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赵丹阳:长征不仅是播种机,更是筛选机

赵丹阳 · 2016-08-17 · 来源:乌有之乡
【摘要】在笔者看来,如果从对内部的影响来说,长征实际也是筛选机。它将党和红军内部信仰不坚、贪生怕死、意志薄弱、安于逸乐者,从队伍中清除出去,将誓言“生死沉浮寻常事,乐将宏愿付青山”的英雄豪杰留了下来。

  2016年7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到宁夏回族自治区考察。从北京直飞固原,驱车70多公里到将台堡,向红军长征会师纪念碑敬献花篮并参观三军会师纪念馆。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会宁和将台堡会师,标志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结束。

  参观三军会师纪念馆时,习近平说,红军长征创造了中外历史的奇迹。革命理想高于天,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面对形形色色的敌人决一死战、克敌制胜,这些都是长征精神的内涵。我们要继承和弘扬好伟大的长征精神。有了这样的精神,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我们完全有信心有决心有恒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的确!长征在我党我军历史上空前绝后,是中国革命历史画卷中最为雄奇瑰丽的一页。新中国开国少将王东保曾经有诗为赞:“泸定桥横铁索寒,战士悲歌英魂烈。征程激荡过半百,永记当年创业艰。”毛泽东同志更是高度评价长征:“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而告终。”在笔者看来,这个评价是从红军长征对外部的影响来说的,如果从对内部的影响来说,长征实际也是筛选机。它将党和红军内部信仰不坚、贪生怕死、意志薄弱、安于逸乐者,从队伍中清除出去,将誓言“生死沉浮寻常事,乐将宏愿付青山”的英雄豪杰留了下来。一个人数不多,但信仰坚定、意志坚强的民族精英群体出现在中国西北部偏僻的延安小城。长征犹如一面筛子,筛去了虚空的秕谷,留下了饱满的籽实。

  中央红军从江西中央苏区开始长征时,五个军团加中央纵队和军委纵队等约近八万七千人,后血战湘江,仅余三万余人,转战云贵川三省时,更是死伤枕籍。到了红一、四方面军会师时,红一方面军实际兵员不到2万,过草地时分兵三路,在腊子口又有折损。需要指出,红军长征一路减员,但也一路扩红,通过粤汉铁路时曾扩红4000余人,红三军团占领宜昌时,扩红四、五百人,占领遵义城后又扩红4000余人。长征像一面筛子,始终起着革故鼎新、去芜存菁的作用。

  减员不仅有在激烈战斗中牺牲者和受伤留在当地的,也有开小差的、掉队的、逃亡的、分裂的和变节者。红军长征前后叛变的高级将领就有:中央军区参谋长龚楚、红十六军军长孔荷宠、湘赣省委书记陈洪时、闽浙赣省委书记曾洪易、闽北分区司令李德胜、闽赣分区司令宋清泉、赣粤分区参谋长向湘林、闽赣分区政治部主任彭佑、红十军副师长倪宝树、瑞金游击司令部政委杨世珠。至于分裂者,首选当属红四方面军的统帅张国焘,他在长征即将胜利之际公开背叛党,另立中央,分裂红军,后来虽到达陕北,但最终还是投靠国民党,成为党史上三大叛徒之一。

  长期以来,许多关于长征的著作在讲到中央红军湘江之战的损失时,基本上都是这样表述的:“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与中央机关人员由长征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余人。”给人的印象是,中央红军这5万余人的损失,基本上是湘江之战造成的。其实,在湘江战役之前,中央红军就有较大减员。据石仲泉《长征行》(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年)记载,在突破敌人的前三道封锁线时,中央红军已减员2.2万人。其中:突破第一道封锁线减员3700人,突破第二道减员9700人,突破第三道减员8600人。湘江之战红军损失3万余人,尤以红五、八、九军团损失最为严重。湘江之战的损失,加上突破前三道封锁线的减员,至此,中央红军共减员5万多人,尚有3万多人。

  长征减员分战斗伤亡减员和非战斗减员两种情况,战斗减员主要是湘江之战造成的。但毋须讳言的是,由于严酷的斗争环境,部分红军指战员因对革命前途丧失信心而离开队伍,所以部队减员中有相当部分属于非战斗减员。中央红军突破前三道封锁线总体上没有打大仗,可全军减员却达2.2万人,这其中,除了一部分属于战斗减员,还有一部分因国民党飞机轰炸伤亡,以及伤残病留在当地外,有相当部分是开小差的、掉队的、逃亡的、拖枪投敌的。这些情况在肖锋《长征日记》(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陈伯钧日记(1933-1937)》(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等回忆录中均有记载。

