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鹿野:对邓相超“依法退休”的忧虑

鹿野 · 2017-01-09 · 来源:察网
邓相超受到爱国群众的激烈抗议之后才被处理,并且通过“依法退休”保存了颜面这一事件表明,中国的社会环境与舆论环境仍然不容乐观。

  据澎湃新闻2017年1月7日报道,1月5日,中共山东建筑大学委员会作出了《关于邓相超错误言论行为的处理意见》,称经查邓相超多次在其新浪个人微博中贴发错误言论,性质恶劣,问题严重,影响很坏。经山东建筑大学党委研究决定,对邓相超作出了以下处理:1、即日起对邓相超作停职检查处理,待山东省政府参事解聘,山东省政协常委免职后,依法依规办理退休手续,并责令其在一定范围内做出深刻检查,停止其在校内的一切教育教学活动,不得以山东建筑大学教师身份从事各类社会活动。2、依规给予邓相超相应行政处分。这个处理又诞生了一个新的名词“依法退休”。爱国群众对这个处理是非常高兴的,笔者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却对这一事件抱有几点忧虑:

  首先,单单就这个“依法退休”而言,本身就是有一点不伦不类的。其实,如果要是根据网友们整理的邓相超日常微博上的言论来看,恐怕都已经涉嫌了颠覆国家政权罪。即使是按照山东建筑大学的处理意见所表示的这个处理决定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高等学校教师职业道德规范》、《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之相关规定”做出的。也就是说,邓相超违背了这些法律,理所当然的不具备担任公职的资格。那么,为什么不开除邓相超的公职呢?如果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对于邓相超进行一些照顾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应该明确说清楚,而不应该弄一个“依法退休”这种让人感到滑稽的说法。当然,笔者对这方面的法律法规不是很清楚,或许法律里面有明确规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处理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是如果要是单纯为了保存邓相超的颜面,简单的把应该开除公职的处分改为“依法退休”,怕是不太妥当的。

  更重要的是,邓相超在微博上发表反共推墙的言论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条两条。据有的网友统计,邓相超在过去几年里一共发表微博17万多条,堪称微博劳模。而这些微博基本上都是反共推墙的,和在毛主席诞辰纪念日辱骂毛主席的那条微博内容大同小异。为什么过去一直没有人对此进行处理呢?不仅没有对邓相超进行任何处罚,而且还让其担任了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甚至是山东省省政协和政府参事等诸多重要职务。难道对邓晓超的同事和领导对于其平时的言论和思想真的完全一无所知吗?这恐怕是不太可能的。说到底,这次邓相超遭到处分,最主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在毛主席诞辰纪念日辱骂毛主席,引发了爱国群众的激烈抗议。有关部门是为了息事宁人,才不得不对邓相超进行了处理。李北方把这件事比作义和团运动,应该说颇为恰当:

  【义和团是自干五的先驱。当“肉食者鄙”,昏庸无能,导致国家陷入绝地时,是一些普通的老百姓站了出来,“自带干粮”为民族危亡而抛头颅洒热血,扶大厦于将倾。这是“礼失而求诸野”的表现,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表现。……今天,当历史虚无主义横向,义和团被无端污蔑,中国革命被恶意曲解,毛主席被恶毒诋毁的时候,站出来的不是吃国家俸禄的干部,又是一些老百姓。他们不是红二代,不吃财政饭,享受不到特殊待遇,但正是他们在跟公知、跟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乏走狗们战斗,捍卫中国革命的道统,捍卫党的领导。】

  义和团运动确实很伟大,在大清国即将面临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类似的被瓜分的命运时,广大人民群众勇敢的站了出来,使得中国保存了一个基本的框架,为后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独立与复兴事业奠定了基础。如果没有义和团运动,那么今天的中国恐怕和西亚穆斯林世界不会有什么两样。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义和团运动本质上来说还是一种群众自发性的运动。如果单纯依靠群众自发运动而缺乏一个中国共产党这种有力的领导力量的话,是不可能最终胜利的。过去的中国革命要靠中国共产党,未来的中国复兴仍然要靠中国共产党,而不能单纯寄托于群众的自发运动。可是,在现实中,有很大一部分,即使不是大部分的话,共产党的党员甚至是干部,却出现了“党员反党”的现象。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央党校。人民大学的周新城教授不久前一篇被微信等封杀的文章里面就谈到了“中央党校现象”。该文指出,中央党校不仅仅有一个王长江,而是一大批担任领导职务的人,从哲学到政治经济学,再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等等专业普遍长期鼓吹反共推墙。笔者在一篇被微信封杀的文章里面也提到过,在这种具体的环境之下,王长江可能比习总的权力更大。因为如果反对习总、鼓吹反共推墙的话可能会得到王长江等直接领导的赏识,如果拥护习总、拥护马克思主义的话,只会受到这些人的排斥和打击。

  而且中央党校现象并不是个别的,全国的大批高校与中央党校没有什么差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拥护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共产党已经成为了一个高危的做法,比如说,像复旦大学的著名反共推墙斗士冯玮就曾经在微博上得意洋洋地表示,自己曾经在高校职称评审中打击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教师。甚至,周新城教授和笔者的文章受到微信微博等封杀本身也表明了一些问题。试想,邓相超发表17万多条反共推墙的言论均受到了微博的纵容,而周新城教授和笔者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文章却不断的被微信微博等重要舆论平台封杀,这样长期下去怎么得了?

