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我们要不要放弃原则?—由王伟光和辽宁日报文章遭围攻想到了安德列耶娃来信的命运

煮酒青梅 · 2014-11-22 · 来源:乌有之乡
由王伟光和辽宁日报文章遭围攻想到了安德列耶娃来信的命运

  近年来,反思苏共亡党亡国的文章可谓汗牛充栋。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在没有遭遇强敌入侵的情况下轰然解体,被公认为是二十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有着93年历史的苏共仅仅被总书记一句话就宣告解散了,更是让人痛惜这个拥有2千多万党员的大党“竟无一人是男儿”!但是回顾苏共亡党亡国的过程,我们清楚地发现,其实,不管是在苏共党内,还是在苏联社会上,都一直有一大批真正的共产党人在坚持理想和原则,他们顽强地抗争着,他们没有沉沦,没有停止自己的战斗。列宁格勒大学教师尼娜·安德列耶娃,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位奇女子,她以一名基层普通共产党员的视角认真反思了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在“革新社会主义、公开性、新思维”等华丽词藻下,在思想上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在政治上背弃社会主义所带来的严重恶果。

  可以说,尼娜·安德列耶娃当初所面临的舆论环境较之今天中国要恶劣得多,但也有许多相似之处。1988年初,当她把自己的思考写成信件投给相当于我们的《人民日报》的苏共机关报《真理报》时,作为苏共思想阵地的苏共机关报居然不敢刊载。反倒是下一级的《苏维埃俄罗斯报》于1988年3月13日在该报“争鸣”专版以整版的篇幅全文刊载了这篇题目为“我不能放弃原则”长篇来信。我们说当时苏联舆论环境更为恶劣,是因为苏联的所谓“改革”从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算起到1988年才进行了不到3年,思想界的混乱状况竟然到了几乎不可收拾的地步。说与中国目前形势相似,是说在经历30多年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当下,开口讲马列主义,讲社会主义,讲人民民主专政,这些写在宪法上要坚持一百年不变的“四项基本原则”同样面临着不被刊载、遭受围攻的命运。用作家张承志在《秋华与冬雪》中的一段话说,“由于那么多的背弃,由于那么多的揭露和丑化,开口诉说革命,简直就是为历史的罪责出头自首;诉说革命,己经需要重压之下的勇气”。

  安德列耶娃的长信所揭露的与中国今天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也颇多相似之处。在这封长信中,安德列耶娃对于当时那股否定斯大林、否定苏联历史、否定苏共历史功绩、否定社会主义、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污泥浊水的浪潮,给予了无情的揭露。她在信中说,“我反复读过不少轰动一时的文章。除了教人迷失方向,‘揭露30年代苏联的反革命’,说斯大林对法西斯和希特勒在德国上台执政负有‘罪责’外,这些文章能告诉青年什么呢?” “就拿斯大林在我国历史中的地位问题来说,全力以赴地批评抨击正是同他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工业化、集体化和文化革命曾把我国推入世界大国行列。所有这一切都被怀疑。”—这与中国时下某些专家甚至党校的理论家们动辄拿“文革”说事儿,丑化毛泽东主席和改革开放前30年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伟大成就的作法是何其相似啊!

  安德列耶娃的长信还写道“试图扩大这种进攻规模的人大有人在,而且不仅仅是在国外。除了早已选定的反斯大林主义这个民主口号的西方职业反共分子外,还有被十月革命推翻的各阶级的后代,他们之中远非所有人都能忘掉自己前辈遭受的物质损失和社会损失。”她又说,“目前讨论的中心问题是——社会的哪个阶级或阶层是改革的领导和动员力量?”“目前在国内进行讨论的主要根本问题是,承认还是不承认党和工人阶级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也就是说包括改革中的领导作用”。“关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作用和地位问题今天表现得非常尖锐。”“一些目光短浅的文章的作者在道德和精神‘净化’的庇护下把科学意识形态的界限标准搞模糊了,利用公开性,散布非社会主义的多元论。”上述这段描述,难道不也是当下中国活生生的真实写照吗?这些年,为被打倒的资产阶级、地主阶级翻案,为国民党蒋介石歌功颂德之风甚嚣尘上,而作为宪法确认为领导阶级的工人阶级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却因下岗失业而一落千丈,不仅被排斥在改革的领导力量之外,也被社会彻底地边缘化。

  中共十八大重新强调了改革的社会主义性质,提出了道路问题是改革的首要问题。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了要以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要推行良法善治。但我们十分不乐观地看到,当中国社会院院长王伟光发表了一篇“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后,当《辽宁日报》发表了一篇“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的记者调查后,舆论界居然还是掀起了一股围攻和绞杀的妖风。他们无视这些年理想信念信仰缺失、新生资产阶级大量产生、贪腐成风、解放后已经被消灭的社会丑恶现象重新死灰复燃,不顾广大工人阶级下岗失业、农民大量失地完全处于无权状态、已经沦为被奴役阶层的现实,他们的看家本领依旧是拿“文革”说事儿,把共产党、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说得一团漆黑,是独裁的,反民主的,不人道的。把那个时期说成是封闭的,保守的,僵化的。他们一方面鼓吹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另一方面却不许别人讲宪法规定的四项基本原则,不许讲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动辄给你扣上一顶反对改革的大帽子。还刚愎自用,宁要什么,不要什么,甚至不惜杀出一条血路,也要强行推行违背劳动人民意愿、损害劳动人民利益的所谓改革。

  安德列耶娃那篇长信的命运,大家都看到了。它戳到了修正主义的痛处,也遭到社会主义的叛徒们的疯狂反扑。这封信同样被扣上了“反对改革”、“反改革势力的宣言”的帽子,安德列耶娃本人则被批成“改革的敌人”、“改革的主要威胁”、“是斯大林主义的怪物”等等。这一点又与中国时下动辄说别人是毛左,是文革遗孽是何其相似乃尔!而随后发生的一切,大家早就有目共睹:规定了“苏联共产党是苏联社会的领导力量,是苏联社会政治制度以及国家和社会组织的核心”的苏联宪法第六条被取消了,赞成保留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全民公决结果成了废纸,几个寡头在一起密谋就解散了曾经强大的联盟国家,苏共更是被戈尔巴乔夫一句话就送进了历史。

  但愿王伟光和《辽宁日报》以及他们所维护的原则,能有更好的命运!最后引用毛泽东主席说过的一段话:“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共产党是列宁创造的党。虽然,苏联党和国家的领导现在被修正主义者篡夺了,但是,我劝同志们坚决相信,苏联广大的人民、广大的党员和干部是好的,是要革命的,修正主义的统治是不会长久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8.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9.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