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感受火红的知青岁月:理想之歌

高红十等 · 2008-12-22 · 来源:乌有之乡
弘扬知青精神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感受火红的知青岁月

理想之歌

北京大学中文系七二级创

作班工农兵学员集体创作

 

 

 

 

 

 

 

 

 

 

 

 

 

理想之歌

北京大学中文系七二级创作班工农兵学员集体创作

 

人民日报编者按《理想之歌》是北京大学中文系部分工农兵学员一九七四年集体创作的政治抒情诗。它反映了广大知识青年在上山下乡和教育革命中锻炼成长的精神风貌。在当前教育战线大辩论中,清华、北大等院校的同志一再朗诵、阅读这首朝气蓬勃、激情洋溢的诗。这说明,它符合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教育革命胜利成果这一斗争的需要。本报刊登这首诗,以供更多的同志阅读,并用以回击教育界右倾翻案风,批驳那种攻击工农兵学员“质量低”之类的奇谈怪论。

 

红日、

    白雪、

        蓝天……

乘东风

    飞来报春的群雁。

从太阳升起的北京

    启程,

飞翔到宝塔山头,

落脚在延河两岸。

欢迎你们呵!

    突击队的新战友,

欢迎你们呵!

    我们公社的新社员。

喝一碗

    热腾腾的米酒吧!

——延安人民的情意

    酿在里边;

吃一把

    红彤彤的大枣吧!

——陕北的枣儿呵

    蜜一般甘甜!

白羊肚手巾,

    红袖章,

——高原上

    又开放一片山丹丹……

新来的战友呵,

你问我:

      “什么是

        革命青年的理想?

怎样理解

    又怎样实践?”

——这确是一张

    十分严肃的考卷!

……唢呐声、腰鼓点,

    信天游一曲上云端。

牵动我心中的

    滚滚延河水呵——

让我告诉你——

革命的理想呵,

    怎样引导我,

        踏上眼前的康庄大道,

    又怎样激励我,

        跨入闪光的明天……

当我第一次

    睁开眼睛,

祖国

    正是朝霞满天的黎明

双脚刚刚落地,

    就踏上了

        红色的甲板,

扑面而来的

    是前进航程中,

        汹涌的浪峰。

阿姨讲起

    包身工的希望,

伯伯掏出

    儿童团的红缨。

“快点长大吧!

    等待你的

        是又一场伟大的革命。”

也有人送来

    一只白鸽,

说它象征着

    永久的和平。

“你真幸运呵

    再不会看到

    阶级斗争的刀光剑影……”

——多少幅画卷

    在眼前展开,

哪一幅

    是最好的远景?

理想的航帆

    就这样升起来了,

八面来风

    就这样将它吹动……

大跃进的炉火

    烧毁了右派分子的迷梦,

炉膛里有我捡来的

        碎铁小钉;

叔叔们写批判稿

    投入庐山上的战斗,

我帮助把墨研得

          又黑又浓……

虽没有赶上

    战火纷飞的年代,

身边仍然是

    暴雨急风!

凝视着

    红军草鞋上的血斑,

抚摸着

    八角帽上的弹洞,

我懂得了

创业的道路,

    是革命先辈

        用生命和鲜血铺成。

从《雷锋日记》的

    字里行间,

从收音机里

    广播的“九评”,

我知道了

为了巩固政权,

    正进行着

        更壮丽的万里长征!

先烈的目光,

象在大声发问:

    “我们的理想

        怎样实现?

    未竟的事业

        谁来继承?”

又过了七八年,

    又过了七八年!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一声震撼世界的雷鸣!

第九次大搏斗,

    第十次大搏斗!

我,同父兄一般高,

编制在

    革命大军的行列中——

曾记否?

    《炮打司令部》

        挟雷携电的宣言;

曾记否?

