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黎阳:妖魔化越狠,毛泽东越神

黎阳 · 2011-05-08 · 来源:乌有之乡
就算文匪精英得逞一时,起劲把毛泽东妖魔化了,毛泽东思想禁了,那又有什么用?这堆反面教材只能让毛泽东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更加神圣!

妖魔化越狠,毛泽东越神


黎阳
2011.5.7.



看了《致茅于轼的一封信》,很替作者不值——您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给人写信是正常,给狗写信是荒唐。给疯狗写信呢?那就是加倍荒唐。


茅于轼叫嚷“把毛泽东还原成人”,却把自己“还原”成了疯狗——平时还左一层右一层裹着一大堆道貌岸然,如今一概顾不上了,什么“精英”、“理性”、“学术”、“专业”、“学者风范”统统一把撕了个精光,赤裸裸连裤子都顾不上穿就窜出来满大街狂咬乱嗥:


“控制不住自己而流口水,连说话都说不清,跨不上汽车而不得不请人把他抬上去”、“长期卧床而腿肚子又细又弱”、“祸国殃民的总后台”、“搞阶级斗争,死人无数,在所不惜”、“奸污过不计其数的妇女”、“人性的兽欲”、“完全疯狂了,用最大的代价去追求权力”、“权力无边,又有不可告人目的”、“经济和政治双崩溃的边缘”、“毛泽东又是幼稚的”、“昏庸和他极高的智力相结合,把中国搞成一个不成为国家的‘国家’”、“在毁坏国家上他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无人能及得上他的百分之一”、“全世界都因他而痛苦”、“全社会痛苦的极大化”、“冷血性无与伦比”、“心理的阴暗实在叫人吃惊”、“冷酷无情,没有起码的人性”、“心理非常阴暗”、“处处和人民相对立的人民公敌”、“被权力的迷信所控制,丧失了起码的理性”、“完全丧失了正常思维”、“除了抗战头两年共产党的军队打过几次抵抗日本军队的仗,从1939年以后就没有打过一场稍微大一点的仗”、“解放并没有给中国人带来幸福,相反,带来的是生灵涂炭的三十年”、“因政治原因死亡达五千万之众。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总数”、“陷入内部无穷无尽的阶级斗争,造成人类史无前例的生命损失”、“给中国带来的是使人痛苦,然后死去”、“不但自己用尽办法叫人痛苦,而且动员全国人民互相斗,互相制造痛苦”、“不但做到了在国内制造痛苦极大化,而且输出他的理论,让全世界都要残酷斗争”


……如此连篇累牍的咬牙切齿让人看到的是什么?是“学术”、“理性”、“精英”、“逻辑严密”、“有根有据”,还是疯狗撒野、泼妇骂街?


疯狗岂是可理喻的?写信跟疯狗理论,书生气是不是太足了点?



不过茅于轼那些自鸣得意的泼妇骂街也不是什么新发明,都是人家国民党反共专家们当年玩剩下的——毛泽东1949年就总结过:“共产党是一个穷党,又是被国民党广泛地无孔不入地宣传为杀人放火,奸淫抢掠,不要历史,不要文化,不要祖国,不孝父母,不敬师长,不讲道理,共产公妻,人海战术,总之是一群青面獠牙,十恶不赦的人”——以史为镜一对照,茅于轼连篇累牍的破口大骂没有一条超越了当年国民党反共八股的圈子。



但如果以为茅于轼当真疯掉了就错了。人家嘴上疯,心里可很有算计,否则为什么早不疯晚不疯,突然现在跳出来抽疯?一是有恃无恐,二是以为时机已到。有恃无恐:有福特基金会罩着,有“75岁免死金牌”保驾,有带路党捧场喝彩打气。以为时机已到:“XX花遍地开花”,以及据说的“毛泽东思想不列入”。


人家有了这许多层层保险,才敢“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才敢倚老卖老加狗仗人势,才敢趾高气扬嚎气万丈,才敢“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是流氓我怕谁”,才敢一副泼皮相、十足流氓腔——“上帝要谁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茅于轼跳出来歇斯底里大发作与其说是抽疯,不如说是背后某“大领导”做贼的一种手法,名曰“投石问路”:把这条疯狗当石头扔出来,看中国老百姓反应如何。如果多数人无动于衷,那就乘势登鼻子上脸顺杆爬,后续动作一鼓作气;如果劈头盖脸挨了一顿板砖,那就赶紧缩龟头——象贼一样心虚,象贼一样无耻,象贼一样见不得人。


