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英国脱欧,齐泽克发声:毛主席说天下大乱,形势大好

大土豆 编译整合 · 2016-06-28 · 来源:凤凰文化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摘要】英国人民的公投表上写着“留”和“离”这两个字,但它们背后代表着什么样的力量呢?一个简单的答案是:留代表着理性,离代 表着自由。但一贯关注移民问题的左翼知识分子齐泽克则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真正的问题不是理性的技术官僚与自由的民粹激情之间的 斗争,而在于如何跳脱这两者的困境,应对人类真正的挑战。

  英国退欧公投结果在前天尘埃落定:退欧!随后引发了一系列震荡:欧盟领导人让英国“要走赶快走”,之前为留欧奔走的卡梅伦首相黯然辞职,退欧主将鲍里斯·约翰逊称“英国绝不会退缩”,似乎退欧已经板上钉钉,剩下的只是法律问题了。但仅仅一天后,就出现了苏格兰政府(再次)谋求独立加入欧盟,以及280万人请愿重新公投的事情……这恐怕不能用一个“作”字来形容。

  失去了英国的欧盟(克里斯多弗·富隆摄)

  除了艺术界、科技界、金融界这些与外界关系极其密切的部门大声疾呼“世界需要凝聚,不是分离;需要爱,不是质疑;需要共同的未来,不是相互隔离”、“将总部迁往别处是一种可能性”以外,英国的看法基本分为两派,用两句话就能很清楚地概括。一句来自一直鼓吹退欧的英国独立党党魁奈杰尔·法拉奇(NigelFarage):“我们应当骄傲地将6月23日定为独立日”,另一句来自一位教师查尔斯·李:“我不敢相信会有这么多人做出这么蠢的事”。

  英国人民的公投表上写着“留”和“离”这两个字,但它们背后代表着什么样的力量呢?一个简单的答案是:留代表着理性,离代表着自由,这两种自从古希腊以来就撕扯着社会的力量现在有了新的表达。但一贯关注移民问题的左翼知识分子齐泽克则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真正的问题不是理性的技术官僚与自由的民粹激情之间的斗争,而在于如何跳脱这两者的困境,应对人类真正的挑战。

  退欧公投投票单

  自由与理性

  公投的胜利者--脱欧派--的核心诉求是:自从1975年英国加入欧盟以来,欧盟(“布鲁塞尔技术官僚”)一直在剥夺着英国的自由,现在,英国人要夺回自己的控制权。至于一些具体的“理性”原因,比如每周省3.5亿英镑和移民问题等,之所以能发挥作用,也要依赖于这一核心诉求。英国现在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是欧盟国家,只此一条,就足以抵消大部分经济理由。

  英国著名记者,前《每日电讯报》主编查尔斯·穆尔(CharlesMoore)描述了这样一幅场景:

  在公投开始前夕,我一名在牛津的朋友收到了一封令他困惑不已的邮件:“不要让其他人决定你的未来:投‘留欧’一票吧。他听从了前一项请求,但拒斥了后一项,因为两者明显是矛盾的。他投了‘退欧’。”

  退欧之后的自由英国

  从专家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场景当然很滑稽--如此重大的事情怎能如此轻率地决定?但正如穆尔接下来所说的:“退欧运动就是为了嘲弄专家的建议。当然,专家的专业技能是应当尊重的。但是在民主问题上没有专家……大多数人终于拿出了巨大的勇气,拒绝被银行家和大主教、首相和总统、科学家和经济学家绑架,但这绝非鲁莽之举,而是一项群体的声名,声名要夺回多年来失去的权利。”

  这段话让我们想到的不是苏格兰,不是加泰罗尼亚,而是华尔街的“我们是99%”。

  专家们也确实给出了很多理由,他们在失败后用的最多的一个词便是“愚蠢”,此间是非暂且不论,但有一个问题是摆在所有英国人面前的:“我们是否还有能力管理自己?”BBC访谈节目主持人杰里米·派克斯曼(JeremyPaxman)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欧盟已经融入了英国政府的血液,白厅中没有一个部门不在关注着布鲁塞尔。几十年来,他们的目标一直致力于欧洲一体化。所以,头一个问题就是重塑官方的思想。英国已经有40年没有谈过双边贸易协定了。也许还有一些闲敲棋子落灯花的退休官员还能复出,为这个问题贡献自己的意见吧。”

