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吴吉寅:毕福剑的实质是否定中国革命——论毕福剑事件的实质和要害

吴吉寅 · 2016-03-30 · 来源:乌有之乡
随着必然到来的经济危机的不断冲击和马克思主义的深入宣传,工农大众的觉悟和力量必然是会一天一天地增长,最终战胜资本主义。每一个共产主义者都要做好相应的准备。

 

  1、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党的目标和纲领就是消灭私有制,打倒地主,打倒资本家,改造剥削者,由工农劳动者当家作主,管理政府,管理上层建筑,管理生产,怎样发展生产要由工农大众说了算。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及其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党的生命。共产党的理论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共产党必须共产,消灭私有制是共产党的立党之本!一切偏离消灭私有制的言论、政策和行为都是反动的,是对党的背叛,对社会主义的背叛,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背叛!

  2、毕福剑有意识有选择地戏谑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特意地利用《我们是工农子弟兵》的著名唱段污辱、漫骂和否定共产党,污辱、漫骂和否定中国革命,污辱、漫骂和否定毛主席,污辱、漫骂和否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其实质、其核心、其要害是否定中国革命,为地主阶级剥削阶级翻案,说毛主席领导的革命把人害苦了,说地主没有招惹谁也无端地被共产党斗倒了消灭了。其用意是为中国完全的资本主义进行舆论试探,实行火力侦察。

  3、共产党的目标和使命就是要消灭剥削,解放劳动,地主剥削农民,怎么能说没有招惹谁呢?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斗争;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历史唯物主义早已阐明了的阶级斗争规律,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怎么能不知道呢?要革命就会有牺牲,包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怎么能说毛主席把人害苦了呢?难道要人民忍受奴役和剥削,当牛做马才是正确的选择?中国革命搞错了?革命是犯罪?在毕福剑的思想意识里,革命就是犯罪,是犯上作乱!社会主义革命和共产主义革命更是不可饶恕,是疯狂,是胡闹!照这么说,蒋介石围剿红军,发动内战,毛泽东领导人民坚决抵抗,则是把人害死了,要向蒋介石谢罪!共产党是革命党,而不是佛道教,共产党员是革命者而不是传教士,是搞阶级斗争而不是个人修行,只能教育和领导人民反抗剥削和压迫,而不能教化百姓空无一切,寄生天堂,转世受福。共产党也不是全民党,教育劳动人民与剥削阶级和谐相处!全民党是资产阶级政党的自我标榜,用以欺骗劳动人民。它的自然和必然的逻辑是:劳动者要与剥削者和谐相处,以和为贵;否定,就应当受到惩罚!世界上不存在什么全民党,只存在革命和反革命。革命当然是艰难困苦的事业,但问题的本质是为谁而苦!共产党的幸福观是劳动者的解放!打倒谁,解放谁!谁作主,谁专政!革命,革谁的命?这里,没有共产党员的立场即无产阶级的立场是说不清楚的。否则,就只能得出一个错误的似是而非的和别有用心的概念:反政府!进而得出一个荒谬的令人啼笑皆非的和不伦不类的概念:反人类!难道政府是天然地正确和进步?是天然地为人民服务?天然地是工农政权?问题不在于反政府,而在于反什么样的政府,反什么人的政府!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把他们的统治等同于人类!在阶级社会里,人是有阶级性的,是有阶级归属的,抽象的笼统的一个“人”字是无法解决问题的。不是劳动人民打倒和改造剥削者,就是剥削阶级奴役和剥削劳动人民;此外,没有第二种选择。同样是统治是专政,但其阶级内容是不同的;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革命和共产主义革命,是要把剥削阶级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在毕福剑的眼里,国民党反动派被推翻被消灭,地主资本家被打倒被改造,官僚主义者遭批判受教育,是毛主席把人害苦了。在毕福剑的眼里,只有剥削阶级和剥削者、官老爷才是人!毕福剑污蔑革命颠倒是非到如此之程度!所以说,这是一起严重的事件!

