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政权在我们手里,还收拾不了几个流氓?

党人碑 · 2022-06-14 · 来源:民生文化 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唐山属于冀东,李大钊前辈、李运昌前辈、李延年前辈、小英雄雨来,老家都是冀东的……

  流氓混混打人的事情,实际上根源在保护伞和部分原本严格的法律被一定程度昂撒化那里。

  说白点就是两面人混入发展成为走氓派!

  对外宣传有纪律,内情就不多说了,时间不会太长的,我们今年就能看到比人民的名义更精彩的真实版剧情的上演。

  这样的支流和小鱼小虾咱们先放过,我们文宣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古今对比,找主流主因!

  前辈们牺牲惨烈建立新中国,不就是为老百姓打出一片净土,不再受地痞流氓欺压迫害吗?

  如今搞成这个样子,根源还是在40多年前开始有一手不够硬!

  法律圈胡扯法律与正义的冲突,体制内还有保护伞与黑社会内外勾联,如何面对牺牲英烈?

  实际上,当年的敌人要比如今的社会渣滓穷凶极恶一万倍,但在我军的铁拳出击下,还不是被歼灭了吗?

  如今,政权在我们手里,还收拾不了这些小混混和保护伞?

  我们接着上次发文,先看不闹心的吧:

  冀中七分区第22团,前身是1937年地下党组建的一支人民武装。1939年秋,冀中军区第二期整军创造主力兵团时,改编为22团。

  1942年初,改变武装体制,缩编为基干团,调出7个步兵连编入三个地区队,以5个步兵连、4个直属连合编为4个步兵连、一个警卫连(含迫击炮、重机关枪排各一个)和1个侦通连。

  整编后部队素质有很大提高。

  4月,七分区有先见之明,已经下指示进行反“扫荡”准备。

  具体要求各部队,尽可能要先敌在外线实施战役展开,以“敌进我进”的外线作战打击敌人。

  于是22团部署在无极至深泽线以北地区。

  这样,在反“扫荡”中,22团像一把锋利的尖刀,不畏强敌,顽强战斗,重创敌人,保存了自己!还反客为主,化极端被动为主动,打出来类似黄桥战役和孟良崮战役的恢宏气势!

  日军的五一大扫荡:

  在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鬼子头冈村宁次亲自指挥下,日军出动绝对优势兵力,对我冀中根据地发动了“五一大扫荡”。

  日军的参战兵力,共计步(骑)兵18个大队为基干。配合作战的主力有26师团、110师团、第29独立飞行队及特务机关。

  再加上伪治安军及各县警备队等,投入总兵力达5万余人。先后出动坦克、汽车几百辆,在飞机的配合下,对我冀中军民,发动了空前残酷、空前野蛮的“铁壁合围”式的大“扫荡”。

  为什么我们现在说完统筹国际和国内两个大局?

  因为,从80年前的大扫荡就能看出来,国际和国内是分不开的!

  珍珠港事件后,日美开战正酣,鬼子攻势作战还是顺风顺水的阶段,美军英军因为之前如意算盘打得很精,靠牺牲我们这样的弱国,来拖住鬼子并热卖军火大肆发战争财,持续搞绥靖政策外加种族主义的自大,结果准备不足,被小鬼子打得屁滚尿流一再溃败。

  这时为了把后方搞更稳,又侦测得知蒋逆又开始把主要精力移到反共上来,所以特别狡猾的冈村宁次觉得机会来了,想一下子吃掉整个华北的八路军,于是下决心玩把大的!

  而蒋逆私心太重到丧尽天良,看着华北人民在生死存亡中挣扎,不在正面战场加大进攻力度拖住回调敌后战场的鬼子,反而隔岸观火看热闹!这还是个中国人吗?

  结果蒋逆两年后就遭报应了,导致了豫湘桂大溃败,蒋罪孽深重!国民党政府在全球其他战场均捷报频传的情况下,被击溃到如此程度,太过丢人现眼!

  那时,有不少美国人都开始准备换掉他。

  有个蓝鲸行动,回头再细讲,我们拉回来:

  5月1日,集结在定县、新乐、无极和各据点的鬼子,兵分七路开始向沙河以南邢邑、市庄一带进行合击。

  连遭我军伏击

  敌人合击落空

  左叶和团总支书记贺明带一二连在无极县东北地区从早晨到中午,从西南到东北,先后在小陈、大陈、泗水、崔村、东西宋和深泽贾村连续伏击敌人。

  在大陈村的伏击中,二连特等射手边廷杰一梭子弹就撂倒了20多个敌人。

  从5月2日到10日,七八千敌人在滹沱河以北地区反复“扫荡”。

  二十二团一直在无极东北一带与其周旋。

  2日,在大汉营伏击,毙伤敌伪80余人。

  5日,又在蔡庄伏击,毙伤敌伪20余人。

  我们把积极主动地打击敌人,叫做

  “欢天喜地度春秋,对日作战争自由,

  一日三战不嫌多,日寇不来我自求”。

  这时敌人出动都是按预定计划直奔合击目标,中途遇到情况也不停留。

  我军采取速战速决速走的“三速”战术,只求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不求缴获,所以多次伏击敌人,我都无一伤亡。