  欧盟已经融入了英国政府的血液

  理性告诉英国人:如果退出欧盟,不仅眼前会有很大的麻烦,而且前途未卜。

  自由告诉英国人:如果不退出欧盟,我们便不再能控制自己,而任由对岸摆布。

  无论如何,这对英国人来说似乎都不是很好的选择。问题出在哪里呢?或许“选项”本身就是错误的?这正是齐泽克的看法:真正的选择不在退欧与留欧之间,而在留欧退欧代表的恶性循环与如何应对真正的挑战之间。

  齐泽克:退欧背后的真实分裂?

  本文原标题

  斯洛文尼亚左翼知识分子齐泽克又发声了。他一贯关注难民问题,在去年就发表了《如果不直面全球资本主义,欧盟难民问题就无法解决》,剖析了难民问题产生与解决的症结所在。在移民议题占据核心地位的英国退欧事件中,他又在结果出来当天就写下了《英国退欧能否为欧洲左翼政治带来一股新风》,再次给出了深刻的见解(原文发表于《新闻周刊》),现全文翻译如下:

  弗洛伊德在晚年问了这样一个著名的问题:女人到底要什么?(WaswilldasWeib?)他坦承,面对谜一般的女性,他很糊涂。现在在英国退欧公投议题上产生了同样的困扰--欧洲到底要什么?

  惰怠的欧盟官僚

  如果我们将此事置于更广大的历史语境下,那么公投的真正意义就会清楚地显现出来了。在西欧和东欧,政界呈现出了长时段重组的迹象。直到最近为止,政治空间的主导者还是两大面向全体选民的主要党派,一个是中右党派(基督教民主主义者、自由保守主义者、民粹主义者),一个是中左党派(社会主义者,社会民主主义者),此外还有一些面向部分选民的小党(环保主义者、新法西斯主义者)。现在则是,一个代表全球资本主义的大党,一般来说对堕胎、同性恋权利、宗教和种族少数派比较宽容;与其对立的是更强大的反移民民粹主义党,环绕在它周围的往往还有一些直言不讳的种族主义、新法西斯主义团体。

  波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统一工人党下台后,主要的大党是由前总理唐纳德·图斯克(现为欧洲理事会主席)的“反意识形态”偏中自由主义政党,以及卡钦斯基兄弟领导的保守的基督教政党(双胞胎兄弟中一人在2005-2010年担任总统,一人在2006-2007年出任总理)。今天的激进中间派要求的是:自由和保守两大党中,哪一个能代表后意识形态的“非政治化政治”,并将对方贬斥为“依然戴着过去的意识形态眼镜”。在90年代初,保守派在这方面做得更好;后来自由左派似乎占了上风;现在又是保守派。

  反移民民粹主义将激情带回了政治

  反移民民粹主义将激情带回了政治。它的话语是敌对式的,是对立式的。左派方面一个令人困惑的迹象就是:它似乎应当学习右派的激情:“如果法国国民阵线的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lePen)能这么干,我们为什么不应该?”所以,如果左派就这样重新支持强大的民族国家,动员国民激情,那么斗争就成为了在前进中迷失方向的荒谬之举。

  欧洲陷入了恶性循环,在不能摆脱惰性的布鲁塞尔技术官僚,与反惰性的民众怒火之间摇摆。这股怒火主要是由右派民粹主义者掌握的,但也有一部分新的激进化左派。欧洲退盟公投的反对双方就是这样,这就是大问题所在。看看退欧阵营里面都有谁吧:右翼“爱国者”、受对移民的恐惧煽动起来的民粹民族主义者,还有绝望的工人阶级。爱国种族主义,再加上“普通人”的愤怒,这不正是新形式的法西斯主义的理想温床吗?

