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1972年,毛主席穿睡衣参加陈毅追悼会,遗孀眼含泪花:您怎么来了

蓝风烛尘 · 2022-05-27 · 来源:教员的追随者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随着岁月的流逝,新中国开国的老一辈革命家均已离世。

  他们的事迹、风采,后辈人只能通过历史记载来进行学习和感悟。

  在新中国创建的过程中,毛主席作为新中国的缔造者,他的身边始终站着一个瘦削而挺拔的身影,那就是周总理。

  到20世纪70年代,毛主席因为年老体弱,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出现在外人面前。

  然而在1972年1月10日,他却出人意料地出席了陈毅的追悼会,这是足以令世人震惊的消息。

  可是陈毅追悼会却出现了一个意外,当时,追悼会上的扩音机突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

  警惕性极强的周总理立即让毛主席提前离开,以防再出现更大的意外情况。

  逝世后追悼会突然升格

  1972年1月6日深夜,新中国开国十大元帅之一的陈毅,被直肠癌夺走了生命。

  最先得知消息的周总理强忍悲痛,与几位老帅商议陈毅元帅的治丧规格。

  可是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只能确定为比上将、副总参谋长的规格略高一点。

  而陈毅的悼词草拟,又是一个难题。

  最后,周总理亲自动笔,他沉吟良久才落笔,陈毅的一生“努力为人民服务,有功亦有过,但功大于过……”

  随后,放下笔仰天长叹的周总理将陈毅的悼词送给毛主席审阅,请他最后定夺。

  1月8日,毛主席将陈毅悼词中关于评价陈毅一生功过的文字悉数勾去,并在稿纸一边批示道:“基本可用”、“功过的评论,不宜在追悼会上作”。

  当天,毛主席还圈发了有关召开陈毅追悼会的文件,包括陈毅追悼会的规格。

  按照文件所定规格:陈毅的追悼会由中央军委出面组织。

  参加追悼会的人数为500人,定于1月10日下午3时在八宝山烈士公墓礼堂举行。

  然而很多人却强烈要求出席陈毅的追悼会,他们中,有国家副主席宋庆龄,以及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这使得周总理左右为难。

  而这两天随侍在毛主席左右的警卫队长陈长江发现,毛主席的精神状态很不好。

  不管见谁,他都板着面孔,吃饭、睡觉也都不正常起来。

  1月10日午饭后,按惯例毛主席是要休息一会儿的。

  可是他裹着米色睡衣,在一侧堆满线装书的卧床上躺着,辗转难眠。

  随后,他在搀扶下走进书房看书。

  毛主席手边没有日历,桌子上没放钟表,也没有任何人提醒他。

  然而在陈毅追悼会快要开始之前,他突然开口问时间。

  当得知是一点半钟的时候,他拍打了一下沙发扶手:“调车,我要去参加陈毅同志的追悼会!”

  这让陈长江措手不及,他立即抓起红机电话,向中央警卫局局长汪东兴做了汇报,并随即向周总理办公室报告。

 

  得知消息的周总理,第一时间拨通了中央办公厅的电话。

  他声音洪亮而有力地说:“我是周总理。请马上通知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务必出席陈毅同志追悼会。”

  接着,他又打电话告知外交部,请转告西哈努克亲王出席陈毅追悼会。

  毛主席的座驾,是1950年斯大林赠送的吉斯牌防弹车。

  在服务人员搀扶下,毛主席穿着睡衣,外面套件风衣,下身穿着一条绒毛裤,帽子也没戴,迎着凛冽的寒风坐进车内。

  毛主席到达时,周总理、宋庆龄、朱德、叶剑英、李先念、邓颖超、康克清等人已经到达。

  礼堂内虽然没有暖气,但却很暖和。

  原来早在毛主席到来之前,细心的周总理就要求在礼堂里生起火炉,让主席来有个暖洋洋的舒适落脚处。

  周总理在礼堂前厅迎接毛主席,两人亲切地握手,却没说什么话。

  随后,毛主席与在座的人一一握手。

  恰在这时,陈毅的遗孀张茜赶了过来。

  毛主席看见她后想要从沙发上站起来迎接,陈长江随即扶他站起来。

  张茜紧走几步,眼含泪花说道:“主席,您怎么来了?”

