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赵皓阳 | 失传的屠龙术——为什么毛选第五卷不再出版?

赵皓阳 · 2015-12-28 · 来源:知乎
在他们(伟大的革命领袖)逝世以后,(统治阶级)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 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现在资产阶级和工人运动中的机会主义者在对马克思主义作这种“加工”的事情上正一致起来。

  要想理解毛泽东和毛选第五卷被封的前前后后,我们先从一位皇帝讲起,史上最会卖萌皇帝,雍正:

  一直以来,雍正皇帝夹在乾隆康熙两帝之间,总是容易被人忽略,便如“康乾盛世”也是取了爷爷和孙子的名号,跟他这个爸爸没什么太大关系。而看一些晚清、民国时期士大夫们的评论,雍正的形象多半是一个严酷、苛刻、吝啬的暴君,而乾隆则是一个慷慨、宽厚、仁慈的明主。

  谈起雍正,多半跟宫廷八卦有关,包括他继位是否正当、对自己兄弟多么残酷,但极少有人对他的治国理政的政策有一个应当的重视,雍正朝的政治向以严猛著称,其诸多政治与经济的改革亦向被学界视为开启康乾盛世的重要举措。可以说,雍正宝宝的坏名声很大程度上是他得罪了一个阶层——一个便如皇帝的他也得罪不起的阶层。

  康熙帝晚年,多半有些慵怠朝政,康熙六十一年(1722)十一月,雍正帝在一片质疑声中登基,虽然面临着帝位认同的危机,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对国家财政状况及吏治败坏而采取的果断措施。雍正上台后的第一个月,就干了一件注定要让自己为千夫所指的事情——下令吏部全面清查钱粮亏空积欠,并限期追缴。清理钱粮亏空是雍正朝官场整顿中最有力度的一项,它是以确保国家利益为前提,针对国家的财政亏空和吏治腐败,对官僚集团实施的一次经济上的大清查。

  据史书记载,继位伊始,雍正破例将内阁草拟的《登基恩诏》中有关豁免官员亏空的条例删除,要知道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可是中华帝国自古以来的管理。一个月后,雍正谕令全面清理钱粮,除陕西省因用兵外,“限以三年,各省督抚将所属钱粮严行稽查。凡有亏空,无论己经参出及未经参出者,三年之内务期如数补足。毋得苛派民间,毋得借端遮饰,如限满不完,定行从重治罪。三年补完之后,若再有亏空者,决不宽贷。”

  一时间,在康熙帝晚年倦政、睁只眼闭只眼的宽大政策下惯坏了的官员们被闹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多年来被熟视无睹的一个个贪污挪用公款钱粮的大窟窿被纷纷刨开。不论涉及多大的贵戚,雍正都严厉查处。一时间被革职、抄家,乃至斩首、自杀的比比皆是。

  雍正宝宝另两项“丧尽天良”、“令人发指”的政策也雷厉风行的执行开:“火耗归公”、“官绅纳粮,一体当差”——这两项空前绝后的改革与“摊丁入亩”并成为雍正王朝的三大政策,其巨大意义堪比明朝张居正改革。

  “摊丁入亩”我们都是知道,一直被人提起并赋予重要意义,而关键的则是“火耗归公”、“官绅纳粮,一体当差”这两项政策,再加上前文所说的追查钱粮亏空,雍正帝得罪了皇帝也得罪不起的阶层——封建社会中的官僚、士大夫阶层。

  没错,皇帝也得罪不起。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积累,就不需要我来解释这点。

  “火耗归公”是指碎银加火铸成银锭时的折耗,亦称耗羡。实行中官员任意加派,一两可加至数钱。因不在上交正额之内,官员从中任意侵贪,成为官场公行的陋习。雍正帝改政,将各地加派的火耗由上级官府依定额发给官员,火耗一分为三:一份给地方官养廉,一份弥补地方亏空,一份留地方公用。这样,既增加了财政收入,又有助于廉政。但是毫无疑问,官吏的灰色收入大大减少——确切的说减少了三分之二。

  “官绅纳粮,一体当差”更了不得,此政策指官员地主也必须缴纳赋税。即废除贵族免税特权。康熙四十余年开始了国家财政危机,固有的公差、贵族免徭役赋税的制度,不但使财政负担落在穷苦百姓身上,而且国库空虚。中国历史上,长期以来绅衿士大夫阶层一直享有经济上的特权,如以儒户、宦户的名义不用当差服徭役、不用缴纳耗羡钱粮等等。雍正帝的改革为了缓解财政压力,却也让整个地主士大夫阶层炸了锅——什么!我姓赵!难道要我和阿Q们一起纳粮、当差!?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法律了!!??

