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包产到户解决了中国人民的吃饭问题吗?

赵丁琪 · 2010-02-26 · 来源:乌有之乡
包产到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让我们先看这张粮食增长率。说实话,我看到这张表时,我是吃了一惊的。我原先一直以为,以实行包产到户的时间为界,之前的粮食增长率一定非常非常的低,之后一定特别特别高。可是,从这张表可以看出 ,除去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外,人民公社时期的粮食增长率和波动情况比起包产到户后并不差多少,人民公社时期粮食增长率的几个峰值高于包产到户后或持平,粮食最高增长率出现在文革时期。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小麦育种专家李振声计算出上世纪 50 年代我国粮食单产年均增长率为 1.59% , 60 年代为 2.42% , 70 年代为 4.62% , 80 年代为 2.78% , 90 年代为 2.2% , 2000—2008 年 9 年的年均增长率为 0.87% 。 ” 也就是说,实行包产到户后的 80 年代,其增长速度远低于人民公社时期的 70 年代。看完这张表我困惑了,难道一直存在我心中的固有观念是错的吗?(有些人通过比较农村改革前后农业总产值的数据,得出改革后比改革前增长速度高几倍的结论,是不合理的,因为农产品价格在70年代末有一次大幅度的提价,前后农业总产值没有可比性)                                                  

     包产到户相对于人民公社的一个公认的优点是可以有效提高农民的劳动积极性。那么,农民的劳动积极性对农业生产能产生多大的作用呢?大家知道,农业在中国存在了数千年,两千年的封建社会,农民耕种的只有两种性质的土地,一种是农民自己的小块土地,一种是地主的土地,这两种土地,按现在西方经济学的观点来看,都是产权非常明晰的资产,也就是说,两千年农民从不缺乏积极性(事实上,吃不饱肚子的农民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缺乏积极性)。但数千年农民从没或很少吃饱肚子,为什么在集体经济存在了三十年后,重新实行分田单干立马就能让农民吃饱肚子?

      农业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毛泽东总结出了“水、土、肥、种、密、保、工、管”八字宪法。人的劳动积极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唯一的决定性因素。邓小平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解决农业问题,最重要的要依靠科技的力量,解决水、肥、种、工等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在一家一户小农经济或私有制体制下,需要国家大规模的农业投资才能实现。新中国成立后,国民党留下的是一个极贫积弱的烂摊子,中国不能按照西方的发展模式,先通过殖民掠夺和发展轻工业经过上百年积累资金之后,然后发展重工业实现工业化,在当时的国际情势下,我们必须优先发展重工业(如果不那样的话,就会“被开除球籍”)。

       因此,农村的问题,必须依靠农民自力更生来解决。人民公社集体化运动有效的解决了这个问题。人民公社可以将农民有效的组织起来,集中财力物力,开展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建国之初的1952年,中国耕地的灌溉面积为1995.5万公顷,不足农地总面积20%,经过人民公社体制下农民20余年的建设,到本世纪末1978年耕地的灌溉面积达到4996.5万公顷[5],超过农地总面积的40%,这40%可灌溉农地是产出能力最高的高产田,是目前中国粮食的主要来源。除此之外,人民公社时期还修有一亿多亩比较高产的梯田,决定性地改造了黄淮海平原,开发出如北大荒这类大粮仓。这些建设,在分散的小农经济体制下,是很难实现的。跟中国国情相似的印度,也曾想将农民组织起来,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但小农土地所有制下的农民一盘散沙,这些运动最终以失败告终(参考《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下)》)。对于这些基础性质的工程,在存在的时候感觉不到它的功绩,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有阵痛。《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认为,人民公社制度最大功绩是使中国农业抗灾害能力大大增强。有记者采访小岗大包干带头人之一严立和,严立和说自己有几亩远离水塘的庄稼一年到头颗粒无收,而水塘是公社时期集体修建的,在分田之后,“集体挖水塘的事在‘包产到户’以后就很困难了,很多地方的水渠也年久失修,离水塘远的地经营起来就很困难。”09年的大旱,席卷了西北、华北的全部和其它部分地区,涉及国土面积、人口以及经济总量的1/3,在集体解散之后,很多水利设施失修或遭到破坏,从而使农民抗灾害能力大大降低,造成了很多本该可以避免的损失,农民饱尝其苦。

灌溉面积、化肥用量、机耕面积和小水电发展变化情况 

时间 灌溉(万公顷) 其中机灌(万公顷) 化肥用量(万吨) 机耕(万公顷)

1952    1995.9         31.7                7.8             13.6

1957    2733.9        120.2               37.2            263.6   

1965    3305.5        809.3              194.2            1557.9   

1980    4488.8       2531.5             1269.4           4099.0

1985    4403.6       2462.9             1775.8           3444.2  

       (出自《中国统计年鉴》) 

