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部湾的风:反击尚未开始,何谈“5766思维”

作者:北部湾的风 发布时间:2015-02-11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反击尚未开始,何谈“5766思维”

  ——兼评龚大校长的“走极端”论

  “最近我在网上看有人讲要全面清理、纯洁、整顿教师队伍,这个我不能同意,这是1957年的思维或者1966年的思维。”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9日在人民网访谈时表示,我们在加强意识形态工作时不能走到另外一个极端上去,不能重蹈历史上对待知识分子的“左”的错误。

  2月3日,求是网转载了社科院专家朱继东的文章《抓好高校意识形态工作要敢于拔钉子》,称应严惩围攻教育部长的教师和公知大V,“真正从思想上、组织上、制度上全面整顿、清理、纯洁高校的干部、教师、党员队伍,打赢这场高校意识形态反击战。”

  龚克表示,对思想宣传工作队伍,或者知识分子或者教师来讲,首先要相信和依靠,这是我们信心的所在。“我们这支队伍中有些人政治观点有问题,有些人的生活作风有问题,有些人可能经济上有问题,学风上有问题,这些确实都有,但是不能以偏概全,不能用他们来代表我们整个教师队伍,或者代表我们这支思想工作队伍的全部,这个非常重要。”

  龚克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它从五千年历史走来的,是吸纳世界文明成果的,是跟我们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结合的,怎么能够融会贯通,需要采取很多措施集中培训。

  “我想对教师来讲,他是有一个成长发展的过程,比如刚才说到团干部、辅导员,他们很年轻,他们自己刚刚摆脱学生身份回过来做学生工作,很不容易,这个教师是活生生的人,他也要吃饭、穿衣、养家、结婚、住房,所以他有很多困难。”龚克表示,做教师工作要相信、依靠,要教育、引导,也要关心、爱护、解决实际问题。”

  龚大校长这一段访谈录可以归结为几个观点:

  一、朱继东的“真正从思想上、组织上、制度上全面整顿、清理、纯洁高校的干部、教师、党员队伍,打赢这场高校意识形态反击战。”的说法属于“5766思维”,属于“走极端”,属于“重蹈历史上对待知识分子的‘左’的错误。”

  二、要相信和依靠知识分子和教师,某些人在政治观点、生活作风、经济、学风上确实都有有问题,但不能用他们来代表我们整个教师队伍。

  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吸纳世界文明成果的,是跟我们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结合的,怎么能够融会贯通,需要采取很多措施集中培训。

  四、做教师工作要相信、依靠,要教育、引导,也要关心、爱护、解决实际问题。

  下面对其的四个观点进行评论:

  观点四是正确的,但是这跟大学教师中少部分人的思想问题有直接关系吗?

  观点三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吸纳世界文明成果的”没有错,但是用于这里好像有点话不对题,难道龚大校长也认为袁部长的讲话是反对“吸纳世界文明成果”?或者龚大校长也打算用西方观念有“世界文明成果”的一面来掩盖其对华“意识形态渗透”的一面?希望龚大校长能够澄清这一点。假如他没有这个意思,那么“怎么够融会贯通,需要采取很多措施集中培训。”才是对的。

  观点二提出“要相信和依靠知识分子和教师。”是对的,但是用于这里是无的放矢。

  除了一些在网络上跟帖的人的不负责任的观点以外,无论是《辽宁日报》、徐岚还是袁部长、朱继东,无不或者是对事不对人,或者只是针对极个别人,不知道龚大校长把整个高校教师扯进来干吗?是理解上的错误?相信以龚大校长的高水平不会犯如此低级错误?是想挑拨所有大学教师与持反对高校课堂中的“思想贩毒”现象观点的人的关系?好像也不应该这么猜测龚大校长?是把高校中一小撮人的倒行逆施与整个高校教师捆绑在一起壮声势?这就不但有胡乱代表所有人的嫌疑,而且……莫非龚大校长想以此表示支持贺某等?也希望龚大校长能够澄清这一点。

  对观点一、首先,龚大校长有故意曲解朱继东的观点的嫌疑。“组织上”只是“思想上、组织上、制度上”的其中之一,而且“清理、纯洁、整顿”的对象还包括“高校的干部和党员队伍”不知道龚大校长为什么要归纳为“全面清理、纯洁、整顿教师队伍”?难道龚大校长也认为对党员违反党纪,法律教师违反宪法,大学教师违反行业规范的行为应该放任自流?

