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一旦归为臣虏,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教育大屠杀

党人碑 · 2021-09-19 · 来源: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日军在侮辱和屠杀中国人民

  据说日本是特别重视教育的,而且是有所谓“工匠”精神的。

  此话不假,日本侵略者很早就深刻意识到,想要消灭一个民族,必须毁灭其精神与意志,对朝鲜民族如此,对中华民族更要如此。所以近代日本陆军的奠基人,被誉为“蝗军之父”,全面推行侵华政策,出兵山东,提出吞并中国“二十一条”的山县有朋,就说过:

  “要想在战争中取胜,必不可少的东西,第一是军备,第二是教育。”

  后来日本的侵华路线图也验证了这点,甲午战争后在台湾,“九·一八”后在东北,卢沟桥事变后在它们侵略的所有中国领土上,日本侵略者把学校这一培养青少年的重要场所,变成了它们对中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进行奴化教育的首选工具。妄图通过“教育”,对人生观、价值观正在形成阶段的青少年,灌输亲日、恐日、媚日思想,改变其原有的国家观念,将其培养成日本侵略者的奴隶和帮凶。

 

  伪满“皇帝”溥仪参拜靖国神厕

  以东北的伪满洲国为例,“九·一八”事变之后,在日本帝国主义的卵翼下,一小撮中华民族的败类,成立了所谓“满洲国”。为了其所谓的政治合法性,处处强调独立性,与中国分裂,连语言和历史也是如此。

  在东北地区老人们的回忆中,日本侵略者及其豢养的伪满走狗的奴化教育是这样的:

  “日伪把东北人民称‘满洲人’,规定日语和汉语为‘满洲国’的‘国语’,主要内容是文言文和白话文。白话文占多数,大多数是无名作者的文章。日本作者宣扬日本历代天皇、将相武士,以及法西斯军人的传记、故事,如乃木大将、佐久间大佐事略等。还有曾国藩的文章。此外,也有少许鲁迅、朱自清的文章,这些文章都是挖空心思选的,或断章取义,或在讲授时曲解原意,灌输英雄造时势和做统治阶级驯服工具的思想。”

  “初小四个年级,共八册语文书。如:第四册的第一课是《国歌》,什么 ‘天地内有了新满洲’。第五册第一课是《建国日之清晨》,讲的是3月1日是伪满建国节。第六册的第一课是《首都一新京》。第七册的第一课是《清太祖起居琐记》。第八册的第一课是《民族协和歌》,讲的是‘日满协和’、‘一德一心’。开头的几句内容是什么‘天地悠悠,万古千秋。父天母地,人类同俦。’ 那时候年龄小,对什么是政治大事不了解。由于受这些教育,头脑里只知道有个‘满洲国’,‘满洲国’靠的是‘日本友邦’,后来叫‘亲邦大日本帝国’。”

 

  伪满《“国史”教科书》像不像今天胎毒教科书的风格?

  “历史课主要讲‘满洲史’和日本史。所谓‘满洲史’,是他们胡编的,将女真族历史单列出来,目的是不让青年学生懂得中国历史。日本史也是夸大其词,渲染吹嘘日本大和民族如何优秀。说‘满洲国’是在天照大神的神光保护下建立的,是日本的一部分,根本不让学生知道中国的历史。”

  “主要讲‘满洲国’的,就是东北三省的地理,并细讲日本国的地理。把日本分若干个区域细讲,目的是宣扬日本是世界上强大的国家。”

  “地理课讲日本是天然的工业国,中国是天然的农业国等等。”

  诸位看出门道了吗?我来画个重点:

  一个欲亡其国先灭其史;一个是灌输帝国主义是中国人民的亲爸爸;还有一个也是要害所在,人家是工业国,我们是依附于人家的工业国,换句话说就是原材料的提供者和产品的倾销地,这是对你的命运安排!

 

  让中国人忘记自己是中国人

  日本侵略者为阻断东北人民的中华民族意识,强制要求东北人只能称自己是“满洲国人”,而不能称是中国人,如果讲自己是中国人,就是“思想犯”,轻则一顿毒打,重则投入监狱,或扔入宪兵队的狼狗圈。

  但这个“思想犯”,也可以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前提是你要“幡然醒悟”, 只要你放弃对祖国记忆的坚持,从此成了顺民,割断并彻底忘记祖国记忆,认贼作父了,虔诚程度到了,就可以随时释放你。

  东北同胞看似从“亡国奴”的身份转变为伪满洲国的国民,但这种刺刀下的,所谓的“独立”,跟苏修和美帝在阿富汗,赐予当地人民的各种美好字眼,有区别吗?

  让中国人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台湾和香港的某些“人”不也这样幻想着,做它们的春秋大梦吗?

  日本侵略者(也包括今天的日本右翼,还有那个豢养中国公知的外务省)当年也这么想:随着时间的流逝,见证日本侵略的人们终将逝去,而一无所知的学生们,将被教育成为“新国民”。

 

  伪满《“国”课》本教科书“满语”国民读本第六卷

  几代人之后,亡国奴自然就甘心如此,甚至感谢这种刺刀下的“恩赐”,谁要点破这个,甚至要解放亡国奴,亡国奴还要跟自己真正的同胞着急上火,跟自己真正的同胞对着干!

