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风华正茂

做题家们的悲歌

赵浩阳 · 2022-05-31 · 来源:大浪淘沙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当代的做题家们经历了“背着书包上学堂”之后,却要做资本家的“牛和羊”,被HR等乏走狗们欺辱,被房租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与其躺平、摆烂、主动绝育,不如重拾先辈们的伟大理想,世界并不理想,那就进行理想化的改造,走上一条“做题家的觉醒之路”。

  上周写完《男人可选择的三条人生道路(女生勿入)》这篇文章后,几乎所有的评论都集中在讨论第二条——做题家之路。这很正常,那篇文章中我也说了:由于科举制度的历史以及应试教育的现实,做题家之路拥有至高无上的正义性,被认为是“正途”。同时,因为我们经历过翻天覆地的社会主义革命,前现代那些贵族、江湖大哥们统统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桶。还因为我国完成工业化历史进程的时间还很短,基本没有形成普遍的后现代氛围。“做题家”道路以及围绕做题家所形成的价值观,绝对是当前社会主流认可的价值观。

  但是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做题家们是“主流”但并不“主导”——这在上篇文章中已经重点分析过了。而做题家们的种种困境,根源也来源于与社会某种程度上的不自洽,即社会规则并不是“做题”规则。本文就先简要地从主观认知角度,来诠释“做题家们的悲歌”这一话题。

  绝大多数当代中国人都走的是“应试教育之路”,虽然不是所有人都会走到高考这条路,但是大多数人的思维是被“高考法则”所规训的,即最理性的分数衡量体制。

  我在之前很多文章里面分析过高考制度的问题,指出高考是目前“最不坏”的人才选拔制度。诚然,以冷冰冰的“唯分数论”应试教育,确实会有很多问题,但是在现阶段这就是最符合国情的制度。素质教育当然好,我们学生自己也想全方位发展,但在目前贫富分化、阶级固化的大背景下,贸然改变“冷冰冰”的高考制度,只会给特权阶级开无数的后门。曾经的校长推荐制、自主招生、航模加分等制度,肉见可见地带来多少不平等因素。素质教育当然好,但是一个核酸检测和发放物资都能被既得利益团体玩出花样来,焉知这个口子一开,以后大学会不会通过马术或高尔夫选拔人才了。

  言归正传,这个世界是辩证的,高考制度固然是最符合当前国情的,但并不代表它没有问题。高考制度就是不完美的,以直辖市为代表的地区,在考试和招生方面有着超乎寻常的“优惠政策”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当然,这不是本文所探讨的重点,本文想探讨高考体制或者说应试教育的“唯分数论”带给做题家们一生的思维枷锁。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也给予了“做题家”们足够的舆论宽容度,譬如高考前后高考生的问题就是头等大事,高考期间汽车不鸣笛,交警为考生开路,警察给忘带准考证的考生专门去送……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会唱这首歌:

  小么小儿郎

  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狂

  只怕先生骂我懒哟

  没有学问那无颜见爹娘

  这是我爷爷小时候唱的歌,教会了我爸,我爸又教会了我,这就是做题家精神的代代传承成。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学问就无颜见爹娘”?因为这是做题是普通人改变命运的唯一道路。所以做题家们必须要相信这条道路,不容置疑这条道路,否则自己就不能自洽,走得就没有那么有信心了。

  我们在读书的过程中,老师和家长们一定都给我们灌输过这种理念: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有多少努力就有多少回报。这就是应试教育的核心价值观,是其赖以生存的基石,也是支撑千千万万学子起早贪黑的信念支柱。应试教育顾名思义,培养的不是全方位的素质,而是“应试”的能力,这个能力是可以通过重复性的、高强度的训练不断提升的。通俗点讲就是你只要不断“做题”就是会有回报的,所以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反复地做题,没日没夜地做题,把自己的未来和人生寄托在做题上,这就是“做题家”这个名称的来源。

  所以做题家们把“做题模式”带入到整个社会的运行模式之中,认为社会的反馈机制也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于是对于社会的认知会产生种种偏差,借用一个心理学的概念,我把这种偏差称之为“公正世界假设”:世界是公正的,我努力了我就应该有一个好结果,我做题做得好我就应该成功;有些人不好好做题,那么他就不应该成功、挣大钱、生活幸福。

