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读书交流

金宝瑜:为什么要写这本书?——《中国革命的道路:论解放后两条路线的斗争》

金宝瑜 · 2020-07-10 · 来源:激流网2020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中国革命的历史是无数前辈革命家与革命群众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写下来的,是我们极为珍贵的遗产。中国革命丰富的历史经验提供了世界各国左翼运动思考未来发展的依据。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想将我所了解的中国解放后实行社会主义的历史写出来,好提供大家思考未来道路时做为参考。

  激流按

  台湾“批判与再造社”出版的金宝瑜新作《中国革命的道路:论解放后两条路线的斗争》面世了,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马克思在他的《哥达纲领批判》中提及,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过渡阶段,资产阶级法权在此阶级中一直存在。它的存在使得社会主义社会中始终存在一股试图复辟资本主义的力量。在上个世纪的苏联和中国,前进和后退的斗争一直在发生。金宝瑜老师悲哀于美国左派运动的浮沉,亦不忍见中国曾经获得的革命成果付诸东流,在八十余岁高龄、新冠病毒肆虐美国之际,写就《中国革命的道路:论解放后两条路线的斗争》一书,欲以历史为镜鉴,警醒当下之民众,可敬可佩。感谢金宝瑜老师授权激流网对此书进行连载,本次刊载内容为金老师撰写的序言,相信大家一定能在文中感受到金老师的一腔热忱。

  到了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的今天,我们都看到美国这个大帝国内外都面临着各种严重的危机,因此,在客观情势上,现在应该是美国左派挑战资本主义体制和改变这个社会的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美国左派能够起来反对美国政府在与垄断资本结合下对人民的各种欺压和剥削,将会对全世界反对帝国主义的运动产生非常积极的作用。但是很不幸,虽然美国左派在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他们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与资本顽强地斗争,对改变劳工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作出很大的贡献,包括废除童工、降低每日工时、改善工厂里的工作环境、提高工资和福利等等。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左派更成功地在许多关键产业部门中组织了工会。美国劳工史里,有数不清的英雄,在与资本不断的抗争中,牺牲了生命。

  但是自从二战之后,美国的左派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化的原因很多,重要原因之一,是左派之前成功地组织工人应该归功于劳动阶级有它自己的政党。美国共产党成立于1919年,是由一些仰慕苏联共产主义革命的人组成的,美国共产党在组织工人上有很大的成就。但是它缺少自主性,一切都是跟着苏共走,因此很难团结到更广泛的有左翼倾向的组织和群众。到了苏联共产党走向修正主义时,它就完全迷失了方向。之后,五十年代在美国疯狂反共下,右派进一步夺取了工会的领导权。美国的工会转变了方向,成为只为工人争取经济利益的组织,在政治上则完全依赖资产阶级的政党。工会用工人的选票换取民主党对工会的支持。

  在新自由主义之下,随着美国的工业一步步的外移,居住在美国老工业城市的人民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境。在这样的困境下,左派反对的力量变得非常被动,并且十分的无力。这里我举出一些具体的事件来,从左派对这些事件的反应和所采取的行动,我们可以对美国左派的实际力量作一个评估。虽然这样的叙述将会把问题扯远了,但是我认为会有助于认识美国的真实,然后再回去看我为什么要写这本书。

  我在密西根州的底特律城住了30多年,我的工作就是在这个城的一所大学教书。底特律里所有的事都离不开资本与劳工之间的矛盾。二十世纪初,底特律城的居民大部分是来自欧洲各国移民,上世纪二十年代有大批南部的黑人北上,加入工人的队伍。二次大战时,底特律的汽车厂积极地投入了军事用品的生产,它们从制造汽车转为生产坦克、军用卡车、飞机等。大战时生产大量增加,雇用的工人也大量增加,因为很多男性被征去打仗,所以女性开始在生产线上投入生产。二次大战结束了1930年代的经济大恐慌,战后的1950年代是美国经济最繁荣的日子,底特律汽车生产达到顶峰,人口达到一百八十五万 (今天人口下降了一半,只剩下九十万人)。这时新的高速公路建设便利了新的工厂和住家从底特律城里搬去郊区,郊区的兴建也是战后美国经济进入极盛的原因之一。大量的投资投向郊区新建的工厂、住家、学校、商场、大型购物中心等等,从投资和消费两头的增加提高了郊区的GDP和就业。二战后,汽车的生产和底特律的居民逐渐移向底特律的郊区,移居到郊区的人大部分是白人。这些白人的工作集中在工程师、医生、教师、律师和大公司的管理阶层,他们多半属于小资产阶级。留在市区的多半是劳工阶级,因为种族歧视,很多黑人都无法搬去郊区。底特律城和郊区的居民之间黑白分明,不同的阶级阶级分明。底特律市和郊区在行政上属于不同的城市,各有自己财政税收和开支,各自有自己的学校。学校的开支来自房地产税的收入,郊区的学校有各种课外活动(球队、音乐、美术等等),底特律市的学校却穷到连教科书都买不起。