  为此,东北的中国人被分为五个等级:

  排在第一位的是本土生的日本人,下面才是各种中国人。

  第二位的是台湾人,也就是甲午战争之后,就被割让给日帝的台湾中国人;第三位是朝鲜人,即在东北的朝鲜族中国人;第四位是“关东州“”人,也就是日俄战争后,被日寇早期占领的旅顺、大连地区的中国人;第五位是“满洲人”,即在东北有户口或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第六位是“伎㑚(为预防关键字,你懂的)人”,也就是没有当地户口闯关东来东北的中国人,以山东、河北、河南、山西人居多。

  一位叫刘宗贵的老人回忆说:“我们中国人生活在最底层。”

  可以看出,当了亡国奴的东北群众,不仅要认可自己是伪满洲国国民,还要认可自己在社会中所处的基本是末位人的地位。

 

  伪满课本里这调调,听着熟悉吗?

  这种末位的地位会体现在生活的很多方面,比如日本人可以吃大米,而“满洲人”只能吃“黄金塔”(苞米面窝头)、建国粥(苞米面粥)。

  在盛产大米的东北,连东北人都不能吃大米?

  如今东北大米是中国最好的大米,全中国的老百姓都喜欢吃,也买得起,吃得起,吃得开心。可在当年的伪满,出了山海关,咱中国人,甭管你是关内,还是关外的,吃大米就是“经济犯”,违反了日本鬼子和伪满汉奸的“法律”。轻则挨打,重则就不好说了,这可不是开玩笑,黑龙江宁安地区有首民谣:

  “大米白面经济犯,苦了庄稼汉。种地人,无权吃;吃一口,经济犯。遭毒打,带过电;弄不好,进狗圈。一命染黄泉,何处去诉冤?”

  此外,日本学生可以随意殴打中国学生,因为日本人是一等公民,而伪满洲国国民地位低下,下级反抗就会被处罚,只能接受。

  好在你有比更低层的,关内的同胞高一层,你可以欺负他们,最终养成“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这种症状,到现在,在台湾和香港的某些民族败类身上,还能看到。

 

  汉奸政权的亲日宣传画

  如果说这是精神层面的杀人诛心,还有肉体上的大屠杀,这就是针对东北教育界爱国者的“思想大讨伐”。

  1936年冬,鬼子在安东(今辽宁丹东)、凤城、宽甸、岫岩、桓仁、庄河、通化等地,大量抓捕教育系统的老师们,不管你是教育局长,还是中、小学校长,什么数理化老师,管你还是音乐、美术老师,伪安东省所辖的几乎所有学校,什么省立通化师范学校、通化县立师范附属中学、女中和农中、安东林科中学……

  完全被鬼子都抓空了。

  不管男女,无论是怀孕的女教师,还是六十多岁的代课老师,都给戴上“颠覆王道乐土大满洲国”的“思想犯”帽子,受尽了所有的法西斯酷刑。不算无期和有期徒刑的,最后枪毙了通师前校长马骥北,时任校长佟儒,女中校长修禄,农中校长杨培伍和县教育股长马清川,还有数十人被折磨致死。

 

  日本侵略军在东北屠杀中国人民

  据伪满“中央警务统治委员会”《关于逮捕安东省内反满杭日秘密组织救国会的综合材料》记载:

  从1936年9月7日至1937年1月12日,在四个月的时间里,日本侵略者以“安东教育救国会”罪名逮捕的311名人员中,当场被打死3人,自杀1人,逮捕后被打死6人,因患病等原因暂时放出53人。结果不明的2人,其余246人被以“安东教育救国会”罪名关押、审判。

  实际上,被害爱国教师的数量,远不止此。

  据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安东省教育厅1946年2月编制的《抗日战争时期教育人员及其家属受害人员调查表》,不完全统计到的“安东教育救国会惨案”中被逮捕的130人中,惨遭枪杀的有40人,被打致死或因病死于狱中的有25人,出狱后死亡的有4人,被判处15年至13年4个月的有48人。

  被害而死的人数,远比侵略者供认的要多得多。

 

  伪满宣传画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安东教育界惨案”。

  罹难者中,最惨的是通化县教育局局长邓士仁,鬼子和汉奸用皮鞭子抽,灌凉水、灌汽油,吊起来打,手指甲都被拔掉,直到把人折磨至死,然后尸体扔到山上,喂了狼狗。

  邓士仁被害后,日本侵略者为掩盖真象,便四外放风,说人跑了。日本宪兵还假装不知下落,接连三天到邓士仁家里找人,让他回来后去自首。

  还有被枪杀的安东林中校长秦有德,日本宪兵队为了撬开这位爱国教师的铁嘴钢牙,把秦校长九十多岁的老母亲,还有一家老小,妻子儿女,都抓进了监狱,当面给秦校长的小儿子灌辣椒水,殴打八岁的小女儿。

  如果你觉得这算完了,这还不算完,日本侵略者及其豢养的汉奸走狗,不会“轻易”放过爱国者。安东朝阳小学校长单荣道被鬼子虐杀后,尸体运回安东老家。伪满警察下令:不许烧纸,不许吹喇叭,不许杀猪摆席,抬出去埋掉完事。

 

  这个画风大家熟悉吗?

