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毛泽东与“九哥”王季范

旧报刊剪辑 · 2021-08-19 · 来源:旧报刊剪辑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950年国庆前夕,毛泽东在中南海设宴招待来自家乡湖南的客人。宴会前,他拉着一位面容清癯的老人的手,动情地向大家介绍说:“这是我的九哥。他家住在湘乡十四都,是我的姨表兄。没有他,就没有我。”毛泽东口中的“九哥”,就是他的兄长加老师——王季范。

少年毛泽东的良师益友

 

  王季范是湖南湘乡县人,其母亲文氏是毛泽东的姨妈。王季范是家中第二个儿子,在同族兄弟中排行老九,毛泽东亲切地称他为“九哥”。王季范从小受教于较有声望的萧竹轩先生,学习经史、古典文学。由于他聪颖好学,领悟力强,深受老师的器重,后考入长沙优级师范(湖南大学前身)。当时,欧风东渐,新学兴起,湖南风气为之一新。王季范受到维新派人士的影响,接受了民主思想的启蒙教育,思想不断进步。

  毛泽东小时候常去唐家圫外婆家玩。在这里,他认识了在外婆家寄读的姨表兄王季范。王季范是毛泽东亲戚中学历最高、知识最渊博、思想最活跃的人,为人正直、乐于助人、生活简朴,因此颇受大家的尊重和喜爱,是各家父母用以教育小孩的榜样。毛泽东十分崇拜他,视他为心中的楷模。王季范也特别喜欢聪慧诚实、勤学好问、志向远大的毛泽东,并发现他有与众不同的内在潜质,认为毛泽东如果受到良好教育,将来必成大器。所以,每当毛泽东虚心向他求教的时候,他总是耐心讲解、热情施教,还鼓励毛泽东继续求学,接受新式教育。

  1910年,受王季范的影响,毛泽东向父亲提出进新式学校继续读书的要求,却遭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毛泽东请来表兄王季范等亲友和老师来给他“说情”。虽然毛父很敬重学识过人的王季范,但对毛泽东上新式学校一事仍固执反对。王季范旁征博引,向姨父解释读书的种种好处以及念书对于毛泽东未来的重要性。经过他和其他几个亲戚的耐心劝说,毛泽东的父亲终于同意了儿子继续求学的要求。之后毛泽东进了东山高等小学堂就读。在这期间,毛泽东和王季范多有书信往来。王季范不仅在经济上对毛泽东提供帮助,还多次赠予毛泽东书籍。有一次,王季范给毛泽东寄来了康有为的《大同书》,毛泽东如获至宝。

  1911年,王季范从长沙优级师范毕业后,任教于湘乡驻省中学。这时,毛泽东也正想去省城继续深造。于是,在表兄的再次帮助下,毛泽东顺利地进入了湘乡驻省中学。初到省城长沙的毛泽东人地两生、身无分文,王季范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和照顾。来自山区的毛泽东难以负担昂贵的报名费和书本学杂费,王季范一力承担。他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就向学校打借条,从自己的薪水中逐月扣除;湘乡驻省中学不提供住宿,王季范就从自己家狭窄的住房中腾出一间给毛泽东住,自己却和妻子、孩子挤一间;家里仅有的一张书桌,也是先让毛泽东做功课,等他做完功课自己才开始批阅学生的作业。在与九哥的朝夕相处中,毛泽东耳濡目染,学了读书治学,也懂得了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视野日益开阔。

  1914年,湖南省立第一师范与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合并后,毛泽东转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读书。不久,王季范也受聘到湖南省立第一师范任教,并担任学监。这样,毛泽东与王季范之间接触、交流的机会更多了起来。王季范熟读经书,古文功底深厚,加上在教学中很有一些方法,在师生中颇有威望。毛泽东爱用文言文作文及写诗词,写完后时常要先送表兄处请教。王季范还辅导毛泽东阅读了《楚辞》《昭明文选》《韩昌黎全集》《资治通鉴》《曾国藩家书》等经典,这为毛泽东的古典文学素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17年10月,毛泽东当选为湖南省立第一师范的学友会总务,主持学友会日常工作期间,得到王季范的多方指导。如毛泽东主办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工人夜学时,曾多次到王季范主办的平民学校取经,将当时湖南省立第一师范的工人夜学办成了“改造社会”的重要实践阵地。

毛泽东的“守护神”

 

