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卢麒元:建构中国的迷走神经系统

卢麒元 · 2014-12-1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1月29日,台湾“九合一”选举①结果出炉,国民党地方选举大崩盘,22个县市只剩下6席,地方政权几乎输光了。显而易见,台湾民众,已经厌倦了国民党执政。或者说,年轻一代,再次抛弃了国民党。

  那么,国民党输在哪里呢?如果,你仔细研究台湾经济,你就不难发现,还是经济问题。台湾在2008年后,并未进行积极的经济结构调整。国民党毕竟不是共产党,马英九没有“土改”②的勇气,他们不愿治理超级地租③痼疾。说到底,国民党还是地产党,根本的经济问题不解决,经济就只能持续低迷,低迷到需要大陆输血的地步。同时,在超级地租模式下,制造业仍然在持续外迁,非但没有再工业化的计划,似乎也在学习大陆地方政府,也开始依赖房地产了。国民党,依旧是一群无责任感、道义感、使命感的垃圾精英。台湾的年轻人不可能不抛弃他们。问题是,民进党能好一些吗?答案很残酷:当然不会!他们也是地产党!只会比国民党更垃圾!有趣的是,台北的那位非蓝非绿的新市长④,倒是颇有一些共产党员的风范,他身上露出一丝台湾未来的希望。

  笔者曾经与台湾的一位经济学家有过争论。我们争论的课题是,台式民主为什么会导致台湾经济衰退。笔者讲话很直接,台式的民主是民众选主,根本不是台湾人民当家作主,台湾民众距离真正的民主更遥远了,台湾民众远未懂得民主的真正内涵呢。从选主到当家作主,还差十万八千里呢!笔者在台湾的数次选举期间,一直留心台湾的电视节目,并阅读了主要的网络媒体,笔者惊讶地发现,台湾人不愿站起来,人民无意当家作主。所谓“蓝绿”,所谓“统独”,与民主有一毛钱关系吗?民主是议税,民主是讨论再分配,台湾人为什么就不肯站起来呢?台湾人如果站起来,本应该知道自己未来的路在哪里!台湾政治人物演讲,如同旺角烂仔的政治恐吓,笔者由此知道台湾民主的道路走偏了。这位台湾教授很震惊。他说,是呀!经济结构越来越糟糕了,“民主”之后的台湾确实无主了,一群群的流氓和骗子粉墨登场罢了。再这样下去,也只好让共产党来当家作主了。

  当然,香港就更糟糕了。回归了,阿爷想做一个有信用的模范阿爷。於是,将所谓的“治权”交予“港人”,一撒手就什么都不管了。现在,是港人治港吗?嘿嘿,港人到底是指谁?官僚买办能代表港人吗?主权就是一面五星红旗吗?主权都没拿回来,治权又在哪里呢?香港市民治港从来就没有落实过!回归之后,香港就似乎无主了。似乎无主的意思,当然不是很民主,而是主权被僭越了,人民非但做不了主,而且变得空前地无助了。是的,人民,除了缴税,就是缴超级地租。全都缴出去了,缴了还没地方住,还必须要遵守法律,还至少五十年不能变。阿爷也确实可爱,恨不得掏自己的心窝子了。可是,阿爷就是听不到香港老百姓的心声。香港需要“土改”啊!是“土改”,而不是五十年不变!香港的百姓叫市民,既不是公民,也不是国民。是公民,他们难道不能讨论税赋吗?是国民,他们难道不能讨论货币主权吗?香港人,难道只能上缴超级地租吗?难道只能被美元兑换券(所谓的港币)压榨吗?阿爷呀!港人跪了一百七十多年了,让他们站一会儿不行吗?

