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一个抗日老兵和他的文学巨著——《林海雪原》

于佰春 · 2016-04-14 · 来源:国防参考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改革开放后,曲波同志努力工作,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去。晚年,曲波同志因战伤和疾病的折磨,没有实现自己继续写作的宿愿,2002年6月27日,年近八旬的曲波因病在北京逝世。

  今天,当大学中文系的老师向学生历数建国以来战争题材的小说时,不会忘记《林海雪原》这部巨著。而关于这部小说的问世细节和作者的人生际遇,并非广为人知。笔者作为牡丹江地区的学生代表,曾有幸参加了五十多年前《北京日报》组织的一次全国性笔谈《林海雪原》总结会。近日,笔者专程到牡丹江杨子荣烈士陵园祭奠英烈,采访了有关《林海雪原》作者曲波及小说主人公杨子荣生前身后的故事,颇感作者曲波的人生传奇和他的小说一样生动、精彩……

9bb7fa3e6880da5f5db42b999c06a83a.jpg

  老兵故事引发写作激情缅怀战友催生小说问世

  1956年,大雪纷飞的严冬,齐齐哈尔市一家医院的住院部里暖意融融,十六七个病号把一间只有四张病床的小房间挤得满满当当。他们围着一位名叫曲波的病友,听他讲述抗战胜利后,人民解放军在牡丹江林海雪原中的剿匪故事。大家在他动情的讲述中,被剿匪小分队侦察英雄杨子荣智勇双全的动人事迹强烈感动。有的病友出院后还天天来医院听他讲故事,医护人员也常常忙里偷闲地跑去听他讲故事。在大家的激情分享中,曲波读出了听众的渴求——希望能有一本书来记述那些动人的英雄故事。

9bb7fa3e6880da5f5db42b999c06a83a.jpg

  《林海雪原》的作者曲波曾受到总理、元帅们的鼓励关怀

  曲波激动了,他感到这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为了让烈士的崇高理想和革命事业得以传承,曲波伴随着窗外的阵阵飞雪,饱蘸燃烧岁月的激情,奋笔疾书,把英雄们所经历的战斗故事一桩桩、一件件地写了出来。他要把这些故事写成一本小说,敬献给那些曾经并肩战斗过的战友们。

70768a4215cc64ede5a1e8267ea30326.jpg

  1978年,《林海雪原》发行英文版

  曲波于1938年参加八路军,抗日战争时期,他在山东与日伪军队作战,曾任连、营指挥员。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曾率领一支有侦察排长杨子荣参加的小分队,在牡丹江一带的深山密林进行艰难的剿匪战斗。战争结束后,那些打击日寇、追剿土匪的激烈战斗和身边战友前仆后继英勇牺牲的故事,仍然犹如电影一样,时时在曲波脑海中回放。

  曲波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他念过五年私塾,15岁入八路军胶东公学(今鲁东大学),他少年时代曾熟读了《说岳全传》、《水浒传》、《三国演义》等中国古典小说。写作,可以是他能够胜任的活动。但是,一般的作者想写出一举成名的长篇小说决非易事,而有着丰富人生底蕴和战争阅历的曲波,是带着老兵情怀挥动如椽大笔的。他笔下的稿纸像一片片飞雪,很快就堆成了可以装满一大包袱皮的手稿。曲波用自行车驼着一个装满了稿纸的包袱,找到了《人民文学》编辑部。

  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们慧眼识珠。他们认为:作者成功塑造了一个颇具代表性的人民解放军侦察英雄,稿子是一部真实、生动,适应时代要求,表现了革命英雄主义的优秀作品。社长和主任当即拍板:立即出版发行这样的好作品。

  在半个多世纪以前,中国出版业只能以手选铅字、人工排版、旧式印刷的半机械化生产方式来发行图书,其中校对、纠错和装订,也是一个需要较多工序和人力才能完成的缓慢过程。当时,对《林海雪原》的印刷出版,是采用加班加点的方式组织生产的。从定稿到出版发行200万册,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这样的速度在当时是相当快的。

  在没有彩电、互联网等诸多现代化传媒的20世纪50年代,读书是群众享受精神生活的主渠道。所以,好的作品会以比较单一的大众阅读方式迅速得到传播,受众可多达数亿。1957年,曲波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在全国引起轰动。

