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一场对中国财富完美的围猎

水火 · 2008-04-22 · 来源:乌有之乡
股市观察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小皮:一场对中国财富完美的围猎

    《每日经济新闻》节刊拙作《股市十大怪象》,一时引起巷谈网议。反谢派擂案奋起:谢国忠心怀鬼胎,是股市暴跌的元凶首恶!拥谢派反唇相讥:谢国忠妙算神机,是股民的菩萨救星!依据是:牛熊交替如寒来暑往,岂是一家之言能唱而向空的?鸡先蛋、蛋先鸡,莫衷一是。
    至此,作为始作俑者,本人有义务出来说明:谢国忠们为什么能将股市唱空?

 
为什么谢国忠们能唱空A股?
 
 
    请先允许我擅用谢国忠先生们自认深奥玄妙、专利独占的《经济学》,掉一点书袋。
    金银珠玉,饥不能食,寒不能衣,为什么昂贵?稻麦粟稷,士农工商,日不可缺,为什么低贱?边际学派解开了谜底:金银珠玉效用小但量少,所以边际效用大,故昂贵;稻麦粟稷效用大但量大,所以边际效用小,故低贱。假如我们视股票为纯粹的商品,理论上量可以无限供给,而效用上可有可无,极端的价格可以全部为零。
    现实的股票市场,在一定时间内股票供应的量是基本稳定的,价格的涨跌取决于投资者对未来股票价格乐观或者悲观的主观判断,这种判断放大或者缩小股票的边际效用,形成需求或者抛售的欲望。剔除庄家等人为因素,如果市场中投资者对股票未来的价格乐观的人群大于悲观的人群,则形成买入需求的人群大于卖出需求的人群,供不应求,这只股票就上涨;反之,想卖出的人群就大于想买进的人群,股票的价格就下跌。
    那么投资者乐观或者悲观的判断是如何产生的呢?一是投资者本人的独立判断;二是选择性服从公共社会舆论判断。
    但是中国一亿多股民基民的队伍中,具备相对专业的投资知识的人是微乎其微的,所以,投资者更多的表现为服从公共舆论的“羊群效应”。
    公共舆论是什么?
    公众社会舆论基本由政界权威、学界精英、业界名流、基层群众等声音构成。
    以上四种舆论,政府的信息宏观不具体,不易于为大众理解操作;而基层群众的声音由于纷繁杂乱,缺乏明确的诉求和方向一致的断定,所以对投资者的影响暂时可以忽略。
    学界精英由于在专业领域取得的成功和世俗地位的崇高,容易被社会大众尊崇和信赖。学界精英应该是社会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们拥有深厚的学术背景和优良的专业素质,他们有庄严的个人气质和高尚的社会道德,他们以增进全民的福利为自己的理想,他们以客观超然的角度观察解释政策的意涵、评判市场的状况。他们是社会的良知,是捍卫公众利益的先锋,当然是而且也应该是社会大众的良师益友。但是他们因为没有强力利益集团的配合表演,他们的判断常常和市场资金的运行不相符合,甚至相反。
    而业界名流就不一样了,他们表面上差不多有着和学界精英相近似的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而且他们所属的机构在市场运作过程中总是成功的,更重要的是他们有强力的利益集团配合表演,所以在许多时候,表面上他们发表的判断常常和市场走势是吻合的,他们的评论大盘的走势具体明确,判断板块甚至个股细致充分,操作性强,理由充分圆满,总是能得到市场参与者的重视和关注。但是,和学界精英不同的是,业界名流他们实际代表的具体利益集团的利益,例如基金、券商、投行等机构市场参与者,他们发表评论意见的目的是将社会大众的投资行为引导到符合自己猎捕的方向上来。
    但是业界名流常常以“经济学家”等名号将自己伪装成学界精英,使公众无法分辨。
    投资者服从公共舆论的“羊群效应”表现为:当市场进入正常调整阶段的时候,“谢国忠们”开始发出悲观论调,持股者信心动摇,持币者开始观望,市场进一步下调;市场更深幅调整的时候,持股者信心丧失,开始抛售,持币者拒绝接盘,市场再向深处滑落;此时,“谢国忠们”开始散布极端言论,使恐慌情绪蔓延放大,市场陷入全面悲观,持股者不计成本抛售,持币者干脆离场,市场完全崩溃!
    那么多头市场中的空头言论为什么效应不彰呢?因为持股者账面持续盈余,即使出现“谢国忠们”危言耸听的状况,持股者认为自己可以在依然盈利的状态下撤退,所以不会恐慌,也不抛售;而持币者因为不断上涨的现实使他们对“谢国忠们”的言论丧失信任,所以开始进场购买。
    在中国这样的散户占60%的市场中,“谢国忠们”是和资金一样重要的机构必备元素。因为打压和拉升一样都需要成本的,市场中几千只股票,虽然主力可以通过操作龙头股、权重股达到打压个别、摧毁全体的作用,但是中国市场有板块炒作的传统,彼跌可以此长,如果没有“谢国忠们”的整体否定、全盘涣散,威慑召唤“羊群”同步卖空,那么打压是不会有效果的。
    有人感激地说:幸亏听了谢国忠的,5000点清仓了!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假如你们都不听他的,股市会到今天这样的惨状吗?不是他挽救了你,而是你配合了他啊!
 
 
大摩是如何进行唱空准备的?
 
