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北京知青在延安|何晓新:吃的记忆

何晓新 · 2022-12-01 · 来源:延安文学杂志社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何晓新,北京灯市口男中毕业。1969年1月到延安蟠龙公社寺咀大队插队,1970年招工到延安县水泥厂。

  刚到延安时,知青是由政府分配给每位知青每个月45斤原粮。我们不会合理支配,大手大脚,还时常给没有粮吃的老乡分点儿。这样一来,几乎每个月的粮食都不够吃。怎么办呢?学着老乡们的样子,省吃俭吃,可还是不行。

  怎么办呢?活人不能让尿憋死。隔壁的羊圈,墙缝里有很多麻雀,晚上用手电筒照着去抓,一抓一个准儿。俗话说麻雀虽小也是肉,掏回来的麻雀用黄土泥裹住,扔进炕灶里,一会儿就熟了,吃起来那叫一个香。

  去山里砍柴的时候,我们就捡拾鸟蛋。山里有各种各样的鸟蛋,而且颜色各异,有褐色的,灰色的,白色的,花斑点的,个头都不很大,大都像鹌鹑蛋大小。我们把这些蛋打在一个盆里做菜吃,美美地改善一下伙食,一时间好有满足感。

  有时去山里能采到“地软”,是类似木耳的一种地生植物菌,生长条件比较苛刻,只生长在背阴处比较平坦的潮湿地段。山里还可以采到各色野果,酸酸涩涩的,大多叫不上名字来。这种事儿都是高队长家的大儿子“留地儿”指引的,还有小伙伴延兴、成子、诚兴、延惠,别看他们比我们小很多,可总是随我们到处跑,进山是少不了他们的,一个个像是跟屁虫,更像是小老师,教会了我们许多山林知识。他们后来大多成为我一生的朋友。

  山上除了采摘,还能打点儿野味。听说临近村子的知青有打狐狸吃的,我们听着就眼馋,也就去打,可是进山多次,只抓回一只山鸡。最多的还是老乡给我们送来的“团儿”,“团儿”这种动物就是獾。獾肉非常细嫩,好做也好吃,只是不能过多地煮,时间长了就全变成一锅油了,就是那种专治烫伤的獾油。听老乡讲,“团儿”分为“人团儿”和“狗团儿”,五爪的是“人团儿”,四爪的是“狗团儿”,一般是一窝一窝在一起的,一抓就是一窝。

  在小山村平日里很少能吃上正经的猪肉,偶尔吃上“团儿”肉,这可就打开了我们的味蕾,勾起了我们吃肉的欲望。高队长最了解我们了,也为我们想的最是周全。队里的山羊摔死了,老牛死了,总是先想到我们,紧着留给我们吃。老乡们还教我们吃田鼠,当地人叫做“瞎灰”。在地里扒田鼠是一举两得的事,大白天如果能挖到田鼠洞,就可以发现有各种各样的粮食,几乎是收什么庄稼,洞里就会有什么粮。在洞里的田鼠也比较好捉,因为,田鼠在光天化日之下眼睛是看不见东西的,所以它才有了“瞎灰”的绰号。据老乡讲,“瞎灰”肉是大补,怀了孕的妇女媳妇吃上最好。

  除了这些,我们还经常打野猫吃。说是野猫,其实就是家猫走丢了,或没人要了的猫,猫肉并不好吃,有些发酸发硬,可是好歹是块肉呀,有的吃就算不错了。

  更多的还是没吃的时候。记得最没吃的时候是我们一天只吃了一顿“钱钱饭”,就是用黑豆在碾子上压碎,再熬成粥一样的稀汤。我们都年轻力壮,农活重,吃得就多,经不住饿肚子。那时候,还不到领知青粮的日子,只能是硬着头皮前往公社粮站提前领粮。那一天大早,刚刚下过一场雪,我们知青四人,每人拿一根打狗棍上路,饿着肚子,过梁爬坡,好不容易到了粮站。粮站因为刚下过雪,天气潮湿。这种情况下,怕仓库里粮食受潮,规定是不能开仓放粮的。可是我们并不懂得,只知道肚子饿,没得吃,坚持领粮,就在粮站闹了起来。粮站的人急了,叫来一些人,把我们四个知青扭送到公社教训了一番。粮食没领到,饿了一天不说,还受了一顿窝囊气。还是队长和老乡们帮助了我们,高队长把会计叫来,吩咐说先从粮种中给我们预支些粮食吃。就这样,我们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