  在10天的反“扫荡”中,部队经过许多村庄,被敌烧掉的房屋有的还在冒烟,男女老幼惨遭杀害,种种令人目不忍睹的惨状更加激发了指战员的战斗意志,保卫人民,誓与敌人血战到底。

  敌人企图将我军压制到滹沱河南实行“铁壁合围”的阴谋落空了,我军仍继续坚持在无极、深泽地区打击敌人。

  当时威胁最大的日军,其实并不是天上的飞机和地上的坦克,这样的重武器动用不易,远距离也不容易发现一般夜里机动的我军。真正难缠的,是日军的骑兵大队。

  因为我军兵力火力都是绝对劣势的,无法和日军进行正面对抗。所以真正打的,大部分都是游击战,伏击小股敌人,等日军大队来了,我们就跑路。

  因此我军一般都是轻装,身上只带武器弹药,布衣布鞋,负重不过十几斤,各种的物资补给,都储存在堡垒村里,走到哪里,就吃到哪里。

  而日军步兵,却要带着全套补给,还有武器弹药和各种物资,皮鞋钢盔等物,负重都在三四十斤,往往凭着两条腿,是追不上我们的。

  但是在日军参战序列里面,还有骑兵,这是对我军步兵威胁最大的。轻步兵负重再轻,也只有两条腿,是跑不过4条腿的马儿的。因此我军很多损失,都是在游击转移过程中,被日军骑兵大队追上,缠住后所产生的。

  而这个110师团的加岛骑兵大队,就更是冀中军区22团的老冤家了。

  80年前敌人的快速反应部队

  加岛骑兵大队,是日军第110师团的骑兵110大队,配属炮兵、步兵各一个中队,由加岛武夫中佐指挥。据说这个骑兵大队建立60多年,被日本天皇封为“常胜骑兵大队”。

  第110师团是第一批百字头特设师团。全面抗战爆发后,日军兵力不足,就在原有的17个师团基础上,用师团留守人员和预备役,成立了一批“百字头师团”,番号就是在原有师团番号上,加上100。比如第106师团,就是第6师团留守队扩编的。

  加岛骑兵大队,其实并不只是骑兵,而是步兵、骑兵、炮兵,组成的多兵种快速反应部队。整体建制,更类似于日后的营级战斗队。

  它的主力,是日军第110师团的110骑兵大队,再配属炮兵一个中队、步兵一个中队组成的,由加岛武夫中佐指挥。

  侵华战争中日军骑兵,编制有小队、中队、大队、旅团等,最大编制是骑兵集团。

  骑兵的编制比同级步兵编制小得多。

  一个骑兵大队340人:辖2个骑兵中队与1个机枪小队。

  其中2个骑兵中队各有人员144,马134。合计有轻机枪4挺、掷弹筒4具。另有一个机枪小队40人,携带有重机枪2挺。

  一个步兵炮中队100人,有75山炮2门、37速射炮2门。

  一个步兵中队满编181人。有轻机枪9挺,掷弹筒6具。

  合计兵力620人左右。

  从这个角度来说,叫这支部队“骑兵大队”有所不当,它是步骑炮混编,规模也远胜一般骑兵大队,应该叫做“加岛步骑炮混合支队”才对,或者按照日军习惯,简称“加岛支队”。

  它于1941年7月由藁城调到无极。由于它机动性强,对我军民危害很大。我军早就注意摸它的活动规律,反“扫荡”一开始,我军决心狠狠打击它。

  可以看出,这种部队的整体设置,就是为了专门对付八路军的。

  但是,它们能对付的了吗?