  而且最耐人寻味的是,对大学中一小撮人的倒行逆施的反击还没有开始,龚大校长却先举起了“黄牌”,说得轻点,叫吹黑哨;说得不客气,是要为大学课堂这种逆流开绿灯。

  不错,的确应该“不能重蹈历史上对待知识分子的‘左’的错误。”但是这一点对于那些连“四项基本原则”也否定的别有用心的人不适用。因为,这原则并不是出自于“5766思维”,而是出自于反对“5766思维”的“设计师”。另外一段时间来,有些事情的确跟“5766思维”很相似,但是方向跟龚大校长所说的完全相反,一份报纸,一个人,一位部门负责人说了法律允许的话,就遭到包括谩骂诬陷在内的铺天盖地的围攻,这就是龚大校长心目中所谓的“非5766思维”?

  如果龚大校长的“不能重蹈历史上对待知识分子的‘左’的错误。”的说法是在为防止反击扩大化“打预防针”,那么还算有一份清醒,如果是故意偷换概念,偷偷用“知识分子”的概念来偷换极个别倒行逆施的人的身份,保护那一小撮或者极个别人,那么龚大校长的目的就有点值得怀疑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57思维”,那么,《决议》的结论是“57思维”的错误在于“扩大化”,那时候的确有一小撮人要干坏事。而且主持通过《决议》的人还是当年具体负责“57行动”的总指挥。改开以后,也没有对“57遗留问题”完全一风吹,难道龚大校长否认这一点?

  再说“极端”,即使朱文的本意有针对更多的人的意思,不是还没有开始吗?何况朱文的本意已经清楚表述为有关部门一定要严厉查处这些人或势力,抓几个反面典型予以严惩。”、“对于境外敌对势力在国内的代理人、代言人同样要严厉打击、绝不手软,发现一个严惩一个。”“抓几个气焰嚣张、性质恶劣的反面典型出来进行严惩。”定性清楚,只是“境外敌对势力在国内的代理人、代言人。”定量清楚,“几个”。不知道龚大校长是凭什么把“几个气焰嚣张、性质恶劣的反面典型”扩大为所有“知识分子”的?请问龚大校长,那些认为所在党是“非法组织”,公然对抗宪法,要改变社会主义道路,还要“里应外合”通过“威虎山小道”实现目的的不是“极端”? 朱文只是提出一种个人观点,而且反击还没开始,就变成“极端”了?什么逻辑?

  现在包括龚大校长在内,有些人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风气,在对于一些有争议的问题的正常争论中,动不动就拿文革之类的大帽子吓唬人。本人曾经写文章《别用大灰狼吓唬成年人》讽刺这种现象,他们这一招用来吓唬在文革中做过亏心事的人也许有用,但是就像文革中的贫下中农不怕造反派一样,我们这些在文革中吃过苦的人不吃这一套。另外,像被批评的那个别人,他们否定执政党的一切,却拿执政党在34年前的一个《决议》当成尚方宝剑吓唬人,这不可笑吗!这种不问情由胡乱扯上文革的做法有时候恰恰是在为文革作宣传。另外,人们不再被某些人吓唬倒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们心里清楚,一小撮人要极力达到的目标比文革更加可怕。

  在网络上查了一下龚大校长的资料,好像不大介入网络上的是是非非,但愿他这次说这番话是出于良好的动机。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5/02/338643.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