  从雍正元年开始,就在河南开始试点推行“绅衿里民一例当差”的改革。雍正二年又正式下令革除儒户、宦户名目,禁止绅衿逃避丁粮差役,并严厉打击其包纳拖欠钱粮、包揽词讼、欺凌佃户等不法行为。士大夫阶层便如官僚阶层一样,“长夜漫漫盼天明”。

  终于,雍正十三年:

  雍正去世,我们“光荣伟大正确”的乾隆爷即位。连年号都还没来得及改,这位大救星就下令把雍正十二年以前各省亏空积欠钱粮等一并豁免,一下子就“解决”了这个困扰官员们多年的棘手问题。

  同时,很快的,乾隆爷就下诏“一切杂色徭役,则绅衿例应优免”,恢复了绅衿们的全部特权,并且还给予特别优待。 于是“积弊”尽扫,士人们又可以扬眉吐气了,而由他们所主导的社会舆论自然也忘不了要激浊扬清,歌颂英主,鞭笞暴君一番!

  得罪了官僚群体,注定你的政策会“人一走,茶就凉”,纵观中国历史,真正能凭借帝王集权一己之力压制官僚群体的,也就秦始皇、明太祖这些掰着手指头能数出来的(借力宦官集团、外戚集团的不算),可以说,整个封建社会皇帝只不过是 一个形式意义上的“天下共主”,而地主阶级是国家真正的主人。而得罪了士大夫群体则更为可怕,因为这群人是掌握话语权的一群人。我一直在说,历史不是胜利者书写的,历史是写历史的人书写的,所以也就不奇怪雍正帝的形象会成为了严苛、冷酷、神经质式暴君形象了。

  据《野史稿》记载,乾隆二年正月,一举人老爷大宴宾客,谈及先帝,举人老爷拍案大骂“这老X养的,可把我们害惨了”,旋即被人告发。乾隆帝闻及此事也微微发愁:毕竟这举人老爷骂的是前朝的政策,已经被我废除了,反而能证明我现在政策的伟光正,但终究这是骂我爹啊,我爹要是“老X养的”,那我是什么呢?最终朝廷斟酌再三,处罚结果出来了:革去功名,永不叙用。却也没再为难举人老爷。

  相比而言,乾隆爷的形象要比他父亲好很多,也拜近年来火爆的清宫剧所赐,多半是一个忠厚、慈祥、和蔼的长者形象,多才多艺,没事了玩弄一下琴棋书画啊,弹一下夏威夷吉他啊,跟大明湖畔的文艺工作者闹一点绯闻啊,说一些半通不通的话惹得臣民发笑啊,正好迎合了雍正朝高压之后屁民百姓们的发泄口与审美观,所以其人气一时无两。

  但是讲道理的说,乾隆爷的治国能力水平、兴趣爱好,非常像历史上的一位皇帝——隋炀帝,但有一点,隋炀帝的文艺水平真是甩乾隆爷三万条街。乾隆爷那个诗啊,真是不忍看下去。有人开玩笑说网上流传的什么李白藏头诗“马航失踪、小日本亡”,这种狗屁不通的诗句说李白写的没人信,但要是说乾隆写的那真是毫无违和感。还有我前一阵去故宫看石渠宝笈展,但凡是个珍贵的书画宝贝,留白的地方绝对尼玛有乾隆提的字、盖得章,暴殄天物还这么自我感觉良好,真是堪称中华上下五千年第一装逼犯。

  好了不吐槽了,乾隆爷之所以没成为隋炀帝,很大程度上要感谢他这个爹。雍正真是父爱如山,要没他攒下的那些家底,大清国让乾隆爷折腾个几十年早药丸了。终其一生,雍正都是在殚精竭虑地用尽各种方法去改善税收的体制、提高官僚系统的效率、开源节流、加强国力。虽然因此落得个怨声载道,但雍正给第二大清国(咦我为什么说第二?)了一个相对清廉、高效的税收和行政体系,还有工业化体系……(咦我为什么又说工业化我开始胡言乱语了)咳咳,而且雍正得罪了掌握话语权的士大夫群体,乾隆只是恢复了之前的特权,便成为了一个“慷慨宽厚”的明主了。

  而乾隆爷给儿子嘉庆留下什么了呢?嘉庆元年正月,爆发了席卷五省的白莲教大起义。而对于这场起义的原因,即使是嘉庆皇帝也不得不承认是“胥役多方勒索”“民怨沸腾”所致。这场起义持续9年,民生涂炭,大清国也国运渐渐衰落,直至鸦片战争(1840),此时距乾隆去世(1799)不过四十年。