  赵户防御战    屡退鬼子兵

  无极县赵户村,位于城东北10公里去定县的交通线上,村里工作基础较好,有完好的地道网。

  5月1日那天,梁达三政委带三四连和藁无县大队曾在这里打伏击。毙伤敌40多人。

  5月8日,藁无县大队在这里再次伏击敌人。

  在前期侦察的基础上,到了5月12日下午,左叶还不放心,左大团长就亲自出动,和几个干部一起,背着粪筐装成农民,到日军的必经之路,无极城东北的小吕、王村一带,亲自察勘地形,研究作战部署,准备在这里设伏了。

  八路军只要在稳固的根据地,只要不轻敌大意,就是如鱼得水。

  从战前侦察就能看出门道来。

  5月12日下午,左叶和几个干部背着粪筐到无极城东北的小吕、王村一带察勘地形,研究作战部署,准备在这里设伏。

  13日清早,我军派小吕、王村的联络员(是村党支部派的好同志)到县城里向敌人报告说“今日平安无事,没有八路军”。

  上午10点多钟,敌人出动了,部队迅速进入预伏地点。

  当时我军的兵力部署是:

  1.左叶团长的临时指挥所,加团警卫连重机枪排,带两挺重机关枪,埋伏在木刀沟河堤里边。一共约50多人。

  2.七分区22团一连,部署在西面的东汉和西汉村,担任日军一旦突破,运动到西面时的阻击任务,该连兵力约150人。

  3.七分区22团二连,部署在北面,在日军最有可能突围的小吕、王村一带设伏。

  二连是22团的主力连,有6挺轻机枪、3个掷弹筒,百多支步枪。连长王国旺骁勇善战,是左叶团长手中一张王牌。为了防止敌人太强大,还在村口埋设了地雷,加强了22团直属警卫连迫击炮排,共两门迫击炮。全部设伏兵力,共约200人。

  4.七分区22团三连,也赶来参加这次战斗,部署在西面的七汲埋伏。约150人

  5.七分区17团单独活动的一个连,部署于更北边王先村,做北面第二重伏击圈。约150人。

  6.藁无县大队,和当地区小队民兵,分别部署在伏击区外围一线,重点放在北面。大约300多人。

  全部伏击兵力,接近1000人,共设下了五面埋伏,三重包围网。而且负责指挥上千大军,最高指挥官左叶团长亲自带50人,埋伏在前方,最先攻击!

  如此英勇无畏冲锋在前,除了八路军的团长,谁能做到?

  八路军的预定作战计划:四面围攻打歼灭战

  从这次的作战部署来看,八路军的预定作战计划,应该是在日军过河时,左叶团长直接指挥警卫连重机枪排,先在河堤进行袭击。

  遭到突然打击的日军,会有两个突围方向:

  1.日军遇伏后沿橙线向北突破。

  在木刀沟北边,是小吕村,和王村。如果日军往王村一带突围,则八路军有22团二连,进行第二重伏击。

  日军突破小吕王村埋伏后,则以17团一个连,在王先村进行第三重伏击。

  如果日军再突破,那外围还有藁无县大队和区小队,进行第四次伏击。

  2.如果日军遇伏后沿红线向东突破。

  如果日军往东,那就是七汲镇方向。那里有22团三连,进行第二重伏击。

  日军继续突破后,则有部署在东西汉的22团一连,进行第三重伏击。

  同样东边外围,也有藁无县大队的民兵,进行外围第四次伏击。

  这样日军向任何一个方向逃跑,都会遭遇四重埋伏,而且我军在另一方向,还有两个连的预备队,随时准备接应。

  并且,左叶团长在北面设置了民兵主力,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战况如果不利,随时可以向北边,在民兵掩护下撤退。

  从这整个布局来看,是非常熟悉日军战术的老八路,才会布置出这样的多重陷阱。

  因为那种遇到埋伏后,傻乎乎得趴在原地,和两边伏兵对射,单方面挨打的鬼子,是影视剧里的臆测,不是实际的日军。

  当时真实的日军,非常狡猾,而且善战。

  他们一旦遇伏,绝不会留在原地挨打。而是会加速攻击前进,尽快形成突破!让对方的伏兵,无论有多少圈套,都用不上。

  而脱离和埋伏者的接触后,日军会重新整队,然后再判断伏兵的情况,决定下一步方向。

  当判断伏兵不多时,日军甚至还会从外围迂回,回头再反咬一口。

  所以八路军一般的伏击,都是“三速战术”。

  就是主动设伏,把敌人放到近距离30米,突然一顿手榴弹排子枪,把敌人打懵了就跑。

  速战、速决、速走,不刻意寻求缴获,也不追求歼灭,只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

打个比方,就是偷偷猫在墙角,等敌人经过时,突然兜头一棒,打完了以后,看都不看倒在地下的敌人一眼,马上撒腿就跑,这样才能平安撤退,不会被日军的突破迂回反咬住。

  但是这回不一样,这次的作战目的,是想办法围歼日军这支骑兵大队,解除我军游击战转移途中,被日军骑兵缠住的威胁。

  所以要打的,是硬碰硬的歼灭战,这就得考虑日军遇伏后,可能的转移方向了。

  但是,这次伏击难度很大,敌人不是步兵而是骑兵,机动性很强。一旦有事,骑兵纵马狂奔,很快就能突破包围圈,一会儿就能跑得无影无踪。

  所以左叶团长,才要亲自出发去一线,做一个团长级的侦察员。实际上,他侦察敌人动向只是附加,勘测地形、揣摩日军可能的突围方向,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只有实际走过,左叶团长才能根据自己,以前和马家军骑兵的作战经验,寻找出日军骑兵可能的突围方向,和会走的最可能路线。

