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理想之旅

张宏良:丧尽天良的伪自由派,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

张宏良 · 2009-02-11 · 来源:乌有之乡
胡星斗评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丧尽天良的伪自由派,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

——评伪自由派大旱之年控诉毛泽东建水库的野蛮兽行

张宏良

全国旱灾面积已超过3亿亩,已有数百万灾民饮水困难,受灾面积还在迅速扩大,赤地千里的毁灭性灾难正在扑向亿万农民,亿万双干枯的眼睛绝望地看着更加干枯的土地暴虐地毁灭着农民的希望,毁灭着农民赖以生存的基础,亿万灾民焦虑不安,全国人民热切关注,中央在积极组织抗旱。可就在旱灾肆虐、亿万灾民的生存遭受到严重威胁时,由西方国家和国内买办雇佣的、活跃于网络媒体间的那些伪自由派,为了把反毛浪潮推向极端,竟在大旱之年控诉起毛泽东带领人民建造水库的所谓“滔天罪行”。所依据的理由就是水库垮塌曾淹死过人,病险水库是安放在农民头上的定时炸弹,所以建造水库完全是置人民死活于不顾的“好大喜功”,并以此证明毛泽东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完全是骗人的伎俩。

被伪自由派重点推荐反复引用并且广为宣传的那篇野兽群体的代表作《支持胡星斗,难道能回到毛泽东时代吗?》,在论证毛泽东带领人民建造水库的“罪恶”时指出:“1949年建国之时,全国仅拥有大型水库6座,中型水库17座;半个世纪之后,全国水库增至84083座,其中,病险水库达30413座。威胁着中国179座城市和285座县城,以及1.46亿人口。据统计,大型水库的3/4、中型水库的2/3、小型水库的90%(小型水库病险率最高)建于“大跃进”和“文革”期间。并且,大多是些‘三边’工程(边勘探、边设计、边施工),质量难以保证。”以此得出结论,共和国历史上乃至“世界第一特大水灾是人祸所致”。并且为突出建造水库的滔天罪行,专门强调75%的大型水库、90%的小型水库,都是大跃进和文革时期建造的,他们的逻辑就是,大跃进和文革是祸害人民的运动,所以建造水库必然是祸害人民的罪行。

这帮伪自由派野兽群体提供的数字大体不错,中国抗旱灌溉的水库绝大部分 都是毛泽东时代建造的。1949年至1979年,中国建造水库8.6万座,修建堤防、海塘16万公里,塘坝64万处,总库容量从1950年的6千万立方米增加到4千亿立方米,增加了6千多倍,建设万亩以上的灌区5200多处,灌溉面积达到7.3亿亩。2005年中国水库减少到8.5万座,2009年统计又增加到8.7万座。水利部的另一组统计指标也显示,共和国前30年建造了8.6万座水库,后30年建造了827座水库。从这些官方数字可以看出,中国的基本建设主要形成于前30年,前30年建造水库数量是后30年的1百多倍,后30年主要是在消耗前30年的基本建设。在此,暂且不论前后30年的是非功过,单就这些数字对比来说,哪怕是一个稍有良知的人,一个还残留丝毫人性的人,一个还没有彻底丧尽天良的人,怎么能得出建造抗旱排涝的水库是祸害农民的罪行呢?对于自然经济的中国农业来讲,建设水库是农民对抗旱涝自然灾害的主要手段,怎么能成为祸害农民的滔天大罪呢?国民党蒋介石统治30多年只留下6座大型水库是造福于人民,毛泽东时代平均一天建造8座水库反倒是祸害人民?改革后30年只造了8百多座水库是造福于人民,改革前30年建造8万多座水库是祸害人民?世界上还有如此不要脸的理论、不要脸的流氓吗?看到这些无耻畜生的无耻行为,就知道毛泽东留下的8万多座水库是怎么被破坏的(其中三分之一成为病险水库),毛泽东带领中国人民修建的水利设施是怎么被毁坏的,中国亿万农民在肆虐的旱灾面前为什么束手无策了!在大旱之年他们都在叫喊建造水库是祸害人民,平时这些水库会遭受到什么命运就可想而知了。多年来,这些灭绝人性的伪自由派畜生总是诬蔑共和国历史上的天灾都是人祸,前面的数字恰恰证明了今天的旱灾才是名副其实的人祸。如果后30年能够继续前30年的水利建设规模,今天灌溉面积至少超过14亿亩,目前遭受旱灾的3亿亩耕地将会得到有效灌溉,今年中国的干旱就不会成为旱灾。

