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纪念毛主席批文联作协等协会“跌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五十八周年

欧洲金靴 · 2022-06-28 · 来源:金靴文化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文艺是一柄利器,西方世界和苏修当局都输门清儿。而艺术家们的创作更是舆论战中或雷霆万钧、或润物无声的重弹。

  这些协会和他们所掌握的刊物的大多数(据说有少数几个好的),十五年来,基本上(不是一切人)不执行党的政策,做官当老爷,不去接近工农兵,不去反映社会主义的革命和建设。

  最近几年,竟然跌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

  如不认真改造,势必在将来的某一天,要变成像匈牙利裴多菲俱乐部那样的团体!

  —— 1964年6月27日,毛主席对中共中央宣传部《关于全国文联和各协会整风情况的报告》所作的批示。

  近来爆火的网剧《梦华录》台词

  1

  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首要考虑的就是在军事、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等方面如何巩固和建设新中国、稳定工农阶级统治的问题。

  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和抗美援朝,都使党在经济、政治以及军事上得到了极大巩固。

  然而,毛主席也深知文化建设巩固的重要性,以及作为有几千年封建传统文化与半个世纪现代资本主义侵蚀的国家,国内思想文化的毒瘤仍然有待铲除。

  应当说,如何让马克思主义文化成为新中国社会的指导文化思想,是主席和那一代共产党人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

  早在革命战争年代,主席本人就非常注重思想文化的改造,在延安,他的文艺思想和政治思想曾广泛影响了一代边区人。

  但那毕竟只是在党领导下的解放区域,而现在则是整个中国呈现在自己的面前,这让主席十分忧虑。

  在这个巨大的文化教育工程中,执行的主体大多是文艺界与思想界的知识分子,他们的世界观往往已经形成,对工农阶级的“天然排斥”是主席对这部分“创作家”们格外注意的地方。

  在主席看来,知识分子本身面对社会主义制度下新资产阶级分子的腐败影响,会更加脆弱、更容易丧失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革命信仰。

  1950年6月23日,在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一届二次会议的闭幕词中,主席明确指出了今后的一项工作:对知识分子的改造。

  当年度,《人民日报》连续发表了两篇文章批评胡风“七月派”作家阿垅的文章,《光明日报》和《文艺报》也相继批评胡风的新诗作《时间开始了》以及路翎、冀方的作品。

  特别是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引起了文艺界的强烈震动。

  在“清除文艺工作中浓厚的小资产阶级倾向”的主旨下,文艺界拉开了轰轰烈烈的整风序幕,其主要内容为重新学习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确立毛泽东文艺思想的领导地位。

  随后从1951年10月开始,对知识分子和文艺从业者的思想改造逐步由北京扩大到全国整个知识界和文艺界,并形成高潮。

  2

  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即将胜利完成,中共中央开始考虑加快经济和科学文化建设,但是文化艺术领域的状况却相对复杂。

  一方面,刚刚经过大规模思想改造运动和一系列文化领域批判肃反,不少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心有余悸”,他们从思想深处难以理解党的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也对自己固有的文艺认知较为固守;

  另一方面,在学习苏联的问题上,国内各界出现了严重的教条主义——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苏共二十大极不合理地批判了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斯大林同志,进一步引发社会主义阵营理论界的动荡。

  当时,苏联有位名作家叫格罗斯曼,他曾于1952年写了一部长篇小说《为了正义的事业》,把斯大林时代歌颂为“没有矛盾的天堂”。

  然而就在斯大林去世后,根据新的领导集体的风向转变,格罗斯曼的画风开始跑偏。

  后来仅仅不到十年,经受了苏共二十大洗礼的他就于1961年写成《生存与命运》,书中宣称卫国战争是“两个极权主义之间的斗争”、“苏联不但称不上正义,甚至极权主义的程度较之希特勒更胜一筹”……

  对于正准备在1956年召开八大的中国共产党来说,很显然需要再一次破除教条主义。

  因为突破教条的目的正是为了保卫所谓“教条”中有益的东西,防止后世的反攻倒算盲目毁灭一切。

  1956年4月25日,毛主席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所做的《论十大关系》报告就论述了这个问题,也正是在探讨《论十大关系》时主席提出了“双百方针”:

  艺术问题上的百花齐放,学术问题上的百家争鸣,我看应该成为我们的方针。

  提出此方针的目的就是要繁荣社会主义文艺、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艺,主席也有进一步阐述:

  百花齐放是文艺界提出的,后来有人要我写几个字,我就写了'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现在春天来了嘛,一百种花都让它开放,不要只让几种花开放,这就叫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是说春秋战国时代,2000年以前那个时候有许多学派,诸子百家自由争论。现在我们也需要这个。

  在主席的文化理念中,百家争鸣不仅是繁荣文化的必由之路,也是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从而加强马克思主义在思想文化界的领导地位的根本途径。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领导下经过《武训传》批判、《红楼梦》研究批判、胡适学术思想批判、胡风文艺思想批判和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在学术思想领域“资产阶级唯心论”已经受到削弱,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初步占领了主导地位。

  不过,这种地位依旧不够巩固,需要进一步加强。

  毛主席认为,意识领域的美与丑的斗争、善与恶的斗争、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斗争、香花与毒草的斗争,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指导。

  他说:

  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当一种错误的东西被人类普遍地抛弃,某一种真理被人类普遍地接受的时候,更加新的真理又在同新的错误意见作斗争,这种斗争永远不会完结。这是真理发展的规律,当然也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规律。

  一年后在《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中,主席更是深刻点明:

  右派的企图:先争局部,后争全部;先争新闻界、教育界、文艺界、科技界的领导权。

  他们知道,共产党在这些方面不如他们,情况也正是如此。

  大量的反动的乌烟瘴气的言论为什么允许登在报上?这是为了让人民见识这些毒草、毒气,以便锄掉它,灭掉它。

  3

  1957年3月17日,毛主席在天津党员干部会议上讲话,从扩大《参考消息》发行范围问题讲到党内党外都应该同那些反马克思主义的东西作斗争:使马克思主义发展起来:

  中国办事情,如果我们不发展马克思主义,那么事情就办不好。把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原则拿到中国来实行的时候,就要带有中国的色彩,就要按照具体情况解决具体问题。

  马克思主义要跟非马克思主义作斗争才能发展起来,‘百家争鸣’之所以需要,就是这个道理。

  对有同志提出“马克思主义能不能批评、文艺创作能不能公开讨论”的问题,毛主席也作了明确回答:

  马克思主义者不应该害怕任何人批评,相反,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要在人们的批评中间、就是要在斗争的风雨中间锻炼自己,发展自己,扩大自己的阵地。

  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并不会削弱马克思主义在思想界的领导地位,相反地正是会加强它的这种地位。

  至于如何在百家争鸣中处理、运用好马克思主义的问题,主席则认为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然而然就会实现的,实行“百家争鸣”更不是对各种不同的思想任其自由发展:

  马克思主义在思想文化界必须力争占统治地位,‘统一物的两个互相对立、互相斗争’的侧面,总有个主,有个次。

  在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里,当然不能让毒草到处泛滥。

  无论在党内,还是在思想界、文艺界,主要的和占统治地位的,必须力争是香花,是马克思主义。

  毒草,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只能处于被统治的地位。从这样的观点看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就是有益无害的了。

  《梦华录》编剧张巍

  而如何对待文艺领域中的非马克思主义作品与现象,主席亦有指出:

  对于错误的思想,比如对于辩证唯物主义的对立面——唯心主义,以及文艺作品中反映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倾向的东西,应该给予批评,不批评是不对的。

  但同时,主席又强调:

  对待人民内部的思想问题,对待精神世界的问题,用简单的方法去处理,非常有害。

  因为一方面,不让发表错误意见,结果错误意见还是存在着;另一方面,正确的意见如果是在温室里培养出来的,没有见过风雨,没有取得免疫力,遇到错误意见就不能打胜仗。

  因此,只有采取讨论的方法、批评的方法、说理的方法,才能真正发展正确的意见。

  所谓‘香花和毒草’,各个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也各有自己的看法。因而百家争鸣是有阶级性的,是无产阶级的方针,这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性质决定的。

  4

  1962年9月,毛主席在八届十中全会上向全党同志告诫:

  现在可以肯定,社会主义国家有阶级存在,阶级斗争肯定是存在的。列宁曾经说,革命胜利后,本国被推翻的阶级,因为国际上有资产阶级存在,国内还有资产阶级残余,小资产阶级的存在不断产生资产阶级,因此被推翻了的阶级还是长期存在的,甚至要复辟的。