好。扯淡了这么多。不要骂我跟题目没有关系。历史上的帝王,一己之力得罪了整个官僚和士大夫阶层,雍正帝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如果你们没有错过我之前的文章,你们肯定知道我在说谁:

  没错,就是传说中的红太阳。

  央视拍过一部《雍正王朝》,帝王古装戏中,没有一部能超越这部。其中的主题曲也可谓传世经典:

  数英雄 论成败

  古今谁能说明白

  千秋功罪任评说

  海雨天风独往来

  一心要江山图治垂青史

  也难说身后骂名滚滚来

  ……

  轻生死 重兴衰

  百年一梦多慷慨

  九州方圆在民心

  斩断情丝不萦怀

  谁不想国家昌盛民安乐

  也难料恨水东逝归大海

  有道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看江山由谁来主宰

  “身后骂名滚滚来”“得民心者得天下”你们以为是真说雍正呢?还是说谁呢?

  铺垫结束了,下面终于进入正文,来说说屠龙术的事。我们经常开玩笑,倚天剑和屠龙刀互砍,其实掉出来的不是《武穆遗书》和《九阴真经》。真正掉出来的应该是:

  五本毛选,和:

  然而,但是,but,however,这五本屠龙术里面,有一本失传了。现在去各大网站搜索,或者去新华书店,永远都是卖四本:

  那么这不禁让人好奇啊!这第五本中究竟讲了什么天大的咪咪,啊不,秘密呢?以至于一个国家会封禁其开国领袖的著作?

  我们看目录,毛选第五卷的著作也并不神奇啊,而且是截止到57年,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大跃进、文革这种“大错误”有关的文章,甚至《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等反复提及的经典论述。那么我们就要一探究竟了,为什么这样有价值而且三观正确的《屠龙术》,会被官方封禁呢。

  其实仔细读《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文章,你会发现,主席的头脑很清晰啊,非常的清晰正确,我们现在的主要矛盾并不是阶级矛盾,而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看那个十大关系,说的多TM明白多TM明智啊,然而为什么这样一个清醒、睿智、看待事实一针见血的老人,要耗尽他生命中最后的一丝火焰,去发动文化大革命呢?

  是的。为什么呢?一旦想到这一步,这是当今肉食者所恐惧的。为什么他们会恐惧,我就不重复说了,一直看我文章的朋友肯定明白。没有看过的有时间可以看一下这四篇:

  生而贫穷(下)

  “龙女王”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革命生涯

  洗脑术:你在为谁说话?丨读书笔记 No.2

  千金寿绛侯,刘宗知有托——汉故大将军汪东兴

  然而就像雍正帝一样,我们的红太阳也得罪了所有掌握话语权的人,他们可以按照他们的需求,任意篡改人们心目中的偶像。

  除了封禁毛选第五卷,最经典的的篡改,莫过于老毛年轻时候的原话“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无论从任何史料来看,都是“奋斗”两个字。而当今电视剧,无论是纪录片《诗人毛泽东》还是《恰同学少年》《毛泽东》等,用的都是我们所熟知的“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把一个“奋斗”改为“斗”,可谓是极其高明的篡改,意在营造老毛一个“打鸡血”、“无脑怼”的形象,所以才会搞出文革神马的幺蛾子,而对于文革目的、内涵,肉食者当然是不敢提的,他们心里可明白得很:

  再举个例子,3月份央视宣传雷锋的广告,雷锋著名的四季语录只提春夏,不提秋冬——这是典型的统治阶级在意识形态上的阉割。

  这里的偶像,已经变成了统治者需要的偶像,而不是人民的偶像,毕竟有时候挂羊头卖狗肉,牌坊还要的,太赤裸裸的话,怕谁也受不了。

  “在他们逝世以后,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 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现在资产阶级和工人运动中的机会主义者在对马克思主义作这种“加工”的事情上正一致起来。他们忘记、抹杀和歪曲这个学说的革命方面,革命灵魂。他们把资产阶级可以接受或者觉得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放在第一位来加以颂扬。”——列宁《国家与革命》

  一语成谶啊!