虽然摧毁中国农业水利设施的主犯不是这些伪自由派的无耻畜生,而是他们的主子改革精英设置的私有化陷阱,正是农村承包的私有化改革把耕地切成了无数狭小的碎片,彻底摧毁了中国农业水利化机械化的基础。但是就其邪恶程度来讲,目前这帮灭绝人性的伪自由派畜生比其主子更加凶残歹毒,这也是中国封建文化的一大特点,就是狗腿子比地主更坏,师爷比老爷更歹毒。他们的主子改革精英吃完果子砍树,喝完了水填井,已属祸国殃民的流氓,伪自由派这帮灭绝人性的狗腿子师爷,则不仅砍树填井辱骂挖井人,还要带领洋人彻底变现中国资源,把13亿中国人民完全置于死地。许许多多善良的人们对这些伪自由派畜生的疯狂喧嚣往往不以为然,意识不到鸡飞狗跳常常是大难临头的先兆。目前这帮伪自由派野兽群体之所以如此疯狂地掀起反毛浪潮,公开侮辱人民信仰,极端践踏人民权利,疯狂宣泄对人民的仇恨,一而再、再而三地试图挑起动乱和分裂事端,就是国内外矛盾激化,灾难不断迫近的反映。

一方面就国际环境来讲,世界经济危机的第三波即将到来,伪自由派这帮野兽群体的主要角色,就是充当西方国家向中国转移危机的政治走狗,这是目前伪自由派疯狂攻击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根本原因。许多人往往站在过去实体经济危机的立场上来看问题,认为世界经济危机即将过去,经济复苏很快就会到来。其实情况恰恰相反,目前仅仅是经济危机的第二波,冲击力更大的第三波还没有到来。我们一直强调,目前经济危机是虚拟经济时代的第一场危机。虚拟经济危机的完整结构包括三波冲击:第一波冲击的是虚拟经济;第二波冲击的是实体经济;第三波冲击的是民生领域。只有当经济危机在民生领域全面展开时,一般民众才会感受到经济危机的沉重打击。特别是对于发达国家来讲,那种冲击会引起社会矛盾的全面爆发。目前对实体经济领域的第二波冲击,已经引发了世界经济民族主义的兴起,一旦经济危机第三波冲击到民生领域,目前世界的经济民族主义就会演变成政治民族主义。世界民族主义大潮的兴起,将彻底结束以往数十年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时代,转而进入动荡与转折时代。世界结束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意味着西方国家再次把转嫁危机的目标锁定东方,锁定中国,第二次八国联军的历史将会重演。

至于到时候西方国家是否敢于联合起来干涉中国,关键取决于西方国家对中国底线的试探,伪自由派这帮丧尽天良的畜生,就成为西方国家试探中国底线的棋子。如果中国反映强烈,坚决镇压这帮把祖国和人民置于灾难边缘的凶残野兽,西方国家无论危机多么严重,都不敢直接干涉中国;相反,如果中国反映十分软弱,默认这帮凶残野兽肆意横行,就会坚定西方国家联合打击中国的决心。从去年策划藏独事件的失败,到策划奥运革命失败,再到后来宪章分裂国家的失败,无一不是对中国进行联合干涉的政治试探。在这个试探过程中,西方国家实际感受到了解体中国的两大障碍:毛泽东的精神凝聚力和爱国力量的爆发力。于是他们操纵伪自由派这帮灭绝人性的凶残野兽,集中妖魔化毛泽东,发起了极端疯狂的反毛浪潮,对爱国力量发起了极端疯狂的攻击诬陷,甚至公然发起了全面讨伐“爱国贼”的政治大会战,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操纵的海外汉奸媒体,由遥相呼应发展到直接融为一体,成为西方国家打击中国的“第五纵队”。

