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邋遢道人:回知青点看看(2)

邋遢道人 · 2008-11-23 · 来源:乌有之乡
知青运动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回知青点看了看(2)  

   

离开村子,去庄科村接另外三个同学。她们比较按组织程序办,一进村就去找老支书,结果直到我们去接她们,还就待在支书家没出去。不过全村的老人倒都去了,中午自然是七大碟子八大碗吃了一顿。村里很多农民依然认得贫道,直接能叫出外号来。当年经常到这个知青点混饭吃。我们知青组女生只有一个是同一年级的,其他是同学的妹妹们,好处是男生比较当家,坏处是伙食搞得一般。庄科知青点男女生都是我们一个班的,女生说话比较算数,优点是伙食搞得有声有色。我们两个组来往很多,张院长就是娶了庄科知青组的同学做了老婆。当然张院长做人本分,并不经常来混饭吃。贫道虽然经常去,却没女生看上贫道。  

   

回来没走来时的路,经过原来的公社——赵河街上了公路。原来很小的公社所在地现在满街都是摆摊的,车子好容易才过去。路上贫道谈到村里这十几年变化不大的时候,庄科的“农民”却有相反看法。她们中有一个1990年前后来也过一次,说感觉这一次变化比上一次大。上一次队里瓦房还不多,这次都盖起墙面砌得像厕所一样的二层楼(瓷砖外墙)。经她一说,自己也觉得似乎他们村比贫道的村现在富裕些。  

   

贫道很清楚他们队情况。这个队有些像小岗村,队里有两个大姓,几个小姓,因此合作起来有些困难。同时他们队以前做小生意的多,人都比较郎当,干活不是很好。因此庄科总共3个生产队,他们队是最穷的。据说他们现在比其他两个村民组富裕多,家家都是新楼房,其他两个队还是像我们村一样的砖瓦房。现在家家起码有辆小三轮。同学说,他们自己总结是,他们原来就会做小生意,刚分田到户时由于还不习惯做农活,因此比起其他队农民不怎么样。现在几乎各家都在外面有点生意做,因此钱比较充裕些。  

   

这让贫道想起以前做研究时候的情况。85年省里布置调查农村股份合作企业情况。在临汝县,贫道发现原来县里最富裕的几个乡,也就是农业生产条件比较好的平原地区,当时倒不很富裕。几个山区乡则不同。有的山区乡有煤矿,开煤矿炼焦炭富裕了起来。还有一个都是石头岗的乡,既没有良田又没有矿产,倒是这个乡最富裕。因为他们办的都是加工业。贫道还参观了他们给各个宾馆做一次性牙刷的队办企业。还有很多村搞针织,家家针织机嗡嗡响。不过不知道90年代乡镇企业垮以后他们怎么样。  

   

当时觉得,还是穷则思变,条件好了倒不容易想办法。条件差了走投无路就想出办法来了。现在看贫道想的有些简单化,表面化了。其实,在中国目前体制下,一些农村富裕,一些农村贫困,关键在于谁的主要经营脱离了农业而进入非农产业。贫道此前一个帖子专门论述过这个问题,就是农业的劳动生产率提高空间无论如何也赶不上非农产业。只要是在一个时间过程中,原来农业经营好的地方最终要被经营非农产业的地方超过。南街村为什么能比小岗村富裕?因为南街村主业已经是制造业,尤其是食品加工业。其他几个典型的集体经济村子都是如此。如果不是他们大规模进入了非农产业,还是扒拉那几百亩地,恐怕一点不比单干强到哪里。浙江和苏南一些以非农产业为主的村子,一样非常富裕。广东不同,珠江三角洲的农民都是靠租房子富裕的。但也不是农业。因此,只要农民自己经营非农产业,一样会富裕起来。  

   

如果想到这里就以为想通了,那还是傻瓜,因为只要有人往下一问就露馅了。大家都做方便面,谁吃那么多方便面?要是我们村的农民和庄科4、5队的农民也都出去做小生意,那现在满赵河街都是小摊贩,恐怕要人摞人了。非农产业市场空间也是有限的,靠市场竞争,大量非农产业会被城市资本挤垮。八十年代遍地队办企业和组办企业,后来都垮了,只有沿海少数变成私有企业活了下来。  

   

说到这里,如果结论是乡镇企业体制不行,私有企业才是出路。一样是没看清楚。内地乡镇企业在这个时期也走了转私营的道路,但活下来的很少。被挤垮的原因是城市资本的市场优势,资本优势,社会关系优势,信息获取优势都比农民大得多。而沿海农民这方面不比城市差才没垮。  

   

同时,转为私营企业的非农企业其实就是工业或服务业,已经超出农村范畴,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没多大关系。一般农民与这些企业的关系,无非是雇工和老板之间关系。这些企业再也没有什么“反哺农业”的机制,要上缴点钱,也无非是打发地方官员腰包而已。要说贫道的村子一样青壮年劳动力都实际进入了非农产业,但这与农村经济的关系就是回家带点钱的作用,不属于家庭经营范畴。庄科6队的农民为什么比他们富裕?因为他们的小生意还属于家庭经营范畴,挣的钱都是自己的。  

   

要说农活做得好,贫道所在生产队的弟兄们算是专家了。人均4亩地,在没有机械,没有化肥情况下,干活还是很累的。下乡以前每年也参加夏收,66年我们还到黄泛区农场割了半个月麦,本以为割麦不会比农民差。结果一搭上镰,老乡们蹭的一下就割到前面去了,一会儿就找不着了。休息的时候才知道这里由于地多人少,割麦的方法与市郊农村就不一样。这里是一次割两耧六行,左脚先站六行中间,左手并不抓住麦子而是虚拢两到三行麦子,左手随着右手镰刀走。右手刷刷刷三镰,左手、左腿及左脚、镰刀一起将麦子轻靠在后面三行上,同时左脚快速向左移动三行。接着继续前面动作。完了以后用镰刀和左手把这一大掐子麦放在一边。简直就是行为艺术。贫道很快就学会了,而且最后不比其他农民慢。  

   

后来到学校教书,经常带学生下乡劳动。一次在郊区割麦,贫道像过去一样把镰刀磨得锋利。这里只割三行,贫道与几个郊区年轻农民在一起割。贫道还是一次6行,而且不紧不慢地与其他农民保持一致。结果这几个年轻人上劲儿了,开始加速,并且装孬把割过的麦子搭在贫道没割到的麦子上。贫道想就让你看看真正的农民是怎样割麦的,把上衣一脱就开始上劲儿,没多长时间,就把他们拉在后面——而且贫道是6行,他们是3行。歇息的时候他们说老师割过麦子吧,贫道就解释了我下乡的地方农活多,所以夏收干活非常快。  

   

我们村的农民干活都没啥说的。包产到户后,1985年我回去,他们还在比谁家一亩能产800斤,他们家850斤。现在我们村小麦单产都在1000斤以上,多的达到1200斤。玉米一般达到1200-1300斤,最高产量达到过1500多斤。也就是说我们队小麦单产每公顷7.5吨,比全国平均的4.46吨高出68%,比发达国家的2.92吨高出158%,比世界平均的2.8吨高出168%。玉米每公顷9.38吨,比全国平均的5.37吨高出75%,比发达国家的8.2吨高出14%,比世界平均高出95%。  

   

但是我们队农民没有庄科一群二流子富裕!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3.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4.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藏民的藏南?
  5.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6. 人民怀念毛泽东!
  7.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精神小伙
  10. 真实的回忆还是谎言?——简评《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很想念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