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高考之痛愈演愈烈,毛爷爷说教育不能这样搞

综合 · 2016-06-11 · 来源:红歌会网
【摘要】近日恰逢高考盛事,几乎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学生、每一个曾经供养高考生的家庭都为此付出过巨大代价。然而,高考这道晋升的大门也在一点一点慢慢被特权阶层所关闭。如今教育之弊,半世纪以前已经被毛泽东一针见血地指出,然而这些问题时至今日非但没有解决,反而在一步步地扩大、蔓延。其实中国之弊病,未能防微杜渐的又岂止教育这一项呢......

5629660f8695e512a8d339dc68f7d9ca.jpg

  原编者按:本文虽是毛泽东同志半世纪前对教育问题的论述之节选,然而其中所提却无一不戳中当今教育的痛点。近日恰逢高考盛事,几乎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学生、每一个曾经供养高考生的家庭都为此付出过巨大代价,因为高考被看作是社会底层向上流动的一条至关重要的通道。然而昨天食物主权发送的文章《高考制度从来不公平,也无法再做社会公平的遮羞布》却分析道:高考这道晋升的大门也在一点一点慢慢被特权阶层所关闭。如今教育之弊,半世纪以前已经被毛泽东一针见血地指出,然而这些问题时至今日非但没有解决,反而在一步步地扩大、蔓延。其实中国之弊病,未能防微杜渐的又岂止教育这一项呢......

  正文

  我早就说过,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

  现在课程多,害死人,使中小学生、大学生天天处于紧张状态。课程可以砍掉一半。学生成天看书,并不好,可以参加一些生产劳动和必要的社会劳动。

  现在的考试,用对付敌人的办法,搞突然袭击,出一些怪题、偏题,整学生。这是一种考八股文的办法,我不赞成,要完全改变。我主张题目公开,由学生研究、看书去做。例如,出二十个题,学生能答出十题,答得好,其中有的答得很好,有创见,可以打一百分;二十题都答了,也对,但是平平淡淡,没有创见的,给五十分、六十分。考试可以交头接耳,无非自己不懂,问了别人懂了。懂了就有收获,为什么要死记硬背呢?人家做了,我抄一遍也好。可以试试点。

  旧教学制度摧残人材,摧残青年,我很不赞成。孔夫子出身没落奴隶主贵族,也没有上过什么中学、大学,开始的职业是替人办丧事,大约是个吹鼓手。人家死了人,他去吹吹打打。他会弹琴、射箭、架车子,也了解一些群众情况。开头作过小官,管理粮草和管理牛羊畜牧。后来他在鲁国当了大官,群众的事就听到了。他后来办私塾,反对学生从事劳动。

  明朝李时珍长期自己上山采药,才写了《本草纲目》。更早些的,有所发明的祖冲之,也没有上过什么中学、大学。美国的佛兰克林是印刷所学徒,也卖过报,他是电的大发明家。英国的瓦特是工人,是蒸汽机的大发明家。高尔基的学问完全是自学的,据说他只上过两年小学。

  现在一是课多,一是书多,压得太重。有些课程不一定要考。如中学学一点逻辑、语法,不要考,知道什么是语法,什么是逻辑就可以了,真正理解,要到工作中去慢慢体会。课程讲的太多,是烦琐哲学。烦琐哲学总是要灭亡的。如经学,搞那么多注解,现在没有用了。我看这种方法,无论中国的也好,其他国家的也好,都要走向自己的反面,都要灭亡的。

  书不一定读得很多。马克思主义的书要读,读了要消化。读多了,又不能消化,可能走向反面,成为书呆子,成为教条主义者、修正主义者。

  现在学校课程太多,对学生压力太大。讲授又不甚得法。考试方法以学生为敌人,举行突然袭击。这三项都是不利于培养青年们在德、智、体诸方面生动活泼地主动地得到发展。整个教育制度就是那样,公开号召去争取那个五分,就有那么一些人把分数看透了,大胆主动地去学。把那一套看透了,学习也主动了。

  据说某大学有个学生,平时不记笔记,考试时得三分半到四分,可是毕业论文在班里水平最高。在学校是全优,工作上不一定就是全优。中国历史上凡是中状元的,都没有真才实学,反倒是有些连举人都没有考取的人优点真才实学。不要把分数看重了,要把精力集中在培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上,不要只是跟在教员的后面跑,自己没有主动性。

  反对注入式教学法,连资产阶级教育家在五四时期就早已提出来了,我们为什么不反?只要不把学生当成打击对象就好了。你们的教学就是灌,天天上课,有那么多可讲的?教员应该把讲稿印发给你们。怕什么?应该让学生自己去研究讲稿。讲稿还对学生保密?到了讲堂才让学生抄,把学生束缚死了。