   (从表中可以看出,中国灌溉、化肥、机耕等都是在人民公社时期快速发展起来的,包产到户后,部分数据反而下降)

人民公社的另一个重大的功绩是创办了大量的社办企业。这些企业当时被称为五小工业,即 小钢铁、小煤窑、小机械、小水电、小化肥 。这些企业,虽然存在着成本高,技术水平低等问题,但对解决中国农业化肥、农机等问题,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等问题起了不可忽视的积极作用。这些企业,只有在集体经济存在的情况下,集中集体的力量才能组建起来。这些社办企业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乡镇企业的前身。

另外,人民公社体制对杂交水稻等良种的推行也具有包产到户不可比拟的优越性。人民公社还是中国工业化的第一功臣,为中国的工业化建设提供了资金和市场,这里主要论述农村问题,不再赘述。

邓小平在1982年也说:“建国以来,我们做了一些事情,基本上解决了吃饭穿衣问题,粮食达到了自给。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旧中国长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第405页。)马克塞尔顿曾指出:“1977年国人均占有耕地比印度少14%,而人均粮食生产却比印度高30%到40%,而且是把粮食以公平得多的方式分配到了比印度多出50%的人口手中。”英国学者      在中论述中国改革开放时说,中国的改革,有“人民公社创造的良好的农业绩效可以利用。”(《马克思的复仇》)

 看一些歌颂包产到户的文章时,很少能看到一些宏观上的增长数字增长率的比较(因为宏观上的数字体现不了包产到户多大的优越性),都是描述一些包产到户模范地区的典型案例。例如凌志军在《1978,历史不再徘徊》中引用了当时的一组数字,两个乡邻的公社,一个实行包产到户,一个不实行包产到户。最后的亩产相对比是150公斤比2.5公斤,居然能相差60倍,看到这个数字后,我想起了大跃进中那句著名的口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放卫星的功力不减当年,我也生活在农村,我就想不通,一亩地怎样消极怠工才能种到2.5公斤,种完之后啥都不管生产的都比2.5公斤多。地方的数据统计缺乏有效监督,难免出现一些为某种需要而故意造假的情况,很多数字可以说都是吹出来的。包括小岗当年那份著名的“生死协议”,后来证明是伪造的——不论是丢了还是本来就没有——反正现在保存在博物馆的那份是伪造的。小岗的自然条件客观的说是比较好的,至少比大寨好很多。如果全中国的人民公社都是小岗的生产绩效的话,那么没给国家交过一分粮的小岗每年吃的返销粮从哪里来?邋遢道人说,“小岗只是个极端的例子,可能跟宗族和民俗等一些因素有关。”(后来证明小岗分田是因为家族因素作怪,内部不团结,分了几次组也未分出个结果来,亲兄弟都拢不一起,最后严俊昌出于无奈,就对大家说,既然你们谁和谁都干不到一起,那就分到户吧)。秦晖教授在谈论华西村、南街村等集体经济成功的例子时说,这几个村子是经过优胜劣汰的抉择生存下来的各种条件都适合的特例,不能代表集体经济整体。既然留存下来的这许多非常成功的例子不能代表集体经济,那么用一个集体经济下极端失败的例子来代表人民公社是否有失公允?同为中国名村,小岗的发展比起华西、南街等走集体经济之路的村子来相差太远。

    但六七十年代中国人民的确吃不饱肚子,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邋遢道人关于这个问题有过精辟的论述(见《对“联产承包责任制解决中国吃饱问题”的探讨》)

           解放后历年粮食油料产量及折合人均日可摄入热量  

   

年份  

人口(万)  

粮食[1]  

(万吨)  

油料[2]  

(万吨)  

人日均热量  

(大卡)  

1949  

54167  

11318  

256  

1906  

1952  

57482  

16390  

419  

2287  

1970  

82992  

23995  

377  

2253  

1975  

90859  

28452  

452  

2475  

1980  

98705  

32056  

769  

2648  

1981  

100072  

32502  

1021  

2719  

1982  

101541  

35450  

1182  

2880  

1985  

104532  

37911  

1578  

2900  

1990  

114333  

44620  

1613  

3327  

2003  

129227  

43070  

2811  

3081  

     虽然小岗等一些地区早在1978年就实行了包产到户,但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是在1982年,1981年大部分地区还是人民公社制度。如果以1985年摄入2900大卡热量为“感觉吃饱”的标准,那么在人民公社时期的1981年,已经接近这个标准。也就是说,在吃完包产到户最后一个烧饼感觉到饱之前,已经有人民公社时期的四个烧饼在肚子里了。我们总不能说这一个烧饼让我们吃饱了肚子吧。邋遢道人对于烧饼问题有过较为精确(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的计算(以第五个烧饼吃饱为准):

    1948-1949 : 66% (大约3个烧饼)

