裁的风潮,避免了美中走向对抗。老布什曾言:耗尽美国的全部资产也围堵遏制不了中国。老布什见证了越战以及美中和解的过程。

  实际上美国一直在对中国重新定位。从负责任的大国到G2伙伴,从可以合作的竞争者到战略竞争对手。这些定位其实都连着同一条根:敌人。过去,美国就是下不了把中国明确定为敌人,而后开始全面对抗的决心。

  2014年,奥巴马总统对中国重新定位,推出针对中国的“重返亚洲”政策。自以为响当当的名头喊出来才发觉露了怯,于是连忙改名为“亚洲再平衡”、“亚太再平衡”,并且一再声明:改名的理由是美国从未离开亚洲。可是,在东南亚稍有点记忆力的人都记得,当年越战之后,美国的的确确是离开东南亚的。这一来,世人都看出来,尽管四十年过去了,越战给美国人造成的心理阴影依然没有消除。尽管美国借中国南海归属问题挑拨南海岛礁声索国与中国的关系,但结果是没有一个东南亚国家愿意公开追随美国与中国作对。中国应对的一句话就是:中国就在这儿。连美国在东南亚最亲密的盟友菲律宾都说:美国把我们推到前面与中国作对,最后自己却跑了。这话的依据就是堪为前车之鉴的越战。

  新近一次重新定位发生在2019年5月,时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基隆·斯金纳(Kiron Skinner)将中美竞争定性为“文明冲突”,是“西方文明第一次与非高加索文明的竞争”,并把与前苏联的冷战定位为西方文明的内部竞争,公开亮出了白人种族主义的面目。这一定位使人想起当年肯尼迪欲联合苏联一起炸毁中国核试验基地的企图。这反而露出美国没有独自与中国为敌的勇气。基隆·斯金纳本身是一位黑人,她背后的主导者显然意识到这一定位的白人种族主义色彩,所以为了避嫌才把她推到前台。有些美国人玩这种小把戏倒是颇为在行。不得不说这一次重新定位是美国所有对中国的定位中水准最低下的一例,凸显出美国现任执政者战略思考能力的困乏、僵化。必须指出的是,白人至上种族主义在美国的领导层始终存在,从来没有离开过。

  白人至上种族主义是一种经验的产物。由于欧洲白人在近代率先实现工业革命和科学革命,在经济、科学和文化领先世界上其它地区,由自豪衍变成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观念,具有一些事实依据。但是经验并不代表真理。就如同人们根据经验断定太阳绕着地球转,而真理则是地球绕着太阳转。要彻底消除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的观念不能只靠白人的自我道德救赎。经验的错误最终必须靠真理来纠正。只有有色人种在经济、文化和科学领域与白人并驾齐驱,才能根除白人至上种族主义。中国是第一个掌握核武器的有色人种国家,正在经济、技术和文化上全面赶超美国,必将为人类的族裔平等事业作出独特的贡献。

  这个世界仍处于急剧变化之中。1950年,美国的GDP接近全球的一半,1991年占世界的四分之一,如今只占七分之一。而中国的GDP在越战时只有美国的十一分之一,这是按照当时中国官方的汇率计算。若按后来市场可实际兑换的汇率计算,可能二十分之一都不到。到了1991年也只有美国的20%。今天,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是美国的120%。

  当美国人说,“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人们不妨想一想,究竟谁想回到过去?美国人还是中国人?基辛格说要对美中关系重新定位,那就让美国再定一次吧,看看下次跟以前的定位有什么不同?

  准确的、富有远见的定位只需一次。频繁的重新定位正说明之前定位的不准,显示的是定位能力低下。

  毛主席对中国自己的定位是不称霸。毛主席不是要用中国的霸权取代美国的霸权,那样的话不过是在重复历史。毛主席要开创一个没有霸权的新世界,追求的是改变历史。

  我们正在见证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一个进程:终结霸权。这个进程仍在进行,还没有完成。但是离完成已经为期不远了。霸权则会千方百计干扰这一进程。越接近完成的日子,这种干扰便会越大,甚至有发动战争的可能。但是,这一进程终究是要完成的,因为这是人心所向。历史将会公正地留下记录:这一进程源于毛主席对中国,美国,苏联,欧洲,亚非拉,对整个世界的准确定位。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2. 吴铭:也说中国舆论场怪像
  3. 《大决战》是“主旋律”吗?
  4. 子午:张文宏真的是为穷人说话?某些左翼不要把屁股坐歪了
  5. “坏人变老”是对毛泽东时代的污蔑!
  6. 吴铭:说说台湾问题解决办法
  7. 成功与失败(一)
  8. 美国小麦减产41%,粮食战争一触即发!
  9. 当上升到国家意志后,治理娱乐乱象就是小菜一碟了
  10. 致方方——要说有罪,你才是有罪的!
  1.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2.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3. 最危险的敌人——麻痹的官僚,准备投降的思潮
  4. 毛主席应当“功七过三”,这番评价实在让人忍不住落泪!
  5. 百年烂党,还是当初的模样
  6. 一名高一新生的感想:关于“精神鸦片”
  7. 果然南京机场防疫失误违反基本常识事出有因
  8. 看到美国轰炸阿富汗惊出一身冷汗,还好这里是新中国!
  9. 叶方青:推进共同富裕,要警惕“驴唇不对马嘴”现象
  10. 武汉军运会、盖茨基金会和网红张医生启示录:提高智商保平安!
  1. 对当前斗争形势的看法
  2.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3.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国百名作家之列
  4. 叶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责任的
  5.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6. 不祥之兆,最具讽刺性的一幕发生了!
  7. 南京机场疫情,证明网红专家提出的抗疫路线祸国殃民,必须警惕
  8. 请听听南京机场保洁员的话
  9. 吕言夫:毛泽东思想的新定位
  10.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1. 中国大陆38枚奥运金牌得主的家庭出身……
  2. “美国大儒”余英时,终于死了
  3.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4. 张文宏的“与病毒和谐共处”论是投降主义,必须坚决反对!
  5. 中国大陆38枚奥运金牌得主的家庭出身……
  6. 【震惊】毛主席像变白板,团团这波操作什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