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宏良:城市改革应给穷人留下一丝生存余地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4-12-07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北京地铁继涨价之后,又接连出现新的规定,地铁内滞留时间不能超过四小时,超过四小时需要重新购票。这是继公交地铁涨价之后对穷人的又一杀招。本来,公交地铁涨价,对穷人就是一个打击。对于那些既乘坐地铁又乘坐公交的上班族来说,此次地铁涨价每月增加支出约200元,公交涨价每月增加指出约100元,合计约300元,这对穷人来讲无疑是一个比较沉重的负担。

  如果说公交地铁涨价是对全体穷人的打击,那么限制地铁内滞留时间,这是对穷人中那些最穷最艰难的人的打击,如同地铁部门所承认的那样,出台这个规定,主要是针对乞丐和卖艺人等流浪人员的。这些人本来应该是政府出台政策保护的对象,而不应该是政府制定政策打击的对象。对社会最底层流浪人员的态度,是衡量一个社会和政府是否具有良知的基本尺度。

  三十年来中国社会越来越没有良知的一个基本标志,就是城市建设和城市管理,越来越不给穷人留有丝毫生存余地。以往穷人和动物能够喝上一口水的路边自来水管全部取消了;以往穷人能够过夜的车站、医院、公园等关闭了;公共场所能够躺下的长椅,变成了向外倾斜并用扶手隔开的塑料连椅……现在又限制地铁位滞留时间,所有这些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尽可能全部堵塞穷人生存的空间。

  莫说中国是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社会主义国家,就算是经济远远落后于中国的资本主义印度,据说街头都有专供穷人喝水的地方;连残酷冷漠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圣诞节还会向流浪人员供应食品。虽然今天中国对穷人的敌视来源于西化改革,来源于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但是人类文明的发展,正在唤醒西方社会的良知,迫使西方社会不得不改变对穷人的敌视态度,至少会在表面上改变。相比之下,让人感到特别痛心的是,曾经在野蛮血腥的资本原始积累时期西方国家出现的那种敌视穷人的政策,居然在当今社会主义中国全面复活,整个社会在无孔不入地努力堵死穷人在各个角落生存的空间。

  一个不给动物留有生存空间的社会,是一个没有爱心的社会;一个不给穷人留有生存空间的社会,是一个没有人性的社会。既然大家都还承认当今中国还有穷人,那么在城市建设和管理过程中,就应该给穷人留出一丝生存空间,不要把他们的生存空间全部堵死,那些流浪的穷人也是人,也应该有生存的地方。

  中华民族古往今来最伟大的一个优点,就是给敌人都留有生存空间,现在更应该给自己的穷人也留下一块生存空间。改革,不应该把中华民族的历史优点全部改掉。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