 
    外资猎杀中国财富是无须认证的公理,这点从80年代初欧美金融资本将墨西哥 “成功解体”得半死不活、80年代末将日本“定点爆破”为半身不遂、90年代将东南亚地区“集群轰炸”得气息奄奄可见一斑。假如将西方金融资本比喻成嗜血的狼群,那么这个狼群和荒原上奔突的狼群几乎有着相同的秉性:精心组织、耐心潜伏、团结一心、分进合击。
    摩根则是这群恶狼围猎中国的头狼!
    许多人不明就里,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银行是两家不同的公司啊,其实他们是一个大股东分设的两家公司,摩根士丹利原是JP摩根中的投资部门,1933年美国经历了大萧条,国会通过《格拉斯—斯蒂格尔法》,禁止公司同时提供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服务,这才拆成两个公司。在以下的文章中,这两家公司统称为摩根。
    1995年,摩根士丹利成为首家入股中国国内合资投资银行的跨国银行, 它和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几家国内外实体联合组成中国国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中金公司),摩根士丹利是第二大股东,持有公司34.3%的权益。十三年来,摩根默默耕耘,攻关夺隘,至今在中国已经拥有全国性的摩根大通中国银行,地方性的摩根士丹利-珠海-南通银行,有占股49%的上投摩根基金公司,参股渤海证券,收购中国建设银行9%的股权,参股中山期货经纪公司,5.3亿美元收购价值上百亿美元的所谓不良资产,在北京、上海等地疯狂收购各类地产,收购张裕等一大批实业……可以说,摩根象一个癌细胞,已经在中国经济的躯体里顺利蔓延开来了!
    250年历史的摩根有着自己独特的财富家训:1、“用以推动历史的不是法律而是金钱,金钱!”2、“今天就要预测到明天需要什么样的人才。”3、“信息是赚钱的法宝。”
    谢国忠就是其人才战略的一部分。
    首先是人才选择:谢国忠来自中国本土,有成绩优秀、名牌正宗的完整的教育资历,有在世界银行、麦格里银行完整的工作资历,具备培养的条件。
    其次是人才包装:第一步安排在一个叫“首席经济学家”的工作职位上,这里摩根采取偷换概念、混淆概念的办法,经济学家在公众的普遍认识里是公共知识分子的概念,社会大众一般理解他们谋划的是全社会整体利益,“家”是在他为社会的利益作出突出贡献的时候,社会大众对他学术成绩的集体认可,但摩根公司就一手指定了。第二步让他“一战成名”。据说谢国忠曾经准确预见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但是现在我们知道那次金融风暴是国际金融资本联合对东南亚的一次围猎行动,毫无疑问,摩根从头到尾清楚友军的行动部署、实施方案。假如谢预测了这次危机,这就是一个价值几十亿甚至几百亿的商机,作为摩根花钱雇佣的“经济学家”,应该向摩根提供绝密报告呢?还是向社会公众发表公开报告呢?答案是清楚的。所以摩根是为了某个目的让谢奉命“预测”的呢?还是谢独立推断并为拯救东南亚人民擅自公布的呢?我们并不知道,全靠摩根说了算。但从此谢走上了报刊电视,能抛头露面了。
    再次是人才使用:谢的脚色就是“空军”,而且是“中国空军”。从谢成名之后,不遗余力地唱空中国经济。随着谢名声的光大,在新加坡毕竟远离中国本土,于是摩根安排了一次无伤大雅的又情通理顺的“泄密”事件,让谢“辞职”。这就是摩根老谋深算的高明:一方面谢由此可以常驻中国,如同王明从莫斯科直接到了江西苏区,可以和各方面人士联络沟通,专心从事“唱空工作”;另外一方面,谢的唱空又和摩根脱离了关系,减少人民对其厌恶和抵制。
    然而谢国忠仅仅是摩根们战略的一个小棋子,更大的还在后面。
 
 
谁在配合谢国忠做空中国股市?
 
 
    平安是英国汇丰控股的,浦发是美国花旗银行参股的,好像和摩根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了解西方金融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些西方金融大资本在几百年的发展历史当中,系出同源,而且通过相互持股的“互锁”关系,已经融为相对竞争、绝对合作的一体关系了。而且在对付中国这个“大肥羊”的问题上,他们是绝对分工有序、合作无间的。
    近期出现的“娃哈哈宗庆后偷税案”使我们赫然发现,即使象达能这样的西方工业巨头,在和中国企业合资的过程中,会在境外向中国企业的主事者支付“服务费”,而且数量居然有7500万美元之巨!假如宗庆后的娃哈哈不是他一手建立发展起来的,或者宗庆后“收人钱财,受人致使”,将娃哈哈贱卖给达能,那么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这些内幕!
    我们不是说高尚的平安、浦发主事者和外资也有这样肮脏的交易,但是平安浦发确实是这次暴跌的元凶罪魁。
    这次暴跌始于平安浦发匪夷所思的增发方案,尽管全国一片挞伐之声,但是依然我行我素,坚定不移,完全是和谢国忠们此唱彼和的“吓空”;
    而中国石油的上市,等于给“空军”配遍了核武器。中国石油上市是由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 、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联合推荐并且承销的。瑞银是外资,中金是合资,中信是中资。我们无法搞清楚中国石油这样关系中国经济命脉的大公司在中国市场上市,是谁决定将最没有技术含量最赚钱的推荐承销业务分一半给外国金融资本的?中国有100多家嗷嗷待哺的券商却没有份。正是这些外资控制的发行 ,制造了一枚将中国股市轰炸得顷刻崩溃的核武器!看看吧,中国石油发行给华尔街折合1.31元人民币/股,共融资29亿美元,但是上市四年,却累计分配给美国投资者119亿美元,但是发行给中国人是16.7元,上市半年不到,套牢中国股民1920亿元,损失1250亿元!也正是中国石油上市半年,将中国股市砸掉3000点,中国股票市值损失16万亿!
    那么是谁在高买低卖不惜亏损金钱来打压中国石油?报刊杂志已经谈论很多了,主力军来自T20666、T20471这两个席位,“T”字头的席位是分配给保险、QFII等金融机构的,其中必有一个是属于中国平安的!一边“吓空”,一边“做空”,加上谢国忠们和摩根啊、瑞银啊这些威名赫赫的外资大投行齐声唱空,中国股市焉有不崩溃之理?
    中国政府岂能容忍这些洋人和洋走狗横行肆虐、剥夺中国人民的财富?奇怪的事情出现了!
 
 
政府为什么允许他们杀空股市?
 