实际上为“投石问路”而扔出来的烂石头也不止茅于轼一块。仔细算算,从据说的“毛泽东思想不列入”到现在扔出来的石头已经有好几块了:海南毁毛泽东像、天安门广场立孔子像……也许这让茅于轼看得眼热手痒,跃跃欲试来凑热闹,自告奋勇当上烂石头被扔了出来。


为茅于轼的狂吠而大动肝火证明你还没看透其本性,内心深处还期望疯狗有不发疯的时候,所以才生气。如果根本不抱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还会生气吗?——有谁会因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而恼火?有谁会因为癞虾蟆唱不出花腔女高音而愤怒?本来就不指望,当然也就没失望。期望值不同,心态自然不同。



茅于轼们“把毛泽东还原成人”的声嘶力竭恰恰从反面证明了毛泽东的不寻常:他不但让中国老百姓在他逝世后越来越远怀念他,而且让他的敌人在他去世这么多年后还得感受到他的存在,还得叫嚷把他“还原成人”——寻常人谁做得到?就以“精英”们不遗余力拼命吹捧的主儿为例,生前耀武扬威马屁不绝,一咽气便“人死如灯灭”,自动“还原”成了龟儿子、臭狗屎,倒贴钱都甭想让老百姓在心里惦记着——“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无论对茅于轼们的“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还是对据说的“毛泽东思想不列入”都用不着大惊小怪,更用不着愁眉苦脸。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是一种科学真理,它是不怕批评的。如果马克思主义害怕批评,如果可以批评倒,那末马克思主义就没有用了。”同样,如果毛泽东思想真如此不堪一击,一纸决议、几条疯狗就能搞得土崩瓦解销声匿迹——“平和的像个装集装箱的单子,注明某一种货物不准进入集装箱。就这样,把几代领导人想办没敢办的事情办成了”——那还叫毛泽东思想吗?还算得上科学真理吗?还值得人们信仰崇拜吗?




毛泽东思想不是爱要不要、任人摆弄的装饰品,而是斗争必须的武器——阶级斗争的武器,民族生存斗争的武器。武器的特征是什么?不管是谁,不管喜欢不喜欢,只要到了生死关头,只要不甘束手待毙,只要想反抗,就必然想到它,就必须拥有它,就只能也必须把它当成宝贝。毛泽东思想也是如此。


不管你平时对毛泽东思想知道不知道、承认不承认、喜欢不喜欢、买帐不买帐,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到了“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的时候,只要你不甘心灭亡,只要你要反抗求生,你就只能去找毛泽东——是你有求于毛泽东思想,而不是毛泽东思想有求于你。存在决定意识,这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在这个“优胜劣汰”的丛林世界,中华民族要生存就必须处于优等。要处于优等就必须使中国人民处于自愿的有组织状态。要使中国人民处于自愿的有组织状态就必须有凝聚,要有凝聚就必须有思想武器——毛泽东思想。



人的优等劣等不按人种分,而按组织状态分:谁组织严密谁优等,谁无组织谁劣等——人与野兽的根本区别之一是人能主动自动组织起来而动物不能。人一旦处于无组织状态,就等于退化到了野兽状态——当灾难危机发生时,谁能保持有组织状态统一行动集体救助,谁的生存机会就高,这就叫“优等”。谁只能凭动物本能消极应付、各自逃生,谁就对灾害毫无抵抗能力,谁的生存机会就低,这就叫“劣等”。世界各国,包括美国、德国、印度、柬埔寨、中国等都发生过集会踩踏死人事故。1976年中国唐山大地震时开滦煤矿吕家坨矿困在井下一千多职工零伤亡脱险。前者是无组织状态,正常时期都造出了灾祸闹出了人命;后者是有组织状态,特大灾害面前却做到了零伤亡脱险。


