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我是年轻人,我十分反感流量明星,以及他们的邪教粉圈

赵皓阳 · 2021-05-27 · 来源:大浪淘沙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娱乐资本既不提供生产力的进步,又不进行生产关系的改进,仅仅依靠邪教一般的粉圈维持其野蛮增长的生命力。所以一切娱乐产业资本家,以及一切靠娱乐产业洗钱、洗白的资本家们,应该挂在黄赌毒那一层,与“人民赌王”同享一根路灯。

 

  (一)傲慢与偏见

  中老年人总是喜欢简单粗暴的以自己的经验去揣测年轻人,曾经他们中不少人会以为:凡年轻人喜欢的,无一不是玩物丧志的恶习,动漫、电子游戏、互联网等等都是妖魔鬼怪,以至诞生了“垮掉的一代”。后来他们发现,年轻人非但没有垮掉,反而生产消费能力越来越强,于是他们又想迎合年轻人了。然而这种所谓的“迎合”依然充满了傲慢与偏见。

  譬如2018年央视的《开学第一课》,全国范围内中小学生要求观看并写读后感,教育部甚至为此下了红头文件为央视背书,然而央视在节目中增加了大量的广告以及流量明星的表演——同时他们的表演毫无质量可言,于是引发了不小争议。

  然而更可怕的是,面对普遍的争议,央视制片人发朋友圈怒斥网友,表达的观点有两个:第一,广告你们等一等怎么了,素质那么低?第二,你们家孩子就喜欢这些流量明星,有意见吗?

  这是最可怕的事情,他们简单粗暴地认为——你们年轻人就喜欢这个,这跟简单粗暴的认为——你们年轻人不应该喜欢这个,这二者本质是相同的。都是陷入了唯心主义的错误,都是来自上位者的傲慢与偏见。这些人无论持有那种论点,都洋洋得意发自内心的认为“这是为你们好”。

  本文暂且先不去吐槽这些人的思路,关键他们真的以为年轻人们就喜欢那些流量明星。他们判断的依据无非是走入了幸存者偏差的误区:天天看见那些流量明星的粉丝们刷话题、打榜、刷应援、控评,以为这个世界就只有他一种声音了。上面说的那位央视制片人的偏见就非常有代表性。

  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正常人的声音被邪教一般的粉圈掩盖了,于是一些掌握资源的上位者们就认为,让流量明星登堂入室代言大众产品、参加晚会或主旋律献礼剧,是一件很“开明”的选择,是迎合年轻人喜好的明智判断,是在年轻人群体中推广“主流文化”的必然选择。现在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所以我必须代表广大沉默的年轻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们十分反感流量明星,我们十分反感没有演技的流量明星出演各种电影电视剧,我们十分反感没有唱功的流量明星在各种歌唱比赛中拿奖,我们十分反感流量明星的邪教粉圈。

  (二)邪教组织

  前日袁隆平爷爷逝世,举国哀痛。然而某些流量明星的粉丝们,他们不会像正常人一样去思考、去伤痛,他们第一时间意识到的是——这是给我家割割做数据的机会:

 

  大家看不懂的这些迷惑行为,都是饭圈的惯例操作。有什么热度他们就会刷什么——刷转发、刷超话、刷搜索关键词,这样割割的数据就会高,于是这一次他们像一群秃鹫一样,毫无人性的蹭到了袁老的头上:

  这些粉丝大多都未成年,正在读中学甚至小学,在他们三观成型的这段时间内,眼睛看到的就是粉圈的规则,嘴里说的都是粉圈的话术,接触到的外部世界就是粉圈这么大,所以会想当然的以为整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变得偏执、极端、格格不入、邪教化。消费过世的伟人为自己偶像做数据,他们也不会有一丝的内疚与犹豫,因为他们以为全宇宙就是围绕他家割割转的,蹭你个热度有啥不可以?