    毛主席的红卫兵

        摧枯拉朽的笔锋。

把横扫四旧的倡议,

    一夜之间

        贴满全城;

让大串连的脚步,

    山南海北

        遍撒北京的火种。

难忘的“八·一八”呵,

鲜红的袖章

    染上了

        红太阳的光辉,

  “我们支持你们!”

    ——伟大的声音

          激浪千层!

支持我们呵,

    对反动派造反有理;

支持我们呵,

    为“解放全人类”

        奋斗终生。

毛主席挥手

    我前进呵!

风雨中

    多少海燕击长空。

逆流回旋,

    难阻大江滚滚东流去;

猿声悲啼,

    革命航船已过山万重……

迅猛的风暴,

    横扫着

      “克己复礼”的阴云。

愤怒的声讨,

    宣判了

        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

              死刑!

什么“求名不得

    抑郁而死”,

什么“飞吧,未来的科学家

    年青的鹰……”

有个佃户的后代

    不认自己的亲生父母,

有个矿工的儿子

    不愿再挖煤下井。

这就是

    和平演变呵

    ——潜移默化,

这就是

    阶级争夺呵

      ——你死我生。

一月风暴里

    我到过上海港,

造船工人

      给我讲:

他怎样含着热泪

    送我国第一艘万吨轮

        启锚登程。

长征串连路上

    我到过红旗渠,

贫下中农

    给我看:

为了重新安排林县河山,

一米长的钢钎

    怎样磨剩了三寸……

呵,描绘理想的大笔,

    从来倾注着

        阶级的深情;

只有与工农相结合,

才是通向

    革命理想的

          唯一途径!……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

毛主席

    发出了进军号令!

百川归海呵

    万马奔腾,

决心书下,

    签名排成

        一列长龙,

接待站前,

    同学少年

        待命出征!

呵,不可战胜的幼芽,

    在火红的年代

        诞生!

离别北京的

    前一天夜晚,

我和战友们

    来到中南海外,

        眺望着

            彻夜的灯光,

        倾听着

            拍岸的波声。

挥笔写下一行誓言:

    “上山下乡

        彻底革命!”

一个字

    用八张纸,

从傍晚

    写到黎明。

为了让敬爱的

毛主席,

    推开办公室的窗棂,

能在晨曦的辉映下,

    看到我们的决心,

        露出欣慰的笑容……

排排窑洞,

    层层梯田,

千里高原,

    万里长川。

怀揣着

    毛主席给红卫兵的信,

我们从北京

    来到延安。

这里就是我

        理想种子扎根的土壤,

这里就是我们

        战天斗地的营盘。

上工的晨钟,

    奏起了

        理想之歌的

            第一个音符。

烧荒的野火,

    映红了

        理想诗篇的

            第一行语言。

镢把

    磨穿了掌心的血泡,

荆棘

    划破了褪色的学生蓝。

锄地,

    大娘教我分苗草;

扬场,

    大爷教我把风向辨。

前进道路上,

哪一步

    没有斗争相伴?

哪一程

    没有阶级亲人在身边?

一个风雪的夜晚,

    卷刃的镢头

        忽然不见,

循着脚印我来到后村,

哦,炉火映红了一孔窑面。

镢头已被加钢,

    “老八路”白发红颜

        坐在风箱前。

南泥湾大生产的

    老模范呵,

上甘岭保卫战的

    英雄汉!

把复员费全部交给队里,

    坚决抵制了

        退社单干。

他手中的大锤,

    锻造出多少

        制服穷山恶水的钢钎?