人在灾害危机面前有组织与无组织大不一样。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种族,不管是德国人、美国人、印度人、柬埔寨人还是中国人,不管是不是“优等文明”、是不是“精英”,只要处于无组织状态,遇到灾害危机都只能象低等动物一样惊慌失措、争相逃命、自相践踏、任人宰割,都属于“状态性劣等”。只有处于有组织状态的人才能遇到灾害沉着冷静、从容应对、化险为夷,才属于“状态性优等”——人没有“生理性优等”和“生理性劣等”,但有“状态性优等”和“状态性劣等”。处于有组织状态就是“状态性优等”,处于无组织状态就是“状态性劣等”。



同样是碳原子,无组织的个体群只能是“低等”的石墨,有组织的集合就可以是“高等”的金刚石。同样是铁原子,无组织的个体群只能是“低等”的顽铁,有组织集合就可以是“高等”的金属纤维。同样是光子,无组织的个体群只能是“低等”的漫射光,有组织的集合就可以是无坚不摧的“高等”激光。同样是个人,无组织的个体群只能是“低等”的乌合之众一堆肉任人宰割,有组织的集合就可以是“高等”的钢铁巨人无人敢犯。同样的个体群,优等劣等的区别完全取决于有组织还是无组织。“有组织”就是整体的网络,“无组织”就是零散的个体。个体对抗不了网络,个人对抗不了组织——科索沃战争中,塞尔维亚空军司令亲自驾驶米格29战斗机升空迎战,结果未发现敌机就被击落。他本人是飞行老手,个人技术不可谓不精湛,米格29战斗机的单机性能在当时也不可谓不优秀,但仍然一败涂地。因为这不是古代一对一较量的单打独斗,而是个人对组织、个体作战单元与网络作战系统的对抗,力量对比完全一边倒,单兵作战能力再强也没用。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个简单的规律:同样的个体群,处于有组织状态(并入网络之中)就是优等,无组织状态(离散于网络之外)就是劣等。



坚决支持袁腾飞妖魔化毛泽东的人民大学“精英”张鸣对猪很有研究,堪称知己:猪“聪明”、“有绅士风度”、“决斗象骑士”、“生命力极其顽强”,但“猪也有好些毛病。最大的毛病是没有群体意识,根本不知道互相照应。猪群里如果有一头猪生了病,出了点毛病,那你赶紧得把它隔离出来,否则,其他的猪就会一直咬它,直到咬死为止。猪出栏的时候,抓猪很麻烦,但只要你把它们赶到一起,让它们屁股对着你,虽然它们明知道被抓了,命就没好,但只要你一个一个把它们拖出来,就全能抓光而没有反抗,被抓的猪,被拖着,嚎叫着,但其他的猪,低着头一声不响。所有的猪,都期望自己能侥幸”。


( 张鸣:少年“猪”事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7a2f501017qku.html


张大人这段绘声绘色极其精彩地告诉人们什么叫“状态性劣等”——虽然“聪明、有绅士风度、象骑士、生命力顽强””,但只要“没有群体意识,根本不知道互相照应”、“没有反抗”、“都期望自己能侥幸”,就只能当劣等,就只能任人宰割,就只能被淘汰。猪如此,人也如此——哪怕是“精英”、“聪明、有绅士风度、象骑士、生命力顽强”,但只要象猪那样处于无组织状态,不反抗,图侥幸,那就照样是猪,照样当低等动物,是人也当不成人,只能从人变成猪,变成低等动物,任人宰割、任人淘汰。这就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人的优等劣等不按人种分,而按组织状态分:谁组织严密谁优等,谁无组织谁劣等”。


(张鸣总结说:“猪很像人,反过来,也对。古人说的好,人与禽兽,所差者几希。几希有多少?微微一点点而已。”这话只对了一半。不是所有的人都象猪,也不是猪象所有的人。应该说,“猪象‘精英’”,反过来说“‘精英’象猪”更对——貌似“聪明、有绅士风度”,却“没有群体意识,根本不知道互相照应”、“能抓光而没有反抗”、“都期望自己能侥幸”。可见“精英”总是自觉追求“状态性劣等”,死乞百赖要当“劣等动物”。张大人的结论稍微修改一下拿来用正好:“‘精英’与禽兽,所差者几希。几希有多少?微微一点点而已。”)



有组织状态就是“状态性优等”,无组织状态就是“状态性劣等”。有灾害时如此,无灾害时也如此。人如此,企业也如此。有组织的大财团就是“状态性优等”,单打独斗的个体户就是“状态性劣等”。