  4、由于DXP和以DXP为首的走资派背叛党和社会主义,进行私有化改革,复辟资本主义,所以现在的党员很多已经不知道自己姓啥名谁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共产党还是资产党,是在干社会主义还是在干资本主义,是在继承先烈的革命遗志和革命道路还是在为国民党为地主资本家翻案复仇,是在与时俱进还是在同流合污,是在走向进步还是在走向反动,丧失了劳动人民的立场,没有了阶级觉悟,忘记了自己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的是非标准。发展是硬道理,发财是真本事,白猫黑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白道黑道发财致富都是好道。在DXP的带头带领下,上行下效,许多人或者直接地就去当地主和资本家,重新剥削人民,或者就站在劳动人民的对立面,自觉不自觉地为地主和资本家辩护,充当资产阶级的代理人,为资本主义冲锋陷阵,摇旗呐喊!一时间,40年来,否定革命,否定社会主义,否定毛泽东的舆论甚嚣尘上,铺天盖地,成为时尚,形成主流,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者被当作异端,打入了冷宫。毛泽东曾鲜明地指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广大革命群众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继续,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斗争的继续。弄得不好,资本主义复辟将是随时可能的。此言不假,言尤在耳。经过了资本主义复辟的现实以后,人们终于明白了毛泽东为什么要进行文化大革命——确保红色江山,绝不能让烈士的鲜血白流!没有阶级觉悟和阶级意识,没有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立场,就不可能正确理解,更不可能深刻理解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即社会主义革命和共产主义革命!

  5、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里的社会存在和经济基础指的就是生产方式及其所形成的生产关系,是人与人关系的本质,或者剥削,或者平等,此外无它。生产关系是社会的本质,是社会形态的本质特征。社会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其核心是生产关系,而不是生产力和生活水平!特色社会是个两极分化的剥削社会,遍地都是官僚、地主和资本家,很需要为剥削阶级正名;另一边却是重新受剥削的工农劳苦大众,很需要明白自己的命运。所以,现实的中国它在思想领域的分工也必然地就是两极化的,有的人要为剥削者资产者地主和资本家粉饰,有的人就要站出来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为劳动者为工农大众辩护,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阶级斗争和阶级斗争规律,它是对立的两极,是必然的两个极端,现实中的一切思想斗争和政治斗争都可以从这里得到解释。

  6、一石激起千层浪!毕福剑事件曝光后,受到人民群众的声讨和谴责,而有的人却钻出来为其辩护,说什么这是上纲上线,不应该,说什么这是私密空间,应该言论自由,说什么这是一起严重的告密事件,影响了为人的道德尺度,破坏了社会的诚信公德,是在制造饭局恐怖,等等,不一而足。事实果真就是这样的吗?

  7、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毕福剑丧失了劳动人民的立场(或者从来就没有过劳动人民的立场),站在地主阶级的立场上否定共产党、否定毛主席、否定人民军队、否定中国革命,站在党的对立面,完全变成了叛徒(要不然就一直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或资产阶级的卧底)。这还不是纲和线吗?这本身就是纲和线,而不是什么上不上的问题!打蛇打七寸,方能击中要害!毕福剑的言论不是什么过失的问题,不是什么作为组织的一员不懂规矩和不守纪律的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是思想问题,是阶级立场和阶级感情问题,是剥削阶级本质的充分暴露!毕福剑的言论只有在剥削阶级那里才能受到欢迎。

  8、4月1日,应白俄罗斯驻华大使馆邀请,毕福剑等到其驻华使馆进行文化交流,活动后接受了宴请。就是在这次宴席上,毕福剑露出了他的反动本质,献媚讨好,得意忘形,肆无忌惮地对共产党、毛主席、人民军队和中国革命进行污辱漫骂和否定,表演得淋漓尽致,极其充分,言语下流,不堪入耳。毕福剑参加的是中外文化交流活动,是在公共场合,而且还是涉外活动,与私密空间毫无关系。把公开的外事活动的相关事宜公布到网上,不管是谁,这都是一种光明正大的行为,而不是什么告密。

  9、退一千步说,假设毕福剑活动的范围不是公务活动,而是朋友相会,那就可以信口开河了?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发表反革命言论了吗?须知,政党是阶级斗争的工具,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组织,肩负着推翻剥削阶级和剥削制度的重任,共产党员的言行时刻都不能偏离消灭剥削的目标和方向。在阶级立场上,在政治态度上,不存在什么自由的和私密的空间,不能两是,阳奉阴违。革命的阶级及其政党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及其政党也是这样。君无戏言,毕福剑的表演是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题中之义吗?退一万步说,假设毕福剑是一个人在独处,自言自语反革命言论,或是在自己的日记里私自写下反革命言论,就是他的个人自由了?被发现后,党组织和人民群众也是无权过问的了?就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世界上有这样的逻辑吗?贪官污吏,黑恶分子,间谍特务,他们的许多罪行都是在私下里完成的,请问,那是他们应当受到保护的空间和自由吗?即便从特色社会的法律角度来说,毕福剑的言论难道不也是违法违宪的吗?