这就是中国有可能重演八国联军历史的一大政治死穴。如果中国人民不坚决打掉这个死穴,中华民族将不可避免地毁于这一死穴,此前我们多次讲过,打开中国历史就会发现,中华民族多灾多难、饱经忧患,可没有一次是败于外敌,从来都是毁于汉奸!这是当今世界其他任何大国没有的现象。看一下西方国家就会发现,整个国家的人才结构,特别是作为国家软实力代表的最高领导人,都在向着适应世界民族主义斗争的方向转变。美国的奥巴马和希拉里可以说是理想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完美结合;俄罗斯的梅德韦杰夫和普京无论彼此之间怎样,在理想主义和爱国主义方面却完全相同;欧盟各国同样在国家转换的基础上形成了一批新型的爱国主义领导人。世界主要国家领导人爱国主义面孔的同时出现,既是世界民族主义兴起的反映,本身又会推动世界民族主义大潮的发展。面对世界民族主义的再次兴起,以及由民族主义兴起所可能带来的国际冲突,中国最让人忧虑的就是形成了历史上最强大的汉奸和买办势力,能否在国际冲突爆发之前铲除这个民族毒瘤,将是中华民族生死攸关的严峻考验。

另一方面,就国内矛盾来说,最近伪自由派掀起的疯狂反毛浪潮以及频频制造政治事端,不仅仅是西方国家反华势力的需要,同时与国内买办集团努力要改变即将召开的两会前的政治气氛有关。去年如火如荼的金融爱国运动,让全国人民看到了金融资产外流的巨大损失,仅贱卖银行股就损失上万亿人民币,投资美元资产的汇率损失又是上万亿人民币,加上没有公开的其它金融资产和国有资产的外流损失,那是足以冲破任何一个中国人心理底线的天文数字。遍及全国的金融爱国运动,最终集中到了由人大立法审议国家金融资产的对外转让,这也是世界各国的普遍做法。在这个问题上,除了极少数汉奸买办之外的所有爱国力量,无论是什么政治派别,都自发地团结在了金融爱国运动的旗帜下,呼吁立法保护国家金融资产的呼声响彻云霄,一些全国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也在积极准备相关提案,要把60万亿国家金融资产和30万亿其它国有资产置于法律监督之下,严禁少数金融买办随便对外转让。巨大的金融资产损失同时也引起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一些领导人都在过问和关注。如果这种上下关注的金融爱国运动能够延续到下个月的两会召开,在巨大的社会舆论和政治氛围的压力下,人大完全有可能通过相关立法,和世界各国一样,把金融资产的对外转让置于人大的直接控制之下。可是,就在全国人民胜利在望的关键时刻,买办集团突然放出了伪自由派这条恶狗,硬是横插进来搅乱了局面。先是高屋建瓴直接提出多党轮流坐庄和解体共和国,以此来转移公众注意力,然后又掀起疯狂的反毛运动和反左运动,拖住左派死缠烂打,施尽各种下流手段,极端变态地辱骂公众信仰,大旱之时辱骂毛泽东造水库,就是要激怒公众,转移舆论焦点,避免金融资产损失成为两会焦点。经过伪自由派这条恶狗一番疯狂撕咬,数万亿金融资产的损失已经淡出舆论视线,政治稳定再次成为关注焦点,金融资产立法已不可能成为两会焦点,虽然距离两会召开还有一段时间,但是买办集团放狗咬人的战略目标已经实现:金融爱国运动已不再是舆论焦点,买办集团成功保住了自己的金融地盘。虽然像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等左翼爱国网站及左翼学者还在坚持抗战;像时寒冰、朗咸平、仲大军等真正的自由主义爱国学者还在孤独搏杀;包括叶檀、丛亚平、卢映西这三位自由主义女将也都还在前线捍卫金融资产;但也只不过是还剩零星的枪声,轰轰烈烈的爱国金融运动已被彻底冲散了。

