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余斌:反腐不反国企私有化行不通

作者:余斌 发布时间:2014-11-21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前些时,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谈到阶级斗争,引起了一些人的围攻。小平同志曾经指出过,如果出现新的资产阶级,改革就走了邪路。那么,实事求是地说,如果国有企业不再是国民经济的主体,中国会没有新的资产阶级出现吗?那是不可能的。说没有,那就是自欺欺人,严重违背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现在我们经常说要解放思想,但有些人只解放三十多年以前的思想,不解放这些年来形成的错误思想。当前反贪腐,而贪腐的思想在三十多年以前已经被打掉了,这个思想恰恰是这三十年里形成的。所谓,贪腐就是化公为私。这个化公为私,最早就是从农村分掉集体生产资料搞个体大包干和在城里让回扣合法化开始的。如今国有企业(包括国有资源)私有化就是最大的贪腐,所有小的贪腐都跟这个有关。现在有很多人要反垄断,而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到,最大的垄断是资本家阶级对生产资料的垄断,反对小的垄断,而不反对这个最大的垄断是不行的。同样地,反对小的贪腐而不反对国企私有化这个最大的贪腐也是行不通的。当前要解放思想,首先要破除化公为私的思想。

  混合所有制可以搞,但必须是过去那种公私合营的做法,要化私为公。“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要求我们党始终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如果国有企业退出竞争领域,不去与私有企业和外资企业竞争,并战胜他们,那么我们党连先进生产力都没有占有,或者说我们占有的生产力是不是先进的都不知道,凭什么去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如果国企必须掺杂私有资本才能搞好,那么就不是我们党始终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而是我们党只有在依附私人资本家的情况下才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那是私人资本家取代我们党来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

  关于国有企业收入改革。现在有人说,国企职工的工资高了,是行政垄断的收益,是造成贫富差距的原因。但是,这里有两条。第一条,富豪排行榜上没有国企的老总,更没有国企的职工,造成贫富差距拉大的是富豪排行榜上的那些人,应当首先降低他们的收入。第二条,同样被称为工资,但国企工资的性质与私企工资的性质不同。私企的工资是工人的劳动力价值,与按劳分配无关,是工人处于资本主义剥削下的收入。而国企的工资是按劳分配的收入,大于工人的劳动力价值是正常的和正当的,跟行政垄断无关。这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体现,降低国企工人的工资是把国企工人当作私企工人一样的雇佣奴隶来对待,是为新的资产阶级的出现,准备好新的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完全违背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关于我们党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要求,是让广大国企职工失去中国梦。

  在国际资本已经形成垄断的帝国主义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不搞行政垄断是对付不了帝国主义的垄断的。我们至多只能反对私分行政垄断的收益,而不能反对行政垄断本身。但是,哪些收益是行政垄断所得,哪些是国企职工按劳分配应当得到的,要进行细致的计算,决不允许将国企工人的收入高出私企工人的工资的那一部分都称为行政垄断所得。要通过反对资本家对生产资料的垄断来提高私企职工的工资水平,以接近国企职工的收入,而不是反过来降低国企职工的收入去迎合私企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