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意识形态:正在改变颜色

作者:尚邨盖 发布时间:2014-12-24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反毛捧蒋,这正是改旗易帜的社会基础和思想基础。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在总设计师的设计、推动下,30多年来,私有经济、市场经济逐渐成为中国的主要"社会存在"。加上他们从来只讲物质刺激,讲"人性自私论",不讲思想政治工作,更不承认在意识形态领域还存在阶级斗争,现在国人基本上成为只追求自身利益的"逐利人","经济人",价值判断只有一个字:钱,人际关系只剩下利害关系。正如《共产党宣言》中所描述的,人的所有情感都"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

  在这种利益价值观的主导下,人们出现了严重的信仰湮灭。现在人们基本认为有没有信仰无所谓,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就像他们自己所说的,"政治是虚的,理想是远的,权力是硬的,票子是实的"。一位大学校长公开说:"让个人奋斗成就梦想成为年青人的信仰。"今天的中国早已是精神消解而物欲情欲横流。

  在这种利益价值观的主导下,人们出现了严重的道德失范。在佛山两岁的小悦悦躺在马路上途经的18名路人和车辆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冷漠以对见死不救(无人施救重要原因之一是因为有太多的施救者被讹,道德沦丧促成恶性循环),在兰州高速一辆大货车侧翻价值30万元的葡萄遭当地村民哄抢交警根本劝阻不了。像这样一"冷"一"热"的场景绝不是个别场景。浙江嘉兴地区的一些村民在明知一些商贩收购死猪用于加工出售的情况下,还是将自己的病死猪"一般"地都卖给他们,直到这些不法商贩被绳之以法这些村民又嫌处理死猪麻烦就顺手抛进河里,以致黄浦江上一度飘浮着大量死猪。为了聚敛财富,尔虞我诈,不择手段,以至夫妻反目,朋友成仇。家有遗产之夺,路有暴力之抢,市有奸商之骗。犯罪遍地,杀人如同儿戏。许多犯罪分子亊后都说:都是钱闹的。一个犯罪分子并不痛悔自己的犯罪动机,反问道:大家不都在搞钱吗?

  在这种利益价值观的主导下,人们出现了严重的诚信缺失。为了捞取钱财,假冒伪劣,坑蒙拐骗,防不胜防。三聚氰胺、塑化剂、地沟油、瘦肉精、注水肉、假鱼翅、明胶、假广告、虚假宣传灬灬层出不穷,人们见到的实在太多了。百姓们直怀疑,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放心吃?还有什么东西不是假的?还有谁可以相信?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全保险的?过去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真诚关系,已不复存在。

  在这种利益价值观的主导下,人们出现了严重的投机心理。中国青年报曾就"当下年青人通过踏实工作已经很难走上致富道路"这一话题进行调查,结果76.8%的人表示认同这一观点。我国现有彩民达2亿多,他们的"中国梦"就是通过中彩票"一夜暴富"。还有众多人士梦想一举"出彩"的"明星梦"。由于劳动不致富,劳动不光荣,使得人们从思想上背离了"劳动最光荣"的价值观。而且在私有经济里说什么"劳动最光荣"也根本没有意义,在那里是"资本最光荣"。

  在这种利益价值观的主导下,人们普遍的嫌贫爱富。全国总工会最近一次调查表明,在居民家庭中,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成为一线产业工人的,少之又少,是"个位数",人们普遍希望孩子将来当公务员、专家、老板等,成为"精英","成功人士"。《纽约时报》发表了iPS0S的一份调查,在用财富来衡量人的成功方面,中国受访者的认同率达到71%,这个比例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多,在20多个国家中名列榜首。说明国人的拜金主义严重到什么程度。一位女生对追求者说:"宁在宝马车里哭,不在自行车上笑。"在许多农村,那些富人们一掷千金,一呼百应,权势日盛,像在浙江农村,目前有三分之二的村由富人当权,称为"富人治村"。而那些贫困者,没人看得起他们,为了改变自己的贫困地位,一些地方"笑贫不笑娼",出现所谓"小偷村","小姐村"。

  这种利益价值观对未成年的孩子影响最深。历时近一年完成的少年儿童偶像崇拜与榜样教育硏究报告显示,我国近70%的少年儿童以文体明星作为偶像,连文学家、艺术家、思想家、英雄、政治人物、军事人物都少有人青睐,以此为偶像的均为3%左右,科学家只有2.3%,劳动模范仅有0.4%。前几年教育部门公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现在我国绝大多数小学生声称长大后"要做比尔.盖茨"。这种利益价值观在教育领域最突出的表现,要数应试教育。现在一切不能为应试教育服务的教育根本无立足之地。应试教育与达到个人目的的机理是:一切学习都是为了考试—考试成绩好是为了升好的学校—好的学校毕业是为了有一个好的工作—好的工作是为了收入多,地位高。在高考现场,你看那些标语:"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提高一分,甩掉千人","不好好读书,就回家养猪"……