  1952-1970 : 80% (大约4个烧饼)

  1970-1975 : 85% (大约4.25个烧饼)

  1975-1980 : 90% (大约4.5个烧饼)

  1980-1981 : 94% (大约4.7个烧饼)

  1982-1985 : 100% (5个烧饼了,终于吃饱了)

    当然,组织起来的农民由于自身科技文化素质较低,难免出现一些破坏生态环境的情况。但这些破坏比起改革开放后对环境的损害来看,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一些人总是带着偏见和有色眼镜看问题,将改革开放后带来的环境污染轻描淡写的描述为“发展中产生的问题”,而将人民公社时期的环境问题作为人民公社的罪状之一而大加挞伐。有人将大兴安岭林木采伐工程中破坏性的“皆伐”问题都归结于“左”倾错误,就有点迂而可笑了。殊不知,在主要防“左”的改革开放后,东北林木采伐中的“皆伐”问题比起之前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另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是存在大量无效劳动,但这个问题在今天也被无限夸大了,经常拿一些特例来抹煞整体。应该说,人民公社体制下大量的无效劳动是存在的,但相比较整体基建的功绩而言,微不足道。

应该看到,人民公社体制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劳动积极性的下降,这是事实,但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那么严重。所谓的“大锅饭”“平均主义”只是在人民公社最初成立的时候特别严重,由于党缺乏经验所致。在经历了最初的阵痛之后,中央领导层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并开始着手解决。1961年颁布的农业“60条”确立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基本体制,主要是调整缩小核算单位,改为以生产队为核算单位,实行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中央曾多次下发文件,强调解决平均主义和大锅饭的问题。任何事情都是有机会成本的,人民公社体制造成的积极性下降引起的短期损失与起被组织起来的农民建设的各种农田水利基础设施的长远功绩来相比,失小于得。

在这些基本建设完成之后,包产到户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其有短期内提高劳动积极性的优点,再加上78、79年国家大幅度提高粮食生产价格,中国1974年开始进口的大型化肥生产线投产,杂交水稻等高产作物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中国在那个年代解决温饱问题就不足为奇。包产到户顺势收割了所有的成果,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最著名的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说:“农村是否有过增量改革?当然有。1978—1982年大概有4年左右的时间确实是有增量的,那就是政府从1979年到1982年连续三年提高了粮食收购价格,综合价格提高的幅度是49%。大幅度提价当然会产生收入增量,调动农民积极性后就带来产量上的增量,于是1979年以后农业的恢复成为一个趋势。所以说,增量改革发生在头3年。但是,从1982年开始发一号文件以后,就已经不是增量改革了——各地推行大包干时已经变成平均分地了,不仅彻底把地分了,连生产队的房子、门窗、瓦片、檩子、大梁全拆回家去了,分得更彻底的地方连拖拉机全拆得干干净净,分到每家,哪怕皮带轮卖废铁他也要分,这真是一次彻底的财产分配!代价就是某些机械化的生产力有所破坏。”温先生的意思是所谓农村改革带来的农业增产是由于大包干前的粮价提高带来的,而大包干只是一次原有集体财富的一次彻底分配,只是一次存量改革,而不是增量改革,以破坏农村机械化生产力为代价获取短期的利益。而在将原有农村集体财富分光吃净之后,农村的状况迅速恶化,变成现在愈演愈烈的“三农问题”。

金庸小说《笑傲江湖》写于文革时期,笑傲江湖里的华山派分成两派,剑宗和气宗,剑宗注重练剑的招式,在招式上出新,出奇,靠剑招取胜、靠形式取胜。而气宗注重练气,靠内功取胜,金庸对此的评价是,如果一个注重练剑一个注重练气,两个人比剑,十年之内剑胜于气,二十年双方打平,而三十年以后气胜于剑。 如果将人民公社与包产到户相比较,那么人民公社属于气宗,包产到户属于剑宗。剑宗在短期内看起来比剑宗优越,但长期内,远远比不上气宗,如果在六十年代就开始实行包产到户,那么五十年代建立的各种农业基建积累起来的农业发展潜力在几年内就很快耗尽,只能使农业生产恢复到1956年的水平,之后农业便会长期徘徊不前,到80年代甚至21世纪也解决不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人民公社化运动,在自身保持了20年不低的发展速度的同时,又保障了包产到户后中国农业近二十年的高速增长。包产到户后的农业,始终享受着人民公社时期的福利,近十年来,中国农业产出长期徘徊,就是因为20年人民公社积累起来的发展潜力已经耗尽,老本已经吃光,农业又到了再一次变革的边缘。这次农村调研给我们总的印象是:农村正在走向死亡。

