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碎片难当万能杀器,“碰瓷”更是平添笑柄

萧潇 · 2021-10-15 · 来源:双爷在成都@新浪微博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拿着半截子材料,得出并不靠谱的结论,去“碰瓷”文艺作品没有完全还原历史,这怎能不被吐槽是博人眼球、炒作话题去吸引流量?

  “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在6月13日发表了一篇文章,对今年暑期档的献礼大片《长津湖》当中的剧情提出了质疑,认为:电影《长津湖》的剧本有一段内容是编造的历史,也就是电影中志愿军试图炸掉水门桥,向防守水门桥的美军发起进攻。我说水门桥上根本没有发生战斗,那里没有美军驻守。

图:我军所用的日伪测绘地五万分之一军用地图(大正年间)

图:我军所用的日伪测绘地五万分之一军用地图(大正年间)

  之后,在6月15日的文章中,这位自称当过步兵分队指挥员的作者,又补充说是央视的纪录片《冰雪长津湖》中的严重错误,误导了兰晓龙编剧,才弄出了“乌龙”。作者最后做出结论,认为:通过查看志愿军和美军的原始档案可知,水门桥并不是黄草岭地区的最关键地形,美军没有派部队驻守过,也没有发生过战斗,只是志愿军破击公路、桥梁过程中的一个小小组成部分。

  确实,上映于2011年的《冰雪长津湖》出现了严重的失误,把参战部队给张冠李戴了。但是作者认为“‘水门桥’没有发生过战斗”,“‘水门桥’不是黄草岭地区的关键地形”的观点,实在是过于主观,以至于哗众取宠了。

水门桥的确是黄草岭地区的“关键地形”,我方史籍和地图标注上的称谓是“门岘”

  我军入朝时使用的是日伪时代(大正年间)的五万分之一的地图,那时长津水库还未建成,地图上在水门桥位置的标注是“门岘”。参见下图——

图:水门桥位于黄草岭南麓

图:水门桥位于黄草岭南麓

  ​  我20军战史的地图和战斗叙述中,多次提到过“门岘”及“门岘及堡后庄”之间发生了战斗。而且阵中日志和命令中,也有在“门岘”部署兵力的内容。(请参见后面贴出的内容)。

  至于地形关不关键,至少美方战史认为是关键的——这座狭窄的桥梁一旦被破坏彻底,美军的坦克和车辆辎重都无法通过!只能丢弃大量车辆、辎重和重装备徒步突围,这对于美军意味着什么?他们自己是清楚的!

读战史要看地图,还得看仔细

  历史的问题,必须从考证的角度进行实证。以片面的资料进行主观推断是要不得的。这样的做法,本质上也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对于一些暂时还无法实证的问题,在找到确凿证据前,千万不能盲目的主观定论。靠碎片化的史料加主观的臆测制造“劲爆”言论,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诚然,在当年的第一手文献以及后来新旧两个版本的20军军史中,对“水门桥”的4次爆破行动,都没有指名道姓的直接记载。但是,梳理一下上述资料,其实是可以做出最基本的分辨的。

  请参见20军的作战地图——

图:战斗发起前,水门桥地域在美军控制之下

图:战斗发起前,水门桥地域在美军控制之下

  然而,很不幸的是,@这才是战争 在6月15日的文章里,显然没有理解对地图标注上的位置。下图是@这才是战争 补充标注的地图。很显然,他刻意将美军地图上标注的“power plant number four”(四号发电站),与我方地图上标注的门岘,强行分割了。

图:王正兴提供和自标的草图

图:王正兴提供和自标的草图

  隔行如隔山,毕竟@这才是战争 不是搞水利电力行业出身的,难免分不清坝式水电站、引水式水电站和混合式水电站的区别。长津水库的电站是引水式的,所谓的“水门桥”不是建在一个水坝上,而是一个从上方跨越引水管道的桥梁。

  打开卫星地图,加载等高线,再对照地形图,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发电所不就在门岘吗?

