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朝的“藩镇割据”教训与美国输出“颜色革命”的结果

作者:宙龙飞 发布时间:2014-12-10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美国打着人权的幌子,发动颜色革命,以达到分化瓦解一个国家的目的。

  (一)

  一千二百年前,强大的中国唐王朝就因中央政府给予了地方越来越大的“人权、物权和治权”,从于使地方节度使的权力得到了极大膨胀,从于形成了历史上曾经导致中国分裂成10多个国家的‘藩镇割据’局面。地方“人权、物权、财权、治权”的壮大最终使世界最强大的唐王朝分裂成了中国历史上最丑陋、最惨痛的“五代十国”。中国历史上的“五代十国”有两个最直接的惨痛教训:一是人民长期处在相互的杀戮、兼并、慌恐、朝不保夕的年代中;另外一个最惨痛的教训是现在的越南即当时中国统治了其千百年的“静海军”独立、并至今脱离了中国,越南还成了一条卧塌在中国床边、一千多年来须隔三差五就要给修理修理才听话的中山狼。 呜呼!今日之中国中央政府给香港的权力即给的“人权、物权、财权、治权”之大与一千多年前的中国唐朝中央政府给地方节度使的权力之大有过之于无不及也!虽然仁慈守信的当今中国仍然在世界面前信守50年香港不变的承诺,但香港的新、老洋奴并不理这个情,为了几美分经济、政治的绳文小利正迷失在美国布下的泛人权、泛民主、屡见不鲜的狰狞陷阱里。现在,美、英帝国江河日下,凭他们的颓势不可能在军事、政治、经济上掰倒中国,它们能做的就只有寄希望中国自己内乱、分裂,寄希望中国历史上的“藩镇割据”的悲惨教训重演。当前香港成了美英帝国妄图分裂、分治中国的最好的切入点,鼓励“泛民主、人权”的“颜色革命”在继香港后的中国内地遍地开花,从于因地制宜地达到使现中国演变成与中国历史上唐朝‘泛人权、物权、治权’的“藩镇割据”局面,从于彻底削弱中国中央政府的权力,从于达到轻易地肢解中国的目的。美国等西方国家不相信他们所发明和倡导的“推广泛民主、人权”的“颜色革命”的武器,在中国1989年被推行失败后的再次失败?

  (二)

  美英帝国不惜采取一切手段在全世界输出“颜色革命”。他们“打着人权的幌子,行着欺世盗名的伪民主勾当,达到分化瓦解对手政权、政治、经济、军事、综合国力甚至一个国家的目的”,从于达到近两百年来继续想再称霸世界一百年的“美梦”。令世人遗憾的是:西方世界的这一伎俩在他们认为的一些不爽的国家中接连中招,实是悲哀!如现在的乌克兰、叙利亚、不久前的利比亚、埃及、伊拉克、甚至邻国朝鲜、泰国、缅甸、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阿富汗、还有前苏联、南斯拉夫、东欧时期的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拉美的委内瑞拉、巴拉马等。它们把打着“泛民主与人权的旗号世处下毒”作为基本而十分廉价的武器,对某国内输出“政治黑金”作为被扶植一方的经费和诱铒,从于达到扶植一方去攻打另一方或完全打跨另一方的目的,以内耗的计谋达到分化一国的综合国力,正所谓此消彼长,美国即使重病缠身裹足不前,他国也休想正常地超过美国等西方世界。美国现在是一只上了年纪且正在生病的母老虎,当它回首后面正在赶来的一群公牛,她的心里是何等的恐惧和不安,这群公牛迟早会从她垂死挣扎的躯体上踩过去,她是多么希望这群公牛会发生内乱内斗内耗内亡啊!这群公牛就是目前美国所认为不顺眼、危害美国利益的“异己国家和政权组织”,这些国家中当然包括中国。

  美国自输出以“推广泛民主、人权”的“颜色革命”以来,“颜色革命”的形式无论以“阿拉伯之春”还是“阿拉伯之秋”还是“绿、兰、黄、白之争”还是以“换穿个马夹”形式出现,都已在全世界取得了令美国等西方世界十分满意的成果。