  10、因此,告密论是站不住脚的。所谓告密,是指对革命事业对正义事业的背叛,是告发不应当让反动派知情的人和事。在这里,阶级立场是其前提,没有了阶级立场,就不存在什么告不告密的问题,也不存在什么诚信不诚信的问题。在阶级社会里,道德也只能是阶级的道德。子为父隐,父为子隐,直在其中矣,这是剥削阶级的信条和礼教。但是,即使在剥削阶级那里,它也只能是一条虚伪的礼教,在涉及政权,涉及阶级根本利益的时候也是行不通的。试问,对一个犯罪分子的检举揭发,是应当谴责和禁止还是应当鼓励和表扬呢?其行为是迷途是犯罪抑或是义举是立功呢?信义,信义,是信大于义,还是义大于信呢?我们要的是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信和义,还是要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的信和义呢?共产党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依据又是什么呢?在毕福剑一事上,告密论和恐怖论是反动的,是站在剥削阶级的立场上借言论自由实际上是偷换言论自由的概念,用超阶级的道德,用超阶级的为人和诚信来为反革命的言论辩护,实质是不允许人们对否定中国革命的反动思想和言行进行批判。言下之意,毕福剑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只是出于不谨慎,被人盯着了;或者只是由于朋友和叛徒的出卖,运气不好才倒霉的,实属无奈,是受害者,要设法营救。中国的语言环境不行,曝料者应当受到社会的谴责,千刀万剐!言下之意,反革命言论是自由,那么,很自然,批判反革命言论就是当然的反自由了!这就是时下中国的资产阶级想说而又不敢直说的心里话,他们在许多时候总是这样地引而不发。共产党员必须自律,对一切反革命的言行必须进行坚决的批判和斗争,同时,每一个共产党员都必须接受群众的监督。党性原则,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11、言论自由!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自由?自由,世界上只有相对的具体的自由,没有抽象的绝对的自由。所谓具体的相对的,在阶级社会里,即在国家里,自由只能是阶级的自由,是专政下的自由,即在国体之下的自由,不受任何约束的言论和自由是不存在的。自由只属于专政的即统治的阶级。反社会主义的言论畅行无阻,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思想严密封杀,这就是当今社会所谓的言论自由!不争论,不问姓社姓资,这是言论自由吗?不问姓社姓资,实质是不准姓社,只准姓资,是否定社会主义!所以说,自由是有阶级性的,是具体的,是有十分明确的阶级内容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言论为什么就不曝光?在资产阶级专政下,无产阶级没有话语权,这就是答案。现在的各种所谓曝光大多是为了起反面作用,让人们觉得许许多多的邪恶、勾当是一种正常现象,是社会常态,几千年的社会不就都是剥削社会吗?古今中外不就都是如此的吗?刻意制造一种疲劳症,让群众见怪而不怪!如对色情和腐败等,群众就早已麻木。须知,共产党就是要与传统的制度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实行共产主义,一切附着在私有制上的思想和行为都是社会的病症或人类的罪恶。在这里,不存在什么历史惯例和国际惯例,喻示人们遵循或倡导人们遵循!私有制和市场化是万恶之源!是私有制使人变得自私,而不是相反!

