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居然不是党员?——闻司马南与王长江之论战

云淡水暖 · 2011-12-02 · 来源:乌有之乡
王长江评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居然不是党员?——闻司马南与王长江之论战

云淡水暖


老吴网友打电话来聊天,问有否看到司马南先生与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在网络上的争论,老吴觉得王长江教授的语言实在不像一个党校,特别是中央党校教授讲出来的。草民答曰:早有耳闻,但司马南先生就此与王大教授展开网络论战还是首见。

中央党校的王长江教授还有一个职务:党建教研室主任,2010年5月5日,王长江教授在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党有自身利益是一种客观存在”,结果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舆论风潮。

以草民浅见,王长江教授此文从标题到内容都违背了中国共产党章程的基本原则“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中国共产党党员永远是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除了法律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以外,所有共产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中国共产党章程)

简而言之,中国共产党这个组织不存在超脱于最广大人民群众之上的“自身利益”,更不存在党员个人在党组织中分享组织的“自身利益”,如果有人利用党员及党的领导干部身份谋取“自身利益”,就当是贪污腐败,这是老少皆知的常识,身为中央党校“党建教研室主任”的王长江教授此言一出,立马引起波澜,据草民所知,王长江教授因此灰头土脸了一段时间。

但最近王教授在微博上又活跃起来了,恐怕与最近以新浪微博平台为代表的微博平台有意识地把他们心目中的公知(公共知识分子)、意领(意见领袖)、媒人(知名媒体人)作为“V认证”(贵宾)总排在前面放大话语权有关,王教授又找到了感觉。

司马南曾经说过“现在,有一种貌似替共产党出主意的方式,来鼓吹“党有自身利益”的说法,有人以专家的口吻在一些场合宣传:‘我们党面临的一项紧迫任务,就是在承认党也有利益的前提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民主政治的基本规律和依法治国的根本要求,一方面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不是对利益问题采取回避的、虚无主义的态度…’”(《民主胡同40条》)

王长江教授发微博放话:,@王长江 :最近才得知,司马南在青年政治学院演讲时给我扣上了一顶‘反党’的吓人帽子。看来司马南深谙此道:给党内力主改革者扣这种帽子最容易引起反改革者的共鸣。但可惜的是,30多年前这套玩意儿管用,如今嘛,最多不过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恶心一下而已。我倒想看看这位新入门的党建工作者还能说什么?

从王长江教授的微博读出了几层意思:

第一、说违反党纲、党章原则的话不算“反党”;

第二、以“党内力主改革者”自居,把司马南放在“反改革者”阵营,透出强烈的“改革者”的傲慢自大;

第三、现在讲违背党章、党纲的话已经如入无人之境了,“30多年前这套玩意儿管用,如今嘛,最多不过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恶心一下而已”,一副“反体制”英雄好汉的得意劲儿透出来。

第四、司马南仅仅是“新入门的党建工作者”,哪里有能够与这位中央党校专门研究“党建”的教研室主任平等对话的资格,透出一个党建精英的高高在上的不凡。

第五、王长江教授的良好感觉和傲慢口吻试图给人一个感觉,一切均在以他为成员的有“自我利益”追求的精英集团的掌控之中,别人稍有质疑,就什么“嗑瓜子嗑出个臭虫”啊、什么“给党内力主改革者扣这种帽子”啊、什么“新入门的党建工作者”啊不屑以待之。

王长江教授既然说自己是“党内力主改革者”,那么请问,王长江教授是哪个“党”的“力主改革者”?

党章中明明白白地写着“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中国共产党党员永远是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除了法律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以外,所有共产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王教授偏要滔滔不绝地论述“在承认党也有利益的前提下…而不是对利益问题采取回避的、虚无主义的态度”

照此说来,王长江教授的“党”可以公开、“合法”地“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追求物质利益了,这还是共产党吗?

既然如此,既然是党章党纲如此格格不入的“力主改革者”,草民只能遗憾地认为,王长江教授虽然人在中央党校,但并非党员,或者说不知是何党的“党员”。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执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必须救美国?金刻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 方方和它的朋友们,可能还不太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3. 感谢方方!“我很内疚,让这么多人受牵累”
  4. 余涅|方方女士的特权观
  5. 孙锡良:对自由空间的浅层思考
  6. 说说农业学大寨
  7. 如此倒霉催的:不抗疫亡民,抗疫亡国
  8. 司马南:方方日记现象背后有两只大手
  9. 方方和它的伙伴们,在未来的舆论场上会怎样?
  10. 银幕上的“胡汉三”刘江千古,警惕现实中的胡汉三!
  1. 积极信号,奔走相告:方方队友梁艳萍被调查,希望这仅仅是开始
  2. 大学教授们的“言论自由”
  3. 黄智贤回应方方: 不屑无良 ——写给所有中国人
  4. 谈谈湖北大学调查梁艳萍教授
  5. 急需用实际行动向美国证明中国不是好惹的
  6. ​孙锡良:老孙微评(教育会否香港化?)
  7.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
  8. 清除亲美内奸是当前中国政治的首要任务
  9. 吴铭:谈谈汪记的本质
  10. 赵磊 | 方方是个好教员
  1. “万万”没想到: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
  2. 怎样的社会主义才是未来?——张维为理论批判
  3. 论“方方”的倒掉
  4.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5. 老田| 后文革新贵自我塑造过程考察:以方方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儿来的
  6. FF的“朋友圈”
  7. 方方大别墅秘密曝光!
  8. 方方日记风波似乎掩护了什么......
  9. 孙锡良:谁能说清方方们的别墅陈案?
  10. 这就是方方的宿命,不要让方方跑了!
  1. 从韶山冲走出来的一代女杰
  2. 美国确诊破百万,多医生不堪重压自杀,特朗普再度甩锅中国!
  3. 黄智贤回应方方: 不屑无良 ——写给所有中国人
  4. 方方和它的朋友们,可能还不太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5. 我想把自己变成北京的一部分,可努力这辈子也未必会实现
  6.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