 
    回顾半年来股市暴跌的过程,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无形的手在有计划地榨干中国股市:
    第一步,造核弹。高价发行、高价上市中国石油;
    第二步,放炸弹。平安浦发骇人听闻的巨额融资;
    第三步,心理战。精心组织安排的、批量密集的巨额融资谣言,堂皇地出现在主流媒体的版面;
    第四步,舆论战。谢国忠、许小年们每天出现在媒体的版面上,公布一个个深不可测的点位;
    第五步,稀释战。即使股市暴跌掉一半了,仍然高价发行一大批新股,放言创业板上马、红筹股回归;
    第六步,吸取战。一季度证券交易印花税已达597亿元,超过去年全年上市公司分配的利润,明显是横征暴敛的不公平,但是坚持榨吸不动摇,硬将还人民公平的税赋和“救市”联系起来;
    第七部,消耗战。股市里散户的资金如果不消耗掉必然会在一个大众普遍认为低廉的点位冲进股市买进,将股市托住,于是在下跌的过程中,三次释放大的谣言,两次是下调印花税,一次是否定再融资,特别令人愤慨的是,国务院发一个文件,要求制止大起大落,但是什么也不做,让散户冲进去抢反弹,牺牲在半山腰。这样当股市进一步暴跌的时候,可以按照空方的意愿冲到任何他们希望的点位!
    那么政府为什么不制止甚至直接参与这样一个过程呢?表面上用了这样一些理由:
    1,反通胀。这是一个荒唐的理由!凡是具有普通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通胀是货币发行量大于商品劳务产出量时发生的,我们的股市不可以融资融券,目前也没有其他衍生产品,所以股市的涨跌,既不能产出货币,也不消耗产品和劳务,和通涨何干?即使上涨的股市有增强消费者收入预期的功效好了,但是高价股票锁定社会大众的货币流通量也降低了社会大众消费的实际可能啊!
    2,挤泡沫。这更是一个荒唐的理由!目前股票市盈率也就25倍左右,说美国股市市盈率是20倍以下本来就是一个谎言!看看新浪网美国的股市吧,昨天的百度的市赢率是108倍,无锡尚德是46倍,携程网是56倍,而亏损的E龙网价格也在8.8美元!这就是美国这个成熟的市场对于中国企业的市赢率!道琼斯一共是30种工业股票的价格指数,这些企业历史悠久已经没有什么发展增长的潜力了,用这30种老朽企业市赢率来框套我们中国欣欣向荣、增长潜力无限的企业,这是一种别有用心的误导!
    3,美国经济。如同帮闲“经济学家”为统治阶级打压股市编造的无数个拙劣的谎言一样,这又是一个弥天大谎!美国次贷对中国造成的微乎其微的损失已经在几个银行的年报中交代清楚了,而次贷的策源地和真正危机的承受国美国和欧洲,总共跌了10%左右,而且人家已经开始稳步回升了,中国股市已经跌去50%,依然没有止跌的迹象!今天全世界股市都在上涨,而经济发展最好,最没有问题的中国却是唯一下跌的国家!
    这些理由都不成立,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政府对股市不遗余力的虐杀呢?
    今天,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王岐山履新满月应战通胀 所遇挑战史无前例!”的文章,对这位新上任的副总充满溢美之词。其中一个地方引起了我的注意:“‘王岐山当时作为朱镕基的得力助手,不仅经受了考验,更首次向世人展示了他做事果敢、雷厉风行的风格,也为自己积累了应对通胀的宝贵经验,这对他日后被委以重任非常关键。’3月13日,经济学家谢国忠对南方周末记者回顾”。我回顾了一下全国人大的会议程序,王副总是3月17日才被表决为副总的啊?中国人民更是20几号才知道他主管金融的啊,但是这位大摩的“经济学家”何以兴高采烈地提前四天就得知王升任的消息并且准确知道他主管金融的呢?难道他们的财富家训“信息是财富的法宝”起了作用?
    再回头看到两份简历,更令人联想,一份是呼吁政府对外资开放金融、私有化改造国企、厌恶中华文化、鄙视民族主义的许小年先生的,他在1999年到中国国际金融服务公司任董事总经理;另外一份是新上任的王副总的,这个中国国际金融服务公司正是王副总1995年在建设银行行长任上和摩根组建起来的中国第一个合资投行,王副总还是中金的第一任董事长。《南方周末》写道“在此过程中,王岐山结识了包括现任美国财长鲍尔森在内的一大批国际著名金融机构的领袖,积累了大量的人脉资源”。到后来,王在广东处理粤海发、广信,到海南处理房地产泡沫,更是和“一大批国际著名金融机构的领袖”打交道,不知道现在的治国方略是否受到了这些西方金融理论的影响?
 
 
空了中国又怎么样?
 
 
    2005年,我们开始股改,到2006年底,股改差不多完成。理论上到这个时候,国家持有的全部国有企业股份都可以上市交易了;2006年底,我们按照WTO承诺,金融开始全面对外开放,也就是张宏良先生说的“成为金融不设防的国家”。
    现在我们的股市在改革开放的旗帜、自由经济的旗帜、价值投资的旗帜下,正在向谢国忠先生的“熊两年,1700点”迈进了!两年后,有金融全面开放的配套政策、有“第二次思想解放”的舆论氛围,有国际金融资本成功部署好的布局,我们的国家的核心资产将正式走进国际市场!到那个时候,深受套牢之苦无法出脱的中国股民,将以欣喜感激的心情将手中把握的筹码送到国际“解放军”手中。中国人民苦斗上百年,最终又回到原点。
    过去熊5年,贱卖了1万亿银行,贱卖了1万亿国有企业;马上熊两年,也许十万亿国产1000亿就可以卖掉了。
    而我们最担心的是,这次股市的崩盘,冷漠、残酷、谎言、诱骗……一切最无耻卑鄙的手段全部用上了,等于撕破了脸皮,等于管理层的道德已经破位下行了,可以预见,今后有更冰封雪压的日子在等待着我们!
    对这个政府,我们付出了几代人的血泪:前三十年,全社会被剥夺,我们无怨无悔,因为积累起来建设国家了,虽然建设得实在很糟糕;后来改革了,城市经济改革,厂长经理成了工厂主,剥夺了工人阶级;医改、房改、教改,剥夺了城市居民;今天股改,通过去年前年的无度扩张、今年的突然收缩,再一次剥夺城市中产阶级……
    不怕人民动乱吗?不怕,因为他们用层层级级的负责制,比如校长负责制、系主任负责制、总编辑负责制等等,将中国知识分子生存权力网格化管理,再用房贷、车贷、医疗、教育等物质压迫,将中国知识分子生活目标具体在琐碎的生存事务当中了。中国知识分子已经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独立思考的空间、独立思考的勇气,没有公共知识分子的呐喊,民众等于失去了领头羊!
    假如发生了动乱的事件呢?也不怕,因为他们掌握着军队、警察、宣传机器,闹起来就镇压下去,更何况如果社会动乱,造成经济萧条破败,这也正是外国资本所渴望的美好景象啊!因为这种情况下,收购变得更容易、更低廉!不要忘记,摩根就是在美国股市崩盘的时候,以低廉的价格收购了美国钢铁公司、美国铁路公司的啊!
 