  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你们也懂的,明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有许多人问我,“先生可曾为主席诞辰日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们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毕竟现在恶龙猖獗……”

  其实我认为,作为一个标准的唯物主义者来看,完全不需要这些形式主义的纪念,老毛死了就让他死了吧。所实话,老毛躺尸的那地方我一次也没去过,人太多,还得早起,那老长一队,还不如睡个懒觉来的实在。去各地旅游就会有朋友跟我介绍,哎这是毛主席读书处,哎这是毛主席照相台,我是觉得没有必要搞这些虚的东西。更夸张的,去过韶山的朋友说,当地人有的把老毛祖坟头的土拿出来卖,说回家撒在自己祖坟上能转运,还有在老毛故居烧香求升官求发财的。简直我了个草,破了一辈子四旧的老毛要是地下有知,估计直接在天安门广场上诈尸暴起了。

  作为一个坚定地唯物主义者,太祖爷死了,就让他去死吧,那些自称毛泽东追随者的人许多一点毛泽东的精神都没学到:

  “你这个人呀,还有点儿迷信呢。”毛泽东指着吴旭君的鼻子说,“你是个搞自然科学的,应该懂得自然规律的严肃性。”他说,“我死了,可以开个庆祝会。你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最好穿颜色鲜艳的红衣服或花衣服,要兴高采烈、满面春风地参加庆祝会,然后你就大大方方地上台去讲话。”

  当然,一些必要的仪式感还是很重要的,如果你们想要纪念日的一些“仪式感”,但这些仪式感是赋予人民群众的,而如果想作为先锋队,更重要的是要领会精神。一定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首先要成为一个牛逼的人,才能用自己的价值观去影响别人。天天在朋友圈里刷什么“今天才是中国人的圣诞节,他解放了…”搁谁谁也烦。

  先做牛逼的人,然后就可以像星爷这样:

  光明正大的把主席诗词挂海报上糊你一脸,爱看看不看滚。

  再比如像姜文这样,拍个《让子弹飞》,整部电影就差说出来“张麻子就是毛泽东,毛泽东就是张麻子了”

  还有这个六子:

  这要不是按照毛岸英的照片选的角,我把这碗凉粉吃了。

  最后还是扣一下题目吧,我们今天讲的是失传的《屠龙术》,不如我们来一起背一段“寻龙诀”吧: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星
收藏

相关文章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2015年人民节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数万民众凌晨赴韶山 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
  2. 盛京废人:毛泽东猜想——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2周年
  3. 这不是谣传:为过“毛诞节”,这家公司放假一天
  4. 张家界市公安局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2周年
  5. 旷新年:毛泽东不只“感谢”了日本侵略
  6. 韶山:万人齐唱东方红 共同怀念毛主席
  7. 文永华:为完成毛主席的未竟伟业,奋斗终生!——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22周年座谈会的发言
  8. 【视频】韶山122名青年群众“红色快闪”纪念毛主席诞辰122周年
  9. 郭松民:愚公毛泽东——纪念毛主席诞辰122周年
  10. 郑州人民纪念毛主席诞辰122周年
  1.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共产党和老百姓怎样看待毛泽东
  2. 赵可铭上将:决不允许让我们的英雄倒在人民自己的法庭上!
  3.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毛泽东有没有犯错误?”
  4. 深圳滑坡,滑掉的是皇帝的新衣
  5. 罗援:赞!一位共产党员的忠诚告白
  6. 数万民众凌晨赴韶山 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
  7. 武汉人民节纪念活动的呐喊:危害人民利益的改革才是死路一条
  8. 人民日报今日发文缅怀毛泽东:歌未竟 东方白
  9. 郭松民庭审手记:胜诉后的沉思
  10. 现场报道:韶山,我们来了!(组图)
  1. 朱德的两首诗是读懂文革的重要文献
  2. 黎阳:希望寄托在毛泽东身上——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2周年
  3. 张文木发表最新长文纪念毛主席诞辰122周年
  4. 黎阳:拆穿一个谎言,破除一个迷信
  5. 李北方 | 法律党为何念念不忘要把共产党搞垮:一个法盲眼中的法治
  6. 朝鲜牡丹峰乐团来华演出取消 人员离京舞台拆除
  7. 司马南:可以说,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
  8. 图穷匕见:张千帆暴露了“社会主义宪政”的真面目
  9.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共产党和老百姓怎样看待毛泽东
  10. 岳青山:反右派扩大化究竟谁应当负直接的和主要的责任?——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
  1. 数万民众凌晨赴韶山 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
  2. 人民日报今日发文缅怀毛泽东:歌未竟 东方白
  3. 现场报道:韶山,我们来了!(组图)
  4. 新华社:广东警方打掉工人维权组织,长期接受境外资金
  5. 明天是卖火柴的小女孩被冻死169周年
  6. 深圳滑坡,滑掉的是皇帝的新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