  当然,大多数人的思维不会有这么极端,但是“公正世界假设”这个理念都会或多或少地影响每一个做题家;或者从反面来说,但凡你不相信“公正世界假设”、不相信这个世界“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那你也不会走上做题家之路。但是,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整个社会的运行规则并不是做题家所信仰的那种“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回报”,这就是做题家们在社会中注定痛苦的根源。

  每个做题家们都要经历几次世界观的崩塌,每个人崩塌的契机有所不同。我随意简单举几个例子,比如近二十年来,拆迁创造了无数“财富神话”。关于房地产的问题我在以前文章中分析过很多,普通人六个钱包供养一套房,还要贷款几十年透支未来,背后是土地财政、地产资本、金融资本在大快朵颐。但是普通人的视野看不到背后的土地财政和资本,却能看到一个个拆迁户神话——我十数年的寒窗苦读,最后还要靠透支父母的积蓄与自己的未来去供养房子,而有些人竟然躺着收租就可以了?

  而且拆迁造就的财富神话不是小范围的个例,而是普遍全社会的现象。如果有隔壁老王中了彩票,做题家们基本不会心里不平衡,因为大家都明白这是一个极小概率事件。但是拆迁致富就不一样了,这成为了一个时代的鲜明特色,每个人身边都直接接触到或多或少这样财富神话的故事。于是做题家们的信仰就崩塌了:学好数理化,不如楼下墙上画个“拆”?上一次类似的信仰崩塌,还要追溯到“造原子弹,不如卖茶叶蛋”的时候。

  但人家卖茶叶蛋怎么说也算是勤劳致富吧,拆迁户的巨额财富仿佛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就是因为自己运气好生了一个好地方。当然,这里不是在对拆迁户进行道德批判,房价问题怎么算也算不到他们头上,时代红利人人都可以吃。这里主要是讲做题家们“公正世界假设”的崩塌,说好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呢?我得耕耘多久才买得起房呢?——终于被社会真相教做人了。

  有些做题家可能崩塌的比较早一些。比如我,就是在高中学习过程中做高考真题的时候发现——北京卷怎么这么鸡儿简单?我相信每个高考大省的考生都有过这样的经历:老师会劝你平时不要做北京高考真题,因为过于简单会影响自己的判断;最好再高考前三天做一做,可以提升自己的信心。然后我还发现,年级里某几个排名倒数的同学,因为家境关系成为了“高考移民”去北京参加高考,结果在河北上个二本都困难的他们,纷纷考上了985名校。这些话题在同届同学中发酵,让大家震惊和痛苦与自己引以为生命支柱的高考制度,竟然也有这样不公平,所以世界观又一次崩塌了。

  再举一个例子,这几天西电毕业生购买毕业设计的事情让大家关注很多,有细心的网友顺藤摸瓜,发现了西电今年的大力宣传的“情侣学霸”双双保研上交新闻。眼尖的网友们指出,这两位情侣的简历中双双获得了“国家励志奖学金”;而我们都知道,国家励志奖学金是给家境贫寒、成绩优异的学子们的。

  而通过这对情侣自己公开发表的社交网络内容,他们的生活可远远不止“家境贫寒”。比如使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比如一万六一件的奢侈品连衣裙,数千元的衣服更是比比皆是——

  迪士尼网红玩偶——

  定期在社交网络晒的写真照——

  微博所展示的生活与国家励志奖学金评选要求的“家境困难、生活简朴”毫无关系——

  这可以说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见过条件比我好很多的“贫困生”。但这其实对于刚刚成年、还没步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无异于又又又是一次世界观的崩塌——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是骗人的,在评奖、评优、奖学金、保研中,有多少暗箱操作冲击着做题家们脆弱的小心脏。

  再举一个例子,这两年丁真的大火绝对是一个热点社会议题。我对丁真个人没有什么成见,丁真对于理塘藏区来说简直就是天降紫微星,对于家乡扶贫、旅游业带动产生了实打实的正面影响,跟那些签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的流量明星们完全不可相提并论。我家乡要是能出个丁真,做梦都能笑醒,我天天给他宣传。