  先看看最近的乌克兰。乌克兰作为美国瓦解其敌国前苏联的冷战成果国,在一段时间后几乎再一次被俄罗斯和中国争取纳入到了自己的朋友圈,美国要求乌克兰加入北约、把反导部署到乌克兰、不要向中国出售先进武器如辽宁舰、飞机发动机技术、野牛、不要再次投入旧主俄罗斯,可乌克兰的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就是不听美国的话与中国和俄罗斯交好,美国会答应吗?显然不会,美国把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政权视为肉中刺、眼中钉,怎么办?还是老一套,把屡试不尝的“扶持一方打倒另一方”的武器搬出来,黑金扶植乌克兰原政府的反对派,让反对派出来闹,果然没有头脑的乌克兰人中招了,乌克兰民族中招了,幼稚的基辅人潮水般地日以继夜地涌向广场、政府,要求亲中国和俄罗斯的亚努科维奇政府下台,这倒不要紧,只要乌克兰民族中还有个大智慧的人物掌舵,乌克兰也不至于落到现在四分五裂的悲凉境地,可是亚努科维奇嫩了点,乌克兰更没有比亚努科维奇更强的人了,至少那时没有,结果:克里米亚国土重回俄罗斯,东部顿涅兹等相继公投独立,乌克兰内战从此爆发,乌克兰反对派‘胜利’了,可怜的乌克兰民族失败得令人心酸了;俄罗斯虽然失去了乌克兰却失而复得了克里米亚;中国在之前的过程中虽然努力地包括向亚努科维奇政府金援等经济、政治支援,但仍然无法挽回昔日的朋友啊!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表达:对从动乱的乌克兰国逃出的几十万烂民,被俄罗斯安置到原中国的远东地区即现在毗邻黑龙江边界地区内心的支持;至此,输出“泛人权、民主的颜色革命”的美国等北约的阴谋得逞了,并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三)

  再看叙利亚,为了打倒反美国利益的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美国是下了血本的。可是叙利亚有个乌克兰民族没有的民族强人巴沙尔,巴沙尔拼死抵抗美国的进攻,可谓血流成河,当然也是得到了俄罗斯、伊朗明里、中国暗里的大力支持,巴沙尔政权至今仍悲壮地站立在世界的西亚。但美国没想到的是:他们所扶植的叙利亚反对派虽然令美国失望这不打紧;但却在叙利亚的国土上滋长了ISIS,并且ISIS在叙利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如果不是叙利亚的反对派牵制了巴沙尔从于消耗了叙利亚的实力,巴沙尔怎么可能让ISIS这条猛虎卧塌在忱边?肆虐他的国土和生灵?ISIS也从此成了美国的心中之患是很正常的因果报应。美国输出的以“推广泛民主、人权”的“颜色革命”,在叙利亚暂时宣告失败对美国来说只是一个有待总结经验的失败范例。而叙利亚国的人民不得不为反对派的无知而泣血埋单。