文匪“精英”为什么那么仇恨国营企业?因为国营企业使中国企业处于“有组织状态”即“状态性优等”,外资集团束手无策。所以文匪“精英”要用“私有化”把中国的国营企业拆成个体户,使它们处于“状态性劣等”,只能要么被组织严密的外国资本财团吃掉(变成外国的“有组织状态”),要么破产灭亡,要么拼命削价、靠压榨中国人的血汗苟颜残喘(这种生存本身就是“状态性劣等”)。


这就是说,文匪“精英”不是不要垄断,只是不要中国人对付外国人的垄断,但绝对不反对外国人对中国人的垄断;不是不要中国企业处于有组织状态,只是不要中国企业处于中国的有组织状态,但绝对不反对中国企业处于外国垄断资本财团的有组织状态。它们的“私有化”的针对性非常明确:消灭中国工商业在外资面前的“状态性优等”,使其变成“状态性劣等”,帮助外资对中国人实行“优胜劣汰”。


抗日战争时毛泽东说:“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抗美援朝后毛泽东说:“帝国主义侵略者应当懂得: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同样是中国人,无组织状态时别人就“敢于欺负”,有组织状态时别人就“惹不得”——优等劣等完全取决于是否“有组织状态”:无组织状态就是“状态性劣等”,有组织状态就是“状态性优等”。


毛泽东思想是“组织人民”的科学。要让中华民族集体生存、共同富裕就必须使人民处于自愿的有组织状态。要使人民处于自愿的有组织状态,就必须按毛泽东思想办,否则这个“有组织状态”就维持不下去。丧失了“有组织状态”,就只能回到“状态性劣等”。


毛泽东思想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产物,是中华文明深厚底蕴在民族生死存亡关头的绝地大反击。


中国自鸦片战争起跟洋人打一仗败一仗,败一仗来一次割地赔款、丧权辱国,以至于国家破产、精神崩溃、“月亮也是外国的园”、“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在毛泽东之前,中国面对东西方列强的侵略从来没有成功的英雄,从来只有悲剧的英雄,失败的英雄。他们奋斗了,他们牺牲了,但他们失败了。失败就失败在他们谁也没能够改变中国任人宰割的命运。“瓜分惨祸依眉睫,呼告徒劳费齿牙”。尽管在中国人眼里他们虽死犹生,虽败犹荣,但在洋人眼里他们仍然是失败者,丝毫不能阻止列强来侵略,来掠夺,来任意支配中国。


唯有毛泽东真正扭转乾坤,彻底改变了中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命运。毛泽东创建了新中国。毛泽东领导中国人顶住了一切外来干涉。即使世界上头号超级大国美国也照样栽在毛泽东手下。美国在朝鲜跟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军队直接较量,失败了。美国人不服气,拿越南当实验战场,间接跟毛泽东的人民战争理论再较量,又失败了。抗美援朝把美国军队打怕了;越南战争把美国社会打怕了。证据之一就是从此美国朝野上下“中国吃惊病”流行,做梦也要哼哼两声“中国威胁论”,顺便也就放弃了军事上大规模进攻中国的战略设想。美国“挟天子令诸侯”,利用联合国动员全世界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跟毛泽东领导的中国整整较量了二十多年,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一切手段全部使尽用绝,对毛泽东始终无可奈何。封锁中国几十年,中国不但没垮,反而成了核大国。


在有毛泽东思想之前,中国人只有尊孔忠君的思想,崇洋媚外的思想,妄自尊大、固步自封的思想,无所作为、逃避现实的思想,消极悲观、逆来顺受的思想,等等等等。面对列强的侵略,中国人原有的一切传统思想武器全部失灵。中国人翻遍了孔孟之道和诸子百家,求遍了老子如来耶酥安拉,捧来了“民主”“自由”“人权”之类跟西方国家班门弄斧……目的只有一个:从中找出一条救国之道。然而所有这些努力无不“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自从有了毛泽东思想,中国人才真正从精神上成为强者,使局面根本改观。