  郊区的繁荣的另一面就是底特律城的萧条和人口逐渐下降。之后,汽车厂更进一步从底特律的郊区搬到美国南部、工会力量比较弱的一些州去生产。七十年代后半我搬去时,底特律的城里已经很萧条,市政府的财政困难,入不敷出,因此,必须大幅削减各种开支,其中包括公共教育的开支。在贫穷住宅区为了节省开支,连公共图书馆都被关闭;另一方面,市政府将一些公共设施,像水、交通和收垃圾费等加价。除此之外,底特律市政府更增征城里居民的房屋税。到了八十年代时,更多的汽车生产从美国南部移到墨西哥,底特律失业的居民再度增加,城市的情况更进一步衰退。

  1980年左右,正是汽车工厂搬离美国时,通用汽车(GM)突然宣布要在底特律城里建一个新的汽车工厂。消息传来。底特律市政府和居民都非常惊喜。通用汽车要底特律市给它一块建厂的土地。底特律城里有许多的空地,但是通用汽车则坚持要一块住满居民的土地。这块地是早年波兰移民的住宅区,也有不少后来从南部移民过来的黑人,这个叫波兰城(Pole Town)的社区有1500住家,144家小生意,和市政府还是把它让给GM。市政府借用一条法律──《强制征收法》(Eminent Domain),这条法律规定如果因为需要,政府有权强迫居民迁移。但是这里的“需要”是指用地建学校或是道路等公共设施,而不应该是为私人营利公司所要的用地──赶走了这里的居民和小生意,拆毁了教堂,然后把厂地清扫干净,交给GM去建厂。而且所有的花费都由底特律市政府负担。在与GM的协议里,市政府还在GM开始生产后减免它应付的所得税。在达成协议的过程中,底特律和美国其它地方的左派认为这样专横无理的做法对居民太不公平,于是联合起来反对,在整个拆迁的过程中进行干扰,当推土机已经开到教堂门口时,天主教神父还带领着信徒们在教堂里祈祷。这是我搬到底特律后(我住在郊区)看到左派起来反抗的第一次。

  GM获胜后,在波兰城盖了一个新汽车工厂。三十几年后,2018年底,GM宣布它将关闭美国的三家工厂,其中一个就是底特律波兰城工厂。GM同时宣布要关闭加拿大的一家工厂,GM一步步将汽车生产撤出美国和加拿大。1980 年GM毁掉了一个熙熙攘攘很有人气的社区,今天工厂关闭后留下一大片死寂的空间,底特律又多了一个被遗弃的工厂。回头来看,1980年反对GM在波兰城建厂是对的,但是也是完全没有用的。你要反对,让你去反,我要建厂,照样建。按照资本的规律,建建关关是合理的,不用的工厂留在那边不去处理也是合理的。三十年后我们看到:这一次左派的抗争虽然是正义的、但最后结果是完全失败。

  底特律已经有太多被遗弃的工厂,不用调查,也不用统计,我保证底特律被遗弃的工厂,以平方公里来算,一定是世界第一。所有的汽车公司每次建新厂就把旧厂废了,但是因为拆毁工厂太花钱,所以就留在那边不去作任何处理。我还住在底特律时,每次有朋友来看我,我都带他们在城里走一圈来参观这些被遗弃的工厂。我教书的时候,跟两个同事,每隔一个学期合教一门底特律的课,我教经济,另外一位老师教劳工史,第三位老师教底特律的诗词,诗词中很多都是工人自己写的形容做工时的情形。每次这门课结束前我们都带学生去底特律城参观,很多参观点都是工厂的“遗址”。底特律被遗弃的工厂已经相当的有名。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网上看看这些被遗弃的工厂。

  (https://jalopnik.com/the-ruins-of-detroit-industry-five-former-factories-5110995)