  然后在日军预计的突围方向,设下多重埋伏。

  这样日军无论向哪个方向逃跑,都会损失重大。

  而多重伏兵的目的,是尽量迟滞日军骑兵的机动性。

  只要有一路伏兵缠住它,能形成胶着,那么就可以调集,另一方向的两个连预备队过来,形成合围!

  西楚霸王当年有多豪气冲天?还不是被这样的“十面埋伏阵”消磨了攻击锐气,最后落得个自刎乌江的下场吗?

  而日军自然比不了霸王,加岛支队多次作战后,340人的骑兵大队,已经损失至少六七十人,剩下不过270骑左右。被我上千大军合围的话,是可能被我全歼的。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套子都下好了,就等加岛支队这头野狼,入套了!

  我军刚埋伏好,敌人就出现了。

  敌人背着枪,骑在马上耀武扬威,毫无战斗准备。骑兵大队后边是敌指挥官和伪正定道尹带领的一个视察团,再后边是炮兵和步兵中队,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战机已到,左叶命令机关枪对着敌队尾部射击。"叭"的一声枪响,伪道尹当场毙命。

  这里就得讲讲,这个正定道尹是个什么人物,他们这个民政官员组成的视察团,跑到战区来干什么呢?

  这个所谓的正定道,古称真定道,是伪政权设在石家庄地区的重要统治机构。。

  全面抗战爆发后,从1937年9月23日,日军占领石家庄地区的新乐县城开始,到12月30日赞皇县沦陷,仅仅三个月时间,石家庄市全境沦陷。

  日军占领石家庄以后,因为该地位于平汉铁路(北平到武汉),和石太铁路(石家庄到太原),两条铁路的交汇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就采取一系列手段,准备把石家庄建成他们长期侵占华北的军事基地。

  为了达到长期占领的目的,不但以重兵把守,还扶植伪政权,建立各级统治机构,以加强政治统治。

  日军占领不久,首先扶植成立了临时性的傀儡政权,石门治安维持会,由当地劣绅李汉卿充任会长。1938年1月15日,在治安维持会的基础上,又组成石门市政公署筹备处,由石门商会会长马鹤俦任处长。

  在这以后,日军为加强河北沦陷区的伪政权,于1939年3月,将伪河北省公署自天津移驻清苑(今保定市),并按照古制,在省以下设道、市、县。全省共划分为8个道,其中正定道驻石门,辖15个县。从地位和管辖区域来说,道尹大于地级市市长,大致相当于过去的地委书记。

  但是虽然伪政权的架子搭起来了,可因为冀中军区的存在,河北中部的广大乡村,其实都是在八路军的统治之下。这次“五一大扫荡”,日军除了军事进攻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在八路军根据地建立政权,恢复民事统治。

  这个视察团,里面包括8个县长,几十名伪政权的各级官吏。日军就是送他们上任,顺便耀武扬威,让沿途老百姓恐惧,方便建立统治的。

  我军两挺重机关枪一齐开火,加岛重伤落马,人马躺倒一片。

  敌炮兵、步兵见势不妙,忙不迭地转身逃回县城,而骑兵大队则向小吕、王村拥去……

  当它们进入我二连的火力网时,六挺轻机关枪、两门迫击炮、几个掷弹筒及其他武器突然射击,炮弹准确地落在马群里,敌遭受严重杀伤,

  被迫向王先村逃窜,

  遭到十七团那个连的火力阻击。

  最后,敌人折回抢占一片坟地。

  坟地距木刀沟我重机关枪阵地和小吕、王先村的距离都差不多,我军估计到这是敌人唯一可以利用的地形,战前即埋下地雷。

  敌人到坟地后下马进行抵抗,地雷纷纷爆炸,我军三面的炮火和民兵的几十门土造小迫击炮,不停地向坟地射击。

  上有枪炮打,下有地雷炸,敌军人仰马翻,乱作一团,整个坟地成了敌人的葬身之所。

  经过40分钟的战斗,毙伤日军官兵180多人,战马60多匹,我指战员包括游击队和民兵无一伤亡。

  由于战地离县城较近,我们适时地撤出了战斗。

  团长级的侦察员,大家没有见过吧?再说您这气质,还戴个小眼睛,哪怕背着个粪筐,也不像个农民好吧?