  去滇西,遇到了一位人类学家,头一次听到“迷走神经”的概念。原来,笔者一直认为,我的事情是我做主的。现在,终于知道了,我的事情我说了也不一定算。比如说,我如果命令心脏停止跳动,我的心脏根本就不理我。我的手脚都听命令,我的心脏却不听命令?原来,我身上有“迷走神经”在控制心脏。人,是老天的杰作,老天早就料到人性不可靠,所以造人的时候留下了一些天性。“迷走神经”就是天性的一部分,天性是不会跟着人性发神经的。这位人类学家说,人类创造的社会制度,自以为很精密了,其实与人体相比,相差甚远。比如,中国人设计的社会制度,就没有“迷走神经”系统,就不能避免犯颠覆性错误。民主就是一套国家的“迷走神经”系统,牠管理着国家的心脏,而决不让权力或资本控制心脏。赵构不聪明吗?崇祯不爱国吗?他们注定是要犯颠覆性错误的!迷信不如迷走,我们的制度应该像人一样进化。

  很久了,我睡不好觉。我一直在观察我的“迷走神经”,这玩意也太神奇了。我在想,为什么不给共和国建构“迷走神经”呢?那些决策者,毕竟是普通人啊!他们难免狭隘自私,他们总是要犯错误的。他们明明知道超级地租是死路一条,但他们就是要变着花样搞超级地租,他们清一色地是地产党,他们哪里会搞“土改”!手脚的活计交给他们也就算了,心脏的事情绝不能交给他们啊!况且,这些人甚至可能真不是我们一伙的,谁知道他们私下里在琢磨什么呢!共和国的“迷走神经”,应该是一套具有强大约束力的道统,以及依据此道统建立起来的法统。我们必须重建人民共和国的道统,我们必须重建人民共和国的法统,我们再也不能放任体统决定一切了。我们必须实现人民民主,我们必须落实人民立法。然而,我们的老百姓跪得太久了,你如果让他们忽然站立起来会头晕的。台湾在头晕,香港更头晕,大陆压根就不想站起来。那么,怎么办呢?於是,笔者提出了新社会主义论,笔者提出了人民立法。一个伟大的民族,一定是有信仰的,一定是有历史的,一定是有文化的,一定是有道德的。对,信仰、历史、文化积淀出的道德,就是一个民族未曾泯灭的天性。那天性,化为道统,生出法统,变成管理体统的迷走神经系统。人民无需选主,人民必须当家作主。是的,人民天性自足,天性做主才是真正的民主。佛说,自身成佛。王阳明说,致良知。民主的路首先是一条心路,中国民主的道路还很漫长呢!

  我的演讲和文章,一向质疑者众。我说,社会主义的对立面不是资本主义,而是官僚主义,而是血统论。当然,反对官僚主义,就必须将政府放到人民立法约束之下,而不是搞无政府主义。马克思晚年意识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局限性,在无产阶级革命的问题上他是有把握的,在无产阶级专政问题上他是有疑问的。毛泽东晚年已经发现了无产阶级专政问题,他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问题。显然,毛泽东看到了,社会主义的对立面是官僚主义,他领导人民重组了各级政府。遗憾的是,毛泽东没有时间建立共和国的“迷走神经”了,他将一个未完成的政治实验交给了后人。中国人很迷茫,右翼非要搞选主,左翼非要搞专政。170余年了,两种实验反复做了,就不能向前多走一步吗?什么是人民?就是有组织的群众!什么是社会主义,就是人民实现社会高度自治的一种理想!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资本主义正在且必然走向社会主义!无论什么主义,都必须人民当家作主。人民立宪,人民立法。政党能够组织群众,将群众变成人民,带领人民立法,就是社会主义政党。领袖能够与人民站在一起,建立共和国’迷走神经”,有效管理政府和资本,就是人民领袖。否则,就什么都不是!香港的孩子们在发出天问,台湾的老百姓不迷信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这些日子,有人来约架。没办法,我开始苦练降龙十八掌。老伴冷笑:“练了也白练。”我问:“那怎么办?”曰:“记住,让他打左边脸,你那边的虫牙早该拔了。”我问:“万一他打右边呢?”曰:“你右边的牙,比他们的拳头还硬。”我问:“万一他打胸呢?”老伴笑曰:“不怕,我用你的手稿给你做一个马甲,不是大家都说你的文字很尖锐吗?”我生气:“啊!你这是在帮我吗?”老伴怒道:“让你的迷走神经去帮你吧!”