图片

  看着泪痕满脸、哽咽不已的张茜,毛主席的眼眶也红了。

  他的话语格外缓慢、沉重:“我也来悼念陈毅同志嘛!陈毅同志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好同志……”

  毛主席还对陈毅的几个孩子说了许多勉励的话,希望他们继承父亲的遗愿,好好学习,好好工作。

  看到主席神态疲倦,张茜关切地说:“主席,您坐一下就回去吧。”

  毛主席微微摇头:“不,我也要参加追悼会,给我一个黑纱。”

  于是,工作人员把一块宽大的黑纱戴在了毛主席风衣的左袖上。

  下午3时整,追悼会准时开始。

  追悼会由李德生主持,周总理致悼词。

  不足600字的悼词,周总理竟读得两次哽咽失语……

  此时此刻,1500多人的会场被哀痛的气氛所笼罩,人群里不时传来呜咽声。

  当周总理最后念到“陈毅同志安息吧”,话音未落,就听到扩音机里传出“嗡”的一声巨响。

 

  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抬起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厅里的周总理沉着冷静,他先是用手敲了两下扩音器,见没有反应,估计是发生了预想不到的事情。

  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为以防万一,必须确保毛主席和外国元首的安全,周总理毅然决定,请毛主席和西哈努克亲王离开大厅返回住地。

  周总理把毛主席和西哈努克亲王送上车,看着他们在警卫的护卫下离开八宝山,才返回大厅。

  他对治丧委员会负责人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马上搞清楚。”接着示意李德生继续主持追悼会。

  在大厅东侧,负责扩音设备的广播事业局的工作人员吓坏了,毛主席来参加追悼会却出了故障,这可是事故。

  “事故原因查出来了吗?”

  周总理自打扩音器发生故障后就寸步不离、盯在这里的公安人员问道。

  “可能是烧了一个管子,具体原因还待回去后再查。”

  后来,几个工作人员回去后都做了检查,广播事业局也向中央写出了检查报告。

  革命生涯历尽波劫

  这一次,71岁的陈毅终于没能以自己的大无畏、以自己的智慧逃过死神的魔掌,。

  遥想在他革命的一生中,曾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但陈毅都以冷静、沉着和机智,保全了自己,也保证了革命事业的不断向前。

  1926年,从法国留学归来的陈毅参与策划发动顺(庆)泸(州)起义,结果未能成功。

  陈毅只身冒险转赴武汉,于1927年5月任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党委书记。

  之后,他率领由武汉中央军校改编、隶属于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的教导团2000余人,前往南昌参加武装起义,但赶到时大部队已经撤离南昌。

  后来经过重重险阻,陈毅和肖劲在宜黄追上起义军,陈毅被分配到起义军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任团指导员。

  当进领导队伍的周总理不无歉意地说:“派你做的工作太小了,你不要嫌小!”

  陈毅诚挚而喜悦地说:“什么小不小,你叫我当连指导员我也干。只要拿武装我就干!”

  这是周总理和陈毅在革命路上的第一次相识,但他们早已神交很久,因而一点也没有尴尬和隔阂。

  两人一个爽朗大气,一个沉肃安宁,配合得丝丝入扣。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被迫实行战略转移,踏上了漫漫长征路。

  此时的陈毅因为右胯骨中弹行动不便,被留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坚持斗争。

  10月10日,正在安排转移工作的周总理遇到了陈毅。

  他看到陈毅步履艰难、脸色蜡黄,立即上前询问伤势。

  得知他腿部子弹没有被取出来时,当时由于已经决定主力转移,红军总医院的X光机和手术等医疗器械已经打包装箱。

  周总理找到卫生部长贺诚,要求立即开箱,并由贺诚亲自给陈毅做手术。

  于是当天下午,在瑞金下肖村一座民房里,陈毅终于得到了开刀救治,从他的股骨中取出了一发“七九”步枪子弹。

  后来陈毅对张茜说:“我这双腿,也可以说这条性命,是恩来同志给保住的。”