  这能表现出,我军对这个“加岛支队”,是特别重视的。而且,也能表明我军干部对战前侦察工作的细致程度。相比之下,日军的侦察能力,就不敢让人恭维了。

  中途岛战役,日军南云中将不重视侦察,派出的侦察机太少,导致漏过了美军航母大队,这样的低级错误,居然还有人洗地,也是醉了。

  然后,在团长大人亲自上阵侦察的基础上,我军又充分的利用了当时的“两面干部”,搞了个“假情报战”。

  在13日清早,伪政权驻小吕、王村的联络员(其实是我军村党支部的好同志),到县城里向敌人报告,说“今日平安无事,没有八路军”。

  这样的假情报,充分迷惑了敌人。

  这么说吧,就凭着左大团长背着的粪筐,和冒着生命危险送假情报的地下党,这日军输的就不冤。

  左团长是个做事非常稳当妥实的主儿。既然是预定的伏击,那他就出动了,手边能调动的绝大多数兵力。其中包括22团直属警卫连,和三个作战连,以及17团的一个连,再加藁无县大队,和部分能出动的区小队民兵。

  22团本身是基干团,撤销了各营建制,团部直辖4个步兵连,加上团直属的警卫连和侦通连,五一大扫荡前,全团共6个连655人,基本上就是一个营的兵力。部队都是老兵和干部,技战术水平高,意志坚定,士气也很强,整体非常精锐。在当时,22团是冀中素质最好的团队之一。

  而除了战士素质高,该团武器装备也不错。五一大扫荡以前,该团进行了多次成功的伏击战,也就是做了不少“赚钱生意”,每次都缴获了不少武器。士兵人人都有步枪,连级还有3挺以上轻机枪和掷弹筒。

  在当时,22团出动了一二三连,团直警卫连,除了执行军区机关警卫任务的四连,可以说左大团长,把手边的老本儿都压上了!