  12、当然,相对于特色政策来说,相对于资本主义现实而言,如分田单干,瓜分国企,工人下岗,农民失地,学生失业,妇女卖淫,两极分化,乱象横生,无业不腐,无官不贪,邪恶当道,正义销声,积重难返,民不聊生,百姓生不起、病不起、老不起,等等,毕福剑的言论确实是不足挂齿,不必小题大做,转移视线,罚不当罪,避重就轻。毛泽东就不同意对那些高喊打倒毛泽东的人进行追究,而是要人们注意和防止走资派的利用、破坏和捣乱,以转移阶级斗争的方向和文化大革命的目标,要人们警惕中央的修正主义,炮打资产阶级司令部,集中力量打倒走资派,批判刘少奇和DXP的资产阶级路线。至于人们自觉地捍卫毛主席,捍卫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那是人民群众的革命觉悟。毕福剑的反动言论是必须批判的,不管他的表演是自觉的也好,被利用的也罢,都是其本性的充分暴露。但是,在批判毕福剑反动言论的同时,不要忘记了当前斗争的焦点,批判的重点是私有化,是资本主义复辟,是现实的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现实。毕福剑的言论就是私有化的产物,是为资本主义的复辟和现实服务的。污辱毛主席,污辱人民军队,这些都只是表面现象,其实质和本质都是为了否定中国革命!善良的人们不要中计,跟着主流媒体瞎起哄,只看到和只声讨毕福剑对毛主席的污辱,反而把根本的东西私有化掩盖起来,忽略过去,让资产者们在一片嘈杂声中完成其最后的战略部署。改革就是设计!温水煮青蛙,只做不说,一步步地把中国引向完全的资本主义。私有化是一条不归路,有道是壮士断腕,排除万难。毕福剑是丢个石头试水深的小卒,同时也成了剥削阶级复辟翻案舆论的先导和英雄,是设计者们用来试探中国老百姓觉悟的,看看老百姓,看看劳动人民的反应,以把握改革的火候,看看是不是到了揭开盖子的时候,是不是到了全面彻底地否定中国革命而与劳动人民彻底摊牌的时候,是不是到了可以名正言顺地去掉共产党和社会主义这块外衣的时候!阻力不大,则即刻实行;阻力大了,则缓行之,以让群众有一段心里适应期!用意思明确但言语模糊的特色方式表达就是,要使发展的速度改革的力度和社会可以承受的程度有机地统一起来,理论性强,文雅度高,迂回婉转,毫无直白和露骨之嫌,妙哉斯言!因为设计者们清楚地知道,中国的老百姓不同于东欧的群众,是经过文化大革命锻炼的,是经过八卦炉烧烤的。文化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的群众运动硬是在资本主义复辟势力面前设置了一堵墙,一道障碍。有鉴于此,走资派们不敢明目张胆地跨越雷池,他们至今仍心有余悸而胆寒!不得不经常地不断地变幻着花招,挂羊头,卖狗肉,一边污蔑痛骂和哭诉文化大革命,以求得理解和同情,麻木群众,一边悄悄地搞资本主义,摸着石头过河,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等到百姓发觉时,木已成舟,为时已晚了!但是,即便是这样,要痛痛快快地毫无顾忌地搞资本主义,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这块招牌即便是假的也确实是名不正,言不顺,碍手碍脚的,是一把双刃剑,不摘掉不行。它虽可以偷偷摸摸地欺骗群众,但也常常会被共产主义者利用!场面令人尴尬,不能得心应手,不能轻装上阵,讲话没有底气,做贼心虚,不能义无反顾。

  13、因此,对于毕福剑事件的处理问题,怎么样都是不重要的,特色集团自有特色集团的标准和方法,自有其独方和妙方。特色集团处理这类事件的原则和立场也象他们的外交辞令一样,是一贯的和明确的,是十分经验和老道的。由于立场的一致,对毕福剑的处理也不会坏到哪里去。人们也不要在这里期待着一种什么满意的结果。这一事件的重要意义在于,这一事件不是孤立的和偶然的,包括毕福剑的丑恶表演及其曝光;这类事件既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以后还更将层出不穷!山雨欲来风满楼,要在中国全面彻底地资本主义,彻底否定中国革命,确实应该试探试探一下中国老百姓的态度!所以,毕福剑事件的曝光不是什么告密,而是试探,是一着妙棋,是仙人指路,进可以攻,退可以守!进可以大造全面否定中国革命的舆论和声势,退可以以失语等遁词为毕福剑作掩护和辩护,只作为个人问题处理,并以辱毛问题和纪律问题淡化之,王顾左右而言他;还可以挑起人们对毛泽东的重新评价,当然是希望否定的评价!这一事件的重要意义更在于,由于DXP和改革的反面教育,在经历了资本主义的现实,在重吃二遍苦,重受二茬罪以后,中国的工农大众在觉醒,这才是真正值得庆贺的。同时,毕福剑事件还充分说明了毛主席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和无可替代的。毛泽东在世的时候和刚去世的时候,有人指责毛泽东搞个人崇拜,威逼利诱小民高喊毛主席万岁。现在毛泽东离开人世已经40年了,人们还仍然自觉地捍卫毛泽东的崇高和威望,这又是什么呢?这只能是人民群众的阶级觉悟和革命感情!世界上绝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毛泽东是无产阶级的领袖,永远活在劳动人民的心中。每个人、每个集团、每个阶级、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崇拜!人们需要反对的是宗教和迷信,而不是信仰和崇拜;需要反对的是个人迷信,而不是英雄崇拜。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毛泽东和毛泽东主义万岁!

