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惊心动魄:毛泽东导演“空城计”的幕后秘闻

高永桢 · 2021-09-14 · 来源:旧报刊剪辑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三国演义》中诸葛亮使用“空城计”击退司马懿对西城进攻的故事,可以说是尽人皆知。而就在半个多世纪前,毛泽东导演“空城计”击退傅作义对石家庄的偷袭,和诸葛亮的“空城计”故事情节非常巧合相似,在我军军史上写下了精彩的一页。这次突发的秘密军事行动,扣人心弦,惊心动魄。其幕后秘闻,当时只有少数高层领导人知道,随着岁月的流逝,如今更鲜为人知。

  序幕

  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的解放,是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阶段后夺取大城市的创例。从此,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成为华北解放区,使我军有了更广大的战略后方。

  1948年5月9日,中共中央华北局、华北联合行政委员会、华北军区在平山烟堡成立;5月26日,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迁驻平山西柏坡;新华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前身)随之迁驻井陉天长镇;6月15日,《人民日报》在平山里庄创刊;8月19日,华北人民政府在石家庄成立;12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在石家庄正式成立,并在此发行第一套人民币。在此期间,华北补训兵团、华北军政大学、华北军区电信工程专科学校、外事学校(今北京外国语大学)、华北大学(今人民大学)、和平医院、华北军区制药厂(今石家庄市第一制药厂)、新中国经济建设公司等也相继在石家庄及附近成立或迁入这里。骤然间,石家庄及周边地区,不仅成为中共中央所在地,在此指挥全国解放战争,也成为军政人才的培训中心和后方基地,源源不断地从这里向前线运送军用物资、军政干部、补充兵员。这块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这时显得更为重要。因此,蒋介石一心想夺回这个极为重要的战略要地,夺不回来也要千方百计地进行破坏。

  从石家庄解放的第二天起,蒋介石就多次派飞机狂轰滥炸石家庄。1948年5月又下令阎锡山派赵俊义率部偷袭石家庄,结果中途被解放军截击,以赵部损兵1个师而失败告终。9月24日济南解放,10月15日锦州解放,东北全境解放在即,平津、淮海战役已拉开序幕,太原、归绥(今呼和浩特)等大城市也被解放军重兵围困。解放军连连获胜,夺取全国胜利指日可待。国民党军节节败退,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然而,蒋介石面对这种局面,并不甘心就此失败,匆匆从南京飞到北平,召集平津高级军官会议商讨对策,未果而散。蒋介石仍不肯罢休,他深知要扭转战局,首先攻占石家庄,摧毁中共统帅部至关重要。他暗自发誓:“共产党要我的东北,我要端它的老窝。”于是便找自以为靠得住的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面授机宜。

  蒋、傅密谋偷袭石家庄

  迫于战局紧迫,蒋介石急不可待地对傅作义说:“目前东北共军主力在辽西,华北共军主力分散在归绥和太原,共党总部所在地兵力空虚。不如趁此组成一支快速奇袭部队突袭石家庄和西柏坡,出其不意,一举捣毁共党总部。那是剿共奇迹,一夜间可扭转北线战局,即使达不到预期目的,也可打乱共军战略部署,配合辽西兵团夺回锦州,也可缓解共军对太原、归绥的围攻。”说到这里,蒋介石兴奋地站起来说:“宜生(傅作义字),你的精锐骑兵师,突然出现在毛泽东、朱德的门口,这是多么绝妙的一着啊!”