  5月22日,我一二连和藁无大队驻进赵户村。

  23日上午,无极、小陈、东候、七级、祁村等处敌伪军共约1000多人,陆续包围赵户村。

  我军民迅速作好战斗准备。

  老乡们进入地道,民兵把各处的地雷爆炸群安好,游击小组在各街口管理着爆炸,战士们在村外第一道工事里隐蔽监视敌人。

  上午11点左右,扼守村南面的部队首先和敌人接火,东南和西南面的敌人也包围上来,数次冲锋均被我击退,阵地前留下敌人许多尸体和枪支。

  下午1点,敌人集中炮火对我前沿工事进行轰击,突破了我前沿阵地。

  我八路军退守到林边房屋,继续抗击敌人。

  日军逼着伪军在前面从南边冲了10多次,从东边冲了4次,都被我打退。

  不少战士被炮火掀起的泥土埋住,他们爬出来又继续战斗。

  战士张文远负伤,和他趴在一起的副班长张连奎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敌人。

  下午5点,敌人施放毒气并趁机向街口冲来。

  战士李三子利用房子的墙角工事,连续向冲来的敌群投掷手榴弹,大量杀伤敌人。

  我军精准杀伤下,敌人始终未能冲进村来。

  这时,我侦察员带着12个游击队员迂回到村西南敌人拴马的地方,把马桩打掉,敌人误认为是我援军来到,留下百多具尸体慌忙逃走了。

  贺明带领二连和一个区小队单独活动10多天后,于6月5日晚转移到无极城西北七八公里的里贵子村。目的是跳出敌人的合击圈,到这里隐蔽待机。

  由于这里距周围敌人的5个据点都不过三五公里,所以部队到达目的地后,立即封锁消息,派出警戒,察勘地形,分配战斗任务。

  这个村东头大院落多,对着无极方向就由战斗力较强的一排防守;正南和西南正面宽大,地形复杂,由二排防守;三排守正西和西北角;区小队守北面。

  各分队接受任务后,立即开始在村外围墙上掏枪眼,在围墙与院落之间利用地形地物构筑工事,在院落房屋修掩体。

  到天亮时,这三道工事把里贵子村构成了一座射孔交错,院落相通的整体防御工事。

  上午10点钟,周围据点增加了敌人, 11点时,敌人从东、南、西南对我形成包围态势,并在村西南坟地里构筑炮兵阵地自我部严阵以待,密切监视着敌人,并提前吃了中午饭。

  敌向我二排阵地开炮,接着轻重机关枪猛烈射击。

  副连长庚治国到二排加强指挥。在敌人炮火实施压制射击时,除指定专人监视敌人外,大家都在掩体内隐蔽。

  当敌人炮火延伸发起冲锋时,战士们钻出掩体瞄准敌人,待敌人冲到围墙外三四十米时,步枪机关枪齐射,并甩手榴弹。

  当敌人调头乱跑时,我即用兜屁股枪追击,连续打退敌三次冲锋后,粉碎了敌人第-个浪头的进攻。

  下午一点半,敌人又向我东南角阵地猛攻。这次敌人集中炮火轰击村沿围墙,打开了许多豁口,并两次冲到村口来,都被王国旺连长指挥一排打了回去。

  敌第二个浪头进攻虽被打垮了,但敌人炮击一直未停止。一批炮弹落在围墙内,一排长阵亡,贺明同志头部负伤。

  一二排手榴弹也快用完了,在这节骨眼上,村党支部派人把分区造弹厂秘密存放的百余箱手榴弹送到了阵地上,发挥了重大作用。

  这可是天降甘霖呀!这更是秘密武器!

  在对峙中,我以冷枪射击消灭显著的目标,不断消耗敌有生力量。

  下午6点多钟,敌人又向我村南口发起了更猛的进攻,硝烟弥漫,气浪滚滚,还夹杂着黄色的毒气。

  由于二连平时,就有防毒准备,根本没有影响战斗力。

  敌企图在天黑后抢占部分民房,所以就不顾惨重的伤亡,攻击有增无减,激战到天黄昏时才停止下来。

  天黑后,敌人点起篝火包围着村子,妄想明天继续进攻。

  我军趁机掩埋了战友的尸体,把重伤员托付给村党组织照顾,于晚上9点多钟分三路胜利突围。

  这次战斗,我阵亡9人,重伤4人,轻伤10多人,毙伤敌伪180余人,牵制了上千敌人对我中心区的“清剿”。

  无极县抗战时期的类似战争数不胜数

  南侯坊伏击战

  1939年7月,为粉碎日军的经济封锁,回民支队决定伏击日军运输队。在分析、判明敌情后,于某日凌晨,派出主力一部在马孤庄村南,一部在东朱村村南潜伏起来。

  9时左右,100多名日伪军押运19辆装满物资的汽车出无极城西进。

  当敌先头汽车行至南侯坊时,回民支队发起猛烈攻击,战斗十数分钟,毙敌40多人,伤敌数十人,日军自杀3人,19辆汽车全部烧毁,缴获枪支、弹药各一批,食盐十数吨,粮食数十吨,还有火柴、纸张、布匹等物品。

  固汪阻击战

  1939年7月28日,藁城、无极城两据点日伪军各一部夹击固汪村,图谋抢粮。

  冀中七分区十七团和一区区小队共200多人,分别在张段固和店尚一带阻击敌人,计毙敌9人,俘敌41人,缴获战马9匹、轻机枪2挺、小炮1门、长短枪60余支。与此同时,回民支队佯攻无极城,声东击西,遥相呼应。

  北苏阻击战

  1939年9月16日,冀中七分区十七团根据情报,在北苏村中阻击敌人。10时,无极城日军100余人分乘汽车5辆,开往正定。

  行至北苏村内,为首的一辆汽车被地雷炸毁,其余几辆也遭损坏。此时,潜伏在民房上的指挥员,居高临下,向敌人猛烈射击。战斗半小时,毙伤敌数十人,炸毁汽车1辆,十七团完成任务后迅速撤离。敌人装满两车尸体狼狈逃回。

  流村伏击战

  1940年1月4日,冀中七分区得知驻守深泽城的日军翌日来无极城换防,于权申司令员派十七团一营在流村设伏。

  5日拂晓,100多名日伪军挟持数十名民工,赶着七八十辆大车向无极城开来。

  进入伏击圈,营长刘家鹄一声令下,向敌射击,毙伤日伪军40多人,缴获掷弹筒1个、步枪20多支、军用物资5大车。

  解除反动武装

  东阳村大刀会和小西门村黄沙会在少数坏人操纵下,公开反对共产党,反对抗日。

  1940年4月24日,大刀会杀害路过东阳的冀中七分区十七团侦察员和县委交通员各1人,黄沙会杀害县贸易局和青救会干部各1人,劫款1万余元。

  经党组织研究,决定对其实行武力取缔。27日,冀中七分区二十二团和县大队分别解除大刀和黄沙会,镇压首恶分子张洛选、张长福等6人,逮捕反动分子5人,少数顽固分子投敌,多数人员经教育后释放回家。

  马孤庄村落战

  1940年12月9日上午,600多名日伪军“扫荡”无极城西的农村地区,其中一股径直冲向马孤庄。敌人看到村外有农民劳动,认为平安无事,便打了几声空枪,大摇大摆地进入村中。

