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滠水农夫:眼前有景道不得,柳郎题诗在上头

滠水农夫 · 2016-06-03 · 来源:乌有之乡
【摘要】如此这般的诗作竟至流行,还险获鲁奖,只能说明迎合了上层的某种需要,也显示出社会虚浮奢靡的程度。幸而世界上任何事物必然物极必反,三十多年来文坛相当程度上坠入为艺术而艺术、单纯追求形式的歧途,严重脱离现实和社会,客观上促使了奢靡虚浮之风的盛行,面对这种局面,已有不少有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的作家起而反思。

  滠水农夫:眼前有景道不得,柳郎题诗在上头

  知道柳忠秧的大名,是因为他与武汉著名作家方方的一场笔墨官司闹得满城风雨。而方方我是知道的,近年写了《万箭穿心》、《涂自强的个人悲伤》等小说,尤其是《涂自强的个人悲伤》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讲的是一个农村学子命运沉浮的故事,笔者曾写过一篇小评,认为作家通过现实主义手法,揭示了“涂自强的个人悲伤”也是我们时代和社会悲伤的深刻内含。因为有了这层关系,便产生了几分好奇,想知道柳忠秧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一查可不得了,名头响当当,而且一大串,“著名诗人,云深书院院长,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岳阳楼文学顾问,中国乡土诗人协会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中华经济发展交流协会高级文化顾问、副主席,湖北省文联文学艺术院特聘副院长,广东省文化学会副会长”等等,再一查,更不得了,许多主流媒体、名家高人对柳诗无不赞誉有加,冠以大诗、天诗、史诗美名。其代表作有《楚歌》、《岭南歌》、《国骚》、《天下江山黄鹤楼》、《圣美大江》等,确实,仅凭这些诗名就给人颇有气势之感。于是就找来读一读。听说《天下江山黄鹤楼》尤具盛名,且写的是本地风物,选来先读为快。

  果然是洋洋洒洒,古今中外,天南地北,神仙鬼怪,近千言的大篇幅,极尽铺陈畅意,仅从规格来讲,说罕见也不为过。然而细读之下,又有另一番味道,在笔者看来,该诗的结构看似蔚为壮观,实则大杂烩的集合,往圣先贤、骚人墨客皆为装点门面;而语言亦看似气势恢弘,典雅华丽,实则空洞虚浮,人云亦云;更罔论诗之境界,全然照搬照抄,无觅独家之妙。观整首诗,大则大矣,徒有其形,不见其神。俗话说“诗言志”,一个诗人只有真情实感,直抒胸臆,才能创作出具有灵性而能与人共鸣的作品,看来柳诗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味地高大全,实则的假大空,没有个性没有灵魂,若作为御用应景之作,倒无可厚非,而企图在神圣的文学殿堂据一席之地,那就太自不量力。想来从古至今,像这样的“御诗”何止万千,有几首经历了时光洗涤能流传下来的,反倒是那些不那么高大全、不那么华彩富丽的诗章为人们千古传诵,如崔颢的“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李白的“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岳飞的“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更不用说毛泽东的“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等等,这些名篇佳句,无不情景交融,物我两忘,表达了诗人的思绪和情怀,成为了不朽的文学精典。再看同样是书写天下名楼的《岳阳楼记》、《醉翁亭记》、《滕王阁序》等名篇,也无不突出了主题思想,达到思想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统一。反观像《天下江山黄鹤楼》这样的作品,除了咀嚼前人嚼过的馍馍,空洞高歌太平盛世,给人装腔作势,无病呻吟的感觉外,实在品不出作者独有的思想境界,又怎能产生艺术感染力呢。

  如此这般的诗作竟至流行,还险获鲁奖,只能说明迎合了上层的某种需要,也显示出社会虚浮奢靡的程度。文坛其实也是社会的风向标,六朝盛行的骈俪文风埋葬了一个越来越陷入腐朽的时代,然唐初开风气之先,提倡古文运动,反对六朝骈丽文风,终于开创出了一个煌煌盛世。对于今日文坛同样盛行的奢靡之风,有识者自当有所思考。幸而世界上任何事物必然物极必反,三十多年来文坛相当程度上坠入为艺术而艺术、单纯追求形式的歧途,严重脱离现实和社会,客观上促使了奢靡虚浮之风的盛行,面对这种局面,已有不少有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的作家起而反思,实现创作转向,自觉面向底层社会,书写底层人民的生活和苦难,形成了新时期底层文学的热潮,如前所述,方方近年创作的小说正是这一趋势的体现。更令人敬佩的是,方方不仅坚持了自己文学创作主旨,还与像柳忠秧这样的时尚“诗人”作针锋相对的斗争,揭了他们的老底,捍卫文学的神圣形象。

  在本篇短文里,主要针对的是柳诗的思想性方面谈的意见,关于柳诗艺术性方面,已有不少人指出了问题,如不合平仄格律(若一般文学爱好者的作品还无所谓,但对于问鼎鲁奖的专业作家就太不应该),语言罗嗦重复,引典张冠李戴,语言粗鄙生造,甚至还出现了错别字,把“碧水东洄”写成“碧水东徊”,“芳草萋萋”写成“芳草凄凄”,简直贻笑大方。正是:

  李杜诗章万古传,光耀星河不朽篇。

  江山代有柳郎出,各领风骚数十天。

  2016-6-2

  附:

     天下江山黄鹤楼

  作者:柳忠秧  刊于 2012-02-19 湖北日报

  茫茫九派, 天下江山,聚斯一楼;