  傅作义听后作了反复思考,一方面顾虑,毛泽东足智多谋,并善于出奇制胜,这样搞偷袭岂不是班门弄斧?另一方面又想,这种偷袭,的确可迫使正在平绥西段和太原发动攻势的共军主力东调,减轻归绥和太原压力。再说,他自升任华北“剿总”司令以来,还无甚作为,蒋介石曾令他偷袭济南,也曾令他参加辽西会战,他均未从命,总顶着不干对自己也不利。如偷袭石家庄成功,对扭转战局将是一大创举。权衡利弊,他接受了这一任务。于是蒋傅二人密谋了偷袭兵团的调配、任命和偷袭时间等总体部署。蒋介石再三嘱咐傅作义:“宜生兄,这是奇袭,一切要绝对秘密。兵贵神速,越快越好。”

  10月23日上午,傅作义在华北“剿总”司令部召开秘密高级军事会议。遵照蒋介石面谕,首先下达了偷袭石家庄的作战任务和部队编制的命令,任命九十四军军长郑挺锋为总指挥,骑四师师长刘春芳、新二军暂三十二师师长刘化南为副总指挥,率3个军、10个师、1个旅共10万兵力,分偷袭、策应两个梯队,从平涿地区沿平汉线及两侧,兵分3路秘密向南开进,24日开始集结行动。并明确占领石家庄后,由竹生任市长,刘化南任守备司令。之后,又讲述了这次战斗的意义、目的和方法。

  兵马未动情报被获

  就在10月23日,傅作义秘密部署偷袭石家庄的当天夜里,北平中共地下党员刘时平(公开身份是《益世报》采访部主任),巧妙地通过邀请深有“交情”的傅军骑兵十二旅旅长鄂友三、国防部特别站站长兼“剿总”爆破大队长杜长城和宪兵第三营长刘建龙聚会饮酒时,获取了“傅作义计划偷袭石家庄,爆破大队已在西直门车站装车待命”的军机情报。次日凌晨时,刘时平趁鄂已昏睡不醒之机离去,又以采访主任特殊身份走进西直门站内观察究竟,以防有诈,果然见到站台上军人来去匆匆,满载军事物资、车辆、马匹的列车伪装待发。刘巧妙地弄清了列车发向、时间和部队番号,立即返身去报告地下党领导人李炳泉、崔月犁。当日(10月24日)上午10时许,这份军机情报就传到了西柏坡中共中央。

  同一天,打入华北“剿总”二处特务组织驻石门联络站负责人的地下党员李智(化名殷志杰)突接华北“剿总”二处密电称,傅作义计划攻打石家庄,目的是缓和太原被围攻局势,要李智用电台提供石家庄中共军政设防情报,并指示李智等离开石家庄继续隐蔽,不要暴露身份云云。李智立即将这一情报报告给石家庄市公安局和市委。我党政军领导刘秀峰、柯庆施、曾涌泉等阅后,火速报送党中央,市公安局还指示李智按敌人命令携电台撤至藁城。

  毛、周巧施“空城计”虚实并举破偷袭

  蒋、傅万没想到,他们兵马未动,自以为绝对秘密的军事情报就传到了西柏坡中共中央统帅部。

  10月25日上午10时,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中共领导,在军委作战室根据所获情报,认真分析了敌我形势:从北平到石家庄距离只有300多公里,保定以北铁路线基本为敌控制,保定至石家庄只有150多公里,如果偷袭兵团依靠快速运输和空中优势,采取地空配合,不顾一切地突进,只需2日最多3日即可抵达石家庄;而我军主力远在平绥线上,即使日夜兼程赶到保南也需4日。这就是说,我方必须在徐水到定县不足百里间,抗阻敌军3日以上等待主力部队赶到,否则对我极为不利。形势异常险峻,绝不可掉以轻心。面对这种局势,中共领导很快研究了相应对策,确定了颇具传奇性戏剧色彩的“台前幕后紧密配合,斗智斗勇,以假乱真,虚实并举”的反偷袭方案。

  研究过程中,毛泽东说:“蒋介石不愧是交易所出身,总爱搞投机。这次偷袭行动,又是搞投机的那一套。”又指着地图笑着对周恩来说,“蒋介石以为我们的主力,都去打归绥和太原了,趁此偷袭我军的后方,指望一下子把我们的首脑机关摧毁,最好是把你我都活捉了去。好家伙,真厉害。可惜偷袭的兵马未动,我们就掌握了他们的全部计划。看来,他们这次又要碰上坏运气了!”