91bb06969fcb43977ecd9e34a0e253e6.jpg

  《林海雪原》一问世,就受到了非同凡响的欢迎,人们在书店买不到,就向同事、朋友借阅,在图书馆借阅时往往需要预约、排号,而在出版社里则一再追加印数,形成了我国当代文学史上罕见的“洛阳纸贵”的文化现象。敬爱的周总理看过《林海雪原》后,曾接见了曲波,勉励他继续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彭老总曾在其主持的一次军队高层会议上提到这部小说,说英雄事迹写得很精彩传神,提议全军都来读一读。也是因为这本《林海雪原》,在罗荣桓元帅的亲自过问下,在工厂当工人的曲波被调回军队搞创作,并被授予上校军衔。此外,《林海雪原》还受到陈毅外长、贺龙元帅等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赏。

  《林海雪原》让读者喜欢的另一个原因,是作者在歌颂革命英雄主义的同时,还以浪漫主义手法描写了小分队203首长少剑波与卫生员白茹的爱情。这种富于感染力的表现手法在当时的战争题材小说中并不多见。

91bb06969fcb43977ecd9e34a0e253e6.jpg

  负伤的曲波和她的妻子(《林海雪原》小白鸽的原型)

91bb06969fcb43977ecd9e34a0e253e6.jpg

  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由童祥苓塑造的杨子荣形象

  杨子荣穿林海、跨雪原、打虎上山、活捉匪首座山雕的传奇故事,以极强的英雄主义色彩吸引了广大受众的目光,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代表和广大读者心中偶像。后来的影视戏剧,都以杨子荣为主角,把他智取威虎山的英雄壮举,唱红大河南北。一部小说,后来演化得这么广泛,产生这么久远的社会影响,应该是曲波当年写作小说时始料不及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我国当代战争题材的优秀作品中几乎没有一个英雄人物能超越杨子荣的知名度,没有人能像杨子荣那样拥有千千万万的“粉丝”。在人们的眼中,杨子荣高大威猛,智能双全的形象已经定型。直到五十年后的当下,出现一些翻拍《林海雪原》的影视作品,还因为主人公与人们固有的杨子荣印象相去甚远,而倍受诟病。

  “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北京日报》组织了“笔谈《林海雪原》大讨论”

  人们争相阅读《林海雪原》,饭后茶余评说《林海雪原》,猜测杨子荣是谁?他究竟是活着还是牺牲了?少剑波、白茹又是谁?是否有情人终成眷属?

  万众评说杨子荣,使得当时在全国举足轻重的《北京日报》社感觉到这是一个很抢眼的文学现象。为了帮助广大读者更好的理解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不同特点和文艺创作规律,《北京日报》本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原则,组织了一次为期三个月的“笔谈《林海雪原》大讨论”。果然,一石激起千层浪,笔谈吸引了各界读者的热烈参与。笔者有幸以故事发生地——牡丹江地区高中学生代表身份被召集到北京参加了“笔谈总结会”,见到了《林海雪原》的作者曲波。

  那天下午,当曲波稳健地走进会议室时,来自全国各地的六十多名各界代表起立,对他报以热烈的掌声。曲波只是带着低调的微笑向大家鞠了一躬,就很快在自己席位上坐下了。

  《林海雪原》的素材来自当年牡丹江的一场剿匪斗争,小说反映的是那场斗争的横断面。书中人物都是作者身边的原型,这符合“作家尽量描写熟悉的生活,描写熟悉的人”这一创作规律。然而,“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读者籍于不同的人生阅历、文化素养、审美水平和政治观点,会从不同的视角对同一部作品得出不同的评价。

  在笔谈《林海雪原》的大讨论中,发表了意见且影响力最大的读者,是一位了解剿匪斗争的军级首长、颇有份量的省级领导干部。他说:“看了由小说改编的影片《林海雪原》,感到这是一部不够成功的影片,最关键之处在于没有表现出当时的时代特点,没有表现出党的领导。因此,《林海雪原》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是不高的。”

  还有人说:“《林海雪原》的作者,是当时小分队的领导人,他是通过小说给自己树碑立传。”这真是狠狠的一记狼牙棒!

  针对指责,曲波回答:“少剑波的事情虽然是按我的经历写的,但是作为小说的主人翁,我是按照一个更完整的人民解放军指挥员的形象来刻划的。”

  持不同意见的人不依不饶:“少剑波不是什么完整的人民解放军指挥员形象,而是个人英雄主义气息很浓的形象,杨子荣也是浑身上下的土匪习气。”

  这些指责,在当时比较“左”的社会氛围中,对于作家来说,都是要命的问题。

  归纳起来看,对于《林海雪原》的争论不是它的趣味性和可读性,主要分歧在于它的党性和真实性。对于“缺乏党性”的指责,曲波本人不能接受。对《林海雪原》给予肯定性支持的,是一些转业官兵和公安干警。