  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王季范不仅在生活上、经济上多处照顾、接济毛泽东,而且十分关注他的学业和思想进步,对毛泽东在新思潮影响下参加进步活动也十分支持。毛泽东当时“身无半文,心忧天下”,胸怀“才不胜今人,不足以为才;学不胜古人,不足以为学”的远大理想,对学校里带有浓厚封建教育色彩的教学内容和管理制度十分不满。为了探求科学的“学习之道”,实现超越“今人”和“古人”才学的理想,他产生了重文轻理的偏激情绪和倾向,经常触犯学校当局的封建戒令,引起一些保守师生的非议。面对非议,王季范一方面与毛泽东的相关老师进行沟通;另一方面,对毛泽东的偏激情绪进行多方帮助和疏导。而毛泽东胸怀大志,为“改造中国与世界”而孜孜求学、勤勉奋进的精神,也让王季范深为敬佩。

  在这一时期,毛泽东接触了很多先进思想,常与蔡和森等人一起探讨国是、探求真理,组织和领导学生活动,因此也惹出了一些麻烦事。毛泽东一出事,王季范总会第一时间出面斡旋。1915年上学期,湖南省议会公布了一项新规定,从秋季开始,每个学生要增缴10元学杂费,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身为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校长的张干,对此决定表示衷心拥护并坚决执行。该校学生对此议论纷纷,家境贫寒的学生情绪大为激愤,强烈反对张干的做法。他们在毛泽东的组织领导下,在学校掀起了声势浩大的“驱张运动”。毛泽东亲自执笔起草了一份《驱张宣言》,宣言中历数张干办学无方、贻误青年的种种不足之处,文笔犀利火辣、一针见血。《驱张宣言》写好后,同学们连夜赶印,并在校内广泛散发。这样一来,张干在学生中威信扫地。后来有人告密,说宣言出自毛泽东之手。张干勃然大怒,为此要挂牌开除以毛泽东为首的17个“闹事”学生。得知消息的王季范既担心毛泽东的学业受到影响,又为张干的独断专行而气愤。他即刻与杨昌济、徐特立、王立庵、方维夏等校内素有威望的教员召开全体教职员大会,为学生们鸣不平,对校长张干施加压力。张干最终被迫收回成命,将对毛泽东的处分改为记过。

  此后,毛泽东在长沙组织新民学会、创办文化书社、组织俄罗斯研究会、领导湖南自治运动、组织勤工俭学运动等,都得到了王季范的大力支持。

  第一次大革命中,毛泽东在湖南投身于学生运动、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曾数次遇险,遭到反动派的追捕。每次,王季范都利用自己在教育界的声望和地位掩护他脱险。1925年8月,带病回故乡韶山开展农民运动的毛泽东,遭到反动军阀赵恒惕围捕,韶山的共产党员事先得到情报,掩护他秘密转移到长沙。其间,毛泽东秘密来到王季范家里,告诉他自己遭赵恒惕通缉追捕的险情,要表兄帮他准备几套换洗的衣服和一些盘缠,以作前往广州之用。还委托王季范设法通知在韶山的夫人杨开慧,要她携孩子岸英、岸青随后前往广州。考虑到自己与毛泽东的亲戚关系尽人皆知,为确保毛泽东的安全,王季范立即将他护送到乐古道巷颜子庙的湖南私立平民女子职业学校,安排在比较可靠的湘乡籍教师谭泮泉处住宿。第二天清晨,毛泽东装扮成商人模样,由韶山地下党负责人庞叔侃和工人骨干周振岳护送,由株洲经衡阳南下,前往当时的革命中心广州。

  在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前,曾专程前往王季范处与王季范告别,说他这次要出一趟远门。可这一次分别竟长达20多年。二人再次相见时,已经是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了。

  土地革命时期,毛泽东与王季范天各一方。但王季范时刻惦记着表弟毛泽东的革命事业,经常通过报纸了解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的情况。虽然他们不像早年那样朝夕相处,但为国为民的伟大情怀把他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毛泽东在前方领导革命时,王季范就在后方宣传共产党的革命思想和主张。“九一八”事变后,王季范印发《励雪耻》《从军诗》等宣传品,痛斥国民政府的软弱无能,激励学生的爱国热情,号召学生投笔从戎,保家卫国。他告诫学生:“读书莫忘救国,学有专长是为建设祖国,而不是为个人升官发财。”王季范虽没有加入过任何政党,但很早就接受了革命思想。他的家在长沙北门外三垣里,平时,一些进步师生常到他家开会,讨论时局,研究马列。全面抗战爆发后,王季范毅然送自己唯一的儿子王德恒奔赴延安。王德恒后来不幸被国民党残杀,王季范直到1950年才得知此消息。