 
    
怎样的中国才能多起来?
 
 
    今天,股指又创下了一年多来的新低,央行上调了0.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一只新股上市,而对那么多打压股市的谣言从来不辟谣的证监会,今天却对外面传来的一丝暖风立刻澄清: 红筹股年中回归,没有暂停!赶尽杀绝、喝干舔净的姿态一览无余!纵观古今中外,有谁见过比我们现在的政府更残暴、更冷酷、更无耻的政府吗?
    但是政府有权力也有理由蹂躏践踏这样的人民!
    因为中国人一盘散沙。墨索里尼曾经说过:“我看不起意大利人民,他们不会组织起来,所以他们是一个个可以任意捕杀的绵羊!”。在当今的中国,即使十三亿人民加在一起,也没有十三个人的能力大,所以政府当然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虐杀股民;
    因为人民太冷漠。只要自己的利益没有受到损害,他人的利益是无所谓的;只要今天的利益没有受到损害,明天的利益是无所谓的;股市跌了嗷嗷叫,股市涨了什么都不管了!
因为人民太自私。每个人都希望他人冲在前面,自己坐享其成,就是在网络上呐喊一声也懒得,更不用说其他行动了!
    如何才能不空?
    首先请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站出来,勇敢地拿起你们手中的笔,将一盘散沙的中国老百姓心中的灯点亮,让老百姓组织起来,共同争取属于我们人民的权益!
    其次,每个看到这篇文章的股民要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广为宣传自己的不满,鲜明地向政府提出自己的意见!
    只有有一天能够让政府真正服从人民的监督,贪婪的国外金融资本才能有一个篱笆,人民创造的财富才能真正由人民享受!也许我们会流泪,也许我们会流汗,甚至我们会流血!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人生不过百年,死亡是我们必然的归属,我们象乌龟一样蜷缩在污泥里、象老鼠一样躲藏在黑暗里苟延残喘吗?如果需要,让我们象爆竹一样、象流星一样,发出光明的一刻吧!这一刻也许短暂,但是它会将我们平凡的人生辉映得光彩夺目,会将我们后代的生活空间照耀得明亮开阔!
    难道不值得吗?!
 
原载:东方财富网
 
小皮:掀起许小年的盖头来
-----“美国鹦鹉”们对中国有什么样的狼子野心?
 
 
一、漏洞百出的“不救论”