  长征是值得后世文人墨客高歌击筑的,因为它所蕴含的悲壮不仅源自环堵萧然的生存条件、九死一生的战斗考验,更源自同路者的背恩忘义。人是社会动物,昔日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同志的背叛,所形成的内心冲击远甚于来自敌方的打击和自然条件的挑战。“工农分子来当兵,是拿着脑袋搞革命。”而一些乘间取利、首鼠两端、拈轻怕重者在革命高潮时投身革命队伍,当革命遇到挫折时,他们经不住严峻考验,或待价而沽,投效他方,或自暴自弃,重回故土。正因如此,那些始终不渝,坚定不移地走完漫漫征途的红军指战员,和那些牺牲在长征路上的烈士,就更加令我们“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长征作为筛选机,帮我们分出了贤愚善恶,成为党和红军保持纯洁性的一种机制,这种机制再一次证明了一个真理:“风生水起,才知天高云淡;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长征作为筛选机,不仅筛出了彻底的革命者和革命队伍,而且筛出了党的正确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军事路线,筛出了卓越的领袖,也筛出了我党我军优良的革命传统和作风。换句话说,党的思想建设、政治建设、组织建设和作风建设,都经历了长征的洗礼和检验。

  长征胜利80年后,我们的党员中间或也有信奉“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的战士,也有时时刻刻兢兢业业,努力践行“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的良才,但已愈见门可罗雀、弥足珍贵。经济领域内更是身染沉珂,腐败成风。这就迫切需要我们重新拾起“长征精神”这副筛子,为国家和百姓奖善罚恶、废庸立贤、树己严人。惟其如此,才能让这个党常葆活力、永不褪色,才能让泱泱华夏傲视同侪,皎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书不尽意,诗以颂之:

  壑烽烟云起处,壮节风盖文武王。

  程岩岫繁映月,时闻鹤唳与刀枪。

  日寻芳雷霆动,宏迹堪入国史香。

  世当以赏罚正,澄洗浊清振纪纲。

  世基业当抵巇,慎始如初立行藏。

  朝勤政凭溽暑,物阜民丰大道康!

  作者  赵丹阳  九零后写手 Q:794487361 微信号:wuleihuaji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云风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鹿野:王宝强事件折射的资本力量
  2. 孙锡良:中国十八大后的“四变”与“四不变”
  3. 戚本禹回忆录:陈伯达、康生,张春桥、姚文元和文革小组的其他成员(第三部分 第二十八章)
  4. 8.15下午,人民法院终审宣判《炎黄春秋》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败诉
  5. 吴鹏飞:实话实说,为啥中国的汉奸特别多
  6. 栾祖虎:谁是今天中国最主要、最凶恶的敌人——《毛主席语录》的当代启示
  7. 田忠国:苏珊赖斯的话撕开了修正主义就是帝国主义爪牙的真面目
  8. 戴旭:抗日战争胜利的遗憾!
  9. 无风即风 | 治愈系:王宝强的悲剧可能是时代的悲剧
  10. 激情燃烧的岁月:五十年过去,涛声依旧吗?
  1. 社会各界人士就王长江反党事件致中央党校的公开信
  2. 戚本禹回忆录:周总理和中央文革小组(第三部分 第二十七章)
  3. 戚本禹回忆录:关锋和王力(第三部分 第二十六章)
  4. 戚本禹回忆录:武汉“七二〇事件”(第三部分 第二十五章)
  5. 陆弃:毛派为何愈来愈多?
  6. 戚本禹回忆录:中央文革小组和文革造反派(第三部分 第二十四章 )
  7. 陆弃:究竟是谁在文革中大搞“早请示、晚汇报”?
  8. 人间正道是沧桑——有感于原中央委员、曾任吉林省委和辽宁省委书记的王珉被双开
  9. 丑牛:王长江给共产党捅了娄子
  10. 深圳房价暴跌 楼市迎来五大地雷!
  1. 戚本禹回忆录:批斗“彭、罗、陆、杨”、彭德怀等问题(第三部分 第十五章)
  2. 解放军报微博:揭开炎黄春秋真面目
  3. 戴旭:再过10到20年会有一场针对中国的大屠杀大哄抢
  4. 戚本禹回忆录:陈毅、谭震林等人大闹怀仁堂和批“二月逆流”(第三部分 第二十章)
  5. 【图文】黑白真相——他们惨遭文革迫害
  6. 戚本禹回忆录:参加毛主席的生日家宴(第三部分 第十七章)
  7. 戚本禹回忆录:青海军区开枪镇压革命群众惨案(第三部分 第二十一章)
  8. 戚本禹回忆录:知识分子在文革运动中受到的冲击(第三部分 第十三章)
  9. 社会各界人士就王长江反党事件致中央党校的公开信
  10. 老田:从长江防洪问题看“非毛化智障”——兼谈三十多年来“政治不认同”对于认识塑造的优先性
  1. 激情燃烧的岁月:五十年过去,涛声依旧吗?
  2. 8.15下午,人民法院终审宣判《炎黄春秋》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败诉
  3. 社会各界人士就王长江反党事件致中央党校的公开信
  4. 天则经济研究所就国研中心“撇清声明”发声明 暗示是谣言受害者
  5. 郭松民评王宝强离婚:信任的瓦解
  6. 路透社:中国转基因大豆产业化提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