破击战也是战斗——哪怕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这个事情需要从11月29日讲起。当时,我方已经将美陆战1师分割在柳潭里、下碣隅里和古土水等处。其中,20军89师在北面配合27军79师进攻柳潭里的美陆战1师5团和7团的部队;20军59师负责阻击柳潭里的美军向南逃窜;20军58师和60师则相互配合攻击被分割在下碣隅里和古土水(古土里)的包括美陆战1师师部在内的部队。

图:20军11月29日阵中日志

图:20军11月29日阵中日志

  破袭道路的作战命令,是20军前指在11月29日凌晨1时25分的电报中下达的。其中要求60师与军侦察营配合,全力破坏古土水至下碣隅里以及古土水以南的道路。

  当天晚上20时45分的电报提到一个重要的信息,179团已经将富盛(圣)里以南的两座桥梁破坏,但是美军在坦克掩护下,又将桥梁修复了。而180团则破坏了古土水以西和西南下马岱里方向的道路。但是180团在古土水以南部队,炸药只剩下15斤,遇到了极大的困难。

  到了11月30日,从柳潭里突围出来的敌人正在向下碣隅里靠拢,而担负阻击任务的59师已经失去了对1419.2高地以北的公路和以东的山地的控制,美军正在向死鹰岭、德洞山进犯。而在58师和60师方向,我方将美军分割包围在下碣隅里和古土水。此时,我方正准备集中兵力拿下下碣隅里。但是之前的一次进攻中,我方未能取得进展,部队伤亡不小。

  而美军则从不断从古土水试图前出支援下碣隅里,同时还从真兴里调动部队北上接应。而当时我方的部署是58师攻击下碣隅里,60师负责在磁干开和富盛(圣)里隔断古土水与下碣隅里的联系。

图:20军11月30日阵中日志

图:20军11月30日阵中日志

  但是当时我方因为冻饿减员严重,部队的建制已经被打乱,已经没有足够的兵力完成围歼美军的任务。无奈之下,我方只能选择破坏道路,继续孤立敌军,一面尝试在入夜后再次攻坚下碣隅里,一面等待后续增援的26军赶到。在这样的背景下,60师授命派出一部兵力,占领黄草岭一线的阻击阵地,保证即使攻坚未成,也至少能保持将敌人分割的状态。

图:20军阵中日志

图:20军阵中日志

  在11月30日下午13时30分和45分的电报中,20军俞炳辉参谋长报告了黄草岭以南发现美军坦克3辆以及步兵1个连,负责阻击的60师180团挡住了敌人,随后又以1个营前出到黄草岭。这说明当时黄草岭以南的地区,还在美军的控制中,而且有美军部队活动。

20211015_123251_084.jpg

20211015_123251_085.jpg

  我方的第一次破坏行动,大部分资料显示发生在12月1日。在当日2时40分20军作战科上报的内容中,就专门提到60师的主要任务是破坏道路,阻止敌人的坦克通过。而且,炸毁公路上的桥梁是当时仅有的有效迟滞美军坦克的方法。

  电报中还有一个细节,当时我方携带的火箭筒无法有效毁伤美军坦克。因为当时第9兵团各部所携带的反坦克火箭筒,主要是在解放战争期间缴获的美制60mm口径的M1A1和M9两种型号,其威力确实无法从正面有效击穿当时美军装备的M4A3E8和M26E2坦克。

20211015_123251_085.jpg

007bJOkZgy1gvbkw94tz6j60fe0.jpg

  12月1日凌晨3时的电报,很能说明问题。180团发现了美军一部已经进占黄草岭,并于在院里集中了坦克四五十辆。本文开头已经介绍,所谓的“水门桥”,在当时我方使用的地图(日伪时期勘印的)上,位于一个叫做“门岘”的地方。要到达这个地方,必须得翻越黄草岭。这样一来,怎么能排除前出破袭公路的过程中,没有与敌人交战呢?退一步讲,即便没有直接的交火,穿越敌人火力封锁,算不算是战斗的一部分?

  上述作战命令强调,“黄草岭以南真兴里北之破路任务为首要任务,破坏后派部控制,给修路敌人杀伤,并派少数(部队)接触敌人”。这说明了我们就是准备围绕桥梁和敌人开打的!

  综合前面的情况,在11月29日180团就已经遇到炸药不够使用的问题。我们要破袭公路,除了炸桥,还有别的更合理选择吗?到了这个时候,四号发电站处的桥梁和堡后庄的桥梁,已经成为了真兴里至黄草岭之间的命门了!