世界历史的总的发展趋势是小生产逐渐被社会化大生产所取代,人民公社将一家一户相互竞争的小生产,变成相互协作的有组织有纪律的大生产,是将农业工业化的一种方式。三十年前所谓的“伟大”变革,只是将集体化之后已经实现的大生产打碎,重新实行在中国实行了几千年的封建小农经济。就农业的长远发展来说,规模化、机械化和商品化仍然是方向。机械化是以规模化为前提的,现今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严重限制了农业的规模化、机械化和商品化。实现规模化化,首先需要打破这种小块土地制度,要将农民的土地集中起来,另一方面,单个的小农没有购买大型农业机械的能力,需要将农民的资金集中起来,而要将土地和资金集中起来,将农民组织起来的集体化是最好的选择。另外,一家一户的发展模式也大大降低了农民的市场谈判能力,比如我们在调研中遇见过一百斤茄子只卖了两块钱的惊人案例!!如果可以将农民组织起来,农民的市场谈判能力便会大大加强。在集体化集中了资金之后,还会出现大量的集体企业,比如在三十年前遍地开花的社队企业,从农业中转化出来的剩余劳动力可以在农村集体企业中就地消化,避免沦为被资本残酷剥削、被迫“开胸验肺“的廉价劳动力的命运,以农村就地城镇化的城市化模式代替大城市畸形发展的城市化模式。在加速农业科技发展、开展农村基建的同时,政策层面也必须做出变革。我认为,在条件成熟的部分地区,重新开展集体化试点未尝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媒体应该适度加大对南街村等走集体道路成功的农村范例的宣传力度,分析他们成功的原因,对我国现今农村改革提供更多的借鉴。

当然,突破一家一户的小生产,实现机械化大生产还有另一种模式,那就是美国的资本主义大农场模式。但美国的模式是以美国地广人稀并大量侵占印第安人的土地镇压印第安人的反抗为前提的。以现在中国的农业人口密度,土地私有化之后通过土地兼并实现的资本主义化的私人大农场模式必然带来数不清的失地农民,农民在失去土地之后也失去了自己的退路,失去了自己的家园,与资本谈判的能力又会大打折扣,与此同时,城市也不会给这些失去根基的农民提供生存必须的住宅教育和医疗条件(现在的城市连大学生的住宅都无法提供),只能在大城市周围形成类似于巴西印度贫民窟之类的聚居区。中国历史上大部分社会动荡、改朝换代的经济根源都是大量的土地兼并带来的无数农民失去土地的现象。

合作化是当今所有著名的三农问题专家如温铁军李昌平等提出并并积极践行的解决三农问题之策。当今中国几乎所有的最富裕的村子如华西村南街村周庄都是坚持走集体道路的村镇,这仅仅是一种偶然吗?作为包产到户象征的小岗村,虽有各种各样的政策扶植和优惠,却依然处于贫困的境地,09年感动中国人物,小岗村原党委书记沈浩在南街村的留言是:“学习南街村,壮大集体经济,走向共同富裕”。现在全国都在学习沈浩,我也希望能够学习沈浩的这句留言。

                                写于09年4月30日,修改于10年2月25日

附文:

美国学者莫里斯·迈斯纳:“无论人们将毛泽东时代作何种评价,正是这个中国现代工业革命时期为中国现代经济发展奠定了根本的基础,使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1952年,工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农业产值占64%;而到1975年,这个比率颠倒过来了,工业占国家经济生产的72%,农业则仅占28%了。 
   其实毛泽东的那个时代远非是现在普遍传闻中所谓的经济停滞时代。而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现代化时代之一,与德国、日本和俄国等几个现代工业舞台上的主要的后起之秀的工业化过程中最剧烈时期相比毫不逊色。 
   在毛泽东身后的时代里,对毛泽东时代的历史记录的污点吹毛求疵,而缄口号不提当时的成就已然成为一种风尚——深恐提及后者便会被视为对前者的辩护。然而,对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即毛泽东时代在促进中国现代工业改造——而且是在极为不利的国际国内条件下做的——过程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并不就等于是为历史作非分的辩护。如果没有毛泽东时代发生的工业革命,80年代将找不到要改革的对象。  ”
  

毛泽东:“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一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2.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3. 郑大一附院医生被砍你们要求严惩凶手,治死病人咋就连个屁也不放?
  4. 极左,岂能绑架一个伟大民族的灵魂
  5. 毛泽东没有指挥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必须更正!
  6.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7. 房子之问
  8. 党的99岁生日,有人还要把毛主席像抠掉?
  9. 大学生回农村,不会讲话了?
  10. 善打硬仗恶仗的开国中将,长津湖指挥20军重创美王牌陆战1师,后来成为我军两大兵种司令员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4.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5.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6.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9.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0. 《北京日报》:《卜算子·咏梅》:七千人大会前党内传阅的一首词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5.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9.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10.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甴曱末日将近!美国断经费、“民主阿婆”闪人,头目跑路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