  1949年6月,湖南和平解放前夕,王季范参加了长沙地下党领导的迎接解放活动。他通过中共长沙市工委与中共湘潭市工委取得联系,在湘潭向解放区和毛泽东发电报(当时因特务搜查甚紧,在长沙发报易被敌人查悉,故改在湘潭),报告“湖南和平起义可望促成”的可喜消息。8月,程潜、陈明仁通电起义,使长沙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免遭战火的劫难,湖南获得和平解放。党中央随后派出南下工作团到达湖南,接管湖南政权。此后,王季范连续三次致电毛泽东,对他领导的中国革命的胜利表示热烈祝贺,表示十分高兴毛泽东真正成为一个“建国材”,并提出“用贤才、立法制、崇道德”三个治国重点,以供毛泽东参考,其师生情、亲友情、爱国情溢于言表。

“我们是一家人”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没有忘记这位德高望重、可亲可敬的表兄。1950年9月下旬,他派表侄女章淼洪返湘,迎接王季范和老同学、湖南第一师范校长周世钊上京会晤。恰巧,王季范因参加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已先期于1950年9月21日北上。到北京的第二天,王季范即前往中南海丰泽园与毛泽东会晤。分别20多年,两人都感慨万千。毛泽东久久握着王季范的手,深情地说:“九哥,终于又见到你了!”王季范眼里闪着泪花,激动地说:“润之啊,我早就想来看你了。23年了,心里一直惦记着你呀!”宴会前,毛泽东特意向女儿李敏、李讷和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我九哥,在我青年时期,给过我很多帮助。没有他,就没有我。”

  之后,毛泽东诚挚邀请王季范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了新中国诞生后的第一个国庆节观礼,并借此机会,把王德恒牺牲的噩耗告诉了表兄。毛泽东拉着王季范的手,哽咽着说:“九哥,你把德恒交给我,我没有保护好他,难辞其咎哇……”当时,王季范已60多岁,老年丧子,其悲痛自不待言!但是,此时此刻,他反倒显得极为平静。因为自从他把儿子送到延安跟毛泽东干革命的那一天起,就有了奉献与牺牲的思想准备。儿子虽为国献身,但今日国家的太平与安乐,足以告慰爱子于九泉。想到这里,王季范竟安慰起毛泽东来:“润之老弟,快莫这样讲!为了革命,你几十年东奔西忙,抛家不顾。为了革命,表弟媳开慧命丧黄泉,泽民二十四弟、泽覃二十六弟血染疆场……若论牺牲,谁比你大?若论痛苦,谁有你深?德恒以你做榜样,为天下人的幸福作牺牲,他当含笑九泉,家人亦为他光荣!”王季范的深明大义,让毛泽东十分感动。他恳切地对王季范说:“九哥,你说得极是哩!德恒是个好伢子,也是你做父亲的教育之功!人民是忘不了的,我毛泽东也是忘不了的!你要节哀顺变,照顾好他的一双儿女,有何难处,可直接找我。我们是一家人!不必客气!”

  不久,王季范一家迁到北京宣武门一处胡同,毛泽东经常派秘书和子女上门看望他。王季范也成为毛泽东家中的座上宾,经常陪同毛泽东接待来自湖南的父老乡亲和各界人士,如齐白石、章士钊、毛宇居等人。在与章士钊等人的交谈中,毛泽东得知当年湖南省立第一师范的校长、“驱张运动”的主人公张干生活艰辛,感慨万千,不假思索地说:“张干这个人,应该照顾,应该照顾。”

  毛泽东“不计前嫌”,不仅给生活窘迫的张干予以物质帮助,还诚邀他进京。1952年,张干等应邀到北京,受到毛泽东的亲切接见。毛泽东的做法,展示了一代伟人的宽阔胸襟与高风亮节。在毛泽东的授意下,王季范陪同张干等一行四人游了十三陵和汤山。随后,王季范将张干等接到家里商谈湖南第一师范建校问题,并赞成张干提出的在长沙城南辟一公园,兴建毛主席纪念馆。1955年11月,王季范率部分人民代表到湖南视察,在省委秘书长杨第甫的陪同下,前往韶山参观毛泽东主席故居,并在故居前合影留念。王季范还在照片上方亲笔题写了“瞻仰主席故居留影”几个字,表达了对毛泽东深深的爱戴之情。