  当然,就这个处理本身来说,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进步。因为以前基本上是反共推墙的公知一操纵舆论制造群体性事件,有关部门马上就让步。而从茅于轼到王长江,有关部门对于爱国群众的抗议基本上都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对爱国群众进行压制。而山东建筑大学党委能够借爱国群众抗议之机对邓相超的违法行为做出一定程度的处罚,这本身也就很了不起了。也正因为如此,北大的贺卫方和人大的张鸣为代表的一些反共推墙公知在邓相超被处理以后惊恐万状,破口大骂爱国群众的抗议行为。在他们的眼里,只要是反共推墙的群体性事件都应该支持,只要是拥护共产党和爱国的群众运动都必须坚决镇压。邓相超在爱国群众在抗议声中被处理,本身也就表明了十八大以来舆论环境的重大变化,已经开始打破了反共推墙的公知对舆论的垄断。

  同时,有关部门与爱国群众形成良性互动本身也是完全正确的。正如习近平同志所指出的那样,共产党的根基就在于人民性。这里所说的人民自然不是反共公知所收买和蛊惑的一小撮推墙分子,而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广大爱国群众。兼之现在的社会环境十分严峻,反共公知的活动十分猖獗,单纯依靠爱国群众自发抗议和单纯依靠党和政府的自觉处理都是行不通的,只有把两者结合起来,实现良性互动,才是一种从根本上扭转中国舆论环境,乃至整个社会环境的有效方式。

  总之,邓相超受到爱国群众的激烈抗议之后才被处理,并且通过“依法退休”保存了颜面这一事件表明,中国的社会环境与舆论环境仍然不容乐观。但是,这个事件不是坏事,而是大好事。因为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就如列宁所说的,“坚冰已经打破,航路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希望未来党和政府能够和广大爱国群众密切结合,并积极主动地处理邓相超、贺卫方、张鸣、冯玮之类的反共公知,实现习总所期待的“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勤德等给民进中央主席严隽琪的建议信——建议取消邓相超民进会员资格
  2. 尹国明:处理邓相超有可能成为中国意识形态的一次转折点
  3. 对《小岗村导游的解说词》的批注
  4. 顽石:周总理与文革
  5. 从“邓相超事件”,谈民族血性和网络舆论战
  6. 山西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声援山东人民正义之举
  7. 李旭之:小小的盐,为什么非要市场化!
  8. “邓相超”们为什么恨毛泽东?
  9. 李北方:山东建筑大学还有党委,北大人大有吗?
  10. 赵磊:“随地大小便”岂是“言论自由”?
  1. 邓相超之后,又一反毛诗人被封号
  2. 声讨邓相超--济南群众打汉奸纪实
  3. 视频直击:山东人民1月4日在山东建筑大学声讨邓相超
  4. 再也不能让美国为中国培养领导干部了!
  5. 丑牛:难忘的2016
  6. 山东爱国群众关于邓相超被解聘省政府参事的声明
  7. 甄岩:关于小说《刘志丹》这段公案的来龙去脉
  8. 郭松民 | 评邓相超事件:人民在为共和国设置政治底线
  9. 何新:论毛泽东 (2017年1月更新稿)
  10. 揭开魏明仁真实身份,他为何会在台湾升起五星红旗!
  1. 在美丽词藻包装下的真实心声——评胡德华和胡德平的“大智慧、大气魄、大胸怀、大慈悲、大无畏”
  2. 邓相超之后,又一反毛诗人被封号
  3. 山东群众要求严惩反毛反共院长、省政协常委邓相超
  4. 乌有之乡纪念人民领袖和革命导师毛主席诞辰123周年大会——不忘初心,继续革命,纯洁共产党,走上共富路
  5. 声讨邓相超--济南群众打汉奸纪实
  6. 文革史专家徐海亮对戚本禹回忆录的一些看法
  7. 起底邓相超:这位省政府参事如何长期推墙
  8. 北大教授:强烈呼吁山东建筑大学依法办学 —— 根据《教师法》规定,取消邓某教师资格
  9. 老田:看逄先知如何反驳戚本禹——比较特权逻辑和草根逻辑之间的歧异
  10. 视频直击:山东人民1月4日在山东建筑大学声讨邓相超
  1. 孟宪达:梦中的对话
  2. 山东爱国群众关于邓相超被解聘省政府参事的声明
  3. 声讨邓相超--济南群众打汉奸纪实
  4. 声讨邓相超--济南群众打汉奸纪实
  5. 草原杂谈:市场化毁了大草原
  6. 股份制?继承制?新一轮农村改革将带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