  14、难道毛泽东就骂不得了吗?骂得!上面说过,文化大革命时期,毛泽东就不允许追究那些高喊打倒毛泽东的人。在延安时期,有一村妇希望雷公辟死毛泽东,当地政府把她当作反革命予以逮捕,毛泽东知道后,责令放人,并赔礼道歉。通过这件事,毛泽东了解到边区百姓的负担太重了,于是制定和实行了新的税负政策,得到了群众的拥护,革命根据地因此而更加巩固、发展和壮大。所以,问题不在于骂毛泽东,而在于为什么要骂毛泽东,是要骂毛泽东的什么!这里,毕福剑不是对共产党,对毛泽东,对人民军队提出建议和批评,而是极尽污辱漫骂之能事,是污蔑。他要否定的是共产党、毛主席和人民军队的光辉形象和革命业绩,要否定的是人民革命,否定的是人民革命的核心和实质,否定的是人民革命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推翻,否定的是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对剥削者对地主资本家的改造!所以,这不是什么言论自由和自由言论的问题,也不是什么纪律问题,而是立场问题,是站队问题!

  15、关于毛泽东,现实的人们也是各取所需的。特色者从开国的角度来纪念,以说明现行政权的合法性;49年以后的毛泽东他们就不大说了,忌讳了,因为49年以后的毛泽东是否定他们的现行政策的。所谓前后两个30年不能互相否定的说教是掩耳盗铃,欺人之谈,实质是不允许人们用欣欣向荣的前30年否定复辟倒退的后30年,否定资本主义!请问,私有化和公有化怎么能是相容的呢?官僚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把毛泽东当作政治家,主要是当作权术的化身,认为毛泽东打败了一个又一个对手,何其了得!而在人民大众中,有把毛泽东当作开国领袖的,吃水不忘挖井人;有把毛泽东当作民族英雄的,抗日抗美都取得了伟大胜利,使我中华扬眉吐气,一洗百年屈辱史,巍然屹立。这些都是正确的,但都不全面,而且都不是主要的和根本的。而相当大的一部分群众则是从神的角度来纪念毛泽东,认为毛泽东一生平安,法力无边,大慈大悲,胜过如来,完全可以保佑他们平安和发财,逢年过节的祭拜和工程剪彩的吉日(12月26日)便是非常突出的例子(宗教迷信和生意人则乘机敛财)。这些群众很少想到毛泽东不是保佑他们平安发财,倘若毛泽东健在的话,毛泽东是要领导他们造反,重上井冈山,重建工农政权,这是要流血牺牲的!毛泽东为了中国的革命和世界的无产阶级牺牲了七位亲人!毛泽东的一生都是在为社会主义为消灭剥削为工农大众为劳动人民的当家作主而奋斗!因此,只有把毛泽东当作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领袖来纪念才是正确的全面的!毛泽东并不十全十美,但毛泽东走的是工农大众的路线!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也正是把毛泽东当作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领袖即他们所谓的恶魔和独裁者来批判、否定和污蔑的。毛泽东是他们挥之不去的一个幽灵,是他们解不开的一个心结!所以,现时的斗争就围绕着毛泽东来进行,是捍卫毛泽东还是否定毛泽东就成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双方斗争的焦点,这是现阶段阶级斗争在政治领域、思想领域和理论领域即意识形态领域的最大特点根本特点!纪念毛泽东,就是要继承他的革命思想和革命遗志,走社会主义道路,继续革命,打倒走资,推翻资本主义,斗私批修。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把毛泽东当作恶魔来污蔑和否定,那是极其自然的,这是毛泽东的光荣而不是毛泽东的耻辱;它正好说明了毛泽东与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划清了界线,是资本主义不可逾越的一道坎。毛泽东早已不是一个生命体了,而是一个政治符号,是一种社会形态的象征,是社会主义的化身。否定毛泽东,其实质、核心和要害也就是否定中国革命,它的目的,它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了否定毛泽东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为地主资本家为国民党反动派为剥削阶级为资本主义正名。没有社会主义,毛泽东就只是几千年来众多皇帝中普通的一个!毛泽东的本质是社会主义的,毛泽东因社会主义而伟大,因文化大革命而不朽!