  底特律有一个很有名的棒球队叫老虎棒球队(Detroit Tiger)。这个球队的棒球场(老虎棒球场)已经有一百年的历史,很为一般市民喜爱。它有很多便宜的硬板凳的座位,一般人可以负担得起,过去看棒球是一个夏天的大众娱乐休闲活动。1992 年老虎棒球队被一个卖披萨发了财的生意人麦克.伊利区(Mike Ilitch) 买去。老虎队的新老板认为原来的棒球场已经老旧,要求市政府补助来建造一个新的棒球场。在美国很多城市的球队(棒球队、足球队、篮球队)对它们所在的城市都有同样的要求,因为新的球场会吸引更多的顾客,而且新的球场可以只留少数硬板凳的便宜座位,设立更多舒服的高票价座位,赚更多的钱。如果市政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这些球队的老板就用要将球队搬走作为要胁。有名球队多半是在比较老的城市里成名的,这些老城市一般都是因为工厂搬走,税收不够而财政拮据,像底特律还有一些其它的老工业城,都是这样的情况。但是另一方面,随着工业迁移,人口减少,一些商业也跟着离开,如果连球队都留不住,那就真正到了末路,所以最终市政府总是答应球队的要求,就算是用发债券来借钱,也得为球队建新的球场。底特律的新棒球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建成的。底特律的一些市民反对将旧老虎棒球场拆毁,他们组织起来反对,这是我看到在底特律城左派联合起来发起抗争的第二件。他们的反对也是正义的、合理的,底特律市的财政已经如此拮据,市民连最基本的需要都无法满足,这时政府却要拿钱给棒球老板建新球场,实在说不过去。反对建新球场的抗争运动坚持了整整十年(1987-1997)而告失败。新的棒球场1999年建成,位于底特律的城中心,在棒球场的附近又盖了一个新的足球场,围着这两个新球场,有饭馆、酒吧、戏院和音乐厅,把所有的活动都集中在这几里路方圆的城区内,来供郊区收入较高的居民来这边消费。之后,左派在市民支持下,反对在底特律盖赌场,仍然是反对归反对,市政府最后还是批准于1999年在底特律建了三个赌场。美国本来只有两个州允许设立赌场,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时增加到23个州。虽然大家都知道用设赌场来“发展”经济绝对不是好办法,但是每个州都在就业减少,税收下降的情况下,试图藉由建赌场来增加就业和税收。

  2001年911 之后,美国进军阿富汗,2002年美国进一步发动侵略伊拉克的战争,我也跟着参与反侵略战争的活动,在学校里宣传反战。我请了一位天主教神父到学校演讲,也在街上参加示威游行。到今天,这场战争已经进行近20年,阿富汗和伊拉克被破坏得满目疮痍,人民受到极端的苦难,当年的反战却半点用都没有。

  到了2008年的房贷危机,底特律的市民遭遇到最严重的浩劫。2008年的房贷危机是因为美国的几个大银行和一些房贷公司的投机引起的。这些金融机构,在房价一起一落间赚了大钱,但是在这房价一涨一落间,底特律的居民失去了他们最值钱的财产,更失去了他们住了几十年有感情的家,失去了这个他们在这城市里唯一可以落脚的地方。上世纪末,房价上涨时,银行和房贷公司把握住赚钱的机会,放宽了房贷的标准,根据房屋估价公司高估的房价贷款给屋主。譬如说一所原来值六万元的房子涨价到十万元,按照十万元,银行贷款八万元给屋主。等到房价跌回六万元或者更低时,屋主支付贷款有困难时,银行就将住屋收回,把原屋主赶出家门。银行将收回了的房子拍卖,当房子在市场上拍卖多了,房价就更往下跌。到2009年和2010年时,原来价值几万元的房子跌到几千元。这些房子原来的屋主都是多年之前买下来为自己退休时居住的,在房贷危机中,他们失去一切。

  金融风暴发生得如此之快,左派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这下可好,风暴过了,左派只能留下来收拾残局。我认识的一个研究底特律劳工的学者,他实在看不下去这些屋主受到的苦难,把拯救他们看为自己的责任。他组织了居民,在银行收回房屋,警察来要把屋主的家俱、用具、衣服丢到街上时,这些居民就把车道挡住,使得车子开不出去;他更带着一些房子被没收的屋主去法庭向银行起诉,因为许多被没收的房子是违法没收的。但是抗争了多年,能够把房子讨回来的只是极少数。金融危机后底特律一眼望过去,就像经历了一场战争。

  房贷危机将底特律城进一步推向崩溃的边缘。底特律城多年来财政收支的不平衡到了2013年7月终于支持不下去而宣布破产。破产数额达180亿到200亿美元之大,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城市破产事件。破产的细节这里无法多说,底特律市政府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还债。那一次金融危机,美国总统欧巴马救银行、救汽车公司,就是不救底特律的贫困的黑人居民。要救谁?不是个种族问题,是个阶级问题。

  我写出这些我亲身见证到的历史,就是想说明:我所看到的近四十年来美国左派的具体抗争中,显示出他们的力量相较于资产阶级是多么薄弱。尽管他们在一个个具体的事件上,凭着正义感坚决反对美国资产阶级的荒唐作为,但是整体来说,他们并无法对美国的资本主义提出有效的挑战。美国的左派败退到今天的样子,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美国左派除了20世纪初期到中期短暂兴起的工人运动之外,他们并没有一套相对完整、得到多数工人支持的政治信念,更没有真正能够代表绝大多数工人阶级根本利益、世界观与政治主张的政党。虽然早就一蹶不振的美国共产党和从它分裂出来的许多纷杂的小宗派依然宣称自己是真正的工人革命先锋党,真实政治中,美国工人数十年来只能完全依靠民主党这个资产阶级政党,却又一次次被民主党政治人物背叛。就这样,他们失去了一切。其实,说他们失去了一切并不正确,因为他们甚至无法梳理清楚自己的斗争历史,乃至到今天连反省具体的历史经验来重新想象未来如何开展革命的道路,都很困难。