呵——锤声叮当,

    为理想之歌加进了

        继续革命的节奏,

火光熊熊,

    把理想之歌的

        每一个音符熔炼。

那是水电站

刚刚建成的时候,

我找到一位烈士的母亲

    ——“老妇联”:

  “给窑里安上电灯吧,

    您缝缝连连有多方便。”

老妈妈笑着摇了摇头:

  “还是先建个广播站吧,

把电线拉到

    整个山川。

让大伙都能听见,

    北京的声音,

让毛主席的思想,

    照亮千家万户人的

      心坎。”

没有浮华的词藻,

    没有绮丽的语言,

阶级亲人们呵,

帮我校正着

    理想的航线。

翻开队委会记录本,

我把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写在上边,

砸烂孔庙里斗大的“仁”字,

我们办起了

    批林批孔的展览。

星夜里,

    挑灯巡视水库堤岸,

    识阴晴、

          辨敌友,

    练就一双阶级的锐眼。

岔路口,

    拦住弃农经商的大车,

    顶逆流,

          分路线,

    铸造一副钢铁的肝胆!

穿上第一双陕北鞋,

我同亲人一起,

    扶犁耙;

      爬大山。

深翻土地,

      举起

        三五九旅的镢头;

清理账目,

      拨动

        土改复查的算盘。

蘸着丰收的汗水,

    我把镰刀

        磨得银光闪闪,

迎来了学大寨的

    又一个金色的秋天。

冒着漫天飞雪,

    我们点起劈岭填沟的排炮,

开始了

    跨长江的攻坚战!

幸福凝结着

    创业的艰难,

胜利预示着

    更严峻的考验。

是在这宝塔山下,

    延河岸边,

我开始理解:

    从来就没有什么

        个人理想的诗篇;

我们革命青年的理想,

    要由整个无产阶级谱写,

        要把千百万人召唤!

我们壮丽的

    现实和理想,

是用革命战斗的红线

    紧紧相连。

与天奋斗,

    与地奋斗,

        与人奋斗,

            其乐无穷!

我们沿着与工农相结合的方向,

    冲锋陷阵,

        一往无前!

谁说我们的生活

      “平平淡淡”,

我们的事业,

    风光无限!

谁说“农村落后,

    难以改变?”

世上无难事,

    只要肯登攀!

农村

    需要我,

我,

    更需要农村。

贫下中农的希望,

    就是我的志愿。

为了实现无产阶级的理想,

    我愿在这光荣的陕北高原,

        迎接十个、几十个

            战斗的春天!

亲爱的战友呵!

    新来的伙伴!

这时,

    只是在这时,

我才开始填写

      “什么是革命青年的理想”

        这张严肃的考卷!

但是,理想的航道

    并不是那么宁静、坦荡,

丰饶的山区

    也不都长着核桃、海棠。

骗子会装出

      “同情”的腔调,

地富会端来

      “关心”的米汤。

不敢扬帆的航船,

    会在泥沙中搁浅;

躲进屋檐下的燕雀,

    当心煤烟熏黑了翅膀。

有人躲在阴暗角落

    射出“变相劳改”的毒箭,

有人站在邪路上

    贩卖“劳心者治人”的砒霜。

什么“人生”“青春”哪,

    “前途”“理想”,

丑恶的个人主义,

    常借这诱人的字眼,

        打扮梳妆。

西伯利亚的冷风,

    也吹来了

        新沙皇的叫嚷,

在“理想”问题上,

    修正主义者

        也在大做文章:

什么“中国青年没有理想”,

    ——好一副悲天悯人的伪装,

          将祸心包藏。

正是你们背离了

    十月革命的道路,

正是你们出卖了

    布尔什维克党!

你们的“理想”

    究竟是什么货色?

不过是伏特加中的

    醉生梦死,

爵士乐中的

    糜烂疯狂。

你们那臭名昭著的“土豆烧牛肉”

    “造就”了垮掉的一代。

在无产阶级战士面前,

    你们有几丝萤光?

你们剥削阶级的梯子,

    岂能够到

        我们的心窗?

你们帝国主义的尺子,

    怎能把

        我们的襟怀度量?!

我们战斗的岗位,

    虽在这小小村庄,

祖国的江河山川

    皆在我望!

