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高校老师的样子——兼评《辽宁日报致高校教师的信:请不要这样说中国》

作者:军粉团 发布时间:2014-11-17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有些事,联系起来看总是很有意思。

  比如说高校老师队伍建设这块,近年来党中央真是空前重视:2012年1月,习大大在会见第20次全国高校党建会代表时强调指出,要把加强青年教师队伍思想政治建设作为高校党的建设的重要内容来抓;同年6月,在部分高校党建工作座谈会上,习大大又指出,高校党组织要切实把加强青年教师队伍思想政治建设作为高校党建工作的一个重大而紧迫的问题来抓,关心青年教师,及时掌握青年教师思想动态;今年五四重要讲话中,习大大又对包括高校青年教师在内的广大青年提出坚定理想信念、锤炼高尚品格等五点希望。

  习大大频频关注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为啥?因为它的地位作用重要呗。你想想,社会建设的精英骨干,已少有几个不上大学。但在大学里,学生们虽然“嘴上长毛”,但毕竟未真正接触社会,心智处于成长关键期,尚属“向日葵族”,习惯朝着老师转。用华生的行为心理学的说法,老师可以把学生们培养成“医生、律师、政治家甚至小偷,而不需要考虑他们的偏好。”梁启超说“少年强则国强”,我看主要还是“大学生强则中国强“。

  只是,我们高校的老师们,似乎总有些言行愧对着这种责任。这些年高校里丑闻频出,造假学术论文的,贪污科研经费的,或者如昨儿辽宁日报《致高校老师一封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所说,铆足了劲黑中国的,甚至逼学生开房的,开办换妻Party的——很久以来,教授这个曾经高大上的神圣称谓,居然被“叫兽”所取代,成为彻彻底底的贬义词。

  对于这些,习大大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强调那强调,听着是对高校工作的重视,实则是对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对高校老师思想政治建设不放心,害怕本应培养国家栋梁之材的高校,却习惯培养伤人的刺吃人的树;害怕我们本是灵魂工程师的高校老师们,没了老师的样子,却成为国家推墙党带路党和先锋和骨干。

  不能不防!不可不防!

  有好的教师,才有好的教育。高校老师应该是什么个样子?这事我这等屁民说不好,就是教育部长也未必能说得明白。但我想,他至少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他不应该是被洗脑的独立思考者。前一阵子,复旦大学某知名历史教授冯某很是风光了一把,先是为日本发动“九一八”侵华战争洗地,罔顾当时日本对侵华获取中国资源以及人力以统治亚洲已规划几十年的事实,认为战争“是因为民国抵制日货,推行民族工业,引起日本经济问题,直接引发日本发生侵华问题。”后又大放厥词称抗日牺牲的高级将领中“共军除了并不是‘战死’的左权,还有谁?”造谣诽谤左权将军不是战死,这样的教授,能在公开的微博里这样“直抒胸臆”,估计在课堂上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此类人物,在高校当然不止冯某一个。总会有一批大学老师每次讲课不骂党和政府好像就显不出思想和个性,不抛出点奇谈怪论来好像就不觉得有水平有品味,多有“独立思考”范儿,然后再冠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标签,对学生们的欺骗性不可谓不强。实则,如某北大教授所言,他们“既不懂中国的历史,也不懂中国的当下,更不懂中国的未来。”所以,中国的高校不需要这样的“独立思考者”,而更需要公正、客观地给学生传授知识而不带个人喜好的“传道授业解惑者”。微信号:caffe007