  这就是我之前一直说的,别让流量明星去演主旋律作品了。有一些中老年领导想得挺美:现在年轻人都喜欢流量明星,我让他们来演历史人物,这样热度也有了,宣传也省事了,电影拍的不好也不用操心控评了,年轻人也就爱上了历史爱上了伟人爱上了崇高的思想……

  这就是我上文所说,陷入了唯心主义拍脑瓜的误区,完全不了解年轻人真正喜欢什么与粉圈真正的尿性,这些脑残粉们绝对不会因为自己哥哥演了伟人就去爱上历史了,反而他们会觉得能让自己哥哥去演是那些伟人们的荣幸!我现在把这话点破了也是对那些想当然的中老年领导好,省得到时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闹得下不来台。

  我之前讲过这个问题:喜欢明星,跟加入他的粉圈,是要区分的事情。喜欢哪个人是个人的自由,我就是喜欢一个没有唱功没有演技也无可厚非。比如我们平时吃饭,除了有营养的食物,也会吃点垃圾食品。平时工作学习压力那么大,我休闲之余就想看看不费脑子的明星艺人,这是非常合理的选择。但是,一旦追星过于投入,把“真情实感”带入进去了,更进一步地被洗脑成为了他们“粉圈”的一员,那这人基本上就废了。

  大家看看身边的例子不难发现:一个人追星,他同样是一个很友善很可爱可以正常交流的人,这并不冲突;但一个人加入了粉圈,他就变得极端、狂躁、富有攻击性且言论和思想都变成了“复读机”。这就是一个单向度的组织对人对社会深刻的影响。我能够体谅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狂热喜爱,但我不能够体谅这种狂热喜爱的行为严重影响到他人和社会秩序,尤其是未成年人的教育。我们不是反对追星,而是反对“邪教式追星”——也就是正常追星变为极端粉圈的现象。

  单纯的追星与粉圈不同,追星的人当发现自己的偶像或业务能力不足、或德行有亏、或缺乏担当、或个人喜好变化之后,很快就不会热衷于他——这就是批判与反思;而粉圈则是彻底单向度的狂热与崇拜,我家哥哥做什么都是好的,我家哥哥演技最棒、唱功最强,我家哥哥热衷慈善举世无双。有的觉得我家哥哥演技不好、唱歌难听的,都是收钱的职业黑子,我们去控评,去举报他让新浪封号。粉圈的图景可能是我们能够看到的最完备的拒绝思考、拒绝智商的“单向度的社会”。

  (三)沉默的大多数

  近年来,粉圈的极端行为越来越让大众担忧,不单单是我们以前文章里一直强调的审美滑坡的问题了,而是把手伸向了现实生活:频繁地对普通网友进行网络暴力,通过人肉、打骚扰电话、恶意投诉等手段,铺天盖地的对普通人进行攻击;教唆没有经济收入的未成年人购买远超出自己经济水平的专辑——而且是重复购买,同样的专辑购买上百张、上千张,进行攀比行为;各地曝光多起教师粉丝让自己全班学生为流量明星应援的事件,像邪教一样把手伸向了下一代;甚至在爆发出了线下聚集、冲击学校等恶劣事件。

  可以看到,粉圈还不甘于自己的邪教化,不仅仅强迫自己的成员统一语言、统一评论、统一思想、统一行动、统一购买105张专辑,更想要把整个社会变成服从于他们的“邪教风格”——所有人不许出现批评哥哥的第二种声音。他们哥哥拍了烂片,要按着别人的头说好;他们哥哥出的唱片难听,要堵住别人的嘴不许说难听;他们哥哥没有担当没有责任感,就要举报任何指出这一点的人。他们还要给下一代洗脑,狂热的粉丝老师要把这种单向度的狂热灌输给下一代,这些孩子们可是正在形成自己健全人格、思考能力、反思精神的关键成长时期啊!真的让人不寒而栗。

  而大多数普通人面对这样的邪教组织,都只能是“敢怒不敢言”,因为一旦发表客观评价流量明星的内容,对他们的唱功、演技表示哪怕半分质疑,马上就会被搜索关键词而来的粉丝们占领评论区,甚至会被有组织的网暴、人肉。今年一月份,一位网友吐槽了一句“老赖之女虞书欣”,于是被其粉丝人肉、网暴,疯狂的粉丝扒出了网友就读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于是疯狂对学校控评、举报,要求开除这位学生。极端言论瞬间淹没了学校官微。