  在北京住了一段时间后,王季范向毛泽东提出想去华北看看土地改革的情况。毛泽东听后十分爽快地答应下来,并提议:“你们可以从张家口、大同、太原、石家庄、保定回到北京。这样兜一个圈子,多看一些地方。”王季范听从了毛泽东的建议。回到北京后,王季范当面向毛泽东做了汇报,并谈了自己对土地改革的看法。毛泽东非常高兴,认为在各地参观,是加强对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一个很好的办法,可以大力推广。

  鉴于王季范对教育事业的杰出贡献,中央人民政府把他作为老教育家安排在政务院参事室工作。之后,王季范历任湖南行政学院副院长、湖南省文史馆馆员,同时还是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从此,王季范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职尽责,积极参政议政,开展调查研究,努力沟通民主人士与政府的关系,为下情上达、上情下达搭桥牵线。

  此外,作为一个在湖南工作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教育家,王季范一直在为发展家乡教育事业仗义执言、多方奔走。无论是帮助湖南一批老教育家落实政策,还是重修湖南第一师范、建立湘潭大学、扩建东山学校,他或向上反映,或献计献策,或筹资出力,无不尽心尽力。他的这些善举,推动了湖南教育事业的发展,在湖南学界广为传播。

  王季范晚年不顾年高体弱,经常深入全国各地考察、了解情况。1971年4月,在家人陪同下,87岁高龄的王季范专程乘火车回到韶山。在韶山,他会见了30多位年逾古稀的故旧,并动情地说:“今天回来看望各位,既是我的心愿,也是毛主席的安排。”

  1972年7月,王季范因病抢救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随后,有关部门在全国政协礼堂为他举办了隆重的追悼会,周恩来、郭沫若等国家领导人出席。年近八旬、身患多种疾病的毛泽东得知这一噩耗时,悲痛不已。童年唐家圫教他读书带他玩耍、劝说父亲同意他读书、长沙求学时给予自己帮助和指导、被军阀追捕时不遗余力地奔走解救……相交几十年来的种种情形,一一涌上毛泽东心头。为了表达对这位表兄加老师的哀悼,毛泽东特意嘱咐身边工作人员制作了一个花圈,花圈的缎带上写着:“九哥千古! 毛泽东敬挽。”短短9个字,饱含了毛泽东对王季范的无限尊敬与痛惜。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阿富汗已经变天,可惜不是解放区的天……
  2. 美国全球霸权已崩溃,美国真正的敌人有三个,不是中国和俄罗斯
  3. 女导演,你跑什么呀?
  4. 老田|网民批评张文宏的进步意义所在:给精致利己主义者立规矩
  5. 塔利班进城后,街上是这样的
  6. 吕永岩:饶毅这次是不是又坐错了板凳?
  7. 阿富汗带路党的今天,公知的明天?
  8. 我们只是谈问题,他们却要张医生死
  9. 曾经主管网络舆论的彭波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
  10. 如果确有3万美军驻台,中国会立即发动解放台湾战争!
  1.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2.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惊呆了
  3. 塔利班手持毛选,打败美帝走狗,取得完胜!
  4. 迎春:谎报“军情” 隐瞒真相
  5. 张文宏事件,是中西方文明冲突的转折点
  6. 戴着毛主席像章抗疫:“我们是毛主席的人民医务工作者”
  7. 吕永岩:评《致高强同志的一封信》
  8. 又一个,死期到了!
  9. 钱昌明:塔利班为什么会赢? ——兼谈“带路党”卡尔扎伊的觉醒
  10. 竟然凭空刮起歪曲高强部长的妖风!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3. 近期惊动全网的三大政策突变, 在一个闭门会上说透了背后逻辑 | 文化纵横
  4.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5. 南京机场疫情,证明网红专家提出的抗疫路线祸国殃民,必须警惕
  6. 吕言夫:毛泽东思想的新定位
  7.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8. 请听听南京机场保洁员的话
  9. 1975《红旗》杂志的惊人预言!
  10.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龙芯 ——董事长胡伟武解读龙芯中科的文化理念
  1. 七夕节:感受杨开慧和毛主席的旷世爱情
  2. 曾经主管网络舆论的彭波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
  3. 内行人告诉你:邓力群的这套大书,是写毛主席最好的书籍!
  4. 谈谈围绕张文宏医生的争议
  5. B站视频:别催了,生不出来
  6. 救不救,是比“扶不扶”更能打断中华脊梁的社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