  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丁真现象”是一个个例,一个社交网络的多重巧合引发的舆论热潮,基本上相当于中彩票。流量明星界都有一句俗语:“小火靠捧,大火靠命”。丁真现象完完全全就是“靠命”,是根本不可复制的。但是现在很多少数民族地区,不想着踏踏实实做扶贫、旅游开发的工作了,天天想着复制一个丁真,专门安排一个干部占用相当多的时间,就干拍短视频这件事。我在那篇文章中也说过,跟当地领导聊天,张口闭口就是再出一个丁真;而且他们还瞧不起李子柒,说李子柒四川人结果建厂在广西,没有带动家乡经济。当时我心里想的是:李子柒都看不上,这么没B数的吗?

  这就是典型的“路径依赖”,比如王冰冰火了之后,新华社、人日这些媒体,推出了各种漂亮小姐姐主持节目、入驻B站,试图走央视的捷径。理塘出了一个丁真,全国各地无数地区都在找本地的俊男靓女拿来炒作,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更是每个县都试图推出一些网红,这些被网友们戏称为“丁真宇宙”。

  所以官方的态度和媒体的态度,是刺激做题家们敏感神经的关键。就像现在有人不喜欢谷爱凌铺天盖地的消息,当年丁真“霸占”社交网络的时候,肯定也招致了类似的反感。当然,确实有一些恶臭的人天生见不得别人好,但是也不能否认很多人对于丁真的态度是这样的:“这小伙挺帅,比内娱选修的歪瓜裂枣强多了——怎么还是他——怎么又看到他了——怎么哪哪都是他——扎不多德了”……

  更何况,还有一些人和媒体善于利用火热的话题来“蹭热度”“借题发挥”“捧一踩一”,最典型的就是中青报这篇《“做题家”们的怨气,为何要往丁真身上撒?》就是通篇放屁,恶臭不堪。跟当年人民日报“感谢贫穷”的著名暴论有的一拼。做题家现象是一个社会性问题,整个社会上升通道狭窄,阶级晋升固化,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们除了做题、除了高考,还有什么机会?从小上马术课、学高尔夫、玩航模中高考加分倒是培养不出做题家,但我们配吗?

  这就好比现在996风气严重,有一个不用加班但机缘巧合升职加薪的人火了,就有臭屁媒体发文批评:现在年轻人加班思维严重,又不懂得爱惜身体,活该不能升职加薪啊。所以说我们这些媒体啊,人民日报说感谢贫穷,工人日报采访方方,妇女报吹鼓离婚冷静期,中国青年报嘲讽青年人“做题家思维”。般配,般配。

  做题家们不是嫉妒,是委屈、是疑惑、是不甘,更是一种潜意识中的恐慌:你们官方和主流媒体天天吹捧丁真和谷爱凌干什么,是整个社会风气变了吗?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多少努力多少回报”的价值观被抛弃了吗?所以你们只认丁真谷爱凌,不认我们这些一步一个脚印辛苦生活的人们了吗?于是做题家们的信仰又双叒叕崩塌了……

  这种恐慌是根植于内心深处的,做题家们不怕苦不怕累,就怕自己赖以为生的“公正世界假设”收到挑战,所以即便真是社会不是这样的,我们做题家们也要竭力维持这个样子。

  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之前富二代们玩人设,都要宣传自己“努力”“不拼爹”,最典型比如王思聪——

  再比如这个通稿,笑死我简直,宣传的通稿是“80后销售到上市公司老总”——

  幸亏现在是发达的互联网时代,各种信息检索太便利了,随便一搜就发现了,人家是“继承王位”了。

  所以现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他们直接摊牌了,也不再做什么“老子英雄儿好汉”“品德好素质高”之类的宣传了,马云就直接说了:“你就认了,谁让我老子就是这个,这就是运气”这已经是放弃洗脑做题家了。

  资本家们的乏走狗也公然骑脸输出——你寒窗十年凭什么胜过人家三代积累?