  确实,人们不知道杨子荣这样的侦察英雄是怎样炼成的。笔者2001年对海林县民政局“杨子荣身世调查小组”进行的采访中得知:杨子荣曾几次闯关东,在日本人的会社里当过杂工,在商界当过跑事的,对于社会上三教九流的规距甚至土匪黑话都有所知晓。如果杨子荣不是以这些社会阅历做为侦察员开展活动的基础,很能想象他能打进匪巢,以娴熟的黑话和精湛的枪法赢得匪首座山雕的信任,最后将其一网打尽。曲波以艺术的手法和现实主义的创作精神塑造出杨子荣的英雄肖像,并无走板、穿帮、离谱之处。因此,他理所当然的博得了转业官兵、人民警察及绝大多数读者旗帜鲜明地支持。

7b108aec320fe8fa9939e492eef40f8f.jpg

  1973年,从一位画家手中找到的杨子荣照片

91bb06969fcb43977ecd9e34a0e253e6.jpg

  这把枪永远保留着杨子荣的体温

91bb06969fcb43977ecd9e34a0e253e6.jpg

  杨子荣装扮土匪进山时用过的狗皮帽子和黑棉袄,它们见证了英雄的壮举

  《林海雪原》书中另一个争议之处,在于它的艺术性与真实性。从艺术创作与写实的问题上看,曲波对杨子荣的生与死还是采取了艺术创作的虚构手法。写他在胜利结束剿匪斗争之后,跟随战友们一起南下,参加了解放全中国的战斗。

  众所周知,书中的杨子荣确有其人。但是他实际上却是因枪栓被冻住打不出子弹而意外地牺牲在剿匪斗争的最后一战。几天后,战友们为杨子荣举行葬礼,首长和同志们无不为他的死而扼腕痛惜。

  可以推想,如果曲波以写实的笔法这样来写英雄的人生结局中,小说的社会反响将会大打折扣。曲波还是很有智慧的作家,他把杨子荣的英雄形象树立起来之后,考虑到让英雄人物永远发挥激励人们奋发向上的社会效应,所以虚拟了他仍然活着。这应该是曲波写作的成功之处,是应当得到肯定的。

  但是与会的艺术家们也谈到了曲波写作经验的不足。他没能娴熟的掌握文学的创作规律,采用了主要人物的真实姓名。瑕不掩玉,这些成长中的问题,绝不影响曲波的《林海雪原》所产生的积极影响和社会效果。无论是军方高层还是农村社员,举国上下,数亿读者对小说都不约而同地给出了一个赞!

  淡漠名利的晚年曲波

  1959年至1962年,曲波还完成了两部抗战题材的长篇小说——《山呼海啸》和《桥隆飙》。因为曲波把写作的浓墨重彩都倾洒在处女作《林海雪原》上了,所以,他后来的作品在社会上的影响力没能超过《林海雪原》。

  中国作协敞开大门欢迎曲波,他不但被吸收为中国作协会员,还被选举为作协常务理事。写出了战争题材文学巨著的曲波,有了骄人的成就和光环,成了公众人物。但是,人们从未在文人出没、名人聚会的场合里看到曲波的踪影,从未看到他的留影和声音。他一头扎在铁路建设的工作岗位上,踏踏实实,恪尽职守,同事们没有感到曲波身上有什么超人和特殊的地方。

  文革前,为支持文学新人的写作活动,曲波曾捐出自己的一部分稿费。而后来一些中央和省、市出版社多次出版、再版曲波的作品时,很少有主动给曲波寄来稿酬的,有的甚至连声都不吱。曲波的朋友提示他找这些违规者“讨说法”,曲波却说:“算了吧,我写那些作品都是为了纪念牺牲的战友们的,我怎能指着那个发财呢?”

  曲波始终不知道自己的书应该得多少钱,也不知道自己的作品被谁再版和改编了多少次。他坚信只要有人读了这些书,知道今天的幸福来之不易,心里就释然了。

91bb06969fcb43977ecd9e34a0e253e6.jpg

  学生清明祭拜英雄杨子荣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曲波专程前往当年战斗过的牡丹江地区祭奠当年在这里牺牲的杨子荣、高波等战友。在烈士牺牲地,他向当地民政部门捐献了一万元稿费修缮烈士陵园。这笔钱在当年算是一笔巨款。为了不惊动当地政府和驻军,他偕夫人轻装简从,祭奠了战友后,迅速离开了他曾经战斗和流下过鲜血的地方。

  改革开放后,曲波同志努力工作,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去。晚年,曲波同志因战伤和疾病的折磨,没有实现自己继续写作的宿愿,2002年6月27日,年近八旬的曲波因病在北京逝世。

  《林海雪原》的读者、观众,将永远感谢曲波先生。感谢他以如橼大笔、匠心塑造出英雄形象杨子荣,感谢他为人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云风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