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马永平,你杀错了人!——生死夹缝中的包工头

李半农 · 2016-01-12 · 来源:公众号“新声代”
马永平杀人了,而且一下子就是17条人命!虽然未经审判,但他将必死无疑。死将是这个小包工头最后的归宿。如果在他死前,我有机会跟他说上句话,我会对他说:“永平,你杀错了人!”

  马永平杀人了,而且一下子就是17条人命!

  虽然未经审判,但他将必死无疑。死将是这个小包工头最后的归宿。

  如果在他死前,我有机会跟他说上句话,我会对他说:“永平,你杀错了人!”

  你不要觉得我的这句话充满戾气,因为正常的讨薪途径根本走不通!如果你不健忘的话,你也应该记得2015年1月,那个在河北冀州替父讨薪跳楼身亡的14岁女孩儿袁梦吧?她的父亲不是走过了所有的维权途径吗?中国有着全世界最多的保障工人工资的政策法规和权力构架体系。然而,200多部涉及农民工工资保障的国家级政策法规,从中央到地方每一层级十多个部门联席联动的农民工工资保障架构,竟然无力阻止建筑业欠薪成为困扰中国20多年的顽疾。有数据为证,清华大学汪晖教授在2015年全国“两会”政协提案中提到,在过去一年中,年底不经讨薪能够结清工钱的比例仅为46.6%,高达53.4%的建筑业农民工在过去一年遭遇欠薪,加上通过讨薪能够全额拿到工钱的比例也只有60.2%。但是,仍旧有10%的建筑业农民工在过去一年是颗粒无收的,这10%背后是多少数字呢?是六百万人,六百万建筑业农民工辛苦一年一分钱没拿到。

  在工地多次讨薪未果之后,工人到相关部门寻求帮助,遭遇阻拦与盘查。

  但是,无论是劳动监察部门、工会系统、司法部门,还是媒体报道,讨薪农民工远远少于被欠薪的农民工。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2013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全文》来看,当年这一部门责令用人单位为471.2万被拖欠工资的劳动者追发工资等待遇268.5亿元,这一数字相较于庞大的被欠薪人群而言,只是冰山一角。原因何在?建筑业农民工勤劳而隐忍,面对欠薪,他们的第一选择是向包工头讨薪,步步紧逼,要到一点是一点;依照正常法律途径讨薪的不多,采取极端手段的更是少之又少。

  大多数采用极端手段讨薪的恰恰是那些最底层的包工头,宁夏纵火案的犯罪嫌疑人马永平、河北冀州跳楼身亡的14岁女孩儿袁梦的父亲张浩(女儿随母姓),以及再早之前山西太原讨薪殒命的周秀云的丈夫王友志,这些人都是地产资本这一链条中最底层的包工头。他们虽不是最底端的一环,却有着最底端一环所没有的痛楚。

  建筑业包工制度遮蔽了真实的劳动关系,建筑业农民工在生产领域所遭遇的欠薪被巧妙地转嫁到了包工头身上,而真正制造欠薪的地产资本却毫不忌惮地坐享底层的劳动成果。于是,包工头,尤其是最底层的包工头成为欠薪农民工最集中的讨薪对象,他们拿不到工程款,无法给有着地缘或血缘关系的乡亲朋友们一个交代,他们成为每一年岁末年初讨薪大军中最坚定也最苦闷的群体。无论是那些让人笑着流泪的滑稽“闹剧”,还是那些触目惊心的极端讨薪事件,大都出自他们的手笔。他们心思缜密,甚至不乏思想与文采,一如网上流传的马永平作案前的两封遗书。

  某著名高校在暑假迅速完成了一栋教学楼的拆建工程。工程完工后,项目部携款迅速撤离,导致工人拿不到工钱。这位孤独的小包工头在知识分子密集的人流中孤独地举着牌子站了一天,无人问津。

  当然,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来讲,包工头讨要的不是工资,而是工程款。或许,有人会认为这些地产资本下的底层食利者不值得同情,毕竟他们也在剥削农民工的“剩余价值”。或许,还有人会认为这些所谓的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他们为了拿到工程会媚上压下。他们为了工程款顺利到手,会压制自己班组工伤工人的维权,哪怕受伤者是他的同乡、亲戚、同胞兄弟,乃至亲生父亲,他都可以采用各种手段摆平,让上面的地产资本与施工企业看到他们的忠心与做事能力;他们会压制班组工人的种种不满,再苦再累的工作、再糟糕的环境,都能够让工人去忍受;他们垫付伙食费、零花钱、来回路费、刮风下雨天的误工费,甚至工人磕伤碰伤、头疼感冒的医药费都得由他们这些底层的包工头们自掏腰包垫付。他们哄骗着工人的不满和怨气,逢迎着上面的主子们。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顺利拿到工程款,按时给工人发放工资,这样来年才有工人继续跟着干,才能一步步做大。而工人们也有自己的目标和底线,那就是无论怎样不满和艰苦都能忍受,但是,工钱不能少。否则,先前所有的抱怨和不满会转化为暴风骤雨般的愤怒砸向包工头。

  我见过不少这样的包工头,2008年底,河南的一位年轻的包工头因没有拿到工程款,准备结婚的新房被愤怒的工人掀翻,导致未婚妻与他离婚;2010年底,河北一位小包工头因为发不出工人工钱,被工人拿刀抵着脖子下跪求饶;2011年,四川一位包工头因无力发放工人工资和偿还高利贷,在建好的楼盘上跳楼自杀。我的一位同乡张翼翔,经过十多年的打拼,总算熬成了一个大一点的包工头,工程完工后不仅工程款被拖欠,而且反过来被建筑公司诬告索赔五百万,与此同时,工人将他告上法庭要求支付劳务费。他连打官司的诉讼费交不起,假如没有我们借钱给他打官司,谁能料到他不会成为另一个马永平?

