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轻薄为文为哪般--评人民日报张建星文

伏牛石 · 2014-08-31 · 来源:乌有之乡
人民日报反毛现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如今八千万党员中,真正坚持共产主义信仰的人,实在不敢恭维会有多少。

  作为人民日报社的副社长,张建星竟然在自己主管的中共中央喉舌上,刊登那样间接诋毁开国领袖毛泽东的狗屁文章,实在是当前意识形态领域里一件令人倍感惊诧的事情。由此可见,思想文化领域里的斗争是多么尖锐复杂。

  尽管习总再三强调共和国前后两个三十年互相不能否认,尽管习总在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说到邓小平历史功绩的时候,充分强调与肯定了邓小平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如何坚决执行党中央毛主席的正确指示,坚决顶住否认毛泽东思想的思潮。可总有人在内心深处斩断不了他们丑毛反毛污毛的根根须须,变着法利用自己掌管的舆论工具,挖空心思,极尽悖逆国情国情党情民情的卑鄙伎俩,顽固而嚣张地与人民作对,与历史作对,虚拟出所谓的东短西长,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每当看到一些人,如茅于轼、袁腾飞、赵士林,再加上又冒出来的张建星之流,公然大骂毛主席,恶毒诋毁这社会主义制度时,愤慨之余,心里就犯嘀咕:为什么在共产党统治的天宇下,独不许人们歌颂怀念毛主席,却听任一小撮卑劣文人整天不遗余力地咒骂共和国国父呢?袁腾飞们咒骂共产党及其领袖的文章、书籍、视频,至今在许多网站上依然可以随时查到;茅于轼照样被邀请到各地去招摇过市,演什么讲,做什么学术报告;赵士林那样满口污秽的流氓学者,前些日子竟然洋洋自得地走上了央视,讲什么所谓的国学;张建星这样公然诽谤开国领袖,竟担任着党中央机关报报社的副社长。这些奇怪现象容不得你不去思考,由不得你不去质疑:这天下到底是谁的天下?这国家到底还有没有思想舆论、道德良知底线?为什么当下中国谁骂共产党骂社会主义最厉害,谁就能占据共产党治下舆论阵地的最高端?为什么谁骂国父毛泽东最变本加厉,谁在某些人眼里反倒最吃香最走红?这真是一个令人愤懑不解的年代,这真是一个瑕瑜难分、是非不明的岁月。这些人是谁给了他们如此肆意妄为的胆量,是谁为他们提供了狂吠乱咬的机会,是谁为搭建了颠覆共和国根基的平台,是谁指使他们竟然与党中央、习总书记公然唱反调?的的确确,这林林总总的是是非非,也该到了澄清迷雾,归还本真的时候了。不然的话,广大民众在这样的氛围之中,也真有点如坠雾中,难辨真假与东西了。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张建星的反毛,没有前几年茅于轼、袁腾飞、赵士林等人那样猖狂与露骨。他拿邓小平的家事说事,借助刚刚举行的邓小平诞辰纪念活动,以写邓小平所谓温馨的家庭生活为名,硬要牵强附会地拉上毛主席,将两人晚年的所谓家庭幸福进行对比。这看似在写伟人的生活琐事,实在是别有用心,顾左右而言他。我不知道张建星到底知道多少伟人们的家事,不知道他以歌颂邓小平贬损毛主席来来达到自己一箭双雕之险恶目的动力源泉在哪里。反正他的看似平易散漫的文笔之中,确实包藏着一颗十分阴暗的祸心。

  在中共历史上,尤其在建国以后国家的路线方针方面,毛邓之间存在着不小分歧,早已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尽管如此,毛主席生前一直很欣赏邓小平的才干并始终重用他,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抗日战争时期,当刘伯承最初的搭档张浩因病去世后,年级轻轻的邓小平便被毛泽东委以重任,去和整整大他一轮的军神刘伯承搭帮,并开始了二人长达十几年的亲密合作生活;淮海战役时,在两大野战军联合为一个的时候,邓小平又被任命为淮海战役前委书记,统一领导指挥这次关乎国共两党生死命运的决战;建国后,邓小平先任西南大区书记,再任中央总书记和国务院副总理;即是在文革被短暂停职后,七十年代初期,毛泽东又就令其重新出山继续担当重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和国务院副总理;“四·五”事件之后,虽然再次撤销了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可依然保留了他的党籍,为他后来的复出埋下了伏笔。毛对邓的信任与重用、爱护与关心,由此可见一斑。张建星所以要把二人在情感生活尤其在家庭生活中写得大相径庭,其用意是十分明白的,其动机也是煞费苦心的。说他歌颂邓小平吧,似乎是,又似乎暗藏玄机。邓小平晚年儿孙满堂,住在一个宽大的庭院里,儿孙绕膝,尽享天伦,这也是真实的事情。关键是,作为国家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作为名义上的副职实际上的领导核心,这么大一个国家,那么多国家事务,都需要他去谋划处理,即便他有那份闲心在家里欢度时光,也没太多机会和心思沉浸其中。偶尔为之的家庭欢乐场景,这在哪个领导人的家庭生活中也是常有的事情。这绝不仅是邓小平才有此情感投入和举家欢愉氛围。