这个世界上替强者效劳的思想理论不计其数,教诲弱者屈从强者的说教浩如烟海,唯独毛泽东思想专门替受强者欺凌的无辜弱者说话;专门教导弱者如何由弱变强;教导遭受强国侵略的弱国不靠寄人篱下,不靠卑躬屈膝,不靠主权交易,完全依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来改变命运。毛泽东从来没有躲在国外到处化缘,从来不靠别人施舍恩赐,一切靠自己,一切白手起家,以弱胜强,转弱为强,从赤手空拳到打下天下。对于外来援助,毛泽东从来是白给欢迎,花钱买可以,拿主权换绝对不干。无论是美国还是苏联都拿毛泽东毫无办法,打不赢,吓不倒,骗不过,困不住,“硬刀子”“软刀子”全部失灵,绞尽脑汁也不知该如何破解毛泽东思想,只好祷告上帝保佑让毛泽东后人的毛泽东思想色彩不要那么浓。


经过那么多年的反复较量,有亲身经历的美国“精英”们除了那些铁杆洋阿Q,凡讲点实事求是的都不得不对毛泽东心服口服。美国万般无奈又有求于中国,不得不放下架子硬着头皮厚着脸皮主动登门求和。纵观历史,横看世界,能让白种人里第一强的国家如此这般的有色人种唯独毛泽东一人。在毛泽东面前,再不可一世的白人种族主义者也牛不起来。在毛泽东面前,崇拜“优胜劣败”原则的西方白人不得不承认毛泽东是历史的胜利者,不得不承认毛泽东思想厉害,不得不承认诞生了毛泽东的中华民族不是劣等民族,不得不承认孕育出毛泽东思想的中华文化不是劣等文化。毛泽东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让资本主义的西方白人尝到失败滋味而自己始终不败的中国人,不愧 “顶天立地奇男子,焰古腾今大丈夫”。


中华民族能够从衰败危亡中浴火重生,重新崛起,关键在于毛泽东。否定毛泽东,中国人就必然在精神上解除武装,在组织上走向瓦解,重新回到“状态性劣等”,重新沦为任人宰割。


有些私迷心窍、肤浅短视的中国人好了疮疤忘了疼,靠毛泽东度过了民族危机就忘了毛泽东,不要武器要奢糜,把毛泽东思想当破烂扔。“解除武装、销毁刀枪”的必然后果是民族生死危机卷土重来。到那时即便不承认毛泽东思想是武器的人也不得不捡回毛泽东——如果不想束手待毙的话。这如同某些人对空气的态度:人们离不开空气,但又最爱糟蹋空气。一旦把空气糟蹋光了,被毒气团团围住了,喘不过气来了,才会猛然意识到新鲜的空气是何等宝贝——活人死人之别不就差口气吗?这时候就知道珍惜了。只要再次“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只要再次“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人民必然不顾一切找回毛泽东思想。这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决不是几个跳梁小丑几声“还原”、“不列入”之类声嘶力竭的抽泣就能改变或消灭的。



要问毛泽东思想是好是坏、是对是错、有用无用,那要看出发点:从组织、集体、绝大多数人、国家、民族根本利益的角度看,毛泽东思想是宝贝;从散兵游勇、个人、利益集团、特权阶级个人谋私、损人利己、卖国求荣的角度看,毛泽东思想是恶魔。存在不同,利益不同,对毛泽东思想的立场自然不同。“存在决定意识”,屁股决定脑袋。


扳倒毛泽东是为了欺负老百姓——要剥削压榨老百姓就必须“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就必须制服老百姓的任何反抗,就必须使老百姓处于无组织状态的“状态性劣等”,从而丧失有组织的反抗能力。但这还不够,还必须釜底抽薪,铲除老百姓头脑中何能导致反抗的思想,这就必须否定“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就必须否定“造反有理”,就必须否定阶级斗争,就必须否定毛泽东思想。所有这一切环环相扣,步步紧逼。这才是文匪“精英”们妖魔化毛泽东的真正原因。


