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赵磊:“经右有病,政左买单”--我看“新常态”(之三)

作者:赵磊 发布时间:2014-12-16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政左”或成为“经右”的替罪羊

  拙见三:如果未来经济进一步恶化,“政左”很可能成为“经右”的替罪羊。

  现在还有个流行语,叫“政左经右”。就是说,在新常态下中国的大政方针是:政治上“左”,经济上“右”。这个说法引发了群殴,甚至原本属于同一战壕的战友也反目成仇:“沙老太婆和阿庆嫂打起来了”。

  “政左经右”准确与否,当然还会继续争论下去。不过,与其说“这是一盘很大很大的大棋”,不如说这是新常态下中国顶层设计的基本思路。“政左经右”这个说法,至少在若干年内,我估计不会太离谱。

  问题是,在当下经济下行的趋势中,“政左”和“经右”的贡献份额究竟孰重孰轻?

  但凡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明白,就如同女人的生理周期不可避免一样(除非你做变性手术或进入更年期),眼下产能严重过剩经济下滑原本就是市场经济内在规律所致,也是“偏右”的经济政策的必然结果。可笑的是,一旦增速下滑经济趋冷,“政左”就被牵出来成为“经右”的替罪羊

  这叫什么事?这叫“经右有病,政左买单”。

  最近听不少人说,现在为什么经济衰退下滑?就是因为现在的政策“太左了”。比如,八项规定,打压了消费;关闭高档会所,伤害了资本积累热情;群众路线教育,抑制了经济活力⋯⋯,等等。

  “政左”真有那么大能耐吗?真是高看了“政左”也。就说北京的那个文艺座谈会吧,除了让莫言这类用下半身写作的低俗大师很是郁闷外,和要死不活的实体经济扯得上边么?跟疯疯颠颠的虚拟经济有半毛钱关系吗?新古田会议倒是让一门心思想把军队资本化了的法律党棍们流了鼻血,可资本家不是仍然热火朝天地“混合所有”,汗流浃背地“分田分地”,正忙活着吗?

  地球人都知道,如果用函数关系来表示,那么,经济走势是因变量(Y),而现行的经济制度和政策——“经右”才是自变量(X)。至于“政左”嘛,自从“特别是”以来,在上面的函数关系里,就没有它的位置。

  顺便说一句:“政左”没有位置不等于无用。当年唱红歌能给黑社会添堵,能让平头百姓顺气,说明正能量还是有的。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当下,“政左”虽然也就是“show and show”而已,却能把汪精卫常凯申的徒子徒孙搞得寝食不安——这是另一个话题。

  要说“政左”对经济全然没有实质性影响,也不尽然。在已经出台的“政左”里面,八项规定对经济确有实质性的影响。至于什么影响,什么说法都有。在我看来,八项规定对经济是良性影响,而非负面影响。我的证据很简单,也很明确:因为八项规定抑制了畸形的腐败消费,对经济发展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如果展开来说,反腐的确压制了消费,但反腐不是要压制正常消费,而是要压制腐败消费。进一步说,反腐不仅仅是要抑制腐败消费,更要把少数人的腐败消费,转换成多数人的健康消费。

  什么是健康消费?全体人民的基本消费、必要消费就是健康消费,多数人都能共享的正常消费就是健康消费。总之,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的消费,就是健康消费,这样的消费多多益善。至于那些“少数人的腐败消费和奢侈消费”,别看它搅拌出了多少繁荣昌盛的“鸡的屁”,也只能以损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为代价。这种畸形消费有害无益,必须杀无赦、斩立决。

  现在最迫切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把“少数人的腐败消费”转化成“大多数人的健康消费”?这个“转化”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应当引起朝廷的高度重视若这个转化实现不了,或实现不好,那么,倒真有可能对经济发展带来负面影响。限于篇幅,我不展开说了。

  撇开市场经济内在的周期波动不说,经济衰退的殊荣只能归功于已经发挥并正在发挥作用的“经右”,怎么好意思让八竿子也打不着的“政左”来替自己的嘚瑟背黑锅呢?

  不过,莫言黑着脸转铅笔,任志强破口骂大街,左翼低头打酱油,这个责任,“政左”当然是难辞其咎滴。

  (未完待续)

参考阅读:赵磊:现象很丰满,本质未必然——我看“新常态”(之一)

赵磊:“新常态”能超越“老境界”吗?——我看“新常态”(之二)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4/12/334535.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