  我们这个国家,要好好掌握,好好认识,好好研究这个问题。要承认阶级长期存在,承认阶级与阶级斗争。

  要提高警惕,要好好教育青年人,教育干部,教育群众,教育中层和基层干部,老干部也要研究、教育。不然,我们这样的国家,还会走向反面。

  道理就是一条,就是阶级斗争问题。

  一年后的5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了《前十条》,并向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发了通知,要求立即按照决定中的规定,定出计划、经过试点、分期分批推行,争取在两三年内全部办到且力求办好,以开展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和城市新“五反”运动为内容,抓好阶级斗争。

  这本是毛主席苦心孤诣的防修反修纲要,然而转眼,党内就接连在四个月后和一年后分别发表了一篇《后十条》和一篇《修正草案》,其内容直接反对毛主席、反对群众……

  由农村问题和宣传问题的失控,主席同时也逐渐意识到国内文艺界自上而下弥漫着的不良风气,它是政治风向的辅佐,也是决定人民群众阶级意识的汤药。

  严格来说,当时我国的经济基础早已变化,公有制早已根基稳固,那么上层建筑也应当相应变化才能巩固经济基础——可是作为上层建筑一部分的文化艺术部门,似乎建国以来始终没有跟上步伐。

  这就让毛主席深为思虑:如果这些部门不革命,那就会瓦解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动摇人心向背。

  1963年9月,主席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严厉指出:

  戏剧要推陈出新!不应推陈出陈。光唱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和他的丫头保镖之类!

  两个月后,主席又对《戏剧报》作了两次重要指示,批评得十分厉害:

  《戏剧报》尽是牛鬼蛇神,文化部也不管文化;封建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很多,文化部不管。

  文化方面特别是戏剧,大量是封建落后的东西,社会主义的东西很少,在舞台上无非是帝王将相。

  文化部是管文化的,应当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为之检查,认真改正。如果不改变,就改名为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部!或外国人、死人部!如果改了,可以不改名字。

  对这些牛鬼虹神,把他们统统赶下去。不下去,不给他们发工资。

  这个批示虽然只是对《戏剧报》的,但已指向文化部乃至整个文化艺术领域。

  必须认识到,毛主席历来对历史和历史剧是非常喜欢的,然而现在却要把它们“统统赶下去”,足见老人家对文化倒退的愤怒。

  一个月后,1963年12月,毛主席又作了一段更为尖锐的批示:

  各种艺术形式,戏剧、曲艺、音乐、美术、舞蹈、电影、诗和文学等等,问题不少,人数很多,社会主义改造在许多部门中,至今收效甚微。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啊…

  不能低估电影、新诗、民歌、美术、小说的成绩,但其中的问题也不少。至于戏剧等部门,问题就更大了。

  许多共产党人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热心提倡社会主义的,岂非咄咄怪事。

  5

  1964年1月3日,少奇同志召集文艺座谈会,中宣部和文艺界三十多人参加会议,小平同志、彭真同志、周扬同志等都到会,周扬同志还作了中心发言。

  会上,周扬同志谈了对上一年毛主席文艺批示的看法和文艺方面存在的问题,如推陈出新问题、民族化问题、文艺工作者同工农群众结合问题。

  在会上,少奇同志、小平同志、彭真同志等也作了发言讲话,勉励文艺工作者要好好地学习毛主席对文艺工作的批示,要求他们下乡下厂,反映工农兵生活,塑造现代人物的形象,提出少演历史剧、外国剧。

  但是,究其本质,他们几个人对文艺界状况的估计,与毛主席在批示中说的并不一致,他们在内心深处没有把文艺界的问题看得那样严重。

  很快,毛主席发现了这种“走过场”的做法,明确指示不准这样做。

  其实,主席对他们是很了解的,早在两年前,中宣部和文化部就百般阻挠批判吴晗的《海瑞罢官》……

  对此,毛主席悻悻然:

  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

  1964年少奇同志主持的那场文艺座谈会还没有完全淡去,便又发生了“迎春晚会节目庸俗化”的严重事件。

  1964年2月3日,中国戏剧家协会举行迎春晚会,但演出的节目革命气息不浓,且极为庸俗低级,受到社会各界批评指责。

  比如空军文工团表演的《兄妹开荒》,用京剧中的老生、小生、花脸和昆曲的各种曲调来唱,观众表示“怪声怪调”;

  比如铁路文工团表演的《梁祝哀史》,用真人学木偶动作,结果女的不停扑倒在男的怀中,观众表示“既糟蹋了演员,也糟蹋了剧本”;