  蒋介石察觉中央红军主力的动向后,调集20多个师的数十万大军围攻中央革命根据地。

  为指挥打赢这场反“清剿”斗争,陈毅拖着伤腿,以树棍为拐杖,带着两名警卫员日夜奔波于各游击区之间,常常因为事先未联络好,或时间算得不准而遭遇敌人。

  一天晚上,他们突遇一个连的保安团,只好躲进路旁水沟的芦苇中,手握短枪,决心一旦被发现,就和敌人拼死一搏。

  敌军一名排长打着手电筒,光束在陈毅身上几次掠过。

  突然,那排长大叫,他搜到了一只鞋,遂将芦苇一翻,却把陈毅盖了个严严实实。

  保安团撤走后,陈毅和警卫员们直到后半夜才走出芦苇丛。

  1937 年七七事变的次日, 中国共产党即通电全国, 要求“国共两党亲密合作”,共同抗日。

  8月13日,蒋介石公开发表实际上承认共产党合法地位的谈话,由此宣告国共两党重新合作和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正式形成。

  当时,有些红军游击队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理解,拒不接受下山改编。

  陈毅为此决定,亲自前往这些游击队,进行深入细致的宣传动员工作。

  11月中旬,他来到湘赣边游击队驻地,却被当成“叛徒”给扭送到中共湘赣临时省委驻地甘子山,请省委书记谭余保处理。

  陈毅一到那里,就被捆绑在竹棚子一边。

  听到省委在研究讨论如何处置他时,陈毅大声叫道:“不能杀,杀掉我,你们要犯大错误!”

  这里的人都没有见过陈毅,于是谭余保决定召集众人对陈毅进行公审。

  陈毅与他们进行辩论,结果说服了参加公审的一部分人。

  他们纷纷建议先将陈毅关押几天,视山下敌军的反应再作处理。

  此后,经过与陈毅的多次交谈,谭余保对他的怀疑有所动摇。

  不久见山下国民党军确实撤走了,谭余保决定派交通员去吉安了解情况。

  该交通员从刚成立不久的新四军通讯处,很快带回了确证陈毅是党代表的一纸公函以及党中央告全党同志书。

  谭余保看后,激动而愧疚地说:“我鲁莽,险些误了大事。”并连忙给陈毅松绑,赔礼道歉。

  陈毅却说:“你是个坚决的老革命,是个好同志!”

  1938年,陈毅在茅山庄湖村与日军遭遇,在撤退时碰到相熟的长工李陶元。

  两人体型相似,都穿着长衫,但颜色不同,于是李陶元主动与陈毅互换外衣。

  日军抓到李陶元时,发现抓错了人,才打道回府,陈毅又逃过了一劫。

  长达40多年战火磨难考验的情谊

  而毛主席之所以出席陈毅的追悼会,应该是缘于两人长达44年的情谊。

  可以说,毛主席与陈毅既是终生亲密的战友,又是“诗情”深厚的诗友。

  1927年10月,朱德和陈毅率领南昌起义部队来到大余县内。

  听闻毛主席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到了井冈山,于是便萌生了“到井冈山去找毛主席”的想法。

  1928年,他们一行来到井冈山,同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

  陈毅永远记得,他与毛主席在龙江书院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那一天他说出了心里话:“我们早就盼望上井冈山来,今天终于如愿了。”

  井冈山会师后,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正式成立,朱德任军长,毛主席任党代表,陈毅任政治部主任。

  在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红四军一战黄坳、五斗江,二战草市坳、永新城,三战新老七溪岭、龙源口,战绩辉煌。

  当时,毛主席给陈毅写过一封信,其中有“相见恨晚,相慰平生,希遇事相商。”的字句。

  3个“相”字,充分说明毛主席对陈毅的信赖,也表达出毛主席需要陈毅在精神和军事上双重支持的迫切心情。

  但是随后,陈毅带领红四军冒进湘南却造成了“八月失败”,毛主席抱病亲赴湘南接应陈毅部队,陈毅做了深刻检讨。

  在重回井冈山的路上,两人边走边谈,毛主席以他宽广的视角和深邃的思想一举征服了陈毅。

  随着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失败,毛主席同中央红军开始了长征,陈毅因腿伤被留在江西中央苏区坚持战斗。