  注释:

  ①、2014年中国台湾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又名为2014年九合一选举,于2014年11月举行,由台湾自由地区之直辖市(6都)选出新一届的直辖市长、直辖市议员及里长,并选出新一届的县市长、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及村里长。此次选举与往常不同之处,是将直辖市长、直辖市议员选举与县市长、县市议员选举合并举行,以减少选务经费,降低社会成本。2014年11月29日,台湾地区“九合一·地方选举”进行投票、开票,选出6名“直辖市”市长,16名县市长,375名“直辖市”议员,532名县市议员,198名乡镇市长等。据台湾当局选举事务部门统计在22个县市长中,国民党籍参选人获得6席,民进党籍参选人获得13席,另有3席为无党籍人士当选。国民党方面29日晚间承认遭遇极大挫折,表示将尽快提改革方案。

  ②、土改,具体来说就是土地制度改革,包括方方面面的内容。比如土地税收制度改革、土地产权制度改革、土地使用制度的改革等等。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国家,因此关于土地制度的改革可以说一直都在进行。此处“土改”,是指针对房地产持有和房地产投资利得课征的累进制税赋。现代文明国家,不会容忍不动产资本利得长期处于暴利状况。因为,不动产暴利将驱逐创造价值产业,将迫使整个地区进入去工业化过程。

  ③、超级地租,是指超常规土地租赁收益。一般而言,一个居民家庭,其每月用于支付楼宇按揭或租金的支出,不应高于其每月全部收入的30%。高于其每月收入30%的支出,可以视同为支付超级地租。例如,家庭月入10000元,常规居住性开支应为3000元,如果实际支出为7000元,超级地租就是4000元。事实上,超级地租往往超过正常税赋,成为老百姓最沉重的生活负担。本质上,超级地租是政府让渡税赋主权的一种现象。在土地所有权属于共和国的地方,所有地租收入理应属于国家。然而,在一些特色的地方,土地使用权竟然僭越主权,成为了高高在上的第二税务局。一些人因此而富可敌国!在一个文明而理性的制度环境中,地租收益不应远远高于制造业平均利润,它将迫使资本从制造业流出转向房地产投机。更为严重的是,不合理的超级地租现象,将鼓励食利阶级的迅猛扩张,它将极大地伤害创造价值者的劳动积极性,它将迫使一个健康社会彻底走向腐朽堕落。事实上,超级地租是原始资本主义的一种极为残暴的罪恶制度。

  ④、柯文哲(1959年8月6日-),生于台湾省新竹县(今新竹市),外科医师,现任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同时也是台大医学院教授,专长为外伤、外科重症医学、急救、器官移植、ECMO(叶克膜)、人工器官等。受其师朱树勋影响,柯文哲选择外科,毕业后投入急诊与重症加护工作,曾至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进修,担任外科研究员,研究人工肝脏。因其职业,绰号为柯PKP。柯文哲是知名“挺扁”人士,多次主张陈水扁保外就医,也曾公开表达自己是“深绿”的立场 。他还称,两岸应该“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 。除医疗外,柯文哲也多次接受媒体采访、参与政论节目。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中,柯文哲以无党籍身份参选,获民主进步党与台联支持。2014年11月29日,以58.2%的得票率击败连胜文,赢得台北市长选举,当选下一届台北市长。柯文哲认为,大陆是台湾必须面对的问题, 这次访问回来之后,我提出了几个“互相”,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尊重。我们可以自己来观察大陆的优缺点,优点我们学习,缺点我们避免。去延安是因为,这里是共产党走向成功的地方,可以从头、从根源来学习共产党的经历,学习共产党成功的经验。柯文哲在自己的书《白色的力量》中提出,并在不同场合的演讲中多次重申,台湾的基本价值,或者他认为能够超越蓝绿而形成的台湾共识,是指“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关怀弱势、永续经营(环境保护)”等六项,而其中并未提及“主权独立”。而柯文哲的父亲更是直接在电视采访中说,“台湾的独立,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要倡议这个台湾独立的话,那么我们中国大陆会放过你吗?不可能”,“我的孩子能带台湾独立吗?这个我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