孔孟之道的几丝蛛网,

    遮不住《共产党宣言》的

        光芒;

我们宽阔的胸膛

    向着五洲风云开敞。

我们同工农结合的

    隆隆脚步声,

震碎了

    你们这些蓬间小雀的

          一枕黄粱!

    马蹄破冰川,

    套杆打豺狼,

  “宝贵青春属人民,

    誓将青春献人民。”

——那是我们的张勇呵,

    舍生忘死

          救群羊!

气盖双河浪,

    壮歌震北疆,

  “活着就要拚命干,

    一生献给毛主席!”

——那是我们的金训华呵,

    化作雄鹰

          云里翔!

  “跟上来呵!”

    ——英雄在召唤;

  “我们来了!”

    ——回声响彻

        岭南、塞北、

              海岛、边疆。

千万个金训华、张勇

    在战斗,

千万个金训华、张勇

    在成长!

呵——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几个骗子

    抹煞不了这铁的事实!

它写在大地,

    写上长天,

写进这伟大时代的

    《编年史》,

也写进亿万青年人

    火热的心房。

这是历史上

    一次伟大的反潮流呵,

这是一场

    震撼世界的反修仗!

让火炬烧得更旺,

    把战鼓擂得更响!

我们宣战了,

    向旧世界宣战!

    向帝修反宣战!

我们要冲决

    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罗网,

我们要摧毁

    旧传统观念的牢墙。

看呵,

    八亿人旌旗奋举,

听啊,

    九万里风雷激荡。

国家要独立,

    人民要革命,

        民族要解放!

我们用宽厚的肩膀,

    挑起了革命的重担;

我们用带茧的双手,

    接过了先辈的刀枪。

党呵!

    请检阅我们的队伍吧!

几百万

    几千万!

呵,整整一代

    有志气有抱负的中国青年,

        前途无量。

千重险峰,

    万顷巨浪,

后继有人,

    大有希望!

我们有

    马列主义的

        开天巨斧,

我们有

    毛泽东思想的

        指路阳光!

前进,向前进!

“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呵!

    寄托在我们身上!

前进,向前进呵!

    迎着风暴,

        迎着火光,

    迎着雷霆,

        迎着激浪,

    迎着共产主义

        鲜红的

            太阳!

 

〔人民日报 1976.01.25 56 战地专栏〕

附注: 原载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七四年出版的诗集《理想之歌》,此次发表,作者又作了修改。


 

附文:在毛主席的光辉诗篇鼓舞下放声歌唱

(高红十 人民日报 1976.01.08)

 

元旦佳节,喜读毛主席两首词,感到心胸开阔,豪情满怀,这两首词的发表,擂起了千军竞发的战鼓,甩响了频催征马的长鞭。毛主席的词,不仅是杰出的无产阶级文艺思想的体现,而且是光辉的马列主义世界观的结晶,激发着我去学习,深思。

我是一九六九年到延安地区插队落户的北京知识青年。一九七二年五月,贫下中农推荐我到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刚入学那阵,我写的东西战友们不爱看,贫下中农的反映是“解不下,净字儿话”。

为什么?我翻开《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主席的谆谆教导又在耳边回响:“一定要把立足点移过来,一定要在深入工农兵群众、深入实际斗争的过程中,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和学习社会的过程中,逐渐地移过来,移到工农兵这方面来,移到无产阶级这方面来。”这以后,我们开门办学,和工农兵生活在一起。终于,一个答案在我心头越来越清晰了:原来,我以为同工农结合得已经差不多了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要想把手中的笔变成投枪和匕首,做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根本问题不是写作技巧的提高,而是文艺思想和世界观的改造,这种改造必须是脱胎换骨的。这一任务不是在书斋课堂里所能完成的。必须到工农兵中去,继续走同工农结合的道路。