  在敌人攻陷中央苏区县城的危机情况下,陈毅亲自安排可靠关系,把毛主席与贺子珍的儿子毛毛、毛泽覃的妻子以及毛主席的岳父母安排到赣州郊区隐藏起来。

  在共同的理想信念下,在革命战火的淬炼中,毛主席与陈毅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同时,诗词作为他们两人共同的爱好,也在他们之间架起了一条心意相通的桥梁。

  两人一有空闲时间,就聚在一起谈论诗词歌赋。

  1929年,毛主席曾为陈毅《反攻下汀州龙岩》一诗提出修改意见。

  因此陈毅才将“败军气犹壮”一句,改为“铁军真是铁”,整首诗的气势立刻凸显了出来。

  而陈毅与周总理两人早在南昌起义时就相识相知,后来更是一个成为全国总理,一个是副总理,两人可谓一对搭档。

  1955年,陈毅陪同周总理参加著名的“万隆会议”。

  自喻为“学生”和“练习生”的陈毅,配合周总理在万隆会议上达成了团结反帝的“十项原则”。

  1958年,陈毅接替周总理任外交部部长。

  陈毅在日记中曾这样诚惶诚恐地记述自己最初获悉任命时的心情:“瞻念前途,实有绠短汲深之惧。”

  他向周总理讨教工作,得到“外交工作,授权有限”八字真言。

  而除了工作外,周总理还曾经为陈毅调和家庭矛盾。

  有一次,陈毅出国访问回来,与代表团其他成员在宾馆联欢。

  张茜因担心陈毅的身体,就劝他早些回来休息,以养足精神。陈毅也满口答应。

  由于联欢晚会散场很晚,陈毅直到凌晨2点才回去。

  张茜生气了,一赌气就将陈毅关在了门外。

  陈毅连连敲门也不开,便真动了肝火,他让卫士找来秘书,见面就嚷道:“离婚,离婚!”

  周总理知道后,便在第二天饭后请陈毅夫妇、罗瑞卿夫妇一同散步。

  这时,忽然有一只风筝在头顶飘过。

  望着蔚蓝的天空中悠悠飘荡的风筝,周总理微笑着走到张茜身边,指着天空说:“张茜,我给你提个建议,你管陈老总,也要像放风筝,线头在你手里,你要把线绳拉得不紧不松,如果线绷得太紧,‘嘣’,线绳断了,风筝就会飞了!”

  旁边的罗瑞卿夫妇不禁笑起来,张茜也马上理解了周总理的意思和一番好心,点头称是。

  毛主席、周总理与陈毅的友谊都长达40余年,他们又都是文武双全。

  因中国革命的伟大事业而相识、相知,经历相互碰撞到相互配合,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为后人所称赞。

  参考文献:

  [1]关泠,军事家陈毅,百年潮,2021(8);

  [2]彭德宝,陈毅庄湖脱险记,铁军,2021(1).

 ..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冀鸣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一个真实的笑话所展示当年“伤痕文学”的荒唐
  2. 司马南|中国经济稳下来的一条妙计
  3. 人教版数学教材事件,务必要查个清楚!
  4. 又打起来了!该信谁好?
  5. 该说不说,辟的一手好谣!
  6. 教科书插画,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7. 明德先生|小学数学课本裸露“性器官”?人教社怎么审核通过的!
  8. “不行,越想越气!你在哪呢?!”
  9. 残酷事实,可能很多人都会独守空床
  10. 决胜局:中国的去美国化与美国的去中国化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3.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4. 迎春:论我国主流经济学不懂经济与经济关系
  5.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6.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7. 尸检1095名新冠死者后发现,真正死因没你想那样简单!
  8.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9. 时代尖兵:不能将一些老干部被打倒的责任甩锅给毛主席
  10. 十万火急!高校教师迫切需要接受农民工再教育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3.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4. 这个“内奸”,暴露了!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9.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0. 白岩松为何对当今中国经济感到恐惧?
  1. 穆青|两张闪光的照片,跨越30多年
  2.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3. 时代尖兵:不能将一些老干部被打倒的责任甩锅给毛主席
  4. 乱世不可怕,坏人主导一切的死寂才可怕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