  周恩来说:“敌人既然准备好这样干,我们就得准备他们来。我们的主力确实在身边很少,后天拂晓他们就来了,我们的后方机关尚不知道,我们准备不好就要吃亏。”

  毛泽东说:“如果敌人天亮就来了,我们的主力部队还在途中,敌人就到我们门口怎么办?《三国演义》上的诸葛亮,用‘空城计’瞒过了司马懿。我看在我军主力未到之前,我们也来个‘空城计’,先把敌人偷袭计划通过电台向全国广播,让他们知道我们已有准备,他们就会大为泄气,甚至干脆不敢来犯,也未可知。” 周恩来风趣地笑道:“主席,你真成了活孔明啦!这一着虽然不致把敌人完全吓跑,至少也能叫敌人大为泄气,不敢快速疾进,那粉碎敌人的偷袭就容易了。”

  毛泽东就在作战室随手为新华社写了一则消息:

  《蒋傅军妄图偷袭石家庄》[新华社华北二十五日电]确悉:当我解放军在华北和全国各战场连获巨大胜利之际,在北平的蒋介石和傅作义,妄想以偷袭石家庄,破坏人民的生命财产。据前线消息:蒋傅军首决定集中九十四军三个师及新二军二个师经保定向石家庄进袭,其中九十四军已在涿县、定兴间地区开始出动。消息又称:该部配有汽车、并带有炸药,准备进行破坏。但是蒋傅军首此种穷极无聊的举动是注定要失败的。华北党政军各首长正在号召人民动员起来,配合解放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敢于冒险的敌军。

  这篇消息交周恩来看后立即派警卫员送新华社,当即向全国播出,并在各报刊登。周恩来也在作战室一连下了3道命令:命令7纵立即取捷径开进保南坚决抗阻南进之敌,以待3纵赶到会合歼敌,使其不得南进,并以1个旅的兵力直开新乐、正定间,沿沙河、滹沱河两线布抗阻阵地;命令地方各部队沿途阻击偷袭之敌,迟滞敌人之行进速度;命令3纵于26日起,以5天行程,不怕疲劳赶到望都地区,协同7纵主力作战并指挥之;2兵团杨(得志)、罗(瑞卿)、耿(飙)率主力相机过路,或直插平涿线破路,或向保定、望都方向随3纵后跟进,视情况再定。

  此外,还命令东北野战军林彪、罗荣桓、刘亚楼派部队进入玉田、蓟县、三河、宝坻地区,威胁平古、平津、平榆三线,主要威胁北平,迫使南下之敌一部回头,以配合华北我军破敌偷袭阴谋;命令太原前线1兵团徐向前、周士第、陈漫远,严密围困阎锡山所部,不使东犯,保障石家庄侧翼安全。

  10月25日,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政委薄一波、副司令员滕代远、参谋长赵尔陆接到上述命令后,立即电令7纵主力在孙毅、林铁指挥下,于当晚转至保定东南地区,以方顺桥、定县两点为中心,以1个旅和工兵连在唐河南岸构筑阵地,准备向西面进行纵深防御;21旅于26日阻击敌人,协同民工破保定至高阳、至望都、至温仁公路,准备敌人进保定后,在正面及铁路两侧迟滞敌人;令冀中8、9、10分区部队统一归7纵周彪司令员、漆远渥副政委指挥,在望都、唐河设置两道封锁线,以地雷战、游击战阻滞敌人;令北岳军区副司令员肖思明亲自指挥3分区独立团,协同民兵在徐水地区破路、布雷,5分区部队、民兵在铁路西侧各县挖路、布雷;由华北军区副司令员肖克在石家庄统一指挥紧急备战:由冀中8分区贾桂荣部和石家庄中央警卫团、警卫1旅、警卫2旅、步兵学校在沙河、滹沱河南岸布阵,作为直接保卫石家庄的两道防线。石家庄成立备战指挥部统一指挥各项备战工作,并由太行、冀南两区协助。