  这时,早已隐蔽好的冀中七分区十七团二营营长谢洪恩一声令下,大街小巷的土墙上出现无数个枪眼,打得敌人上窜下跳,仓皇还击。到甄村、东侯坊等村“扫荡”之敌闻声来援,三面包围马孤庄,对峙交战。由于双方力量旗鼓相当,战斗持续到下午。

  傍晚,日军从石家庄调来飞机,投掷弹药、食物,几乎全被十七团缴获,敌人眼见弹药不足,饮食无着,便趁夜色掩护,撤回无极城。

  这次战斗,毙伤敌200余人,缴获战马7匹、武器弹药一批。

  反“扫荡”战斗:

  自1941年至1944年底,敌人用“梳篦”、“拉网”的战术,对无极县境内抗日根据地多路分进合击,进行“清乡”、“蚕食”、“扫荡”,同时以宪兵队、特务队配合,反复搜索和突袭“团剿”。八路军与地方抗日武装采用“外线出击”与“内线坚持”相结合的策略,灵活机动地打击敌人,使其阴谋以失败告终。此间,影响较大的战斗有:

  西东门反包围战斗

  1941年5月15日凌晨,由无极城、东阳、柴城3个据点拼凑起来的600多名日伪军,包围驻扎在西东门村的藁无县二区区小队。

  区小队在指导员陈诚、副队长陈九营指挥下,面对10倍于己的强敌,灵活制敌,英勇战斗,在突围过程中和敌人展开激烈的肉搏战.经5小时激战,突出重围。二区区小队牺牲14人。毙敌6人,其中日军官1人。

  赵户村地道战

  赵户村是无极县通往定县的必经之地,为修通定(县)无(极)公路,驻守无极城的300余名日军,于1942年5月1日向这里发起攻击。

  冀中七分区二十二团某连防守村东南口,藁无县大队和六区区小队防守后街南口,赵户村民兵防守北街。

  敌人两次进攻东南口,连遭挫败。2日和8日,又有数百名日军接连突袭,复被击退。

  23日上午11时,1000余名日伪军配有汽车4辆、大炮1门、轻重机枪20余挺,分4路包抄赵户村,形势紧张万分。八路军、民兵排斥群众进入地道,利用地道工事连续击退敌人数次进攻。

  下午5时,日军施放毒气弹后冲进村内,八路军战士李三子等利用掩体连续投掷手榴弹30余枚,毙伤敌80余人;

  民兵张洛车从地道瞭望孔击毙日军官1名;4名敌人登上民房准备架设机枪扫射,民兵张彦奎一枚手榴弹将其全部炸死……

  傍晚,八路军两名侦察员带12名民兵沿地道绕至村西南角,奇袭敌人马群,军马四处狂奔,日军误以为八路军援兵赶到,立即向村外撤退,跑至村口,地道内的民兵又拉响了地雷……

  战斗一天,毙伤敌180余人。

  里贵子村落防御战

  1942年6月3日午夜,冀中七分区二十二团和藁无县大队一部共200多人,为了在内线牵制敌人,配合外线反“扫荡”斗争,从定县王宿庄出发,进攻无极城西北5公里处里贵子村。

  6月4日9时,日酋加岛指挥日伪军600余人,从四面八方将村包围。

  上午11时,敌人在大炮掩护下,向村东口冲锋8次,向东北口冲锋10次,均被我方一一打退。

  敌人恼羞成怒,施放毒气,抗日军民有防毒准备,毒气失去效用。

  天黑时200多名敌人冲到村西南边沿,一度登上民房,使用火攻。抗日军民坚守南北街阵地,制敌不能前进。

  午夜11时,我军乘敌不备,突出重围,天亮后敌人方才察觉。

  整个战斗毙伤敌180多人,抗日武装9人阵亡,14人受伤。

  此战绩宣传远远不够,因为我军在绝对劣势且被包围的情况下,竟然打出来了战损比高达到1:8的奇迹!

  1942年6月8日,左叶团长与其他部队在七汲不期而遇实现会师后,经过争论最后决策去深泽的宋家庄(那里存有坚壁清野后的大批武器弹药),由此打出了那次战史上的奇迹之战:宋庄战斗!