  当天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发表微博引用《乌合之众》的段落,后又删除。但是这个仇他们一直用小本本记下了,后在在校辩论赛里出了个这个题目:

  所以大家明白了吧,大多数不是自愿沉默的,而是被邪教搞怕了。我估计那些信任流量明星的中老年领导也是因为这产生了错觉:看嘛,网上评论都是夸他的,几千几万的赞,一条差评都没有,那么决定啦,就让他来演/代言吧。

  现在流量明星,以及他们上面的资本、下面的粉圈邪教,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黑恶势力产业链:上有沆瀣一气的大资本联盟封号禁言,中有资本的打手起诉、发律师函,下有丧尸恶鬼举报、控评、网暴、人肉,最后还要把自己包装成白莲花一样的受害者。现在社交网络关于流量明星的讨论已经是“民不堪命矣”“道路以目”——人们在路上不敢交谈招呼,只用眼色示意一下,然后匆匆地走开。越来越多的人不敢直呼流量的大名,越来越多的人不敢直言流量的虚伪,越来越多的人不敢戳破粉丝编织的皇帝的新装。大家只能用“道路以目”表达自己的不满,表达对这个劣币驱逐良币、审美滑坡、小丑登堂入室、蝗虫遮天蔽日的时代的不满。

  (四)劣币驱逐良币

  流量明星因为有资本的加持,再加上邪教组织形式的粉圈组织充满战斗力,于是在各个领域上都能横行霸道,侵占了不少资源。首先遭殃的就是文艺圈,曾经的老戏骨、唱功派不见了,各种抠图、不背台词、假唱的明星登堂入室。

  一些流量明星,即便业务素质不过关,也能通过资源和商业价值,堂而皇之地成为选秀节目的“导师”,去“指导”唱功比他专业数倍的选手。资本更与行业传统权力媾和,在专业认证——也就是各大奖项上,愚弄观众的智商。从颇具争议的金鸡奖影帝影后例如黄晓明、范冰冰,以及最佳电影《狼图腾》起,大陆文艺界的奖项评选就像中国男足一样“脸都不要了”,堪称文体两滑坡:3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李易峰——击败了《烈日灼心》的段奕宏。3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Angelababy——在《寻龙诀》里演了一具美艳无双的尸体。第29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李易峰和迪丽热巴分获“视帝视后”——李易峰力压《白鹿原》《风筝》《海棠依旧》中的三位老戏骨;而迪丽热巴凭借豆瓣2.8分的《漂亮的李慧珍》战胜了孙俪、刘涛。就这样,资本的景观形成了一套完美的闭环,让“虚假”通过一系列洗白的循环变为了“真实”,完成了对所有人的审美强奸。

  慢慢地,流量明星们的胃口越来越大,他们已经不甘于分食文艺圈内的资源,圈外的资源也难以避免它们的魔爪。最典型的就是翟天临,为了打造自己的人设,获得了北电博士学位以及北大博士后的入学资格,这不是挤占宝贵的教育资源、科研资源是什么?

  关键是这货特么的就是个草包,论文都不是自己写的,连知网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在直播凑巧翻了车,他现在还打着那个学霸人设坑蒙拐骗呢。

  可见文化娱乐圈现在不仅仅在自己内部“劣币驱逐良币”,已经开始在其他领域侵占良币们的生存空间了。近日,一则关于流量明星每日餐标的新闻登上了热搜榜,流出的合同中显示,某艺人每日餐费标准为1500元。

  可以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一个月伙食费都不到1500的人都大有人在,他们的吃什么龙肝凤髓一天能吃四位数?至少这是一个侧面反映:娱乐圈来钱太容易了,“资本+邪教”这种模式真是无往不利。

  所以大家可以留意一下这种趋势:各种富豪们都把他们的子女往娱乐圈送,就是因为娱乐圈既弱智又来钱容易。如果要让富二代接班参与运营家族企业,那确确实实是一个技术活,各种败光家业的故事在富豪们肯定都耳熟能详。于是拿资源把子女捧进娱乐圈最好了,资本增殖能力远超实体产业,还能让草包子女远离家族核心资产且不会心怀不满。