  讨薪,为工人讨薪,是每一个包工头的必修课。他们就这样一路打打杀杀过来,哪一个身上没有几处疤痕,妻离子散者众,家破人亡者众。那些理性维权的论调与他们无关,因为在现有的建筑用工制度下,理性维权根本无解。到头来,留给他们的选项只有两个:自杀,抑或杀人。

  马永平宁夏纵火案是个悲剧,对于所有人都是悲剧。但对于地产资本和与之媾和的政府部门则除外。地产资本,这一当代中国最坏的资本形式,充斥着暴力与野蛮,它制造了无数人间惨剧,却显得很无辜的样子;它伙同尸位素餐的公权力吐出了血淋淋的两个大字:吃人。而再看我们那些无作为的相关部门,劳动部门的不作为让马永平走投无路埋下杀机;而家属发现马永平有作案动机报警后,竟然没有警方介入。那么,这场悲剧就不可避免发生了。

  北京一中学的施工工地上,因工资未能协商一致,包工头夜间遭到施工企业雇佣黑社会砍杀,右臂被砍断。第二天,工人集体讨要说法。

  冤有头债有主,如果马永平的那把大火烧向的不是平民百姓,而是拖欠农民工工钱的建筑商和毫无作为的权力部门,那么,社会上叫好者应该不少。

  我们的劳动部门、住建部门、工会、公安和司法系统,这一次被马永平狠狠地扇了几巴掌,这次该长点记性,做点实事了。

  可是,终究我们已经无法挽救那些逝去的生命,以及马永平这个行凶者。假若有机会让马永平再做一次选择,他还会选择当包工头吗?他或许会说,不会。也曾不断有包工头给我讲,包工头不是出路。但是,你不做,就没人来做吗?悲剧就不再上演了吗?

  坏的制度让人非人化。假若国家仍旧维持现行的建筑包工制度,拒绝在建筑领域实施明确规范的劳动用工制度,芸芸众生,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这一吃人制度的殉葬品呢?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收藏

相关文章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2015年人民节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刘纪鹏炮轰证监会:我豁出去了,我这把年纪,得罪就得罪了!
  2. 医疗改革何处去?请听听退休专家怎么说!
  3. 王忠新:《老炮儿》堪比《金瓶梅》——中国表现现实主义的电影终于显现了曙光
  4. 戴旭:解决朝鲜核问题的新思路(旧文)
  5. 视频 | 郭松民:朝鲜核问题的来龙去脉
  6. 人民日报:快播案庭审辩护词再精彩,也不配赢得掌声
  7. 2015国家最高科技奖落空 官方:屠呦呦无人推荐
  8. 司马南:改错了的改回来也是改革
  9. 吕新雨 | 甘阳被打与澎湃裸奔:媒体对“新左派”的定点清除
  10. 陈石宇:中朝两国人民应当最坚定地站在一起
  1. 河南人民强烈抗议通许县毛主席塑像被拆
  2. 王石王健林等大佬背景大起底
  3. 张志坤:朝鲜可能要把一些中国人活活气死
  4. 人民发声了!十问人民日报: 到底是谁养谁?
  5. 朝鲜就首次氢弹试验发表声明(全文)
  6. 吴法天:时隔三年,方舟子口中的“神秘部门”终于揭晓
  7. 李玲:我们国家宏观治理出了问题
  8. ​何新:什么是供给侧?
  9. 滠水农夫:惨死的女孩和愤怒的民众
  10. 老田:华西村——现代企业制度还是社会主义传统?
  1. 黎阳:希望寄托在毛泽东身上——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2周年
  2. 黎阳:拆穿一个谎言,破除一个迷信
  3. 岳青山:反右派扩大化究竟谁应当负直接的和主要的责任?——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
  4. 图穷匕见:张千帆暴露了“社会主义宪政”的真面目
  5. 司马南:可以说,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
  6.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共产党和老百姓怎样看待毛泽东
  7. 丑牛:泡沫?烟幕?幽灵?
  8. 人民节献礼 |郭松民因捍卫烈士被起诉案已宣判:郭松民胜诉!
  9. 乐团走了,麻烦来了!
  10. 视频 | 孔庆东:人民文艺的方向——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2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1. 深切怀念!周总理逝世40周年 生前珍贵照片回顾
  2. 河南人民强烈抗议通许县毛主席塑像被拆
  3. 河南人民强烈抗议通许县毛主席塑像被拆
  4. 吴敬琏:刺激政策效果几等于零
  5. 反思发展:带你走进另一个“广州”
  6. 人民网:河南农村金色毛主席雕塑已被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