  伊拉克、伊朗,历史上强大的波斯帝国人的后裔。他们的血脉应该流淌着波斯人的聪明和强悍。两国可在美国的‘人权、民主武器’和‘飞机、大炮’的双重攻击、威胁下,却表现得迥然有异。两伊本是兄弟关系,但性格各异,面对美国的“颜色革命”,伊拉克表现得差强人意。伊拉克在民族强人萨达姆时期,本来该国就因同一教派内两兄弟相争,即伊斯兰教的什叶派与逊尼派两兄弟闹得不可开交,加之库尔德人一心想脱离伊拉克独立,伊国内近百个反政府组织在萨达母时期为什么没有起什么大浪,就是伊拉克有个民族强人萨达母,萨达母高明之处就在于在平衡这些反对派中,他总能找到平衡他们的最大公约数,不让他们起什么特别大的浪,这一来,伊拉克国内最少也能保持稳定、百姓平安、伊拉克在一段时期一度成为中东的富国强国,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富裕的水平可能比当时的中国还高。但通过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后,美国花那么大的力气没能彻底摧毁萨达母政权,聪明的美国人才想起他们还有自己发明的最廉价武器--------即“推广泛民主、人权”的“颜色革命”。于是,美国人因地制宜地还是采取资助反对派与政府内耗、民族内耗的作法,来轻于易举地达到分化削弱伊拉克综合国力的目的,伊拉克民族可悲之处就在于各派之间没有一个大家庭观念,为了一已小利背信弃义,都乐不可支地跳进了美国人设置的陷阱。萨达母固然可恶,到死时居然在世界上没有几个朋友同情他,他不仅不把美国放在眼里,同时在台湾等问题和作法上也不把中国放在眼里,可见他民族强悍和骄横无知的两面性。伊拉克反对派在美国强大的资助下日益发展壮大,什、逊两派争斗到了疯狂的地步,伊国内的内耗大大削弱了伊拉克的国力,当伊国处在十分脆弱的时候,小布什于2003年举戈一击彻底断了萨达母的卿卿性命,也雪了其父老布什的心头之恨。至此,美国在伊战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个胜利决定性的武器当然是美国的飞机大炮,但美国输出的“推广泛民主、人权”、变相的“颜色革命”廉价武器的功劳是不可抹杀的,也就是说美国人采取贯用伎俩即在敌国内扶植一派或数个反对派打斗、内耗从于达到削弱敌国国力的作法再次取得了成功!伊拉克的反对派终于上了新政府的台,从新任总理到普通百姓,从判萨达母死刑的法官到执行萨达母绞刑的工作人员,无不为萨达母倒台表现得欢呼雀跃。伊拉克人民‘民主与自由生活的好日子’好象就要来临了。可是,他们哪里料到更深的苦难正降临到伊拉克民族的头上。自2003第二次海湾战争以来,伊拉克国内的教派之争、民族内斗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人民流血、死亡成了伊拉克现在见怪不怪的新闻。尤其是美国扶植的原伊拉克逊尼派为主体的一个反对派现在居然壮大到建立了一个强大的‘ISIS伊斯兰国’,对美国不满的人、对处死萨达母不满的人、对伊国现在政府不满的人等等都加入到了ISIS,ISIS横扫伊拉克、叙利亚,美国扶植起来的伊拉克现民主政府随时有可能被ISIS国所灭,在这里不得不顺便善意提醒ISIS,你把个美国等西方冤家作为死对头是可以理解的,但你们怎么能再犯萨达母的错呢?你想把中国的新疆也纳入到你的国土范围,这不是明明摆着也要与中国为敌吗?你可要想到萨达母不与中国交好的下场啊!至今,伊拉克在萨达母后至今还没有诞生一位能够力挽狂澜的民族强人,伊拉克人民的苦难日子何时休?

  在面对美国“推广泛民主、人权”、变相的“颜色革命”的应对上,伊朗相比伊拉克就表现得不是一个概念。伊朗的波斯血统仍然得以延续,全民族在整体上表现得既勇敢又智慧。无论美国资助多少美金给伊朗的反对派,反对派钱照收,但却翻不了几多大浪,效果为什么与伊拉克不同呢?原因很简单,就是伊朗民族整体表现得更国家大局观、集体大局观、民族大局观,伊朗民族对美国的“泛民主、人权”、变相的“颜色革命”的识别防患能力要比伊拉克人强。伊朗下去一个总理,又上来一个总理,一个不见得比一个弱,防患美国颠覆的意识强大。伊朗的为人处世哲学要比伊拉克的萨达母高明得多,无论世界如何变,结交俄罗斯和中国这些朋友那是表现得是铁了心了,远的不说,就中国几次撤侨时伊朗几次派军舰护卫真够义气啊!中国不帮这样的朋友那又该结交谁呢?