  反过来看,中国左派有自己的革命历史。中国革命的历史是无数前辈革命家与革命群众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写下来的,是我们极为珍贵的遗产。中国革命丰富的历史经验提供了世界各国左翼运动思考未来发展的依据。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想将我所了解的中国解放后实行社会主义的历史写出来,好提供大家思考未来道路时做为参考。其实,我自己并不适合来做这项工作,因为我并没有直接参与解放后建设社会主义的实践。我认识许多亲身投入中国革命建设、亲身经历过那段艰辛又充满希望的历史的人们,他们的观察、总结与批判都极其宝贵。但是我的有利条件是因为我在美国帝国主义下生活多年,对资本主义有相当的了解,可以借着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来了解社会主义。毕竟,社会主义运动从来就是人类试图推翻资本主义、迈向新社会的努力。因此,或许我努力写出来的一些看法,可以供大家批评、讨论和补充,希望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感谢词:

  写这本书的过程中我接受了各方面的协助,在他们的协助下,我才能完成这项工作,借着这个机会我在此表示感谢。

  《批判与再造》杂志的创始人和这十多年一直负责总编辑的杜继平给了我各方面的协助,他在繁忙的工作中仔细看完我的书稿,并且认真地提出宝贵的修改意见,最后还为了写出版序整夜未眠,他的认真和敬业精神让我佩服,我在此向继平提出衷心的感谢。我也要感谢比我年轻30岁结交了30年的老朋友林正慧。她对文章结构提出了珍贵的修改意见,并在出版过程中做了不少周详的考虑和处理。我也感谢年轻朋友曾福全,他和正慧一起完成了这本书的封面设计。我的新朋友詹尤克深熟多种语言,曾把我的一本英文书翻译成土耳其文,除了土耳其是他的母语外,尤克的中文和英文都比我好很多。詹尤克是最早看到这篇书稿的人,我感谢他的宝贵修改意见,和他对文章中所提到的资料和数据一再加以确认,以及文字上的修改。我也非常感谢范振国和刘欣恒不胜其烦的修改和校对工作。非常感谢周宸廷负责书稿电子版的编辑和排版,并帮忙纸本的付印。

  最后,我要谢谢我的两个女儿——周道良和周道远,给我在生活上的照顾和精神上的鼓励。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今年的高考作文题,令人失望!请看毛时代的高考作文题
  2. “红军之问”让谁蒙羞?!(之二)
  3. 从那些年的取消高考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教育公平!
  4. 请大声对“历史发明家”说不!
  5. 孙强强:美国树倒猢狲散的大戏开始了
  6. 上海卷作文丨杨过人生的五个拐点:是个人的奋斗,还是历史的进程
  7. 大北农公司宣布“转基因大豆出口转内销了”!
  8. 望长城内外:我看今年高考作文题之最
  9. 新安江水库9孔全开泄洪,毛时代的水利成就让"小人"闭嘴啦!
  10. 中大教授在直播教学中与多人微信约P,校方当前处罚过轻!
  1. 烟台小行长一天花销40万,吴桂贤副总理开会喝不起茶 ——“深水”区里照“初心”
  2. 江涌:“钱多人傻”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
  3. 今年的高考作文题,令人失望!请看毛时代的高考作文题
  4. 苟晶举报高考顶替案:“糟得很”还是“好得很”?
  5. “红军之问”让谁蒙羞?!(之一)
  6. ​ 孙锡良:南海是否需要战争?
  7. 为什么有些同学从你的朋友圈消失了,不来参加同学会?
  8. 是谁让我们“四分五裂”?
  9. 一年又到心惊报
  10. 印度真的不敢打吗?
  1.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2.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3.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6.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7.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8.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9.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10. 烟台小行长一天花销40万,吴桂贤副总理开会喝不起茶 ——“深水”区里照“初心”
  1. 知青赤脚医生孙立哲和他的团队与陕北人民一起创造了人类医疗史上的奇迹!
  2. 孙强强:美国树倒猢狲散的大戏开始了
  3. 今年的高考作文题,令人失望!请看毛时代的高考作文题
  4. 苟晶举报高考顶替案:“糟得很”还是“好得很”?
  5. “活”在京城一角的打工子弟学校
  6. 党的99岁生日,有人还要把毛主席像抠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