  智取彭村炮楼

  1943年9月某日,晋深极县委决定,由三区区小队拔掉彭村炮楼。区委书记史情真、区敌工委员韩增敏共同研究后,制定行动方案。14日晚,彭村共产党员张文庆趁中秋佳节,以伪保长身份宴请伪军。是时,多数人在伙房内猜拳行令,炮楼上只留下内线人员刘瞎聚等,刘见时机成熟,即发出信号,隐蔽在炮楼附近的区小队战士冲入伙房,随着“不许动,缴枪不杀!”的喊声,一枪未发,生擒30多名伪军,缴获步枪20余支,子弹1000余发,其它物资一批。随后烧毁炮楼。

  小东郎、大中郎战斗

  1944年3月某日上午,冀中七分区三十六区队设伏于小东郎村周围,一股敌人被诱入伏击圈,指战员开火射击,毙伤敌30余人,俘敌10余人。当夜,部队秘密撤入大中郎村。次日晨,报复之敌赶来小东郎扑空,在回经大中郎时,被堵在村内,形同瓮中之鳖,遭三十六区队痛击,计毙伤敌20余人,俘敌30余人,缴获轻机枪2挺,步枪60余支,弹药一批。

  拔掉北苏据点

  1944年4月中旬某日傍晚,冀中七分区三十二区队长谢洪恩、藁无县三区区委书记王亮率干部战士100余人埋伏在北苏据点附近。22时左右,侦察班长乔国强带领战士王小货队员桥左侧越过壕沟,摸进炮楼,正在赌博的几名值勤伪军束手就擒。乔国强当即发出信号,派遣人员(伪小队长)杨志红放下吊桥,部队迅速通过。按照预定作战方案,冲进炮楼,占有制高点,包围平房。通过喊话,屋内40多名伪军全部缴械投降。一枪未发,拔掉据点。随即烧毁炮楼。

  火烧固现据点

  1944年5月11日,冀中七分区三十六区队在晋深极县大队和二、三区区小队配合下,决定攻克固现据点。战斗发起后,我方展开政治攻势,敌人拒不投降,伪小队长石忠秀为防内变,亲杀妻儿以儆众敌。三十六区队长当即命令烧毁炮楼,18名伪军跳炮楼自杀,余敌43人悉数被火烧死。

  巧夺小西门据点

  小西门据点长年驻有一批伪军,为了孤立无极城守敌,切断其与藁城的联系,藁无县委决定歼灭这股伪军。为此,派出敌工干事王纯仁、李民多次化装打入据点侦察,与敌工人员王顺福、张小合子研究敌情,拟定攻击方案。1944年9月2日,行动开始,藁无县大队也担任主攻,二、三、五区区小队埋伏阻援。18时,趁伪军饭后歇息之机,张小合子从炮楼上发出信号,甄翼飞大队长率部直冲村内,一举攻占据点。战斗结束,毙伤伪中队长以下21人,俘伪军100余人,缴获步枪96支、小炮2门,弹药一批。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一个风清气正、人人见义勇为的时代是如何失去的?——兼谈唐山围殴女性事件
  2. 秦明:铲除黑社会的土壤——从唐山菜刀队说起
  3. 吴铭:如何评论唐山流氓打人案
  4. 张文木:回看毛泽东的“批林批孔”
  5. 胡锡进为什么怕司马南的录音“暴露”曝光?
  6. 明德先生:全网追问的“唐山曹建华”,原来你在这里,跑不掉了!
  7. 不要“回头看”,直接重头看
  8. 唐山打人案翻开了历史:这一个个实名举报,是人民对正义的渴望!
  9. 左大培:耶伦为什么判断错误?
  10. “一定会打到底”,意味着什么?
  1. 堵死反毛公知的毒舌:70后年轻人“狠”揭毛时代历史真相!
  2. 若非那个摄像头,这事情就恐怖了!
  3. 一个风清气正、人人见义勇为的时代是如何失去的?——兼谈唐山围殴女性事件
  4. 毛泽东纪念馆惊现震撼留言:总有一天!
  5. 秦明:铲除黑社会的土壤——从唐山菜刀队说起
  6. 毛泽东:我不需要与国际接轨!
  7. “造反派”中有很多是老干部
  8. 这道高考作文题,果然是澳大利亚下了个俗手!
  9. 泛滥的核酸检测!国家卫健委终于出手了!这次会议太不寻常...
  10. 新一轮文艺整风,已迫在眉睫!
  1.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2.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赵磊:教育部应当依法处理“毒教材”事件
  7.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8. 毒教材为何泛滥?对比“毛主席亲自集结最顶尖学者编教材”就知道!
  9. 明德先生|致扫黄打非办的公开信:请鉴定人教版小学数学课本是否涉黄!
  10.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1. 岸英牺牲后毛主席这样说,彭德怀泪流满面,蒋介石的反应很狭隘
  2. 乌克兰难民开始祸害收留他们的欧洲人了?
  3. 堵死反毛公知的毒舌:70后年轻人“狠”揭毛时代历史真相!
  4. 县城再无清华北大的后果
  5. 沉痛悼念钱昌明老师
  6. 若非那个摄像头,这事情就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