  世人皆知,毛泽东一家为革命事业先后有六位亲人牺牲了生命。他的爱妻杨开慧牺牲在军阀的屠刀之下;他的两个弟弟,都怀有超群之才,却先后牺牲在战场上或军阀杀戮之下;他的大儿子毛岸英牺牲在抗美援朝前线;二儿子毛岸青与哥哥在上海流浪时被反动警察打伤了大脑,留有严重残疾;三儿子毛岸龙在上海流浪时,是失踪还是病逝,至今尚存争论;他和贺子珍婚后生下的几个孩子,除在苏联生下的李敏幸存外,其他几个都由于革命事业的需要,被寄养在地方老百姓家里,至今下落不明。极富人情味的毛泽东,建国后阻止家人寻找这些寄养在百姓家的孩子。原因是这些孩子被人家养活成人,实属不易,一旦找到突然让他们割裂这份亲情,不仅不义,也与情不许。就这样,原本可以该有的天伦之乐,不是没有了,就是就被他忍疼割舍了。这种没有,是舍小家为大家的没有;这种割舍,不是说他没有父爱,更反衬了他阔大无比的胸襟和善解人意的人间大爱。这是一种高尚无私、舍我为人的至高境界。这样的情怀,这样的作为,绝不是张建星之辈所能理解所愿理解的。何况毛泽东一生全身心倾注在他和无数革命先烈开创的伟大事业中,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他实在没有太多的条件,太多的心思,太多的时间,太多的精力,融入到芸芸众生所能享受的天伦之乐之中。这不是他不想,更不是他不愿,而是他所从事的事业不可能为他提供如此丰厚的机会。这是上天对他的不公,这是天下苍生交付给他的使命,他只能像普罗米修斯那样,义无返顾地为人民、为国家献出他的一切,包括他和他家人之间的幸福甚至生命!

  张建星污蔑毛主席晚年孤独,没有一家人欢聚一堂的天伦之乐,这不仅是一种无耻,更是一种无知,或者说是一种揣着鬼胎的别有用心。他无怪乎要向人们传达这样一种信息:毛泽东连一般的天伦之乐都不具有、不看重,可见他有多么冷血与无情。这样的人,能成为伟大领袖和人民救星吗?只是张建星没把也不敢把这样的心思露骨地表达出来。就是可这点小伎俩,也是瞒不过民众火眼金睛的。他应该知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的道理。可他又是那样的心存侥幸,太低了估他人的智商,还是猴子掀门帘,露了一小手。似乎不这样,就显示不了他自以为高明的春秋笔法和舞文弄墨的作文能力。实在是可笑愚鲁之极!

  毛主席对儿子毛岸英、毛岸青所饱含的深情,从他们父子相互间的信件中就可见一斑。即是二人在苏联期间,毛主席也在繁忙之中写信关心他们的生活、学习和身体情况,委托赴苏联的林伯渠给他们捎去适合他们阅读的各种书籍。在给孩子们的信中,毛泽东对孩子们先读哪些书,后读哪些书,读什么书,都一一关照与建议;五十年代,当邵华因为岸青病情时有发作,给自己带来不便甚至苦疼时,毛主席既同情儿媳,又疼爱儿子,很希望邵华能够理解岸青,照顾好岸青。作为父亲,他没有权力给儿媳施加压力,只好手抄一首古乐府诗送给邵华,启发邵华如何珍视两人之间来之不易的感情。他的良苦用心使邵华心灵彻悟,此后更加细心周到地关心自己丈夫,用实际行动爱自己丈夫。毛岸青那样的身体状况,若没有父亲的倾心关怀和妻子的悉心照料,是绝不可能寿至耄耋,平安辞世的;对两个女儿李讷、李敏之爱,更是异乎寻常。李讷自小生活在父亲身边,父女俩之间的言谈嬉笑,处处充溢人伦之乐,这从他们的生活照片中就能感知得到。张建星硬要拿毛主席没有邓家的宽阔的大院和邓家恁多儿孙绕膝的场景,来说明会邓小平懂得并会享受生活,毛主席冷漠缺乏人间真情。实在是睁眼说瞎话,说谎不害臊。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小人焉知伟人情怀!