  这种利益价值观在文化领域最突出的表现是"娱乐至上",甚至"娱乐至死"。在市场化条件下,商品规律左右着艺术生产。娱乐容易被接受,所以娱乐最有市场。于是文化被商业绑架。

  比如,反英雄的创作风气愈演愈烈,同时制造各种刺激感官的垃圾作品。艺术家不願写英雄,读者观众也不爱看英雄。八十年代电影《焦裕禄》还风靡全国,而大前年的《杨善洲》境况迥异。《杨善洲》在北京有过两次放映,一次观众只有两人,其中一个还是李雪健的爱人;一次观众只有三人,其中一个还是李雪健的儿子。主演李雪健说:"我心都凉了。杨善洲和焦裕禄一样,他们都是时代楷模,我也付出了心血,怎么观众的反应就天壤之别?时代不同了?观念不同了?我闹不明白。"

  比如,颠覆传统经典。我国的古典名著或历史题材被一次又一次地翻拍。许多翻拍都是挪动根基,偷梁换柱,加上味精,加上色素,貌似创新,实则颠覆。

  比如,唯收视率,唯票房,唯利润。为了收视率,电视不断推出各类"选秀"节目,最近更搞出一个无厘头的、没有一絲励志作用的"跳水秀"。电视的唯收视率还使得那些"明星"成为"天价演员"。"天价演员"与唯收视率的机理是:电视台要广告,广告商要收视率,电视台选片时不是首选故事,而是直奔"明星":"谁演的?",投资人为收回成本赚取利润就要导演多用"明星脸""明星"成"稀缺资源",要价奇高("大明星"一部电视剧挣个上千万是稀松事),莹屏上充斥更多的"明星云集"的烂剧,败坏了行业风气,败坏了社会风气。象李雪健所说的一些作品观众一边看一边骂,而创作者一边挨骂一边还挣着大钱的现象,可以说比比皆是。为了票房,我国的电影市场差不多成为"美国大片"的一统天下。

  比如,创作以国外获奖为目的。长期以来,我国许多艺术家心怀"三金"情结,渴望奥斯卡"朝圣之旅"。他们的作品充满了猎奇和极端化的内容,对国人形象和民族精神进行片面的、扭曲的描写,以迎合洋人,媚俗媚外。中国人的脸丢了不要紧,只要国外获奖,他们就名利双收了。

  我们的文化工作,我们的文艺创作,本来有着优良的传统,现在是基本上不知所踪。有人套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说:地上本来有条路,走的人少了,也便渐渐荒草掩埋,失却了路。

  除了以上这些普遍现象,更不要说这些年来在我国的思想理论界像"私有制是对人的本质的承认和肯定,公有制是对人的本质的反动和否定",劳动价值理论和剩余价值学说是"长期存在的理论扭曲",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是"普世价值",阶级斗争学说"脱离唯物主义历史观"等等直接反马克思主义的"创新理论"大行其道。还有越反越腐的党风政风。我们这个社会已经烂了。面对日渐西下的世风,他们也提倡"学习雷锋"。但雷锋不但有"大爱",也有"大憎";不但"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而且"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旧社会将他一家五口迫害死了四口只剩下他一个孤儿,焉能不憎!因为有"大憎",才有"大爱"。可是体现雷锋精神本质的"阶级觉悟"被他们"阉割"了,在他们的语境中,雷锋成了只是乐善好施的"好人","菩萨"。他们现在提出以"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当今中国最高领导公开就说这个核心价值观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根本"和"根基"。这个价值观一字不改作为"资本主义核心价值观"也完全可以,稍作改动作为"封建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未尝不可。这也表露了他们的无奈:这些连资本主义国家也提倡、也可以做到的现在中国都做不到,还谈什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但并不忘打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旗号。

  现在在中国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正逐渐淡化(所谓"去意识形态化"),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意识形态正逐渐成为主流。并正逐渐形成这样的世态:现在许多国人(包括资本所有者和非资本所有者)认为共产党不如国民党,社会主义不如资本主义,毛泽东不如蒋介石。如果将来的某一天,中国的五星红旗落下来,而换上了别的什么旗帜,许多人会欢天喜地,而更多的人则极可能极可能连究竟该高兴还是该悲伤,都不知道。这正是改旗易帜的社会基础和思想基础。我们正向着这种"境界"迈进。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4/12/335136.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