       曾经一巴掌将中国股市推倒到998点的“经济学家”许小年博士,在过去两年多的牛市中,看着飘红的K线,郁郁寡欢,一言不发;等到去年底特别是今年以来,中国“牛”轰然倒地的时候,许先生陡然充血亢奋起来,挥毫泼墨,奋笔疾书,从竞争啦、通涨啦方方面面,旧业重操,老调“重来”。3月中旬,股指两周暴跌700点,从4500俯冲到3800点附近,此时市场阴风怒号,樯倾楫摧,刘纪鹏、叶檀等“土博士”杜鹃啼血,面折廷争,希冀能天降甘霖,脱民于水火,市场因此进退失据,犹豫彷徨。许小年勃然大怒:“救市?救什么市?我们的金融体系出了大问题吗?经济要进入萧条了吗?”不准救!3月21日下午2点多钟,许小年将这篇<<没有危机 何谈救市>>的重磅炸弹,甩到战战兢兢的市场中,第二天轰然爆响,这天股市里豕突狼奔,各路人马夺路狂逃,股指惨然摔掉170点,大跌4.5%!
    其实许先生的意思并非不救市,而是没有到时候。到什么时候才能救或者才应该救呢?一是金融系统出了大问题,二是经济进入萧条。金融系统出大问题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许先生供职的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这样的大金融资本赚不到钱了或者要破产了的时候,这时国家还是要救的;或者经济进入萧条了,主要特征就是大小企业生产的东西卖不出去了,这时国家也是要救的,否则,天塌下来干国家屁事!许先生的话说的很明白,国家只有服务于金融资本家和产业资本家的义务,一亿多股民基民、涉及三、四亿百姓财产的死活,与国家无关!
    但是即使为了维护金融资本或者产业资本的利益,国家难道就不应该救市吗?游学四海、贵为教授的许先生不是心安里得地享受着“经济学家”的桂冠吗?经济学家就不能是外科郎中:经济学家要分析目前的经济现状,预防未来的经济危机,否则你“家”什么“家”啊?目前,股市有一亿多百姓参与者,基本代表了这个社会最有消费能力的中产阶级,股市严重下跌,他们的财富严重缩水,他们的消费能力严重受损,消费预期也急剧下降。有人说,不是正好抑制当前的通货膨胀嘛?错!目前的物价上涨绝对不是国内购买力过剩而生产供应不足引起的,明眼人都知道,是国际大资本操纵原油、铁矿石甚至农产品价格带来的“输入型通货膨胀”,收缩中国人的消费能力,并不能消除这种膨胀的根源。而我们7年来经济一直高速增长,其中6年投资增长是超过消费增长的,也就是说生产能力一直是扩大的,如果消费能力下降,那么在不久的将来,工厂卖不出东西,还不上银行贷款;失业人口增加,还不上银行房贷;证券营业部门庭冷落,券商倒闭……金融体系也不稳定了,经济也萧条了,难道非要到这一天到来才开始救吗?那么我们还要经济学家干什么?难道经济学家象外科郎中一样,等腿子断了才打石膏吗?
    自然,<<没有危机,何谈救市>>,“救”的意思本来就是对“对危难者脱困提供的援助”,假如有一方有危难了,而许博士大声疾呼“不救”,道德的面纱就脱落了。这里,博士就真正展开了博士的水平,先将议题象魔术一样转换到“金融系统没有出大问题”和“经济没有萧条“上去,把股市问题偷偷藏到了背后,然后才说“不救”二字,但是其本质还是让中国股市“自由落体”,越跌越快活!让人民欢呼雀跃的十七大的核心和精华,就是科学发展观的 “以人为本”,其中说要“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发挥人民首创精神,保障人民各项权益,走共同富裕道路”。当人民实实在在的财富在缩水,在许先生眼中这不是危机;崩溃的指数后有人跳楼、有人晕厥不起、有几百个人集体失声痛哭、有上亿个家庭惊恐万状、忧愁困苦,这也不是危机,在许博士心目中,只要在办公桌上摆着企业的盈利报表,墙上挂上红彤彤翘起的GDP,那么就是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经济增长与我们何干?难道我们只要听到报告上一串串不知真假的数字,然后就拍巴掌欢呼、就兴高采烈地摇旗呐喊捧场吗?
    为什么不应该救市呢?许博士说,要“走出政策市窠臼”,“政策市窠臼”长得什么样子呢?。“市场低迷时,想方设法提升人气,发社论,谈远景,注资金,发基金,降印花税;市场高涨时,就想方设法警示风险,加印花税,大融资,调控基金仓位,打击违规”,但是,奇怪的是,在“市场高涨时”,管理层“警示风险、加印花税、大融资、调控基金仓位、打击违规”时,从来未见许博士说过一句抗议、发过一声呼吁,照道理说,那个时候“我们的金融体系出了大问题吗?经济要进入萧条了吗?”,也没有啊,但是许博士就以赞赏的或许是鼓励的目光看着管理层一棒棒凌空劈下,绝对不说一句“砸什么砸,不许砸”之类的话的,所以,在许博士的心目中,股市向上走,老百姓赚钱了,就是“窠臼”,而股市向下走,哪怕老百姓头破血流、倾家荡产,是绝对不“窠臼”的!