  最牛逼的是还会有一群傻逼粉丝给自己家族洗白。老赖子女?不怕,没看见我家割割已经出道打工努力还钱了吗?贪污犯亲属?不怕,我家割割出道凭的是自己本事,你凭啥说他用的是贪污的钱?家族企业员工得尘肺病?不怕,他们得尘肺是他们自己不努力,不注重生产安全,我家割割从小也在那里长大,他为啥就不得尘肺病?

  所以,一切资本原始积累中的罪恶就被脑残粉洗白了,资本家终于找到了最便捷最方便控制舆论的途径——把自己子女送进娱乐圈。于是乎,娱乐圈也变成了资本的游戏、富人的舞台,曾经“穷小子靠才艺实现梦想”“灰姑娘在舞台变身公主”的传奇故事,已经彻底沦为神话传说的范畴。

  我之前在写马云的文章里说过:我们经常口嗨说什么要把资本家挂路灯,但就是真要挂也要分批分次的去挂:第一层肯定是买办,第二层得是赌王这些沾黄赌毒的资本,第三层是地产资本家,第四层是金融资本家。像马云和刘强东这样的,再往下才数得上他们。虽然现在增长乏力,他们也有往第四层金融那边靠的趋势了,但是他们确确实实是促进过生产力发展的,确确实实是改善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总拿马云出来说事,主要因为他话多,而且太跳了,不批判一番都对不起祖师爷。路灯那么拥挤,他却偏偏那么着急,我也没办法。

  现在我决定修正一下,娱乐资本既不提供生产力的进步,又不进行生产关系的改进,仅仅依靠邪教一般的粉圈维持其野蛮增长的生命力。所以一切娱乐产业资本家,以及一切靠娱乐产业洗钱、洗白的资本家们,应该挂在黄赌毒那一层,与“人民赌王”同享一根路灯。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2.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3.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4. “窑洞对”能否完整准确表达毛主席的意思?
  5. 毛主席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做这些事?值得我们深思
  6. 对“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所有制形式改制”的看法
  7. 【激励人心】最高领导提“窑洞对”,让我们重温毛主席“人民万岁”的实践!
  8. 《不要抬头》,扒下了美国底裤?
  9. 贾 勇、贾可宽 | 中国军人的元旦铁血头条——最强大的美军可以击败的!
  10. 牛逼吹到火星上去了
  1. 张勤德:抓好“联想风波”等实际斗争是对毛主席的最好纪念
  2. 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
  3. 媒体狂吹,钟南山站台,张伯礼却“说不”
  4. 钟南山要给张桂梅治病,张桂梅要小心了
  5. 西安资本家哄抬菜价,一斤20元,没人管吗?
  6. 性奴与奴性
  7. “眯眯眼”争议事件集中出现,人民日报评论发声!
  8.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9. 元旦寄语:让“毛泽东热”来得更凶猛些吧!
  10.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1. 辽宁王忠新:“九问”亿万富豪共产党员柳传志同志
  2. 晨明:也谈苏共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
  3. 毛主席的教导,以前不懂的现在都懂了
  4. 谁的盛世?如谁所愿?
  5. 与其卑微地和资本家医保谈判,还不如……
  6. 对这样的党员干部不处理我们还是共产党吗?
  7. 政治局智囊万字雄文: 中国工人阶级长成了什么模样?
  8. 韶山下了雪,胡锡进还是跳了出来——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纪念伟大导师128周年诞辰)
  9. 联想查不查?恒大救不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怎么说的?
  10. 突发!许家印放弃自救,彻底认输!
  1.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2. 贩毒、抢劫,要交税?
  3. 张勤德:抓好“联想风波”等实际斗争是对毛主席的最好纪念
  4. 习主席的新年贺词,你听出了什么?
  5. 范景刚:沉痛悼念人民作家曹征路先生
  6. 愤怒:你们不能暴打一个热爱毛主席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