  当时战场的气候状况非常恶劣,甚至白天的气温都不足0℃,夜间更是动辄低至-20℃以下,地上早就冻得和石头一样硬了,而我们的部队挨饿挨冻都到了建制不全的地步,难道还能指望大家拿着铁锹和铁镐去扒掉路基?

  白天头上是美国的飞机丢炸弹,地下是美国坦克打炮,要行动只能选在晚上。美国人会不知道沿线桥梁的重要性?而且黄草岭以南是还美军的控制区,在门岘附近的887高地和1081高地上,美军就一点警戒兵力都没有?和敌方警戒兵力的零星交火,双方的战史就一定要像流水账一样全部记载?再退一步,我们的破袭小分队,躲开美军警戒兵力炸毁桥梁,算不算是经过了战斗?

  “破击战”或“破袭战”的概念,@这才是战争 自称曾是“步兵分队指挥员”的作者,不会不知道,也不会弄不清吧?

  破袭战,又称破击战,是指破话或者袭击敌人的交通线、输油管线、通讯设施、机场、工程设施和后方设施等的作战方法。目的是给敌人的行动、联络、补给等造成困难,消耗或者消灭敌人。

门岘——也就是水门桥,敌我双方都曾驻守过

  关于这个问题,20军战史作战地图的标注也说明,门岘至堡后庄地域战前为美军控制,战斗中又被我军控制,在阻击南逃北援之敌阵地构成之内!

  60师的阵中日记也言及了这个问题——

㈠第一次破击水门桥

图:战斗发起后,我军控制了门岘至堡后庄地域

图:战斗发起后,我军控制了门岘至堡后庄地域

  而12月2日凌晨5时30分的俞参谋长报谭佑铭副政委的电报和随后报告张翼翔军长的电报,也是有  力的证据。从电文可见,180团是经过了战斗才夺取了黄草岭以其以南地区的。而且,我方前出的1个连还发现了美军的侦查部队。这就非常确实的表明,在12月1日我方出击“水门桥”的时候一定穿越了战线。

  所以仅凭现有资料,虽然不能确实,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第一次炸桥时,曾经发生过过战斗。那么,电影作为文艺作品,进行适当的艺术化的演绎,有什么错?即便是使用了一个躲着美军的探照灯,一路摸到桥下的桥段,也不能说就是失实的。最起码在艺术层面,这是合理的表现形式。

图:战斗发起后,我军控制了门岘至堡后庄地域

图:战斗发起后,我军控制了门岘至堡后庄地域

㈡第二、三次破击水门桥

  上面讲完了第一次炸桥,我们再来看后续的三次。

  在12月2日的电文中,对黄草岭一带的防御进行了详细部署。

007bJOkZgy1gvbl03j931j60fa0.jpg

20211015_123251_088.jpg

  以上电文我们清晰的看到,首先是要求60师抽调一至二个营去占领堡后庄,做好工事,破坏门岘的公路。当天早上10时30分的电文提到60师180团1营(电文中称“10大1营”)负责黄草岭以南的要点。

  黄草岭以南的要点,其实指代已经非常明确——黄草岭以南,高城庄以东的1304高地;1304西南的1348高地;门岘东南、堡后庄东北的1081高地;堡后庄以西987.2高地;堡后庄以东819.2高地等。这样来一来,堡后庄洞桥和门岘(即“水门桥”所在地)就被我方控制了。

20211015_123251_089.jpg

  12月2日是个转折点。在死鹰岭1159、德洞山1652.6、1520和以西的1357.4高地战斗还在进行时,由于当天凌晨对下碣隅里的2次攻击未能奏效,部队伤亡减员很大,又极度缺乏反坦克武器,围歼下碣隅里的信心严重受挫。而美军已经在通过机场撤离伤员了。第9兵团司令部于当日14时命令58师与60师在当日晚上与26军(欠1个师)交接任务,转移到黄草岭南北与古土水,阻敌北援与难逃。但是因为26军未能按时赶到,防务交接延迟到了12月5日晚才开始,直到12月6日才结束。