  浩浩洪波, 四海舟辑,东向吴楚。

  巴山群峰, 潇湘云水,几度春秋;

  烟波起处, 几番风雨,千古风流。

  以武而昌,临江筑楼,山川险阻;

  瞭望戍守, 长烟落日,苍茫孤舟。

  官商行旅,迁客骚人,心殇情留;

  游必于斯,宴必于斯,脍炙人口。

  荆楚腹地,天下绝景,锦绣全收;

  平野湖沼,两江三镇,潮涌矶头。

  屡建屡毁, 兴废相连,几多悲愁;

  孤立千岁,雄据龟蛇,歌哭神州。

  昔人已去,此地空余,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芳草凄凄,日暮乡关冷月浮。

  西望长安,碧水东徊,东风杏雨泪长流;

  玉笛声碎,梅花渐落,江城五月伤春柳。

  孙权争霸,兴亡几度,吴宫花草埋古丘;

  周瑜设宴,大浪淘沙,波涛饮尽击兜鍪。

  崔颢凛风骨,雄浑高古,一人诉尽千年愁;

  太白乘仙风,搁笔惊呼,凤去台空江自流。

  浩然西辞去,孤帆远影,烟花三月下扬州;

  乐天思淼茫,雾深霜冷,醉来堪赏管弦秋。

  贾岛登高槛,孤魂野水,空使含晴对余晖;

  仙道传神奇,与民同欢,黄鹤起舞不独乐。

  放翁听长笛,裂石穿云,苍龙阙角天音合;

  武穆驾长车,踏破贺兰,一鞭直渡清河洛。

  杨慎叹兴亡,多少英雄,灰飞烟灭谈笑间;

  居正望仙阁,飞雪落远,夜深高咏独鸣舷。

  一十八载,劳歌作楚人,缔造皆从江汉始;

  一枪射落,皇冠飘然去,首义创建真共和。

  辛亥洒碧血,义无反顾,牺牲只为造民国;

  右任望故乡,永不能忘,葬我高山望大陆。

  数十年间,诗人酹滔滔,指点江山起宏图;

  八十三岁,润之为楚雄,开疆拓土鼎国祚。

  四边八角,四面八方, 雄楚雄天何其宽;

  一城三国,一楼九水, 荆山荆野波光烂。

  一桥飞架,九省通衢,龙腾虎跃好江山;

  融领天下,通纳九州,大江壮美大武汉。

  登斯楼,吟斯楼,天下江山唯斯楼;

  歌斯楼,哭斯楼,把酒还说万古愁。

  醉抚江城,柳郎唱楚歌,人有悲欢心忧乐;

  擎风长啸,孤野再登临,自君天下巡江河!

  生死穿越,柳郎踏仙游,轻拨浮云迎海日;

  春潮再起,孤野独吟哦,自由天下骑黄鹤!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贺普霄:还是邓小平说对了
  2. 黎阳:“嫖娼合法”与“用国家力量逼良为娼”——看公知怎样“夺人权”
  3. 看《三八线》,这些关于抗美援朝的资料不得不读
  4. 普京对美下最严厉警告:别无选择只能还击 2国已成俄目标
  5. 何新博客:美国人论朝鲜战争
  6. 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16名志愿军军、师职指挥员
  7. 双石:关于朝鲜战争的基本常识问题,都在这里了
  8. 【转基因观察】为了推广转基因,新华社又公开撒了个谎
  9. 军刊:美化奸恶是比抹黑英烈更险恶的思想逆流
  10. 人民日报:从哲学社会科学而言,苏联失败是意识形态大溃败
  1. 戚本禹回忆:毛泽东时代的高层腐败
  2. 熊向晖之女熊蕾:为毛泽东辩护
  3. 贺普霄:还是邓小平说对了
  4. 黎阳:“嫖娼合法”与“用国家力量逼良为娼”——看公知怎样“夺人权”
  5. 何新:确实存在一个试图摧垮中国经济的经济学阴谋
  6. 分田单干好还是合作化好?习近平直指中国要害
  7. 丑牛:公者千古 私者一时——滴水洞寻幽
  8. 对周秀云案的几点看法——评《张雷:周秀云一年后也来说几句》
  9. 李昌平:导师,您再忽悠真要出大事了
  10. 苏联解体前夕高级干部纷纷自杀
  1. 杨思远:习近平同志论“文革”
  2. 铁索寒:围攻大会堂红歌的本质是砍旗
  3. 戚本禹回忆录:李锐的揭发交代与庐山会议的转向
  4. 黎阳 :文人官僚体制、官学商利益铁三角和动乱周期律
  5. 戚本禹回忆:毛泽东时代的高层腐败
  6. 顽石:只有正视历史,方能开创未来——文革起因探源
  7. 报告马晓力领导:刘欢孙楠唱的这首歌更可怕!
  8. 熊向晖之女熊蕾:为毛泽东辩护
  9. 老田:江总书记的同事们追忆他60年代经历
  10. 周秀云案开庭一年:一个被毁灭的农民工家庭
  1. 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16名志愿军军、师职指挥员
  2. 美媒:朝鲜官媒刊文大赞特朗普 “美国佬滚回家”实现就靠他
  3. 熊向晖之女熊蕾:为毛泽东辩护
  4. 国务院力度不小,凡是法律法规未明确禁止的,一律允许各类市场主体进入……
  5. 贺普霄:还是邓小平说对了
  6. 王小石:北京语文教材录入《圣经》凸显放开文科教材编订权之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