一九七三年底到一九七四年初,我们文学专业创作班接受了采写先进知识青年和英雄人物的任务,投入了农村三大革命运动的洪流。

我们攀上了朱克家同志落户的边寨竹楼,住进了革命前辈生活和战斗过的延安窑洞。在北方山区麦浪滚滚的人造平原上,在红苹果熟透的“扎根园”里,我们同祖国各地的知识青年一起,畅谈插队落户的感想,交流同工农兵结合的体会。我们的心同广大贫下中农的心贴得更紧了,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象开闸的水流一样奔泻。这一切,激发了我们创作的热情,我和同伴们一起,写出了歌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长诗《理想之歌》。通过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学习老一辈甘祖昌、方和明,新一代魏尧升、卢江天的事迹,我的思想认识有了新的提高。临近毕业之际,我拿起笔,写下了“毕业后,回延安,当农民,做共产主义新人,把兴旺时期的历史写好”的决心。

现在,我已回到延安,在南泥湾的土地上生活战斗。自己的脚步追随着农业学大寨、普及大寨县的潮流,不断地发现差距,又不断地加快前进的步伐。陕北的冬天是寒冷的,但我的心情是火热的;手被镢把磨起了茧子,但拿起笔来心里更踏实了。我就不相信,拿镢把的手与拿笔杆的手就永远是对立的。我就要争这口气,闯这条路,磨出一双既能拿镢把、又能握笔杆的新手。经过几代人的共同努力,缩小三大差别,造就属于未来世界的新人。

道路生荆棘,面前有困难。但是,毛主席的诗句激励着我:“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高红十简介:女,生于1951年11月7日,湖北宜昌人。作家,笔名:高原、秦风。中共党员。1969年1月赴陕西省延长县里家堡公社插队,1972年到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读书,1975年大学毕业赴延安市南泥湾公社插队,1979年到陕西人民出版社文艺编辑室任编辑,编辑诗集及大型文学期刊《绿原》。1982年上中国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现改名鲁迅文学院)第七期编辑班学习。1985年调至北京《中国法制报》(后改名《法制日报》)任编辑、记者。后担任周末部主任,高级编辑。1986年至1988年上北京大学中文系首届作家班,获文学学士学位,获庄重文奖学金。199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任作家权益保障委员会委员,中直工委委员。1991年参加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1996年参加第五届全国作家代表大会。2001年参加第六届全国作家代表大会。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

著有长诗《理想之歌》(人民文学出版社1974年,合作),中篇小说集《哥哥你不成材》(作家出版社1993年),散文《我的歌》(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1991年,后再版)、《月亮走,我也走》(安徽文艺出版社1995年)、《风景》(珠海出版社1995年)、《无话可说》(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年)、《17岁我去插队》(浙江少儿出版社1999年)、《乡情,你是我永远的珍藏》(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1999年)、《无缘浪漫》(陕西人民出版社2001年),报告文学《只缘妖雾又重来——来自云南省禁毒一线的报告》(农村读物出版社1993年)、《冷血》(群众出版社1998年)、《上海刑警记事》(群众出版社2001年)等。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shijian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方方很高兴:9月1日新版高一历史书到底有什么修改?
  2. 钱昌明:“老胡”究竟是什么“派”? ——兼谈“中国人对美国的集体认识”
  3. 不做中国人,也做不了美国人
  4. 关于中国经济若干问题与江院长商榷
  5. 钱浩樑走了,李玉和早晚还要回来
  6. 华春莹发推讽刺美国抢劫 没想到公知不淡定了!
  7. 我们起步真的晚吗?
  8. 复旦教授: 为何国家“富”了, 父亲却怀念40年前的猪肉?
  9. ​郭松民 |《红灯记》的启示
  10. 用“错误”评价一个复杂的历史事件,才是反智和倒退
  1.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2.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3. 从“卖拐团伙”到“战忽局”
  4.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5.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
  6.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7.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8.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9. 方方很高兴:9月1日新版高一历史书到底有什么修改?
  10. 钱昌明:“老胡”究竟是什么“派”? ——兼谈“中国人对美国的集体认识”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6.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7.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