    而面对“舆论和股民的压力”,怎么办呢?“管理层不需要有强烈的指数情结,别把股票当成了选票”,所以,管理层放心回家睡觉搓麻将吧,股指跌到一百点也不用紧张,千万不可以有“指数情结”啊!为什么呢?在1月16日许博士的另外一篇高论<<经济学家都将永远是斯密的孩子>>中给出了答案,“政府不比市场聪明”,所以“应该让市场独立的交易主体自主去交易”。然而,管理层不可以有“强烈的指数情结”,许博士却可以有“强烈的指数情结”;同时,“政府不比市场聪明”,但是许博士却比市场聪明太多了。在<<没有危机 何谈救市>>中,许博士谆谆教诲说,“假设中国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增长率是10%,再假定上市公司是中国经济的精华,盈利增长可以高于GDP的增长,比如说每年15%到20%,股市合理市盈率就应该在20倍以下”,刚才不是还说是“斯密的孩子”永远听市场话的吗?怎么一转脸就将“独立的交易主体的自主性”立刻取消了?张三认为21倍就不合理,李四认为42倍也不合理,想合理只有到“许家老铺”批发出专利专营的“20倍以下”来,才发给你“合理”的通行证!实在霸道得可以啊!
    难道20倍就一定合理吗?众所周知,经济学其实是一门经验科学,是不完全社会现象的归纳总结,任何经济学者,哪怕象许博士一样“家”得不行的人,都没有板起面孔训人的资格。举个例子吧,今天这里“轰隆”一声明天那里“呼啦”一下的伊拉克,有一个5倍市盈率的酱油厂,博士敢买这个股票吗?而美国有一个企业未来象微软一样有前途,但是是300倍的市盈率,博士想买吗?美国一个总统说,经济就是信心;股市里常说,买股票是买未来的希望。作为高速发展中的国家的国民,林毅夫说2030年中国经济总量上超过美国,王建说2020年A股市值将达650万亿元,而事实上,苏宁四年增长40多倍,万科十几年增长了200多倍,这么广阔的空间里,如此诱人的美景中,中国股民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却只能在20倍以下,对中国企业也只能有20倍以下的希望!假若这些交易“主体”胆敢违逆?我“许家铺子”可以立刻发出“不救”的指令,让你们的信心立马“缩水”,让你们的希望即刻“腰斩”!
    也许“许家铺子”是真心诚意为了中国经济和中国股民好,才不远万里舶来这么个宝贝,就象王明先生当年诚心诚意从莫斯科带回来的“布尔什维克化”和李德先生从柏林诚心诚意送过来的“堡垒战术”一样,但是为什么我们QDII出去在“成熟的市场里”买那些“大多数都是十几倍市盈率”的股票,一个个都鼻青脸肿地跑回来,而那些QFII到中国来买这些“价格脱离了基本面的支持”的股票都喜气洋洋地回家过年呢?更令人疑惑不解的是,为什么那些金发碧眼的家伙缠着国家头儿,死皮赖脸地要QFII呢?自己国家的股票市盈率又低,市场又成熟,跑到我们中国这个“不成熟的市场”里干什么?做华尔街白求恩?
    好了,就算许小年先生的“二十倍定律”跟“牛顿定律”一样,放之四海而皆准好了,但是许小年先生任董事总经理的中国国际金融公司上市推荐并承销的中国石油A股,发行价按照22.44倍市盈率定价就非常“合理”;同样是该公司上市推荐并承销的中国人寿A股,发行价97.8倍市盈率,也非常“合理”,至于该公司独家上市推荐并承销的中国远洋A股,发行市盈率高达98.6倍,更是“合理“得不行啊!我们必须20倍而且“以下”才“合理”,而许小年先生们想多少倍就多少倍,怎么都合理,这是什么样混账的强盗逻辑啊!
    那么管理层要干什么呢?许先生循循善诱地宽慰道:“充分的信息披露,严格的市场规则,平等的投资机会,透明和稳定的政策,这些是对投资者利益最好的保护,这些事情做好了,投资者赔钱也没有怨言”。平安浦发增发公开通告前机构和神通广大的资本先跑,是“充分的信息披露”吗?恶意圈钱横行,有“严格的市场规则”吗?“窗口指导”等于“平等的投资机会”吗?“半夜鸡叫”是“透明和稳定的政策”吗?许小年先生等于告诉我们,我们没有得到“对投资者利益最好的保护”,而我们这些“投资者赔钱”有怨言也是合理正确的。但是管理层完全不必对这些怨言担心害怕,因为许先生开宗明义地告诉了管理层,“别把股票当成了选票”,说白了,他们的位子是不需要选票的,尽管翻云覆雨,尽管指鹿为马好了,我们即使天怨海恨,我们即使四野饿殍,但谁也奈何不了他们的高官厚禄!
    学历犹如婚姻,有了婚姻未必就有宝黛一般的爱情,同样的,有了博士学历也未必就有高超的学问,许小年先生搞一些名词术语糊弄老百姓,但是自己却无法自圆其说!
 