  因为我们没有计划,因为我们的大手大脚,老乡没少说我们,更多的是教会我们尝试着从自然界之中去寻找可吃的东西,比如苦菜,比如棉蓬,再比如麸糠等等。棉蓬是生长在麦子地里的一种野草草籽,黑黑的、小小的,要把草籽在清水了泡洗多次,再碾碎,掺上些麸糠或玉米面上锅蒸着吃,有没有营养不知道,能一时填饱肚子也算可行。那时候,粮食少,麸糠也不多,能吃的我们全都尝试着吃过了。总结一下,还是麦麸最可吃。可是麦子产量少,分的自然就少,麦麸也就不会多。更多的还是各类谷糠,谷糠里要数糜子糠最苦最难吃,谷糠因为糙,团不成团,更是难以下咽。我们就下锅用麻油炸着吃。可是麻油也有限,没奈何,去地里摘豆角和着吃。

  这样的岁月过了很长时间,久而久之,也就很自然,能适应了。尝过了没饭吃的滋味,自然就知道如何珍惜粮食,如何精打细算,经过了艰苦的磨练,自然就能够忍受各种困难,自然就有应对自如的准备和办法。

  其实,这就是收获,这就是插队的所得。经过了,承受过了,历练过了,使你难忘,使你铭记,使你无论走到哪里,都无所畏惧,无论再去做什么,都不畏困难,都能轻蔑看待,坚定地勇往直前。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陈先义:假作真时真亦假,天怒人怨私有化!
  2. 这一波真是来者不善,但他们也露出了马脚
  3. 是谁在核酸造假上造“核司令”的谣?孙玉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4. 女子被12人轮流打事件大反转,又有多少媒体被打脸?
  5. 关于疫情的五个标志性转变!
  6. 关于疫情的八个谜团
  7. 核酸机构为什么不能倒?
  8. 百年未有之大病毒
  9. 从一些人、一些事儿,看美国的渗透和破坏
  10. 毛主席凌晨1点半到火车站售票窗口干啥?买票?
  1. 疫情紧急,群众情绪焦躁,孙玉良:当前抗疫急需解决三个问题
  2. 吴 铭:三反五反运动的现实意义
  3. 大学陪睡换隔离餐还有多久?
  4. 北京人最团结的一次依法抗争
  5. 刚刚发生的几件事,意味深长,值得关注和深思!
  6. 几十年来不正常富起来的6批人
  7. 老胡刚被封,网友替他着急了!
  8. 堪比“花园口决堤”,须法办河南、郑州放毒决策领导人
  9. “杜勒斯的预言”为什么让毛泽东非常震惊和无比忧虑
  10. 司马南:能不能改改思路?
  1. 近期两大离谱传言,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相信? 一个典型案例的启示
  2. 吴铭:山雨欲来风满楼
  3. 供销社重出江湖,预示着一场巨大的
  4. 这下真拔出萝卜带出泥了……
  5. 高级干部梁衡,为何如此热衷于谈毛主席的“错误”?
  6. 新增死亡病例躺平派却变脸了:私人医疗资本早就磨刀霍霍了!
  7. 张捷和温铁军到底谁有理
  8. 把中国几千年历史划分为改开前和改开后,用心太险恶!
  9. 只要花35块钱,就能让初中生陪睡?
  10. 注意!新华社公布新增57个禁用词
  1. 得知毛岸英1950年牺牲朝鲜,贺子珍哽咽落泪:他是我的儿子啊
  2. 乌克兰全国停电、停水!战争出现大变局,泽连斯基面临3大可怕困境!
  3. 吴 铭:三反五反运动的现实意义
  4. 司马南:能不能改改思路?
  5. 农村,教育颓败触目惊心
  6. 几十年来不正常富起来的6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