  邓小平无论论才智能力,轮雄才大略,论多谋善断,论治国方略,确实在毛主席之后的那代人中,罕有人可比。邓小平对毛主席的感情,也不是一般人所能轻易理解的。可如果非要把他和毛主席放在一起做一比较不可的话,不用多费口舌,即便让邓家自己人来理论,他们也会深知二者之间差别的。上述几个方面,可以说,不仅邓小平远不能与毛主席相比,就是古今中外历史上的众多风云人物里,又有几人可与之比肩?一位外国政要都说,像毛主席那样的人,在世界历史上也是五百年甚至一千年都是难以遇到的。我们中的许多人,如果你走出内心的自私偏狭和别有用心,堂堂正正让自己做一回真正的历史仲裁者,你真的就看不出也看不明毛泽东在中国历史乃至在世界历史上的伟大与不凡吗?你真的就感觉不到没有毛泽东,我们这个国家能有今天令人自豪的局面吗?除非你是一个极端仇视人民、仇视自己国家民族的奸臣贼子,除非你是一个阴暗猥琐灵魂肮脏的卑劣小人,除非你是一个已经出卖了民族灵魂的汉奸卖国贼。不然的话,你就不可能不知道毛邓之间存在分歧的根源在哪里;不然的话,你就不会不明白邓小平的家庭与毛泽东的家庭的异同在哪里;不然的话,你就不会不知道毛邓生活观念与态度所存在的差别和整体信仰上的趋同。再往深处说,毛对邓问题的处理和家人的待遇,有邓对毛身后的处理和家人的待遇那样极端吗?毛忧心的事情和邓思虑的事情,能是完全吻合的吗?邓继承了毛的许多思想,可在一些观念上,他们又存在极大差异。可不管怎样说,毛邓之间的分歧,是一个框架之内的内部分歧,绝不是分道扬镳式的背道而驰。仅此一点,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何须再那样牵强附会地把毛邓对立起来,以图达到你们要把他们执政的两个时期对立起来的目的呢?诚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

  晚年的邓小平,其实在许多方面已经再次继承了毛主席的思想,对他一手倡导的改革开放中出现的严重问题,采取了果断的纠偏举措。如,毫不犹豫地撤换两个思想信仰已经严重偏离党性和国家社会性质的总书记,坚定不移地竖起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大旗,毫不动摇地抵制西方世界发动的和平演变。他的目的性很明显,只是有人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有些人想利用邓小平达到彻底否定毛主席的目的,其实他们心里对邓小平也绝非像表面上说的那样崇拜与赞美。如果一旦这些人否定毛泽东成功,下一个要否定的人必是邓小平因为这些人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评判中共党史人物,以利共产党强身健骨,永葆青春。他们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把共产党从中国的土地上铲除干净,然后按照他们心仪的西方社会制度,给中国来个脱胎换骨。他们更明白,邓小平虽然对毛泽东的思想有所变更,可骨子里并不是要将中国中国引入真正的资本主义轨道。他只是想探索建立一个既能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又能吸纳资本主义制度某些优越性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尽管这条路子给了一心走西化道路的人以可乘之机,尽管这些人在改开三十多年中慢慢渗透到党和国家各大舆论阵地并掌控了主导权,尽管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占据了党和国家各级部门的领导位子,可他们要想像苏联那样一下子使中国的社会主义大厦也轰然倒塌,实在是难乎其难或者说绝不可能的事情。

  许多有识之士早已看明白了这群人的险恶用心,一直公开不公开地在和他们极其思潮进行不懈斗争。只是在当今的中国,爱国者普遍得不到重用,也占据不了主流舆论阵地,他们的言论只能在很有限的范围内盘桓,对于人民群众的影响实在微乎其微。如今执政的共产党,在许多时候,不得不像孔庆东说的那样,正在或者已经进入地下工作状态。这不能不说是我们国家现行体制的悲哀,更是执政的共产党的最大不幸。

  凡有大事,必由舆论先导。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出现政变,第一个要控制的就是广播电视台和主要媒体所在地。只有掌控了舆论阵地,才首先具有了发声权。有了发声权,就有了主动权,你的思想意识与主张就有了捷足先登的机会,你的胜算也就增加了大半。虽然如今中国还是共产党执政,可八千万党员中,真正坚持共产主义信仰的人,实在不敢恭维会有多少。前苏联共产党两千多万党员,在戈尔巴乔夫轻松宣布解散它的组织,取消它的执政权时,就无一人是男儿,敢于或愿意站出来为自己曾经宣誓要为之献身的党,说上一句半句话,做出一丝半丝捍卫举动,全部乖乖交了械。中国共产党不要再说自己有多少党员,应该看看这些人有几个是党希望的真男儿。一旦中国也遭遇到苏联当年的危情,作为共产党员的袁腾飞、王长江、辛子陵、贺卫方、张建星们,是为颠覆势力作内应呢,还是表现出“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浩然正气?其实不用多说,谁都知道是怎样的结果。可共产党就是允许这样的人还混迹在自己的队伍里,做着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差事。共产党所面临的潜在危机,能让人高枕无忧吗?

  这几天,有不少人士在呼吁《人民日报》社开出张建星。心情可以理解,事实却难做到,不过是空喊喊而已。袁腾飞把共产党与社会主义制度,还有开国领袖一家骂得体无完肤,不依然还是共产党的党内人士吗?贺卫方公然叫嚣说共产党执政不合法,不照样做着“优秀共产党员”吗?呼吁归呼吁,斗争归斗争。要想让共产党真正强大起来,共产党自己首先必须要严肃地治党、清党。不要单纯在数量上肥胖自己,而要在质量上强健自己。不要忘了当年共产党打下新中国时候,才有多少党员的事实。人员贵精不贵多,强健筋骨不在肉多,共产党也真该到了瘦身强骨的时候了。

  2014.8.30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8.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9.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