  再比如哈尔滨话剧院演出男扮女装的《天鹅湖》,一个男演员脱得赤条条,只穿一条三角裤,披着薄纱,胸前安了两个假乳“乱蹦乱跳”,报幕员还对观众赞叹地说:“你们看,那腿是多么富有弹性啊”………

  为此,中宣部不得不在3月下旬召开文联各协会党组成员、总支和支部书记会议,讨论迎春晚会文艺节目的事故,并决定在文联和各协会干部中开展一次整风学习运动。

  到4月,全国文联、作家协会等十个单位的全体干部都开展了整风,中宣部文艺局还起草了《全国文联和各协会整风情况的报告(草稿)》。

  这个报告由毛主席阅后,便在其基础之上附上了本文开篇的批示。

  这个批示,当时也称为毛主席对文艺问题的第二个批示。

  7月11日这个批示下达后,不仅引起了文艺界的震动,且使全党风气为之浊清,文艺界开始了第二次整风学习。

  8月14日,中央书记处发布《关于公开放映和批判(北国江南〉〈早春二月的请示报告》,四天后,毛泽主席对这个报告作了批示:

  不但在几个大城市放映,而且应在几十个至一百多个中等城市放映,使这些修正主义材料公之于众。可能不只这两部影片,还有些别的,都需要批判。

  那年的上海会议后,毛主席曾问过许世友:

  假如北京发生了政变,你怎么办?修正主义不只是出在文化界,党政军中也会出,这是最危险的……

  一年后的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发表了文元同志主笔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

  6

  去年,某位偷税1.6亿人民币的郑姓女星,被其父亲夸为“人民服务者”

  惊否,吐否?

  经考证,近代以来最早提出“为人民服务”这一伟大命题的,是毛主席在1939年2月20日致张闻天的一封信中谈及儒家旧道德之勇时指出:

  那种‘勇’只是勇于压迫人民,勇于守卫封建制度,而不勇于为人民服务。

  此后的1942年5月,毛主席又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提出了“文艺应该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在延安那场载入史册的文艺大动员中,主席慷慨激昂地说:

  对于过去时代的文艺形式,我们也并不拒绝利用。但这些旧形式到了我们手里,给了改造,加进了新内容,也就变成革命的、为人民服务的东西了。

  文艺应该为人民服务,这个「人民」指的是什么?

  是占全国、乃至占全世界绝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工农群体,还是占少数的、自古以来把持着生产资料垄断权与社会秩序解释权的地主阶级/精英阶层?

  还是得去1942年5月的延安寻找答案,寻找毛主席给出的那个至今仍颠簸不破的答案:

  最广大的人民、占全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是工人、农民、兵士和城市小资产阶级。

  所以我们的文艺,第一是为工人的,这是领导革命的阶级。第二是为农民的,他们是革命中最广大最坚决的同盟军。第三是为武装起来了的工人农民即八路军、新四军和其他人民武装队伍的,这是革命战争的主力。第四是为城市小资产阶级劳动群众和知识分子的,他们也是革命的同盟者,他们是能够长期地和我们合作的。

  这四种人,就是中华民族的最大部分,就是最广大的人民大众。

  这就是为什么毛主席会对“老爷”“官僚”们恨之入骨:

  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这些人是已经变成、或者正在变成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这些人是斗争的对象,革命的对象。

  他会不断追问有没有“睡在自己身边的赫鲁晓夫”,因为苏联文艺界的乱象他看的一清二楚。

  除了前文的格罗斯曼,擅于随风舞动的苏联“艺术家”、“知识分子”们不要太多:

  比如在1950年写出中篇小说《大学生》歌颂斯大林、又在1976年将其改写(主角与反派全数调个)为《滨河街公寓》的特里丰诺夫;

  比如在卫国战争期间大写各种抒情诗赞美斯大林和苏联红军、又在斯大林逝世后担任《新世界》杂志主编时大骂斯大林的特瓦尔多夫斯基;

  比如一边自称“列宁同志是我的全部生活准则”,一边又在小说中大骂列宁与十月革命的田德里亚科夫;

  比如一边在苏联国营电影制片厂中领巨额公务薪金,一边又大骂苏共“残酷迫害”的维索斯基………

  文艺是一柄利器,西方世界和苏修当局都输门清儿。

  而艺术家们的创作更是舆论战中或雷霆万钧、或润物无声的重弹。

  他们向来都是「无冕之王」。

  推荐阅读文体领域的双双滑坡

  文艺的台上是牛鬼蛇神,那么牛鬼蛇神的背后——文艺的幕后呢?