  敌人电台为我服务

  朱德总司令亲临石家庄检查指导,当了解到李智已携敌特电台按敌人要求转到藁城时,指示:“在解放区被我掌握的敌人电台,要为我们服务,不能光了解敌人一般情报,要与敌特进行空中战斗,以配合反偷袭行动。”石家庄市公安局长陈叔亮、副局长王应慈立即指示李智报经敌特同意又迁石市。

  随后,华北“剿总”二处保定站上校站长任福禄电示李智:要张治华、李中孚(均系我地下人员)为傅作义偷袭部队当随军向导。李智请示市局领导同意,当即派张、李前往保定。很快,李中孚返石汇报敌情:敌军将从保定出发,配有骑兵、坦克、汽车、炸药等,时间在10月25日,行程三四天即可到达石家庄。这一情报很快报告党中央。反偷袭期间,在肖克指挥下和陈叔亮、王应慈直接领导下,李智连续向“剿总”二处发电报17封(电文均经市局领导审定,见下文分述),内容真真假假,以假乱真,迷惑敌人。“剿总”信以为真,称李智“有功”,提升李智为“中校台长”并发给500万元奖金(相当人民币500元)。李智利用敌人电台迷惑敌人,获取敌军情报,和毛泽东导演的“空城计”遥相呼应,在反偷袭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0月26日近午,正在平绥路东段部署围攻矾山堡到涿鹿一线敌军的我3纵司令员郑维山,接到聂荣臻司令员电令:“周副主席命令你带领3纵立即出发,轻装、隐蔽、取捷径,4天赶到满城地区,会合并指挥7纵,阻击向石家庄进犯之敌。”随后又接2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同样电令。经紧急部署,郑维山于当日下午3时率部出发,沿崎岖山路,以平均每天百余里行速,昼夜兼程。途中又接聂总转达毛泽东指示电令:要在30日赶到望都地区。

  同日,李智电报华北“剿总”二处:“由德州乘火车两列穿黄色军服武器齐全的共军在衡水镇下车后北窜保定方向去了。”又报:“26日晨7时石市共军两个团武器齐全由叶楚平率领北窜,企图配合保定战役。又据我工作员张光报告匪十一分区在10月25日下令各县准备爆炸器材,集中定县、安国一带企图不明。另据我工作员李明远(系我地下人员)报告石门共军各机关26日非常紧张。”同日,敌九十四军自涿县乘火车抵达定兴,改乘汽车向保定集结,刚过徐水,遭我埋设地雷轰炸,顷刻,路断、车瘫、马惊,乱作一团,同时,我预伏地方部队猛烈轰击,敌死伤惨重。

  情况紧急布置周密

  同日晚,中共石家庄市委召开全市各部门负责干部会议,布置备战工作。在肖克副司令员指挥下,成立了统一的指挥部,由市委书记刘秀峰、市长柯庆施亲自领导,下设经济、宣传、战争动员、武装治安等部,开始了紧急备战,有计划地向获鹿、元氏、赞皇、束鹿、衡水等安全地带疏散人员及重要设备物资。留下的干部职工照常上班,坚守岗位。各街区组织防护队,工厂成立武装自卫队,昼夜巡逻,维持治安。商店照常营业,工厂照常生产。

  10月27日,新华社播发了毛泽东写的第二条消息,题为《华北各首长号召保石沿线人民准备迎击蒋傅军进扰》。消息说:

  [新华社华北二十七日电]为了紧急动员一切力量,配合人民解放军歼灭可能跑向石家庄一带进扰的蒋傅军,此间党政军各首长已向保石线及其两侧各县发出命令,限三日内动员一切民兵及地方武装,准备好一切可用的武器,以利作战,尤其注重打骑兵的方法。闻蒋傅军进扰石家庄一带的兵力,除九十四军外,尚有新骑四师及骑十二旅,并附属爆破队及汽车四百余辆,企图捣毁我后方机关、仓库、工厂、学校、发电厂、建筑物。据悉,该敌准备于二十七日集中保定,二十八日开始由保定前进。进扰部队为首的有九十四军军长郑挺锋,新编骑四师师长刘春芳,骑十二旅旅长鄂友三(即今春进扰河间之敌首)。此间首长们指示地方各界,切勿惊慌,只要大家有充分准备,就有办法避开其破坏,诱敌深入,聚而歼之。今春敌扰河间,因我方事先毫无准备,受到部分损失,敌部也被其逃逸。此次,务希全体动员对敌,不使敢于冒险的敌人有一兵一卒跑回其老巢。今年五月,阎锡山、傅作义曾有合扰石家庄的计划,保石线及正太线各县曾一度动员对敌,后来阎军一师在盂县被歼,傅军惧歼未动,但保石线人民已有了一次动员的经验;此项因蒋介石在北平坐督,傅作义不敢不动。华北军区已向各县指出,不要以为上次未来,此次也不会来,不做准备,致受损失。即令敌人惧歼不来,我有此准备总是有利无害。

  同日凌晨4时30分至7时,两个半小时内,周恩来3次向毛泽东书面报告情况。可见当时情况之紧急,部署之周密。

  第一次报告:“已与聂通了电话,要他转令三纵连二十六号在内以四天行程赶到满城。他说以五天赶到,每天已将近百里,我要他仍以此命令转告郑维山(三纵司令),他定今日接通电话后即转告郑,并催其轻装取捷径按四天行程赶到。七纵主力今二十七日夜到达完县方顺桥高阳以西之线布防。军区给他们的命令,是坚守方顺桥到唐河两线,以待三纵到达。其他一个旅,则尚在来沙河途中。顷聂第二次电话,他已将提前一天到满城的命令,经北岳电话,转告三纵。三纵,今日(二十七)可能赶到紫荆关以北,地方已在动员,物资在疏散(二十七日四时半)。” 第二次报告:“三纵昨二十六日上午得到出发命令,得令下午即走,故昨日下午及夜间,均在走路。今日恐须下午才能出发。从叫通电话后,专告聂转达你的指示(二十七日六时)。”

  第三次报告:“顷与聂电话,三纵昨天多部分时间,是白天行军。在山沟里走,不成问题。今天得催其三天(今天起)赶到满城当更令白天走。已告其再以电话通知。给各县命令,已告。与各县通电话,须经过地委。现新乐、安国、高阳等县均由孙毅及九地委在直接指挥。完、唐、曲阳、行唐等县,则由四地委在指挥。石门附近各县,则由肖克指挥。聂经过他们三处与各县联络。并负责检查各条道路要点及纵深的破坏情形与民兵日夜的袭援。聂总认为如三纵赶到出现,及我正面阻敌三天,可能破坏敌之袭击计划。今天下午,当再检查其执行程度(二十七日七时)。”

  同日,聂、薄又以华北局和华北军区名义,再次向冀中、北岳军区指挥反偷袭具体部署。同时,石家庄市政府和警备司令部发布《联合布告》,布告全市人民紧急动员起来,积极配合人民解放军,保卫石家庄,打垮蒋傅军的偷袭阴谋。警告一切敌特破坏分子,如有偷盗、造谣、破坏、扰乱治安行为者,决按军法严惩不贷。

  同日,李智向华北“剿总”二处发报3次:“《人民日报》二十七日登出消息说:我国军以九十四为主力将进攻石门,各县人民已动员起来,扬言不久就要再来一次清风店战役。”“由西北窜来共军第三纵队一个旅番号不明,轻重武器齐全,已向定县一带开走,企图不明。”“晚十八时据李明远报告石门市长召开干部大会,内容是:①坚决消灭国军进攻部队,平汉铁路沿线各军分区已布置就绪,各县民兵已动员起来并到处埋地雷,争取造成第二次清风店战役;②注意防空;③防止特务造谣;④实行空室清野;⑤军民团结一致保卫石门市;⑥秘密埋伏爆炸场。”