  人们投入到公投中的强烈感情不应该蒙蔽我们。“退或留”的选择掩盖了真正的问题:如何对抗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这样真正威胁着人民主权的“协定”,以及如何应对催生新的贫困与移民的生态灾难与经济失衡。对这些真正的斗争来说,退欧的选择是一大退步——想想“难民威胁”在支持退欧的论据中占据的重要地位就够了。退欧公投极其明显地表明,意识形态(经典马克思主义意义上的“错误意识”)在我们的社会中依旧生机勃勃。

  上世纪20年代末,有人问斯大林右翼和极左的政治退化形式哪一种更糟糕:“两者都更糟糕!”英国选民现在难道不是面临着同样的选择吗?留欧“更坏”的原因是,它意味着让欧洲深陷泥潭的惰性将依旧存在;退欧“更坏”的原因是,它使得改变看上去毫无益处。

  两者都更糟糕!(图中四个方向分别为“留欧”、“退欧”、“前进”、“后退”)

  在公投之前,我们的媒体中流传着一个看似重要的思想:“无论如何,欧盟将永远不会和过去一样了,它已经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损害。”但是这句话的对立面同样是真实的:没有什么真的改变了,除了欧洲的惰性变得不容忽视这一点外。欧洲会再一次将时间浪费在成员国间旷日持久的磋商中,让任何大型政治计划都不可能实现。这是反对退欧的人不曾看到的--震惊之余,他们在抱怨选退欧的人“不理性”,而忽视了对改变的迫切需要,正是这种需要让这次投票的声势如此浩大。

  退欧公投背后的乱象不仅限于欧洲,而是更宏大的多重危机的一部分:“制造民主共识”,以及政治机构与民众愤怒间的鸿沟,特朗普和桑德斯之所以在美国出现,原因正在于此。混乱的迹象无处不在,比如最近美国国会关于禁枪的辩论发展成了民主党人的静坐抗议。现在是否已经到了绝望的时刻了呢?

  毛主席有一句语录:天下大乱,形势大好。毫无疑问,危机必须认真对待,但也是应当充分利用的机会。虽然危机痛苦而又危险,但同时也是抗争与胜利的战场。纷争不息,裂变为二的环境正提供了独一无二的机会,让我们以更恰当的方式回应对重大改变的需求,打破欧盟技术官僚与民族民粹主义者的恶性循环。天下的真正分裂不是在毫无活力的技术官僚与民族主义激情之间,而是在它们的恶性循环与意向将应对人类真实挑战的泛欧洲计划之间。

  真正的挑战:全球资本主义

  在英国退盟胜利之际,其他国家的退盟声音也甚嚣尘上,这样的新计划呼之欲出--谁会抓住机遇呢?不幸的是,现在的左派肯定不行。众所周知,他们的一大本领就是从来不会为失去的机会感到惋惜。

  致亲爱的英国

  欧洲十国论退欧

  值得注意的是,齐泽克之前参与了6月4日《卫报》举办的“致英国的一封信”活动。在该活动中,十位著名欧洲人士就退欧公投以信件的形式发表了自己的观点。除了齐泽克外,希腊、荷兰、瑞典、意大利、保加利亚等国均有参与,如意大利作家埃琳娜·费兰特(ElenaFerrante)、保加利亚历史学家卡普卡·卡萨波娃(KapkaKassabova)。

  整体来说,他们对“退欧”都持有反对或怀疑态度,具体可分成三类。第一类从和平的角度出发,认为欧盟代表着欧洲的统一,阻止了战争。《希特勒回来了》的作者德国作家帖木儿·魏穆斯(TimurVermes)简明扼要地说道:“什么是欧盟?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后果。它是一次让事情变得更好的尝试。”

  第二类则从更“现实”的角度出发,认为欧盟虽不完美,但却必不可少。正如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Varoufakis)所说,“毫无疑问,欧盟官僚气很重,不透明,而且对你我珍视的议会主义不屑一顾……但它的解体会带来进步的民主主义在欧洲各地崛起,让各国议会重掌大权,彰显光明与希望的力量,在欧洲大陆孕育出和谐的合作吗?不太可能。”

  前两类是主流,九位作者都属于其中一类。剩下的一位就是齐泽克,他的观点与上文基本一致:《卫报》,你搞错了问题。

  (编译:大土豆。综合编译自《每日电讯报》、《新闻周刊》、《卫报》等。)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