20211015_123251_090.jpg

  而在12月2日的晚上,20军58师和60师已经开始了调整。在当天晚上20时30分张翼翔军长给俞炳辉参谋长的回电中,已经要求60师180团1营在黄草岭以南控制要点,并且该部在当天清晨4时30分就出发了。同时,还要求180团其余部分都赶往黄草岭一线——而且明明白白指示了“门岘十大(即180团)已筑好工事”。

20211015_123251_091.jpg

  12月3日早上8时,俞炳辉参谋长在发给廖政国副军长的电文总,表示“黄草岭南门岘确无敌”。这就很好理解了。一方面我们已经炸掉了“水门桥”,同时也控制了门岘至堡后庄的要点,还修好了工事,已经控制了这一区域。这样的情况下,门岘至堡后庄之间区域自然是不会再出现美军了。

20211015_123251_092.jpg

  按照目前流行的说法,我方接下来两次爆破“水门桥”是在12月4日前后。关于这次行动,在我方的一手资料以及战史中并无详细记载。但是,查阅美军的官方战史,在《United States Marine Crops 》当中的“U.S. Marine Operations in Korea Vol 3 1950 - 1953 The Chosin Reservoir Campaign”部分中,我们发现了这样的记录。(位于页码309页“Air Drop of Bridge Sections”章节第一段)

20211015_123251_093.jpg

  红线部分翻译过来就是“(美军在前线的)最高指挥官早在12月4日就被告知,一座至关重要的位于古土里以南3.5英里处(见图29)的桥梁,已经第三次被敌人炸毁。”对照地图,这明明白白指的就是“水门桥”!

  这就有意思了。因为在双方的记载中,前三次炸桥的具体时间都不明确。而从我方的作战命令来看,第一次炸桥的时间大约在12月1日凌晨。而到12月2日我方已经夺占了黄草岭一线,而12月3日早上的时候,门岘的工事的修好了!这样一来,按照美军自己的说法,到12月4日桥已经第三次断了,那就意味着在12月1日至4日期间美军曾来修复过2次!

20211015_123251_094.jpg

  既然要来修桥,总不能大摇大摆的在对方的眼皮子下,吭哧吭哧的就干上了——也就是说,在12月1日至3日的时间段里,特别是我方第一次炸毁桥梁之后,美军还曾经一度控制控制着。

  再看上图就是从美军战史中节选的图29了。由于美军的标注习惯与我们不同,为了方便大家阅读理解,作者增加了部分中文标注,并对照地形图完善了部分高地的标高。图中的“Treadway Bridge(车辙桥)”就是所谓“水门桥”。

  再回顾下我方的部署,在12月1日凌晨命令炸桥,还同时指示了在破坏道路后要留人,杀伤前来修路的敌人。而到12月3日早上门岘的工事都修好了!起码在12月2日夜到12月3日凌晨我们在这里就已经有人了。

  这么一来,至少能确定,在12月1日至4日间,门岘一带至少经历了一次易手的过程。那么,在我方夺取控制权之前,且不论直接驻守,美军至少是有游动巡逻兵力在此活动的。而在我方前两次炸桥之后,美军又两次修复过桥梁,这显然是不可能在没有兵力驻守周围要点的情况下完成的。

所以,通过现有记载是可以明确,敌我双方都曾在“水门桥”一带驻防的。仅凭现有的资料,无法排除敌我双方在水门桥及其附近发生过战斗

  按照美军的记载,显而易见的一个事实是,从12月1日到12月4日的三天时间里,美军又把桥修复了2次,我们又把桥炸毁了2次。在此期间,门岘一带已经被我方控制了。美军来修桥,难道不会发生小规模的战斗?

  无论如何,在12月1日至4日围绕“水门桥”发生战斗的可能性,至少是不能排除的。而且,从前后关系来看,双方交火的可能性极大。那么,电影选择这里进行表现,有什么问题?

20211015_123251_095.jpg

  要说双方的军史都没有明确而具体的记载,这个很好理解。首先,我方当时减员十分严重,20军又是冻伤减员最多的,部队建制都不完整了,甚至有的连队几乎全员伤亡殆尽。在这样的情况下,战斗记录还能事无巨细吗?