  16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毕福剑事件不是一个孤立的偶然的事件。山雨欲来风满楼,4月12日,一个共产党不能忘记的日子……

  17现实的中国,三股大的力量在搏弈。特色派,既要资本主义的里子,又要社会主义的面子;西化派,要干净利落的资本主义,不要碍手碍脚的社会主义。革命派,需要真正的社会主义,需要革命的工农政权。特色派和西化派,一个以反腐败为借口,一个以反垄断为幌子,明争暗斗,但其阶级立场是一致的,所以又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共同欺诈和剥削劳动人民,关键时刻就联合起来镇压革命,维护资本主义,所以,优势暂时地还是在他们一边。社会主义运动目前仍然还是处于低潮阶段。但是,随着必然到来的经济危机的不断冲击和马克思主义的深入宣传,工农大众的觉悟和力量必然是会一天一天地增长,最终战胜资本主义。每一个共产主义者都要做好相应的准备。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云风
收藏

相关文章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决战:莫让习总背黑锅
  2. 网评:用鲜血凝成的血盟!如今…… (二)
  3. 郭建波:大寨精神永放光芒
  4. 康秀峰:应该重新检讨九二共识
  5. 挡不住的黄河水 割不断的思念情——吕梁老区人民纪念毛主席东渡黄河68周年纪实
  6. 朱永嘉:毛泽东读萨都剌的三篇怀古词——读《毛泽东年谱》札记之十二
  7. 农民总理留青史,人民公社放光彩
  8. 雷锋战友致百度贴吧负责人的公开信
  9. 【安和早报】海信集团规定员工不吃转基因 联想华为差异在哪 美军舰全副武装进香港
  10. 西报:西方为什么对分裂阿拉伯人兴趣浓厚
  1. “人民忘不了”:温家宝再出新书 回忆自己博览群书、忧国忧民(图)
  2. 决战:莫让习总背黑锅
  3. 闲言:从葛剑雄、张国立事件看中国舆论的真实状况
  4. 司马南在马克思墓前的演说
  5. 辽宁王忠新:作协不能养太多“肥猫”——中国文坛“三大怪”(上篇)
  6. 郭建波:透析文革—文革发展的历程及其伟大成就和经验教训
  7. 《炎黄春秋》痛心改开现实的苟且,渐趋追求文革诗和远方的田野
  8. 乌有之乡沙龙话题:评析任志强现象
  9. “两权”抵押贷款——吹高私有化号角,农民哀叹谁人闻?
  10. 网评:用鲜血凝成的血盟!如今…… (二)
  1. 一个人民:任志强这个“改开”先富的典型值得深入剖析
  2. 宏声:2016年清明节祭语——缅怀人民领袖,继承先烈遗志,坚持继续革命,捍卫红色江山
  3. 莫邪吟:深邃的历史洞见,恢弘的战略预演
  4. 老骥:让人看不懂的中国外交
  5. 黎阳:对证陈有西
  6. 人民日报罕见发声 质疑两会代表,你是来监督政府的
  7. 迟到的正义:通钢事件主要责任人、原吉林省委书记王珉被审查
  8. 顾凌英:王蒙眼中的毛泽东——评《反思文革责无旁贷》
  9. 公开审判讨薪工人 杨白劳罪大恶极黄世仁高枕无忧
  10. 崔永元的政协提案没有媒体报道,只有农民日报官网诅咒他陷入“十层地狱”
  1. 毛泽东对祖国优秀传统文化遗产的吸收和扬弃
  2. 李讷携家人来毛主席纪念堂深情怀念毛主席(组图)
  3. 顾凌英:王蒙眼中的毛泽东——评《反思文革责无旁贷》
  4. “人民忘不了”:温家宝再出新书 回忆自己博览群书、忧国忧民(图)
  5. “进清华和主席称兄道弟” 雷人高考标语折射的社会现实
  6. 农业部回应海信集团不吃转基因:转基因安全有定论,我国评估比国际更严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