 
二、价值万亿的“推倒重来”论
 
 
      我苦想,贵为博士、荣封教授之衔的许小年博士,怎么就敢把这样一篇破绽处处、漏洞百出的文章抛出来呢?联想到那个提着“著名经济学家”帽子在大江南北幺三喝四的谢国忠,即使一万次证明他的“泡沫”啊、“崩溃”啊子虚乌有,但是他依然第一万零一次梗起脖子,声嘶力竭地喊出“泡沫”啊、“崩溃”啊的强音,这需要多么厚颜无畏的勇气和恬不知耻的精神啊!要支撑这些勇气和精神,没有马克思说的“十倍以上的”利益和江姐那样视死如归的信念,恐怕是难以支撑的。让我们开始这些利益和信念的寻觅之旅吧!
    55岁的许小年,198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获工业经济学硕士学位 ,1981年-1985年,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1991年毕业于加州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1991年-1995年,在美国马萨诸塞州Amherst学院担任助理教授 ,1996年,任世界银行咨询师 ,1997年-1998年,任美林证券亚太区高级经济学家 ,1999年加盟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被聘为董事总经理、研究部负责人 ,2004年2月,加盟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被聘为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 。
    顺风顺水,一路昂扬的履历中,有三段我们需要特别的研究:1、1981年-1985年,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个什么所在呢?翰林院和上书房!国家的智囊机构,下可联络省部,上可抵达天庭,进可封疆觅侯,退可清名俊逸!时值国家百废待举,而许小年先生又正在意气风发的“小年”,却挥一挥衣袖,架机西去,颇令人费解。但是无论如何,五年中枢生涯积累的深厚的人脉和对中国中枢机关窍门的把握,既保证了以后人生的左右逢源,也可能使美国人热切地渴望他的到来;2、1996年,任世界银行咨询师。世界银行是否属于世界呢?非也,基本属于美国政府,美国是最大的单一股东,拥有16.41%的投票权;其次是日本(7.87%)、德国(4.49%)、英国(4.31%)和法国(4.31%),大家如果有记忆的话,“著名的经济学家”谢国忠先生1991-1995年也在这个机构任经济分析员,谢前脚走,许后脚就来了;3、1999年加盟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被聘为董事总经理、研究部负责人。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是一个什么公司呢?就是大名鼎鼎的“中金公司”,它不是普通公司,而是投资银行,而且是中外合资的投资银行,股本结构如下: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43.35%股份;摩根士丹利国际公司持34.3%股份;中国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持7.65%股份;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持7.35%股份;香港名力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持7.35%股份。在这里我们看出,中资50%,外资50%。这个公司做什么呢?主要做中国境内股票上市承销业务,这个生意轻松而利益丰厚,光去年“大融资”热潮中,这个公司在A股市场上承销的股票就达177亿美元,而整个A股市场上全年才IPO553亿美元,整个纽约交易所全年才IPO371亿美元!
    许小年先生以上的经历中,我们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来自美国的“摩根士丹利”!大家应该记得“空军司令”谢国忠先生是如何“著名经济学家”起来的吧?第一步就是“摩根士丹利”封赏一个“摩根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强行灌输给中国市场,此后谢国忠才在中国众多昏头昏脑的媒体上摇头摆尾起来的啊!而许小年1999年走马上任到“中金”位高权重地既“董事”又“总经理”起来之后,有什么光辉的业绩呢?2001年,当上海股市经过10多年的发展,终于战战兢兢地登上2245点高峰时,许小年先生发布了著名的“推倒重来”令!此后,中国股市如同九天飞瀑,逐波下跌,一直到2005年7月前后,终于完成“推倒”大任,沪指跌破1000点,这才开始“重来”的历程。其间,中国经济每年以差不多10%的速度在增长,而投资股市的中国投资者经历了五年度日如年的炼狱,数以万亿计的人民财富化为蒸汽不说,企业融资再融资的步伐也几乎停滞!
    现在谢国忠前面敲锣喊着“熊来了”,后面许小年打鼓吼着“不准救”,这两个都有着摩根姻亲的“学家”,急切地要将中国本来生机勃勃的资本市场“推倒”,干什么?谁都知道,在五颜六色的资本市场中,没有免费的午餐,一切言论都是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那么中国股市熊下去,对谁有好处?让我们看看2001到2005年大熊中,谁赚翻了,谁亏傻了。
    大家一定要去看一看时寒冰先生的博客,其中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左大培先生<<中国银行已成为外资超级提款机>>一文,看了令人气冲牛斗、义愤填膺!中国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几乎中国所有的银行都在2001-2006年,引进了如蝇逐臭地飞扑向中华大地的各国金融资本:工商银行,1.16元/股;中国银行,1.22元/股;兴业银行,2.7元/股;建设银行,0.94港币/股;浦东发展银行,2.96元/股……中国金融业被贱卖了!中国被贱卖了!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在<< 控股中国银行——劫难第一单>>中悲愤地说,“当初八国联军几十年”才“从中国抢劫了13亿银元”,可是我们现在没有战争,也不需要赔款,但是政府却“通过银行股贱卖”,让“外资一年就从中国掠走上万亿元”,“恐怕连李鸿章地下有知都会哭笑不得”!而和这种贱卖相匹配的背景和合理的借口是什么呢?!五年大熊市!到2006年10月,宝钢,4块多;武钢,不到3块;深发展,8块多;中国银行,3块出头……在如此萎靡颓废的股市衬托下,用如此低廉的价格出售国家资产,既不显得刺目,老百姓也不觉得特别心疼啊!所以,这场5年大熊市,让摩根士丹利们从中国人民手中直接取得至少1万亿人民币的利益!至于渗透控制中国金融业得到的政治上的好处,更是无法以金钱来衡量了!
    而我们到国外去购买人家股权是什么待遇呢?1月31日,中国铝业收购力拓9%的股权,当日,力拓英国收于每股49.56英镑,中铝却必须支付的每股约60英镑的价格,比其当日收盘价要溢价约21%,到今天为止,两月亏损25.7亿美元,相当于中国铝业全年盈利的近两倍;中投投资黑石亏了16亿美元,平安投资富通亏了4亿多英镑……买卖啊买卖,总是我们亏损累累,而洋人总是盈利得坛满罐满,这样的买卖继续下去,中国人要创造多少财富才能经得起他们这样买卖呢?!
    五年大熊市还有什么好处?看看中国国际金融公司网站上的辉煌业绩吧,熊市A股市场发不了股票,只好就由中国国际金融公司拿到纽约去卖了。中国石油 ,发行175.8亿股,拿回28.9亿美元,按照1:8的比例算好了,总共拿回来230亿元人民币,折合每股1.31元人民币,而中国石油在牛市的中国市场上发行,只发行40亿股,就要中国人民668亿元,价格相差13倍,可享受的权益却是同等的,等于向华尔街直接输送人民币501亿元!中国石化,167.8亿股,拿回34.6亿美元,折合1.6元/股;中国铝业发行25.88亿股,拿回4.86亿美元,折合1.5元/股;中国电信,发行80.27亿股,拿回15.2亿美元.折合1.5元/股;中国人寿,发行74.4亿股,拿回34.75亿美元,折合3.7元/股;建设银行,发行305亿股,拿回94亿美元,折合2.4元/股……项目太多,大家到中金公司网站上自己去看吧。在五年大熊市的背景下,许小年带领的中金公司生意兴隆,可以将一个个冠有“中国”的国有特大企业,将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特大企业,包包扎扎,到美国去贱卖!大熊五年,至少又有万亿中国人民的财富,通过许小年们,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了大洋彼岸去了!写这一段,我流泪了,我非常难过,这些特大企业都是国有企业,是我们的祖父、父亲、包括我们自己,被国家高度剥削占有的基础上建立积累起来的,俄罗斯搞私有化是将这些企业折算成股票,国民平均分配,我们不指望能有这样的好事情,但是我们搞股份制,最起码也应该以便宜的价格先卖给我们自己的人民啊,为什么要将属于我们的财产低贱地送到华尔街呢?!而且,我们缺美元吗?这么多年来,我们这样花花绿绿的纸张在国库里堆积如山,我们还要将这些我们子孙赖以安身立命的本钱送到和我们有血海深仇的国度里,换回这些他们想让它值多少钱就值多少钱的玩意,为什么?!
    现在看出来了,推倒重来造成的的五年大熊,至少使中国人民损失2万亿以上的直接财富,这些财富到那里去了?到纽约、伦敦、柏林……大金融资本家--摩根士丹利们--的荷包里去了!
 