  敌军处处受阻我军出击神速

  这一天,敌先头部队九十四军,由定兴改乘汽车后,因途中遭我地方武装猛烈阻击,缓慢南进,从定兴到保定不过六七十华里,竟走了26个小时,平均每小时只走2里多,直到10月27日晚才艰难地到达保定。总指挥郑挺锋开过军事会议,正准备出发,忽闻我军已经对他们的偷袭一清二楚,十分惊讶,不由得向同僚说:“我们人马尚未出动,偷袭计划就被共军全部知道,如此绝密军机,都瞒不过敌人,这个仗还怎么打!”副总指挥刘化南也说:“我们自以为是一次极为秘密的行动,可是部队尚未出动,解放军对一切都了如指掌,又广播又登报。只怕此举有去路无回路。”骑四师师长刘春芳也大伤脑筋,几次向傅作义发电告急:解放区军民防守甚严,此举“谏请钧座考虑”,要求尽快班师回朝。骑兵旅长鄂友三气愤地说:“我怀疑总部有共军内线,否则共军怎么会这样快就知道了?”他万没想到,正是他自己第一个泄露了机密。郑挺锋犹豫地说:“情况大变,必须请示总司令才能行动。”而得到的复电却是:“总统面谕,一切仍按原计划执行。”

  傅作义早就料到偷袭少有希望,只是迫于蒋命,不得不为之。他一面密查泄密人,一面密令心腹骑兵师长刘春芳缓慢行军,以保存自己实力。蒋介石在北平听到新华社的广播消息后,气得暴跳如雷,急忙下令傅作义立即查办泄露军机的人,并说:“我军已集结保定,平绥线共军主力南下至少要行军三五天。在共军大队主力赶到石门前,一举捣毁共党总部,此为千截难逢之机,岂可轻意改变,望仍按原计划执行。”

  果然不出毛、周所料,施用“空城计”,已使敌人开始大为泄气。

  10月28日,郑挺锋无奈仍按原计划执行,早晨,指挥集结保定的4万兵马,在10余架飞机掩护下,分4路由保定南下,一出城就遭到解放军、民兵游击队有力阻击。敌右翼军一五○师及九十四军直属队、汽车团等,由于途中路断、触雷,处处受阻,7个小时只走了15公里,才到达方顺桥。敌机超低空扫射时,被解放军击落1架。敌左翼军骑兵十二旅在鄂友三指挥下向西柏坡进袭,刚出保定进入清苑境内,便坠入沿途专门打骑兵的民兵伏击圈,遭猛烈攻击,人亡马惊,1个团损失殆尽。鄂龙三见势不妙,急忙退回保定。

  同日,李智又向华北“剿总”二处发报称:“共军第六纵队已连夜由西北方向开来,不久即到平保线。后面还有不明番号的部队开来。”

  同日晚7时,石家庄市长柯庆施以《保卫石家庄》为题,发表广播讲话,号召全市总动员,用自己的力量,粉碎敌人的阴谋,要提高胜利的信心,坚持镇静,安定市场,勿信谣言,严密防范匪特活动。

  10月29日,石家庄市政府、警备司令部联合发布戒严令,宣布在全市戒严。

  同日下午,敌主力九十四军经望都到达清风店地区。当晚,傅作义电令郑挺锋30日突过唐河,向石门进袭;同时,令后梯队三十五军自涿县出动,乘汽车进至保定策应。因受解放区军民破路和地雷阻击,艰难进至徐水以北田村铺,未能到达保定。