  已然太多年,张斌、赵忠祥、周玄毅、方方……以及文艺界、知识界数不胜数的“叫兽”“老湿”………

  这三四十年来,还少吗?

  推荐阅读体制内的文艺乱象

  和他们比,吴x凡、李x迪、王x宏、x爽、x冰冰、陈x华……似乎也可以“理解”。

  曾经文艺人士、知识分子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而今天的文艺人士,或早就在群众头上作威作福。

  管虎电影《金刚川》

  

  中国的革命的文学家艺术家,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必须到群众中去,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

  坚持个人主义的小资产阶级立场的作家是不可能真正地为革命的工农兵群众服务的,他们的兴趣,主要是放在少数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上面。

  拿未曾改造的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比较,就觉得知识分子不干净了,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

  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干净!

  —— 1942年5月2日,延安文艺座谈会。

  文艺承担着成风化人的职责。立德树人的人,必先立己;铸魂培根的人,必先铸己。

  广大文艺工作者要把个人的道德修养、社会形象与作品的社会效果统一起来,坚守艺术理想,追求德艺双馨,努力以高尚的操守和文质兼美的作品,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为自身留清名。

  文艺要通俗,但决不能庸俗、低俗、媚俗。文艺要生活,但决不能成为不良风气的制造者、跟风者、鼓吹者。文艺要创新,但决不能搞光怪陆离、荒腔走板的东西。文艺要效益,但决不能沾染铜臭气、当市场的奴隶。

  创作要靠心血,表演要靠实力,形象要靠塑造,效益要靠品质,名声要靠德艺。

  广大文艺工作者要珍惜自己的社会影响,认真严肃地考虑作品的社会效果。

  一个文艺工作者如果品行不端,人民不会接受,时代也不会接受!不自重就得不到尊重!

  广大文艺工作者要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歌颂真善美、针砭假恶丑。要弘扬行风艺德,营造自尊自爱、互学互鉴、天朗气清的行业风气。

  —— 2021年12月14日,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暨中国作家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冀鸣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河南不要再转移矛盾了,请解决问题!!
  2. 陈先义:这是一个功在子孙后代的重大决策
  3. 明德先生|必须破除清华北大的招生特权
  4. 吕奕的金融帝国和他背后难以估量的老虎
  5. 邓铁涛:我对抗生素的思考
  6. 乌克兰被打烂,立陶宛被派上场,俄称一旦大战,伦敦将首先被轰炸
  7. 3名金融“蛀虫”,同日被处理
  8. 不要忘了:起点完全不同
  9. 丹东警察“疲劳”?40年前一个公安为何把一个几万人的公社治理得顺顺的?
  10. 辽宁王忠新:群众咋看《公安部:出硬拳!河北:落实!》
  1. 唐山被害女孩现状曝光:果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2. 严打“恶意不买房”的时代来了
  3. 放走诈骗400亿的吕奕,幕后大佬已经露面
  4. 唐山打人案,果然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最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5. 这位警察,我们看见你打人了,也录上了
  6. 疫情过后,一线城市中的“劣币驱逐良币”
  7. 创纪录!涉案6800亿元,洗米华的四重罪!
  8. 莫言的赞歌献给贪官和日本:司马南应听其言观其行!
  9. 26岁时冒死立功的党员,二十五年后成了欺压群众的祸吏……
  10. 这个“爆炸”消息,没人关注?
  1. 一个风清气正、人人见义勇为的时代是如何失去的?——兼谈唐山围殴女性事件
  2. 秦明:铲除黑社会的土壤——从唐山菜刀队说起
  3. 堵死反毛公知的毒舌:70后年轻人“狠”揭毛时代历史真相!
  4. 冬雷:莫言文学中的暴露和赞颂
  5. 从“柳教主”和“毒教材”走向思想解放
  6. “文革”为何成了莫胡方及境外势力反华的棍子?
  7. 毛泽东纪念馆惊现震撼留言:总有一天!
  8. 唐山市开始“神经错乱”了…
  9. 若非那个摄像头,这事情就恐怖了!
  10. 唐山被害女孩现状曝光:果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1. 毛主席专列往事回忆
  2. 美元债到期高峰到来,分析人士:房企年内资金“压力山大”
  3. 地主和贫农能共同富裕吗?
  4.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
  5. 这婚是结得越来越晚了:我国2020年平均初婚年龄28.67岁
  6. 这位警察,我们看见你打人了,也录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