  大学生,尤其是高年级,主要是自己研究问题,讲那么多干什么?教改的问题,主要是教员问题。教员就那么点本事,离开讲稿什么也不行。为什么不把讲稿发给你们,与你们一起研究问题?高年级学生提出的问题,教员能答百分之五十,其它的说不知道,和学生一起商量,这就是不错了。不要装着样子去吓唬人。

  学生负担太重,影响健康,学了也无用。建议从一切活动总量中,砍掉三分之一。请邀学校师生代表,讨论几次,决定实行。如何请酌。

  现在这种教育制度,我很怀疑。从小学到大学,一共十六、七年,二十多年看不见稻、菽、麦、黍、稷,看不见工人怎样做工,看不见农民怎样种田,看不见商品是怎么交换的,身体也搞坏了,真是害死人。我曾给我的孩子说:“你下乡去跟贫下中农说,就说我爸爸说的,读了几十年书,越读越蠢。请叔叔伯伯、姐妹兄弟做老师,向你们来学习。”其实,入学前的小孩。一岁到七岁,接触事物很多。二岁学说话,三岁哇啦哇啦跟人吵架,再大一点就拿小工具挖土,模仿大人劳动。这就是观察世界。小孩子已经学会了一些概念。狗,是个大概念。黑狗、黄狗是小些的概念。他家里的那条黄狗,就是具体的。人,这个概念已经舍掉了许多东西,舍掉了男人、女人的区别,大人、小孩的区别,中国人与外国人的区别,只剩下了区别于其它动物的特点。谁见过“人”?只能见到张三、李四。“房子”的概念谁也看不见,只看到具体的房子,天津的洋房,北京的四合院。

  大学教育应当改造,上学的时间不要那么多。文科不改造不得了。不改造能出哲学家吗?能出文学家吗?能出历史学家吗?

  现在的哲学家搞不了哲学,文学家写不了小说,历史学家搞不了历史,要搞就是帝王将相。要改造文科大学,要学生下去搞工业、农业、商业。至于工科、理科,情况不同,他们有实习工厂,有实验室,在实习工厂做工,在实验室做实验,但也要接触社会实际。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李昌金:农村土地政策,全国都在骗中央!
  2. 人民日报:《三八线》的出现非常重要而及时
  3. 望长城内外:朝鲜战争为何被“遗忘”?
  4. 去伪求真:简析苏联亡党亡国的蜕变轨迹
  5. 巡视组:中宣部统筹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不够有力
  6. 王忠新:毛泽东时代让世界“与中国接轨”(上篇)
  7. 鹤龄:墓碑作者杨继绳必须向世人说清的几个问题(二三)
  8. 高殿杰:警惕教育、教材的西化现象
  9. 那些年不堪回首的青春——一个寒门子弟的高考与抑郁之路
  10. 复旦投毒案受害人父母对复旦大学等提起民事诉讼
  1. 听完新华社记者讲朝鲜,美国人大呼自己被政府洗脑了
  2. 戚本禹谈“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问题
  3. 《戚本禹回忆录》第二部分:在中南海工作的日子
  4. 那些年,那些“余孽”们(图文)
  5. 吕德文:中国下层社会现状
  6. 张文木:朝鲜战争与中国崛起(修改)
  7. “任志强归来”: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图)
  8. 任正非:学毛选,办华为!
  9. 谈谈《晓松奇谈:谁越过了三八线》 ——不一样的朝鲜战争
  10. 苏联的历史档案证明《延安日记》中 指责中共、毛泽东部分是伪造的
  1. 杨思远:习近平同志论“文革”
  2. 戚本禹回忆:毛泽东时代的高层腐败
  3. 黎阳 :文人官僚体制、官学商利益铁三角和动乱周期律
  4. 黎阳:“嫖娼合法”与“用国家力量逼良为娼”——看公知怎样“夺人权”
  5. 顽石:只有正视历史,方能开创未来——文革起因探源
  6. 熊向晖之女熊蕾:为毛泽东辩护
  7. 高殿杰 | 陈忠实逝世、魏则西之死和红歌会事件:中国道路的选择
  8. 报告马晓力领导:刘欢孙楠唱的这首歌更可怕!
  9. 老田:江总书记的同事们追忆他60年代经历
  10. 周秀云案开庭一年:一个被毁灭的农民工家庭
  1. 抗美援朝战争中,他击落了美空军“三料王牌”飞行员,震惊美国国会
  2. 那些年,那些“余孽”们(图文)
  3. 任正非:学毛选,办华为!
  4. 新一轮中美高层对话开幕 习近平发表讲话
  5. 吕德文:中国下层社会现状
  6. “任志强归来”: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