  (四)

  利比亚和埃及。为什么在这里要把这两个国家放在一起呢?因为在面对美国“推广泛民主、人权”、变相的“颜色革命”的表现上,利比亚就是伊拉克的翻板,埃及表现得和伊朗一样优秀。利比亚民族强人卡扎非死了,相对富裕的非州强国利比亚从此不再。没有了一个掌舵的强人,利比亚的民主和人权成了一砣狗屎。打倒了前政府,利比亚人表现得个个想人权,结果大多数人都没了人权,不知利比亚人民现在作何感想?原来受美国资助的反对派,对群雄逐鹿对抗卡扎非后的结果绝对没料到会是如此凄惨!埃及,不愧为世界的四大文明古国,埃及有足够的智慧应对来自美国“推广泛民主、人权”、变相的“颜色革命”,美国在资助埃及反对派的投入中绝对没少花钱,埃及的反对派曾经在埃及广场闹出了很大动静,大有达到美国所期待的态势,甚至接授美国资助的兄弟会上台后,一度想把原来亲中国的下台总统穆巴拉克致于死地,埃及国内一度处于内战的边缘。危急时刻,埃及军方再度出手,动用军队坦克强力对付反对派,武力清场,其强硬作法在现在的世界秩序里完全可称得上血腥,埃及军队的血腥行动给内战刹了车,少数反对派遭到了血光之灾,却保住了更多埃及人免招血光之灾。西方的“民主、人权”一度美艳得令多少人如醉如痴,多少孩子为之疯狂顶礼膜拜,以为拿来能包治百病,结果大多水土不服,不是吐血死亡了,就是反倒加重了病情致生命垂危,人家擦了屁股的手纸你捡起来抹了抹早餐后的嘴巴,结果闻到了一股臭气这是最轻的了。

  (五)

  相对埃及的武力清场,号称民主自由人权至上的美国小跟班泰国怎么能够物以类聚呢?兰绿相争、红白相斗,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个热闹。上台执政者你别高兴早了,我也可以通过游行示威、占中占路把你赶下台,民主和人权本来在泰国一时演绎到了极致,可怎么一下子现在在泰国鸦雀无声了?怎么都不去占中占路了?都成了可怜虫了?大笑话啊!当民主和人权自由地发挥到危害国家、民族、广大人民最根本的利益的时候,受泰国王室支持的泰国军方出手了,这就是泰国人的智慧啊!泰国的立国和繁荣跟泰国始终有一群把握方向的民族精英是分不开的。可是有一点叫常人难以理解,当泰国的人权和民主被泰国军方糟蹋得一塌糊涂的时候,美国等西方国家却变成了哑吧、耷子。实际上美国并不耷也不傻,因为泰国被赶下台的正是有亲中国倾向的英拉。泰国的民主人权有也好、没有也好,只要能最终维护美国的利益就是最好的人权和民主,傻孩子啊!

  (六)

  美国“推广泛民主、人权”、变相的“颜色革命”在前苏联、东欧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首先,以叶利钦为首的前苏联人中招,当苏联的土崩瓦解正被美国等多方人士津津乐道时,俄罗斯又一个民族强人诞生了,他就是普京,彼得大帝亚历三大N世。俄罗斯的称号仍然闪耀环宇。前东欧剧变的国家从此当了美国的小跟班几乎被人遗忘了。美国肢解前南斯拉夫成功,捉拿不听话的前巴拿马总统诺列加成功,这是对这两个国家“颜色革命”不成功后的愤怒的反应。当这种愤怒的反应想发泄到巴基斯坦、缅甸、孟加拉国、朝鲜的时候,中国的影响力暂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再看看香港一群小、老屁孩,还香港大学、还香港中文大学的,辱人啊!神圣的名牌大学是这样出名的吗?科学技术、诺贝尔不去研究,丢掉本行去当炮灰,可悲啊!说好听点,占中者是一群不谙世事的孩子,是西药吃多了的孩子。说难听点,是一群数典忘祖的畜生,不就是拿了美国、英国主子几个臭钱吗?那个得了美国长期资助的香港什么党负责人分给了你们几个钱?披着伪民主的人权外衣,挣个几美分,干着损害全中国人民利益的勾当,全体华人会答应吗?别做梦了!美国“推广泛民主、人权”、变相的“颜色革命”之计,已经被乌克兰人民、叙利亚人民、伊拉克人民、伊朗人民、利比亚人民、委内瑞拉人民、朝鲜人民早识破了,你们这些小屁孩,难道你们还在怀疑中华民族的智慧吗?

  醒醒吧!

  唐朝的“藩镇割据”局面不会重演,美国在香港操纵“颜色革命”的阴谋是注定要失败的!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