“民主个人主义者”、“自由知识分子”们为什么随声附和跟着文匪“精英”们妖魔化毛泽东?因为他们以为自己的生存只取决于自己个人的聪明才智和能力高超,跟集体劳动无关,跟人民是否处于“有组织状态”无关,跟国家和民族是否处于“状态性优等”无关。而要使人民处于有组织状态,就必须牺牲若干个人自由,就不能象无组织状态那样绝对自由,就不能允许有害于凝聚人民、有害于巩固人民组织的绝对自由主义——任何军队要保持战斗力,就不能允许惑乱军心的言论自由,任何组织要保持生命力,就不能允许鼓吹散伙、破坏凝聚的言论自由,这就使这些只知道为自己着想、从不管民族生存的“民主个人主义者”、“自由知识分子”认为自己的“自由”受到了妨碍,为了一己之私,宁可祸国殃民,让全民族陷入状态性劣等,所以他们要同流合污,狼狈为奸,起劲地妖魔化毛泽东。


文匪“精英”们对毛泽东的妖魔化已经到了彻头彻尾、无孔不入的地步——几十年来对毛泽东从出生到去世,从建党、建军、建国到文化大革命,从本人到亲属后代……每一人每一时每一事每一步都细致入微地竭尽诬蔑诽谤之能事,半点死角不留,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毛泽东身败名裂、遗臭万年。他们的煞费苦心和不遗余力既证明了他们的狡诈,又证明了他们的愚蠢。狡诈——使阴谋、耍诡计、造谣诽谤、蛊惑人心的本领的确登峰造极,无出其右。愚蠢:居然以为客观事实存在不存在取决于他们承认不承认;以为靠谎言可以改变客观规律;以为凭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就可以把毛泽东思想一笔勾销;以为太阳有没有,全凭他开口;地球转不转,他们说了算。


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毛泽东思想揭示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造反有理”是客观规律。这也可以看成“牛顿第三定律”——“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定律”在政治领域里的表现。否定“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否定“造反有理”、否定阶级斗争、否定毛泽东思想,其实是在政治领域里否定“牛顿第三定律”——“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定律”。否定“牛顿第三定律”蠢不蠢?在政治领域里否定“牛顿第三定律”难道不同样蠢?开动舆论机器妖魔化毛泽东的文匪“精英”跟跳大神、念符咒呼风唤雨长生不老的巫婆神汉的本质一样,都是妄图用主观的夸张否认客观规律、“制造”客观规律,都是骗子——不管手法上如何娴熟完善天衣无缝,不管如何红极一时,但骗子终归是骗子,总有混不下去的一天,总有聪明反被聪明误、想玩弄客观规律反被客观规律惩罚的一天。客观规律就是客观规律,永远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文匪“精英”们即便一手遮天一时又怎么着?当年的宗教裁判所成功地让人们相信太阳绕着地球转,成功地迫使伽里略放弃了真理,那又如何?你爱承认不承认,地球照样绕着太阳转,到头来认输的是宗教而不是地球。文匪“精英”的道行比当年的宗教裁判所差远了,根本用不着等几百年,他们的谎言已经被无情的事实面打得体无完肤了。


否定了毛泽东思想,就再也谈不上制约权力——要说制约权力,最有效的制约是“造反有理”。只有“造反有理”才能让一切当权的不得不有后顾之忧,不得不有所收敛。否定了毛泽东思想,否定了阶级斗争,否定了“造反有理”,否定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权力当然就有恃无恐,当然要肆无忌惮严厉镇压老百姓的一切反抗,当然要导致国内阶级矛盾的空前激化。药家鑫为什么行凶杀人?因为张妙挨了撞敢抄车牌,因为“农民难缠”——这“抄车牌”、“难缠”的实际意义是反抗。属于“精英”阶级的药家鑫见属于农民阶级的张妙无端受害之后居然敢试图反抗,顿时大怒,顿时起了杀心。这说明了什么?说明“精英”阶级绝对不能容忍老百姓对自己的穷凶极恶有任何反抗,哪怕张妙抄车牌这样保护自己权益的完全合法正当的微弱反抗。


为什么那么多“精英”铁了心拼命为药家鑫开脱?因为“精英”阶级决心维护药家鑫的立场,决心不容忍农民阶级对“精英”阶级的压迫有任何反抗,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反抗。这是否定“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必然结果。如此恶劣的杀人犯罪都要开脱,那还有什么杀人犯罪是不能开脱的?“精英”们不管药家鑫如何惨无人道、如何罪大恶极也要决心包庇杀人犯,决心当杀人犯的同伙同谋,因为开脱了药家鑫,就在事实上树立了“‘精英’杀百姓不偿命”的特权,借此对老百姓进行“逆来顺受”、“绝对不抵抗”的奴化教育。这是阶级对抗,是“精英”通过否定毛泽东、在“不搞阶级斗争”的旗号下对人民群众发动疯狂的阶级斗争的表现——“精英”这个提法本身就意味着不平等,就意味着阶级划分和阶级对立。“精英”这个词是“血统高贵”、“特权阶级”、“统治阶级”、“剥削阶级”在新时代条件下的改头换面。