结果就是中国的股票仍然在低价卖给外国人,高价卖给本国人;中国股票仍然以十分之一的市场价卖给外资,外国股票仍然以数倍的市场价卖给中资;中国对外所有金融投资仍然数十亿上百亿美元地赔钱,外资投资中国所有股票仍然赚得盆满钵满;中国这样一个民生支出排在世界倒数前几名的穷国,却把相当于全国GDP的一半借给了外国,其中借给美国的就相当于GDP的三分之一,是全世界借钱给美国最多的国家,相当于13亿中国人每人借给美国近万元。伪自由派这帮丧尽天良的畜生制造政治事端的结果,就是美国笑了,中国买办集团笑了,13亿中国人民惨了。如同历史上许多叱咤风云的英雄最终却死于小人之手一样,历史本身往往也会被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流氓所改变,中国轰轰烈烈的金融爱国运动最终就毁在了伪自由派这帮流氓手中。有人总是说,伪自由派只不过是一条恶狗,并不是出卖国家资产的买办;不应该成为主要打击对象,伪自由派本身也以恶狗自居,认为没有直接出卖国家资产,所以咬起人来没有顾忌。虽然伪自由派没有直接出卖国家资产,却在疯狂撕咬捍卫国家资产的爱国力量,是一条能够咬死中华民族的恶狗,是一条能够咬死中国人民的恶狗,是一条足以把祖国和人民置于动荡和血泊之中的凶残恶狗。并非是伪自由派这条恶狗本身有如此大的历史能量,而是背后操纵伪自由派这条恶狗的强大西方势力。人类历史特别是中国近代史表明,一个国家对待国内叛国力量的态度,往往决定着敌对国家对该国的行为选择。八国联军能够侵占中国,是因为洋务运动造就的强大买办力量已在国内占据优势;日本人能够占领中国,同样是汉奸力量和军阀割据已把中国撕成了碎片。在即将到来的民族主义冲突中,欧美国家能否联合起来共同对付中国,完全取决于中国对待叛国力量的态度。如果连伪自由派这条恶狗都不能宰杀,等待中华民族的将是极其悲惨的历史命运,其悲惨程度将超过近代史上任何一次悲剧。并且宰杀伪自由派这条恶狗,被孤立的买办集团就会成为社会瞩目的焦点,在客观上成为官僚和民众两面夹击的政治目标,有利于中国早日摆脱目前殖民经济的悲剧状态。

这次金融爱国运动被瓦解,再典型不过地证明了如果不宰杀伪自由派这条恶狗,就很难有效地打击中国买办集团,如同不宰杀掉恶狗就很难靠近主人一样。由于伪自由派破坏了金融爱国运动,整个社会的立法努力化为泡影,没有法律衡量和约束,金融买办即使把60万亿金融资产用一分钱卖掉,也可以说是对外开放。结果就是国家资产损失净尽也没有一个人有法律责任。伪自由派祸国殃民的巨大破坏作用就在于此,把中国的法制建设变成了典型的“西门庆立法”。法律不是约束坏人,而是约束好人。约束坏人的法律一条也建立不起来。立法的目的就是为了霸占潘金莲,法律打击对象永远是武大郎和武松。曾是历史上经济文化最发达的大宋王朝,就是被“西门庆立法”给毁灭的,正是“西门庆立法”把大宋王朝变成了外强中干的纸老虎,被蒙古人像打兔子一样十分轻松地就灭掉了。武松血溅鸳鸯楼和杨佳血溅闸北局,虽然相隔数百年,但都是“西门庆立法”给守法百姓留下的唯一出路。当然,还有另一条出路,就是弃法,放弃对法律的希望,绝大多数老百姓被迫选择的都是这后一条路。伪自由派这条恶狗除了叛国之外的另一重大罪行,就是把社会主义新中国彻底铲除的“西门庆立法”,再次强加到中国人民头上,把法治变成了保护少数精英胡作非为和打击人民大众的血腥工具。特别是把上述伦理颠倒兽性法律作为一种价值观,作为一种民主文明注入到许多人们的大脑之中,结果就是把学生写大字报质询学术权威诬蔑为是文革暴行,而把用装甲车对付学生歌颂为是民主进步。由于这帮处心积虑的法西斯匪帮数十年来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结果就是谣言重复千遍成为真理,价值观重复千遍成为思维习惯。老百姓在这帮流氓匪帮设定的价值观上为自己辩护,只能是越来越被动,最后莫说老百姓的民主权利,甚至连老百姓的生存都变成了多余和罪恶,那句“错批一个人,多生3个亿”的法西斯谣言,就反映了老百姓活在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是罪恶,享受免费住房、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则是更大的罪恶,至于罢工自由干脆就是滔天大罪,所以他们才会把取消了福利制度和罢工自由的老爷子奉为神明。