  他不应该是被腐蚀的人格残缺者。在教育工作中,一切都应当建立在老师人格的基础上。高校少数老师的道德素质亮红灯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上个月四川美术学院教授王某酒后调戏两女学生的事,算是丢人丢到家了。之前面对媒体采访,当事人还是信誓旦旦地为自己辩解,声称自己没有喝醉酒,并以“泛师德问题”为事件定性,现在便发致歉信,承认是酒后行为失当——师德沦丧之事当然不止这些,不讲学术道德,缺乏诚信,抄袭、造假、剽窃层出不穷……无一不在拷问着这个民族对少数高校老师人格的信任。苏联著名教育家赞可夫指出:“凡要教别人所应具备的一系列品质,也是学校教师应该具备的。”行胜于言,尽管你讲的大道理头头是道,但在行为上如果不检点,你口中建立的高楼大厦瞬时会塌陷。教师应作为道德的模范,“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他们教给的不只是知识与技能,更要培养学生正确认识,培养阳光心态健康人格,不能让学生成为牢骚满腹的怨妇,尖酸刻薄的偏执者,更不应该成为自己残缺人格变态心理的牺牲品和受害者。大学教师唯有认识其中深意,才能站好今天“育人”讲台。

  他不应该是忘了本的追名逐利者。教师老师,教学是主要职责,认认真真地教学是教师的本分,将知识活灵活现地向学生展示,将获取知识、创造知识的方法传输给学生,是教师的应尽的义务。不过,这样的老师,在高校中如那珍稀动物一般日减。现在部分高校名师基本与教学脱离,每天跑项目搞科研发论文,有经费有奖励的“科研”成为主业,教学和科研的严重对立亵渎了教师的本质,甚至部分学校将教学视作低人一等的工作。于是,对于教学爱管不管爱问不问。正如网友所说,“现在的大学学习可比过去轻松多了:只要学生保证出勤,考试的之前老师自会给你划重点,考试无忧!考试时监考看到学生作弊睁只眼闭只眼,结果必然导致学生疏于学习寄希望于作弊;考试结束了,哪个学生担心自己成绩过不去,到任课老师那里走走后门,则分数必过!大学四年已过,毕业证领了,其实什么都没学会……有人感叹如今社会弄虚作假之风日益严重,实则所谓的教育工作者教会我们的就是营私舞弊弄虚作假,前有教授导师论文抄袭,后有学历造假,和谐社会大抵也就这样吧……”多么真实又讽刺的一段话。

  他不应该是被风干的行尸走肉者。这个似乎主要是针对高校的思政老师说的。俗话说,给人一碗水,需有一桶水。对于一些高校思政老师而言,他们品行无甚禽兽之处,工作倒也老老实实,但常常是一个教案从年少讲到白头,备课时自己发呆,讲课时学生发蒙,思想时两眼无神,回忆时脑中空空……须不知,在这个选择多元化的时代,高校老师若把思政课程讲成干巴巴的毫无生气的教条,学生怎么会愿意听?如果把思政教学工作只是当成一门谋生的手段,对于那些学生应该有的信仰,连自己都不缺乏,怎么能让别人去信服?窃以为,好的思想教育工作者和教学者,尤其法律、行政管理、经济学等哲学社会科学类的老师,作为培养学生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重要角色,自己首先是有信仰有信念有激情有梦想的人,才可能在此基础上,不断修炼自己,不断学会并运用好灵活多样有效的教学方法,设计好每一堂课,改变高校思政课晦涩难懂、严肃沉闷,曲高和寡的尴尬局面,使这种哲学社会科学类的课程通俗但不媚俗,浅显但不浅薄,真正成为像金一南一样的名师大家,或者说学生易于接受和喜欢的人。

  著名教育家吕型伟说过:“教育是事业,事业的意义在于献身;教育是科学,科学的价值在于求真;教育是艺术,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那些“呲必中国”“不学无术”“师德全无”“信念动摇”的少数高校老师们,千万别拿着学生们的钱却双肩一耸双手一摊地说:我又不是共产党,我又不想当英模,不过混口饭吃嘛,有必要那么严肃吗?”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在别的行业,你人格不健全甚至脑残可能只是害了你自己或者你的家庭,但在老师这个岗位上,没有老师的样子,就将殆害一批批准备像花儿一样开放的学生,这不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未来的不负责任。

  找到你的样子,回归你的样子,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维护教师形象,不愧于“老师”这个神圣的称号。除非,你已经决定背离这一事业。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