  继续骑脸输出:“认命”可以,“躺平”不行。

  所以做题家们的世界观又双叒叕叕叕叕崩塌了……于是有些就开始摆烂、躺平、不结婚不生子,作为对这个固化社会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做题家们的信仰确实要经历过几次崩塌,但是做题家所坚守的从来就是错的吗?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多少努力多少回报,这是不是符合人类总体价值观的公序良俗呢?亦或是有人不劳而获、家境优渥、机缘巧合而获取的成功更值得赞美?那么我们不难得出两种可能性:1、做题家们的坚守错了;2、这个社会并非处在理想态。

  选择了相信第一种的做题家,可能会变成市侩,变成投机取巧钻营之徒;亦或是自暴自弃,开躺开摆,得过且过。选择了想相信第二种的做题家,有可能会痛苦与迷茫,也有可能会走上一条改造社会的道路——让不理想的社会变成理想态。这就是从“做题家的悲歌”到“做题家的觉醒”。

  本文开头提到的那首歌曲《读书郎》,我们都熟知的是上半段“没脸见爹娘”,但其实歌曲还有下半段——

  小么小儿郎

  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不是为做官 也不是为面子光

  只为穷人要翻身呐

  不受人欺辱喂

  不做牛和羊

  郎里格郎里格郎里格郎

  不受人欺辱喂

  不做牛和羊

  读书郎 音乐: 儿歌 - 经典少儿歌曲180首

  1938年8月,由郭沫若带队的抗日文艺演出宣传队来到安顺汪家山苗寨,队中的中共党员、著名词曲作家宋杨,从当地的芦笙曲调产生灵感,创作了这首儿歌《读书郎》。这是我们先辈们读书的理想,不是为了自己出人头地,不是为了发家致富,不是为了衣锦还乡,而是“只为穷人要翻身呐,不受人欺辱喂,不做牛和羊”。

  那个年代的延安是一盏明灯,无数知识分子、大学生、工程师、做题家们,不顾条件艰苦,也要冲破国民党的重重封锁前往延安,他们会迷茫么?会痛苦么?会找不到人生的道路么?想必是不会的。因为他们有一个理想——穷人要翻身,不做牛和羊。

  当代的做题家们经历了“背着书包上学堂”之后,却要做资本家的“牛和羊”,被HR等乏走狗们欺辱,被房租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与其躺平、摆烂、主动绝育,不如重拾先辈们的伟大理想,世界并不理想,那就进行理想化的改造,走上一条“做题家的觉醒之路”。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冀鸣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卫健委主任落马,社会面很快就清零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2. 新疆“毒教材”主谋被判处死刑,毒插画的这群王八蛋呢?
  3. 他们是真没想到北京会敢追查下去
  4. 师爷,装糊涂的天才!
  5. 这届群众不好忽悠了
  6. 教材链条,需要一场倒查20年的大整顿!
  7. 牛鬼蛇神都跳出来了!
  8. 我们不能搞错了
  9. 让专家下厂就是迫害?来看知名数学家苏步青的现身说法吧!
  10. 揪“内鬼”:清华美院与“人教课本丑色门”的深度关联!
  1. 尸检1095名新冠死者后发现,真正死因没你想那样简单!
  2. 程建东落网,意料之中事!
  3. 明德先生|致扫黄打非办的公开信:请鉴定人教版小学数学课本是否涉黄!
  4. 赵磊:教育部应当依法处理“毒教材”事件
  5. 毒教材为何泛滥?对比“毛主席亲自集结最顶尖学者编教材”就知道!
  6. 应对美国包围圈的方法,教员都写在《井冈山的斗争》里了
  7. 【张捷说法】人教版数学教材涉嫌重罪必须依法公诉
  8. 迎春:论资本的垂死性——评《全面辩证看待当前经济形势》
  9. 卫健委主任落马,社会面很快就清零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10. 司马南|中国经济稳下来的一条妙计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7.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8.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9.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10.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 1972年,毛主席穿睡衣参加陈毅追悼会,遗孀眼含泪花:您怎么来了
  2. 朝鲜新增持续下降,主张“不必接种新冠疫苗”
  3. 孙锡良:人先烂,教材后烂!
  4. 乱世不可怕,坏人主导一切的死寂才可怕
  5. 深圳折叠:330万人月薪低于5000?仅7.4%的人有商品房?
  6. 人教版数学教材事件,务必要查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