  我们来看看20军当时的状态吧。在12月6日进行重新编组时,情况是这样的:58师172团拼组出8个排,防守黄草岭、在院里一线;173团拼组出11个排,进抵小安洞、大安洞和1478.5高地;174团拼组17个排,防守化波里和小民太里一线;60师178团拼组5个连古兴里、祥在动以西一线高地;179团拼组4个连,防御水南里西北一线阵地;180团固守门岘、1081高地以及堡后庄一线阵地。20军下属的大部分的团,都凑不够1个完整的营了!

  而军史又不是流水账,什么里面都有。在12月1日至4日,美军正和我们在德洞山、下碣隅里打得昏天黑地,美军战史的记录都是围绕着这两个地方的。而此时我方在门岘的部队,除了开始派去炸桥的少量兵力外,在12月2日也就过去了一个残破不堪的60团180团1营。而从门岘到堡后庄整个防御地段上,有4个重要制高点需要抢占。这样一来,交火的规模顶天了也就是班、排级别的,战史中未作详陈实属正常。

20211015_123251_096.jpg

  前三次炸桥的行动说完了,我们再来说说第四次爆破。

  12月8日从古土水出发的敌人在黄草岭一线向我猛烈进攻。我58师172团于在院里、1350高地、1304高地、黄草岭、高龙等地拼死坚守,战至当晚最后仅剩20余人还能战斗,仅剩在院里以西的阵地还在掌握中。当晚,我173团和174团又拼凑了4个连,准备反击夺回了1304高地,但是因为山路难行切部队冻饿交加行动迟缓,未能按预定计划发起攻击。

  就在172团苦战的同时,180团在后堡庄与门岘也在全力阻击。为了加强阻击兵力,60师又将179团调至门岘东北高地和1081高地协防。

  在12月8日我方对“水门桥”进行了第四次,也是这场战斗中最后的一次爆破。虽然我方没有明确的关于爆破行动的一手记载,但是在《阵中日记》里,查阅在当日的电报往来,我们是可以梳理出这次行动的大致情况的。

20211015_123251_097.jpg

  在当天上午10时40分的电文往来中,俞参谋长表示,昨天(12月7日夜至12月8日凌晨)没有破坏桥梁是因为部队的情绪有问题。之后,张军长表示立即命令部队前去破坏。而且联系前文,可以看出爆破桥梁的目的,不仅仅是要阻敌难逃,同时还要避免北上接应的敌人夹击我门岘防御阵地。

007bJOkZgy1gvbla0o39oj60fe0.jpg

  到了晚上19时,张军长给俞参谋长的电报表示,公路上的桥梁已经炸掉,坦克不能通过。不难看出,我方最后一次爆破门岘的“水门桥”的时间应该在12月8日的中午或者下午。在这个时间段,门岘是被我方控制的。

  这次爆破其实是一次有针对性的补充破坏,不仅彻底毁坏了残存架桥器械,还把两侧的混凝土土桥台也一并炸掉了。

美方资料确认了在水门桥发生过战斗

  从逻辑上看,在进行第四次爆破的时候,“水门桥”附近不会发生战斗。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战斗的结束。在贝文·亚历山大(Bevin Alexander)所著的纪实作品《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当中,第47章<突围>中有如下一段描述:

20211015_123251_098.jpg

  可见,在12月9日美军夺占断桥时,是经过了交火的。这怎么能讲,是没有发生过战斗呢?

  有的读者可能觉得这还不够确实,毕竟贝文·亚历山大的作品不是一手资料。那美军的官方战史有没有记载呢?还真有!就在《United States Marine Crops 》的“U.S. Marine Operations in Korea Vol 3 1950 - 1953 The Chosin Reservoir Campaign”部分的的章节的第321页:

20211015_123251_099.jpg

  这段内容其实和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中的内容是一致的。这就充分说明,在12月9日美军夺取门岘一带阵地时,占领“水门桥”的过程中,是经过了小规模的战斗的。水门桥上确实发生过战斗。

  而在我方的战史中,同样有对这一过程的描述。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军抗美援朝战争史》的第二章【打好出国第一仗——参加第二次战役】中(第21页),有这样的描述:

20211015_123251_100.jpg

  需要特别指出一点,确实在我军的战史上没有所谓“水门桥”的叙述。我方对这一地区按照地名统称为“门岘”。当时我军使用的地图,是采用的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缴获的日本军用地图。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对照下本文开头贴出的当年使用的日本地图,与之后贴出的美军战史中的地图进行比较,很容易就能清楚的分辨所谓“水门桥”与门岘的位置关系。

小结

  综上所述,在整个阻击美陆战1师撤退的战斗中,在我方第四次炸毁“水门桥”之后,12月8日至9日围绕着“水门桥”,我方和美军进行过战斗。而且,在12月1日至4日我方前三次炸桥的行动中,不能排除与美军发生过交火。

  在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打出了3个“冰雕连”——20军59师177团2营6连、20军60师180团1营2连和27军80师242团2营5连——其中,180团1营2连就是牺牲在了门岘东南的重要制高点1081高地上。如果说,对“水门桥”的4次爆破,是在面对任何强敌时,中国人民百折不挠决不屈服的形象;那么,保持战斗姿势坚持到生命最后一刻的“冰雕连”,则是面对穷凶极恶的帝国主义者时,中国人民宁死不屈敢于胜利的英雄主义图腾。

  如果电影在这里进行适度的艺术创作,将围绕“水门桥”的争夺与1081高地的战斗相结合,放在同一个镜头中展现,这一定是最佳的选择。

  即将上映的《长津湖》是故事片,不是记录片,适当的演绎是增光添彩之笔;

  而2011年出品的《冰雪长津湖》,不是故事片,是纪录片,把主角都张冠李戴了,真的是贻笑大方。

       可是拿着半截子材料,得出并不靠谱的结论,去“碰瓷”文艺作品没有完全还原历史,这怎能不被吐槽是博人眼球、炒作话题去吸引流量?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说说福建莆田杀人事件
  2. 让反毛者干瞪眼:人民群众自发高唱毛主席勇于斗争的诗词!
  3. 美国核潜艇到底撞到了什么?有进一步信息显露!
  4. 驳胡大总编
  5. 如何正确看待莆田刑案?唐代柳宗元给出了答案
  6. 赵薇,又双叒叕被起诉,还想跑!
  7. 48年第一耻辱的“景明楼事件”,20多个美军集体强奸中国名媛
  8. 莆田杀人大叔,如果是被逼上梁山?
  9. 司马南:中印边境,起风了,带上刀!
  10. 我为什么会骂不还口?
  1. 李光满:10月8日发生的四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
  2. 这篇文章竟然被删了!
  3. 刘金华:罗昌平问题的严重性
  4. 迎春:这两个人必将被钉入耻辱柱
  5. 零互动的海南检察微博爆了,为罗昌平洗地的也跳出来了
  6. 说说福建莆田杀人事件
  7. 辽宁王忠新:中共“九大”代表的合法性很难否定
  8. 人民义愤填膺的这五十多个小时里,他们却都在装死……
  9. 孔庆东:基于良知的呐喊
  10. 毛主席视察东北后勃然大怒:“有些共产党员比国民党还坏!”
  1. 李光满:10月8日发生的四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
  2. 长津湖冻死大批志愿军战士因中央政府委员出卖情报给美国
  3. 很多人为孟晚舟获释回国欢呼, 却至今误解华为的本质
  4. 潘石屹,跑了!留下5个谜团!
  5. 北大教授呼吁全民捐款救恒大救富豪,就这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6. 说说山东滨州事件
  7. 吴铭:黎明前的斗争
  8. 新加坡疫情证明钟南山完全错误, “疫苗注射率高就可完全开放”误国误民
  9. 孟晚舟终得归国,并简析一二
  10. “孟晚舟案”看似美国以失败告终,实则“一箭多雕”
  1. 钱学森:我这一辈子有三次非常激动的时刻
  2. 司马南:核潜艇撞了潜航器,大水冲了龙王庙!
  3. 孙经先:他戳破了二十世纪中国最大的谎言
  4. 李光满:10月8日发生的四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
  5. 被“连根拔起”的“老漂族”:看孩子脸色,怕成为拖累
  6. 说说福建莆田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