三、深不可测的信念
 
 
       如果仅仅是忽悠中国人民2万亿财富去也就罢了,我们向来就有“量中华之万亿,结与国之欢心”的优良传统,即使今天并无大沽口停泊的兵船,也无零丁洋升火的炮舰,只要高兴,量一量、结一结又有什么鸟事?!
    但是事情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谢国忠又衔命出征了,逢人就谦虚地一笑:“抱歉,要熊两年!”;而许小年也同时出发了,要中国政府<<关键时刻 证券市场勿蹈覆辙>>,什么覆辙呢?市场低迷时政府伸出援手救市的覆辙,也就是让市场烂下去,再烂下去……最后嘛,自然有人来收拾。谁来收拾?许小年有文章一步步告诉你!
    1月21日,许小年撰文,<<中国继续改革 改什么?>>>,改什么呢?许先生主要呼吁,金融要改革开放,资本市场要改革开放,国有经济要改革,监管要改革。金融开放了,无论谁的钱、无论多少钱都可以搬到中国来,来干什么呢?因为资本市场也改革并且开放了,这些钱可以进入中国资本市场买他们任意想买的股票啊,炒股票?不是,是买这些企业的控制权啊;不是国有企业是主体地位吗?国资委会卖出解禁的股票,主动放弃大股东控股的地位吗?没有关系,许博士再让国有企业改革,怎么改呢?许博士说“理论与实践都证明,在同等条件下,民营经济有着更高的效率”,说白了,卖吧,民营化多好啊?假如有人硬要本本主义,一根筋,怎么办?也没有关系,将监管再改革了就万事大吉了嘛!假如你认为许先生是纸上谈兵,你就错了:去年9月份,美国国会通过了一个决议,要求中国金融市场向美国开放;今年1月21日,许先生抛出了这篇宏文;上月28日,中国银监会就发出了《银行控股股东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取消了对外资控股中国银行的比例限制(此前规定,外资单独控股中国银行不能超过20%,联合控股中国银行不能超过25%),多少中国人还怀着一丝渺茫的希望,毕竟是“征求意见稿”嘛,但是请注意,在银监会的网站上公布的征求意见的电话是没有人接听的,而公布的两个邮箱是根本不存在的,征求什么啊征求,就这么定了!张宏良教授悲愤地说:“中国将成为有史以来国有银行任凭外资控股的唯一国家,成为世界一体化过程中国民丧失经济和金融控制权的第一个国家。该决定将成为中国现代史上具有重大历史分期意义的里程碑式文件,是中国将由此开始丧失经济和金融主导权的历史性标志!”
    象张教授、时记者这样的人,中国一定大有人在!怎么办?1月16日,许先生撰文:<<从战争斗争到竞争>>,他告诉我们,“自1840年的鸦片战争始,中国的命运就和世界永远地联系在了一起。虎门硝烟升起之时,天朝帝国就再也无法按照自己的轨迹运行”了,所以你们就认命吧!为什么呢?许博士告诉你,“1840年之后”,“国粹”和“传统儒学如寒风刺破的灯笼,千疮百孔,黯淡无光”,而我们“洋人有着自己发达的文化”,所以“崛起成为世界的主流”,你们“华夏帝国则被推到了舞台的边缘”!那么假如我们什么都被洋人买去,什么都被洋人控制去,我们中华民族还怎么生存?许先生拍案怒斥:你这是“激进”!“梁启超等维新人士”“激进”,“孙中山”“激进”,“三民主义”简直荒唐透顶,特别是“第一条民族主义”,许先生的意思是你们中华民族还要干什么啊?忘记你什么狗屁的中华民族吧,由我美利坚统治你们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而“国民党在北伐中提出了“打倒列强”的口号”,也是“激进”,那些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列强怎么能够打倒呢?你们应该温顺地低下你们的头颅让他们骑上去啊!文章最后说:“耐人寻味的是,近代史上越是激进的对外政策,似乎越能够得到民众支持”,这是在告诉统治者,你们卖银行、卖股票尽管卖!如果得不到民众支持,别理他们!因为他们是错误的“激进的对外政策”。许小年先生这篇文章不长,但是写得吞吞吐吐,许多意思并没有直白地表述出来,但是从他似乎和内容不相干的题目上,我们可以看到他隐含的得意与自信:<<从战争斗争到竞争>>:过去我们用战争将你们征服了,后来近30年冷战的斗争我们也胜利了,现在我们和你们用商业竞争的形式摆开战场,你们也注定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
    到这里,许小年们伟大的抱负和坚强的信念已经被清晰地勾勒出来了:不救市,就是将中国的资本市场推倒到低廉无比的价格!不救市,就是让亿万人民的财产化为灰烬,使人民对未来的生活、对中国经济的希望、对中华民族的信心全面溃灭!不救市,让中国资本市场“抱歉,熊两年”,就是等待国家配套的政策安排停当,让外国资本以低廉的成本收购中国、控制中国!一句话,不救市,就是让中华民族灭亡!
    难道一个普通的“海归”写写文章能动摇国本?牛市能被喊熊?其实股票不是非买不可的大米,要买并且持有,必须要有信心和希望,许小年们天天张牙舞爪地在媒体上咆哮,而有关部门默契地沉默,让人民的信心动摇、希望溃灭,当然会不断地卖啊卖。而这些文章作为教化百姓、迷惑人心、麻醉人民的前言,加上后面一大批“海归”鹦鹉和“土鳖”鹦鹉友军忙碌在各个岗位上,为同一个目标奋斗,就构成让中国股市崩溃的、卷页浩繁的华章!写文章的为不写文章的工作提供理论借口,不写文章的为写文章的提供实务支持。看看吧,中国所有国有银行,那些老百姓先花巨额积累筹建,后来又一次次花钱替他们核销巨额天文数字的呆帐才生存下来的银行,居然步调一致地将部分股份以低廉的价格卖给了外国大金融资本,那是几十年中国百姓的血汗啊,海泼洋倾地倒进了洋人的口袋,没有一个体系严密的队伍,怎么能有条不紊地干出这样遗臭万年的事情呢?在中金公司网页的“公司简介”里他们这样介绍自己的优势:“中金公司通过与国家政策和行业监管部门的密切沟通与广泛交流,得以深入理解和把握国家宏观经济和国民经济主导行业的发展趋势”,请注意啊,他们一个合资的公司,能够“与国家政策和行业监管部门的密切沟通与广泛交流”,不但“密切”,而且“广泛”!和我们看电视读报纸单向接受、主观猜摸不一样,他们可以双向交流的啊!也许就在这种“密切沟通与广泛交流”中,我们“国家政策和行业监管部门”对许先生伟大的思想就欣然接受,并且融化在制度里、落实在行动中了呢?比如这次救市和不救市的大争论中,实力强大的“海归”鹦鹉们说不救,“国家政策和行业监管部门”就不救,任凭那些游兵散勇的水皮、刘纪鹏们喊破青天也白搭!
    许小年先生们,“斯密的孩子”们,求你们收手吧,给苦难的中国人民留一点生路吧,别让中国人民蓝蒙蒙一片永远给西装革履的白人打工啊,别让上海滩上美国大兵搂着中国女郎在吉普车里呼啸狂奔的一幕再出现啊!即使中国在你们年轻的时候可能有对你们不住的地方,毕竟生养了你们啊!你们的“爸爸”斯密,从人性自私的角度写出了<<国富论>>,但是同时也写了一本和你们崇拜的<<国富论>>一样重要的<<道德情操论>>啊,这本书从人性同时有利他性的角度,论述了个人要有社会道德、群体精神、民族观念,你们现在疯狂地做这些事情,难道就不怕百年之后到另外一个世界,你们的“爸爸”不认你们这些“孩子”吗?
 
许小年文章根据和讯博客http://xuxiaonian.blog.hexun.com/
 
原载:东方财富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3.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4.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
  5. ​越是困难,越要保持战略定力——从南海吹填说起
  6. 大国战争离你我有多远?美军最高将领说“大雨即将落下!”
  7. 比克格勃更神秘!普京为何此时派“它”出场?
  8. 时代尖兵:谈谈文革中受主席、总理保护的陈毅元帅
  9. 灵性的上海话筒,听不得人民群众抱怨
  10. 我差点冤枉了这家成立6天就负责保供的企业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3.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4.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5.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6.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7.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8. Chairman MAO为什么要废除高考?
  9.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10.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9.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0. 白岩松为何对当今中国经济感到恐惧?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