伪自由派这帮法西斯匪徒,能在大旱之年集体跳出来控诉毛泽东建造水库是滔天大罪,反映了他们在发泄对人民的极端仇恨方面,达到了无所顾忌不可一世的极端狂妄地步。他们认为历史完全是老爷子创造的,老爷子一句“永远不搞群众运动”,就保证了历史永远属于他们,老百姓永远都只是尘土和垃圾,最近他们接连发表文章声称:“中国左派永远也翻不了天,因为历史是精英创造的,老百姓社会发展方面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正是这种近乎病态的反革命自信,决定了他们在叛国道路上越来越无所顾忌,他们的海外同伙公开在美国国会山静坐示威,要求美国制裁中国。国内的伪自由派主将飞到美国,当面要求美国总统布什对中国进行全面打击,全世界都知道,美国对中国全面打击的基本手段就是核打击,一个人居然要求对方毁灭自己的祖国,如此灭绝人性丧心病狂的罪恶要求,连号称战争总统的布什都不敢正视,慌忙岔开了话题。过去,人们总是误以为所谓“永远不搞群众运动”,只不过是反映了历代统治集团单方面的共同愿望,现在人们才明白,“永远不搞群众运动”的真正含义,就是最终解散共产党和解体共和国,因为只有亡党亡国后才能永远不搞群众运动。现在他们认为时机成熟了条件具备了,便疯狂跳了出来,在西方国家情报机构的策划领导下,以非正规组织的形式公开发展,政治联络的口号就是“打倒爱国贼”,思想领域的主要任务就是强化反毛浪潮,政治领域的主要任务就是把中央放弃的反左口号继续下去,集中打击左派并激化中央与民众的矛盾。一旦制造事端成功,社会爆发动乱,立刻躲进西方大使馆进行指挥。如果中国冲击大使馆,就造成各国联合干涉中国理由,形成第二次八国联军;如果中国不敢冲击西方大使馆,就利用西方大使馆作为动乱指挥部,推翻共产党,解体共和国,把中国再次变成西方国家瓜分和管辖的势力范围。为此,他们在紧锣密鼓地为第二次八国联军入侵中国进行舆论准备,大家打开网络上的“百度百科”就会看到这种舆论准备已经到了何等令人发指的无耻程度,他们在“八国联军”这一词条中解释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类似于“国际维和部队的一次维和行动,具有推动历史进步的积极意义”,甚至专门著书立说,宣称日本侵华时期是中国法制最好的时期,等等。

这就是他们打着民主自由旗号所从事的真正勾当:把祖国推向动荡和分裂,把人民推向血泊和死亡。伪自由派这帮灭绝人性的法西斯流氓,已经完全突破了政治斗争和阶级斗争的底线,更谈不上什么是思想斗争,中国人民同他们的斗争,已不再是一般的政治斗争,而是生存和死亡之间的斗争,发展和毁灭之间的斗争,文明和邪恶之间的斗争,人类和兽类之间的斗争,是不共戴天你死我活的生死斗争。伪自由派这帮灭绝人性的凶残野兽和买办汉奸还不同:买办是一种制度现象,要通过制度革命来解决;汉奸是一种文化现象,要通过文化革命来解决;而伪自由派则是一种癌症现象,只有通过手术切除来解决,没有任何制度和文化改造的价值。当今中国的伪自由派是人类历史上极其罕见的特殊现象,主要就特殊在他们的政治立场和道德品质完全一致。虽然一般理论上讲,政治立场决定道德品质,道德品质反映政治立场。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包括买办汉奸在内的反动集团中的许多个体,政治立场和道德品质是分离的,汪精卫的妻子陈璧君和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就是政治立场和道德品质分离的典型。政治立场和道德品质相分离,使得买办汉奸越来越成为一种制度产物和文化产物,并不完全反映个人的道德品质,随着社会的发展,将越来越不追究个人责任,这也是毛派共产党人的基本立场。所以毛泽东才发动文化大革命,旨在改造制度改造文化,只触及灵魂而不消灭肉体,以代替以往那种灵魂肉体一起消灭的政治大革命。西方国家先后爆发的大革命都杀掉了皇帝,唯独新中国把皇帝改造成为社会新人。二战后西方国家两次大审判杀掉许多战犯,唯独新中国把日本战犯改造成为和平使者。我们说中国文革是对人类政治文明的伟大贡献,就在于文革在探索一条避免采用军事和政治手段解决纷争的文化手段。但是,文革触及灵魂大革命的前提,就是对方还存在人性和良知,比如日本战犯凶残如兽,但是至少还热爱他们的祖国,这就是人性和良知尚存的地方,就是播撒真美的地方,通过灵魂深处真善美的生长,完全还原他们的人性和良知,使他们回归正常人群。而当今中国的伪自由派,则完全是一帮人伦尽失人性灭绝的彻头彻尾的凶残野兽:从政治立场上看,他们充当西方国家打手,要把祖国和人民推入血泊之中;从道德品质上看,他们极端卑鄙肮脏,极端龌龊下流,极端歹毒阴狠,无所不用其极的无耻手段,超越了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最无耻的流氓,完全是致社会于死命,致民族于死命,致人民于死命的癌症毒瘤,必须全部干净彻底地切除这个癌症毒瘤,无论采用任何手段都是造福于国家造福于民族造福于人民。