  人死事了,埋都埋了,该算完了吧?

  单校长的长子单熙明在解放后,控诉说:

  “父亲死后,我们自然是反‘满’抗日的家属了,全家失去了自由,我是他的长子,更备受欺凌。

  1937年我正在职业中学读三年级,受尽了日本教师的欺凌。上体育课时,日本教师以练武士道为名,拿我当靶子,拳打脚踢,打倒了站起来,还得立正。入凤城师范学校,在校期间,上劳动课,日本教师叫我挑大粪浇西红柿,不小心浇在叶子上,强逼我朝着西红柿跪着,叫我把大粪吃了,我不吃,他就往我头上浇大粪。

  1939年冬由凤城师范学校毕业后,我被派到安东县村立小学当了三年教员。在这三年中,日本特务对我进行两次‘身元调查’。

  1941年冬集训时,有一次因雪天迟到,日本教官当着教师面罚我跪,还拳打脚踢,进行人身污辱。

 

  日帝在中国台湾同样进行奴化教育

  父亲死后,母亲带着弟、妹等搬回老家居住(安东市郊)。我家处于洼地,有一次大雨成灾,洪水把我家房子冲垮,母亲带领弟、妹到别处躲灾。保长宫明璋领着保丁,边赶边骂,你们是‘国事犯’,反‘满’抗日的罪人,不在自己家,为什么还到处乱走?快回去!

  保丁押着母亲、弟、妹等回到被水冲倒的旧居,到残墙边,母亲一头就倒下了。

  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被赶出了中国,共产党、八路军解放了东北,我家才得翻身。”

  除了安东教育界惨案外,日本侵略者还在中国东北,制造了一系列针对教育界的大屠杀,比如:本溪思想犯案、吉林教育惨案、磐石教育惨案、黑山师范学校事件……

  在解放后的数次调查统计中,发现被迫害逮捕牺牲的爱国师生,有名有姓的,就多达500余人。

  “蝗军的‘仁慈’”?!

  鬼子这么干,目的何在呢?

  就是要尽量让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青少年,完全丧失民族气节,彻底接受奴化,俯首贴耳,而且要开开心心,怎么也拦不住,说服不了地成为它们的忠犬。

  简单说,就是培养“精日”!

  我们能让这帮畜生和它们豢养的各路走狗得逞吗?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恒大负债1.95万亿不是最可怕的……
  2. 大谈特谈疫苗的新闻发布会
  3. 整个台湾省都乱成一锅粥
  4. 周炎:一名海外留学生的来信(上)——成长在扭曲的年代
  5. 【振奋人心】全运会开幕式唱《社会主义好》: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
  6. 司马南:政府该不该出手救恒大?
  7. 对民营资本的迷信与崇拜,到底几时休?
  8. 评胡大人自封“建制派”:直接点儿吧,舔狗派
  9. 恒大爆雷,决不能割韭菜喂要跑路的富豪!
  10. 警惕:过度注射疫苗,是最大的过度医疗
  1. 司马南:有名有姓的女富豪,她到底去哪儿了?
  2.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
  3. 赵薇仅是只小蚂蚁,围歼大老虎的资本大戏开始了
  4. 莆田疫情,一次诡异的舆情报道
  5. 环球时报小编侮辱毛主席,9月9日0时10分竟发这样的微博
  6. 公知的心态崩了!
  7. 这位“父母官”,你可真敢讲啊
  8. 别让许夫人跑了!
  9. 尴尬:钟南山“莆田抗疫”被迫辟谣, 张忠德“八次出征”再上前线
  10.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模糊了什么?
  1. 图穷匕见之胡锡进“怒怼”李光满:他甚至不是师爷,是黄四郎家的恶犬
  2. 张志坤:毛泽东至今仍然让很多人感到害怕
  3.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4.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5. 赵薇为什么被封杀?今天给出答案!
  6. 赵薇被封杀前后还发生了很多大事,信息量超大!
  7.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8. 一夜数瓜,“挖坟”不只惊动中青报:“总有秋后的一天,你们自己掂量”!
  9. 李光满: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等央媒及数十家省区市媒体集中在重要位置转发“李光满冰点时评”文章!
  10. 吴铭:究竟是判断还是动员——与孙老师商榷
  1. 黄克诚:临终前不想浪费国家的钱财,拒绝治疗和用药,遗言令人泪目
  2. 【振奋人心】全运会开幕式唱《社会主义好》: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
  3.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4. 县城再无清华北大的后果
  5. 周炎:一名海外留学生的来信(上)——成长在扭曲的年代
  6.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