  10月30日拂晓,解放军主力3纵经4天急行军,提前一天到达望都。经侦察得知,这天上午10时,敌九十四军突破望都防线,郑挺锋令炮兵向唐河南岸我7纵阵地猛烈轰击,1小时发射炮弹340发,我7纵英勇阻击,打退敌人多次进攻,歼敌1500余人。后因工事较弱被敌突破,迅速转至沙河一线,准备新的阻击。敌军已强渡唐河正向南进犯。唐河到沙河23公里,沙河到石家庄50公里,我7纵在沙河防线尚立足未稳,如果敌军乘势强行突进,不用两个小时即可到达石家庄。情况相当危急。郑维山司令员不顾连夜行军的极度疲劳,立即率3纵马不停蹄地急奔沙河。

  同日,李智又向华北“剿总”二处发报:“匪石门市长今晚命令各公营企业、工厂及各机关,不是主要人员者均于31日一律撤出市外,警备司令部、公安局、警察大队、地方民兵共约一万余人共同维持地方治安,要最后决一死战。又在30日见各大公司、企业工厂的机器全部装车西运,工人也大部调走。”又报:“石家庄从几大军区调来解放军几个师,部署到外围。共有三道防线:一道是新乐沙河一带;二道是正定北新安村一带;三道是滹沱河。布置五万多解放军,还有民兵一万八千人,准备在滹沱河决一死战。坚决把敌人打回去,决不能叫敌人到石家庄。”其实这都是假的。但“剿总”二处信以为真,认为电报千真万确,并给李智回电说:“部队暂时不打石家庄了,等以后再说。”

  同日下午1时30分,蒋傅军以两架重型轰炸机对石家庄市桥东、桥西和西郊狂轰滥炸,投弹30余枚,炸死居民4人,伤10人,炸毁房屋40余间。

  同日,为防止和震慑潜伏敌特及破坏分子进行破坏活动,石家庄市人民法院将已判处死刑的7名特务、盗匪、杀人犯绑赴刑场执行枪决。同时,市公安局逮捕了敌“国防部”、“剿总”、“中统”特务分子13名。工商、贸易等部门对囤积粮油、抬高物价、扰乱市场的不法商人,通过公营抛售平抑物价等手段给予打击。4500多人的治安防护队昼夜巡逻,维护社会治安。

  10月31日凌晨,正当敌强我弱、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3纵犹如神兵天降似的星夜急行军赶到了沙河防线。郑维山立即与7纵联系,同时电报聂总。战场上敌强我弱的态势改变了,敌军不敢再贸然前进了。

  “空城计”之成功

  这一天,毛泽东导演的“空城计”也进入高潮,新华社连续向全国播发了毛泽东为该社撰写的第三篇、第四篇两则新闻,一则是消息,题为《石家庄市市民紧急备战》;一则是评论,题为《评蒋傅军梦想偷袭石家庄》。 消息说:

  [新华社华北三十一日电]石家庄二十八日消息:石家庄市民已实行紧急动员,准备配合解放军消灭敢于进犯的蒋傅军。二十七日报纸和广播电台宣布傅作义准备偷袭石家庄的消息,市政府、警备司令部立即颁发联合布告,号召全市市民‘紧急行动起来,粉碎蒋傅军的偷袭。’……二十八日晨,记者参加指挥部会议,某将军对记者说:敌人既然送上门来,我们就一定要干干脆脆地吃掉他。

  评论说:

  [新华社华北三十一日电]当着国民党军队的将军们都像一些死狗,咬不动解放军一根毫毛,而被人民解放军打得走投无路的时候,白崇禧、傅作义就被美帝国主义者选中了,成了国民党的宝贝了。蒋介石已经是一具僵尸,没有灵魂了,什么人也不再相信他,包括他的所谓“学生”和“干部”在内。在美国指令下,蒋介石提拔了白崇禧、傅作义。白崇禧现已是徐州、汉口两个“剿总”的统帅,傅作义则是北线的统帅,美国人和蒋介石现在就是依靠他们挡一挡人民解放军。但是究竟白崇禧、傅作义还有几个月的寿命,连他们的主人和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蒋介石最近时期是住在北平,在两个星期内,由他经手送掉了范汉杰、郑洞国、廖耀湘三支大军。他的任务已经完毕,他在北平已经无事可做,昨日业已溜回南京。蒋介石不是项羽,并无“无面目见江东父老”那种羞耻心理。他还想活下去,还想弄一点花样去刺激一下已经离散的军心和人心。亏他挖空心里,想出了偷袭石家庄这样一条妙计。蒋介石原先是要傅作义组一支轻兵去偷袭济南的,傅作义不干。偷袭石家庄,傅作义答应了,但要两家出本钱。傅作义出骑兵,蒋介石出步兵,附上些坦克和爆炸队,从北平南下了。真是异常勇敢,一个星期到达了望都地区,指挥官是郑挺锋。从这几天的情报看来,这位郑将军似乎感觉有些什么不妥之处,叫北平派援军。又是两家合股,傅作义派的是第三十五军,蒋介石派的是第十六军,正经涿州南下。这里发生一个问题:究竟他们要不要北平?现在北平是这样的空虚,只有一个青年军二○八师在那里,通州也空了,平绥东段也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兵了。总之,整个蒋介石的北方战线,整个傅作义系统,大概只有几个月就要完蛋,他们却在那里做石家庄的梦。

  傅作义听到这些广播,见到李智发去的情报,又闻悉我3纵确已赶到,十分惧怕重蹈罗厉戎三军被歼的覆辙,急令偷袭部队赶快收兵。当敌军一部向北平撤退走到徐水时,被解放军团团包围,南北夹击,聚而歼之。傅作义偷袭部队以损失官兵3700多人、汽车90余辆、战马240匹及其他大宗作战物资而以失败告终。蒋介石和傅作义精心策划的偷袭石家庄、捣毁中共统帅部的阴谋,就这样破产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
  2. 公知的心态崩了!
  3. 县城再无清华北大的后果
  4. 黄卫东:荒唐的引资观念和嚣张至极的买办资本势力
  5. 57年前,毛主席对“娱乐圈”的严厉警告,实在英明!
  6. ​说说识时务的俊杰
  7. 重庆警方致歉!我看到的却是权力的傲慢和虚伪的善意
  8. 说出来很多人不信,样板戏一点也不死板!
  9. 911事件是CIA自导自演的恐怖袭击吗?
  10. 我的一群冒傻气的教书外甥 ——写在第37个教师节
  1.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2. 吴铭:究竟是判断还是动员——与孙老师商榷
  3. 关于赵薇女士发来的投诉,作以下说明....
  4. 司马南:有名有姓的女富豪,她到底去哪儿了?
  5.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
  6. 央视:强制接种遭万名医护反对,强制不仅违法更伤害人心!
  7. 我更认同“胡锡进判断”
  8. 毛主席的人生低谷:40多岁仍被人叫“小毛”
  9. 对毛主席忌日与教师节的 一点看法
  10. 人民网、光明网、新华网、央视网等官媒同时转发一平民文章意味着啥?
  1. 图穷匕见之胡锡进“怒怼”李光满:他甚至不是师爷,是黄四郎家的恶犬
  2. 张志坤:毛泽东至今仍然让很多人感到害怕
  3. 迎春:谎报“军情” 隐瞒真相
  4.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5.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6. 赵薇为什么被封杀?今天给出答案!
  7. 赵薇被封杀前后还发生了很多大事,信息量超大!
  8.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9. 关于七千人大会和“变局”问题的考证
  10. 一夜数瓜,“挖坟”不只惊动中青报:“总有秋后的一天,你们自己掂量”!
  1. 《不朽的9月9——写给毛泽东主席逝世纪念日》
  2. 毛主义仍然是印度国内最大的安全威胁
  3. 吴铭:究竟是判断还是动员——与孙老师商榷
  4. 拜登撑不住跑来通话,意味着什么?
  5. 辽宁王忠新:从“95后夫妻卖淫还贷”想到《月牙》弯弯
  6.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