面对他们“永远不会再有第二次文革”的疯狂叫嚣,中国人民将大声回应:不错!在彻底消灭你们这些灭绝人性的法西斯匪帮之前,中国将绝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文革!中国人民已经被毒蛇咬死过一次,绝不会第二次再成为被毒蛇咬死的悲惨农夫!中国人民从现在起就要做好准备,将这帮天天叫喊要“彻底清算毛泽东”,要“杀光左派”的法西斯匪徒纪录在案,一旦发生动荡分裂则立刻铲除这帮灭绝人性的法西斯匪徒,绝不能让他们活着看到祖国分裂和人民流血!

自从胡锦涛主席代表党中央提出建立和谐社会以来,除了买办汉奸和伪自由派的畜生之外,中国各种政治力量都在积极努力,向着化解矛盾建设和谐社会的方向发展,中国左翼政治力量更是认为胡锦涛提出的和谐社会,是实现中国和平转型的最后机会,呼吁人们珍惜这一历史机会,全力推动和谐社会的发展。可是,善良的中国人民再次被邪恶势力逼向了极端,先是被买办集团制造的贫富两极分化逼向了贫穷极端,现在又将被伪自由派制造的动荡分裂逼向生死对立的死亡极端,甚至连对毛主席的默默信仰都被列为镇压对象,请注意,他们的口号是“镇压毛派邪教,坚持中国改革”,并且叫喊镇压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几个人,而是联署签名的数百人。中国人民再也没有任何选择余地了。只要你信仰毛泽东,哪怕是想老老实实做奴才都不行,都要遭受到坚决镇压。这哪里还是什么文明社会的政治斗争和阶级斗争,完全是一帮灭绝人性的凶残野兽!中国GDP的一半已经搬到了美国等西方国家,还在骂中国闭关锁国,还在骂毛派阻挡改革开放,还要再搬走多少才算是不阻挡改革开放?这哪里还是什么改革开放,完全是在把中国人民赶尽杀绝,是在把13亿中国人民逼上血泊千里、断子绝孙的死路!

腥风血雨正在逼近中国。是到了容许人民行使民主自由权利的时候了,特别是在“打倒爱国贼”的口号响彻云霄的今天,至少应该容许人民有爱国的民主,有爱国的自由,有俄罗斯“纳什”组织那样铲除叛国力量的自由,否则,无论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还是中国人民,都将会面临近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灾难。

文章临近结束,看到了干旱重灾区的河南省,唯独坚持走社会主义集体经济道路的南街村没有遭受旱灾打击的消息,虽然为南街村农民能免于灾祸感到高兴,但主要的感受却是悲愤不已,如果不是社会主义农业集体经济被强行摧毁,今天免于旱灾的就不仅是南街村农民,而是所有遭受旱灾打击的全国农民。伪自由派这帮灭绝人性的畜生多年来天天叫喊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没有天灾只有人祸,把所有天灾都称为人祸。现在请问伪自由派这帮灭绝人性的畜生,目前这场旱灾是水利设施充足的天灾,还是水利设施被破坏后的人祸?在旱灾肆虐的今天,你们这帮畜生还在控诉建造水库的所谓罪行,可见你们这帮畜生丧尽天良到了什么程度!现在是不是应该追究你们的刑事责任?你们这帮畜生或许又会说什么并没有直接破坏水利设施,没有任何责任。那是你们这帮畜生设定的司法逻辑,人民不会接受你们这帮畜生的司法逻辑的。戈培尔既没有直接杀人,也没有下达过杀人命令,但是其罪行却超过了任何直接杀人的刽子手。既然你们这帮畜生天天纠缠要追究人祸责任,那么就从你们这帮畜生开始吧,灾区死一人,你们抵一命。中国人民一定会和你们清算,并且这一天绝不会太远!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乌有之人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3.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4.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藏民的藏南?
  5.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6. 人民怀念毛泽东!
  7.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精神小伙
  10. 真实的回忆还是谎言?——简评《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很想念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