今天的中国成了国际垄断财团和“精英”特权阶级的天堂,劳动人民的地狱,只有剥削致富,诈骗致富,持权抢劫致富,没有劳动致富。靠正当劳动不但致不了富,而且越来越难生存。人民越来越不满,国内阶级矛盾越来越激化。不但靠正当劳动维生的人对前途越来越悲观,而且越来越多的“精英”阶级内部的“自己人”也觉得前途渺茫。不绝于耳的“屁民”、“涨价”、“被代表”、“被幸福”之类怨声载道,防不胜防的有毒有害食品药品转基因,无孔不入的污染毒害,越来越多的国家经济命脉落入外资财团控制,天文数字的人民血汗白白流入外国.


……所有这些令人想起当年《毕业歌》的歌词:“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年年国土的沦丧!”——虽然国土表面依旧,实际上经济主权丧于外资,土地水源空气沦丧于污染,这难道不同样是沦丧?


否定了毛泽东思想,没了思想武器,没了实事求是,没了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支持,“精英”面对所有这些矛盾一筹莫展,茫然不知所措,一会儿求助于孔老二,一会儿乞灵于“普世价值”,一会儿又寄希望于张打油李胡邹之类江湖骗子,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朝令夕改,政出多门,象没头苍蝇乱碰乱撞,象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对国内外分裂颠覆势力的里应外合毫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结果就是整个社会道德败坏,人心瓦解,向着崩溃瓦解的总危机越陷越深。这一切促使越来越多的老百姓重新认识毛泽东。



文匪“精英”妖魔化毛泽东最终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算他们得逞一时,硬把画像摘了,把纪念堂拆了,把毛泽东思想禁了,那又有什么用?地球仍然在转动,毛泽东思想揭示的阶级斗争的规律仍然在发挥作用。


文匪“精英”妖魔化毛泽东越疯狂越肆无忌惮,中国社会的矛盾越激化,越从反面教育中国老百姓,越让人们看清他们的真正嘴脸,老百姓觉悟得越快越彻底。文匪“精英”想妖魔化毛泽东,到头来在老百姓心目中真正变成妖魔的只能是他们自己——在中国老百姓心目中,文匪“精英”之类所谓“专家”、“学者”、“自由知识分子”的名声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臭过,这是几千年来从来没有过的稀罕事。反毛英雄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当反面教员,从反面教育老百姓认同毛泽东——我对毛泽东的文革从当年的满腹牢骚到如今的五体投地,关键不是毛泽东的正面教育,而是文匪“精英”这些反面教员的鞠躬尽瘁——他们用事实、用自己的丑恶告诉我谁是谁非。我如此,其他中国人也如此。


要认识真理,最有效的教育是反面教育,最出色的教员是反面教员。文匪“精英”妖魔化毛泽东越疯狂,反面教育越充分,中国老百姓信服毛泽东的人就越多。茅于轼之类疯狗对毛泽东妖魔化越狠,毛泽东在老百姓心目中越神。这就叫事与愿违,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


黎阳声明:本人放弃对此文的版权。只要不违背本文主旨,任何人均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利永贞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从“卖拐团伙”到“战忽局”
  2. 安倍晋三为什么又辞职了?这一招高,实在是高
  3. “钱学森之问”与“杨振宁之问”,“为人民卖命”与“为钱卖命”
  4. 钱昌明:“老胡”究竟是什么“派”? ——兼谈“中国人对美国的集体认识”
  5. 方方很高兴:9月1日新版高一历史书到底有什么修改?
  6. 985废物的自救攻略: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7. 难以避免的中印战争
  8. 印度出尔反尔,真以为中国不会打它?
  9. 有一本书,写满了真理,太多人看不懂,可惜了
  10. 假如抗日战争发生在今天-写在第75个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蔡莉因何被免职?
  6.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7.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8.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9.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0.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7.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4.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