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美德,美法与秩序——谈谈“当代武训”,基督教改良主义者钟祺翔那披着后现代皮的前现代游戏作品《明日方舟》

临川先生 · 2023-01-20 · 来源:作者投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上海鹰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手机网络游戏《明日方舟》具有明显隐喻诋毁革命与革命者为暴民运动和暴徒,污蔑革命社会主义,反而宣扬开明君主制,保守自由主义与所谓的贵族精神,其游戏总制作人钟祺翔【化名海猫络合物】曾在英国留学,并曾多次在互联网上发表过反动与侮辱烈士言论,且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尤其是港独乱港分子抱有深刻同情。

  写在前面:

  各位同志好,鄙人是来自黑龙江省黑河市的一名年轻党员,一名坚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与革命社会主义的坚实信仰者,自从高中时代便持续关注着乌有之乡网站。上海鹰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手机网络游戏《明日方舟》具有明显隐喻诋毁革命与革命者为暴民运动和暴徒,污蔑革命社会主义,反而宣扬开明君主制,保守自由主义与所谓的贵族精神,其游戏总制作人钟祺翔【化名海猫络合物】曾在英国留学,并曾多次在互联网上发表过反动与侮辱烈士言论,且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尤其是港独乱港分子抱有深刻同情。我的祖父,建国前老干部关奎旺同志,前东北民主联军少尉,也是原黑河地区人民自治军司令员兼政委王肃同志麾下服役并战斗,在看到这个游戏并听其讲述剧情后情绪激动导致病情加重,已于今年初春以94岁高龄去世。

  自从2021年7月起,我就以我个人的身份向有关部门多次反映此游戏之重大问题,其中包括但不限于中宣部出版局网络出版处处长陈兰【010-83138377】,丁德良【010-83138402】,上海文化出版局【021-64370176】,商务部服贸司【010-65197167】以及上海市委宣传部的相关部门负责人员【021-64376029,转接8507或6507,邮箱16726195@qq.com】,并在去年10月末到11月初接到了上海市委宣传部相关人员的电话,经商谈,我会前往上海与鹰角公司负责人谈判对话【有关部门这时说是可以去的,公司的人也是同意的】,由于11月我工作问题繁忙,我答应在12月前往,但到了当年12月,上海市委宣传部以疫情为缘由拒绝我前往上海进行洽谈指导【实际并没有多严重,11月当时我身在哈尔滨,哈尔滨疫情都比上海严重,我和他们说过这个问题,怕在上海被隔离,但他们说没关系,等到了上海出现疫情时他们竟然又拒绝我前来】。到了二十多号,上海疫情基本平息,我再次与他们进行联络,他们浙西完全拒绝我前往,并措辞过分地要求不让我与他们再联系并再对该游戏相关事件向有关部门汇报,说他们没有这个义务,后来我连写了几个邮件以及后面地电话他们也不回复,我只得孤身前往上海鹰角公司,结果可想而知,被拒之门外,只得将所写的材料托该游戏公司工作人员转交予钟祺翔本人进行规劝,我便返回了哈尔滨,后来我才从别人那里得知,貌似原来是鹰角公司的股东,上海悠星的老总姚蒙貌似是运用自己的关系与金钱对此事进行了运作干预,才让我的举报流产。

  各位同志,我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向广大青年,同龄人指出这一毒草之所在,让这种反动分子的罪恶行径曝光于朝阳之下,得到相应的惩处,为过去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者正名,对于这些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人来讲,革命,社会主义这些不过是些冰冷的词汇,但对于我们和那些老同志们来说,这是他们为之付诸了一生激情,汗水与鲜血的理想,鹰角身为一个资本集团,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化游戏公司,根本就没有资格对这样严肃,现实的问题妄加评论,而能让这样的作品在市面上大行其道,其背后的原因不由得让人深思与反省,是谁给了他们机会,或者说是谁想让它在舞台上大跳莎乐美之舞。

  必要的前言:

  由上海鹰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开发并运营,上海悠星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控股的《明日方舟》这款二次元塔防类游戏自2019年5月正式运营开始,由于其游戏主创钟祺祥【化名海猫络合物】的上海与英国留学的海派文化生活背景,使得钟祺祥本人对于新自由主义与基督教民主主义持有相当程度的支持与青睐,他曽在网上【微博,现已被其删除】曾多次发表针对革命与革命烈士的负面言论,并对六四反革命暴乱事件中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持有同情态度,这些也决定了其在其作品《明日方舟》中的政治立场与意识形态站位。在游戏中,钟祺祥先是塑造了一个能规避中央游戏机构审查的科幻架空世界,并设定了“罗徳岛”这一医药企业团体【之所以选用医药企业是因为钟祺祥本人徳父母就是从事医药相关工作且位居上流社会,这也是其能就读美术院校并前往英国留学的经济与社会基础】,以其隐喻,作为自己意识形态----基督教民主主义,新自由主义与反革命改良主义的人格具现化,并强制玩家以此团体的视角展开,并将其鼓吹为其笔下泰拉世界中唯一正确之意识形态霸权,而相对的,象征着无产阶级革命与争取民族独立,反抗帝国主义殖民的革命组织—整合运动与深池却被刻意塑造为没有理性,野蛮嗜血的暴徒组织,以此反衬出罗徳岛集团之正确,并让其成为罗徳岛的手下败将并招安之,以作为付费卡池角色供玩家抽取,赚取经济利益,使玩家群体消费之,潜移默化地使玩家接收钟祺祥本人的意识形态。详细的内容我将在下文中详细分析。

  在这里,我希望各位读者能在读取本文前,能对明日方舟这款游戏的剧情【主要是主线第一到第九章以及其支线剧情《乌萨斯的孩子们》】有一定的基本了解,由于该游戏剧情文本数量庞大【百万余字】且在线投稿文字容量问题,也为了做到能让读者能直接切入此次事件之主题,故不方便,也不现实在此进行逐字逐句的金圣叹,毛宗岗式批注,敬请谅解,本文将默认读者对剧情已经做到了基本了解,要想了解剧情详细之梗概,请各位参考以下链接内的视频资料:

  1.【明日方舟】第一至七章整体主线剧情合集

  https://b23.tv/url53z

  第八章《怒号光明》剧情

  https://b23.tv/UJSHyy

  第九章《风暴瞭望》剧情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9A411F7o9?from=search&seid=4643181750742162038&spm_id_from=333.337.0.0

  2.【明日方舟】故事集 《乌萨斯的孩子们》剧情

  https://b23.tv/vsoBAA

  3.【明日方舟】Side Story 限时活动《遗尘漫步》剧情

  https://b23.tv/KjateY

  正文

  钟祺祥翔本人的绘画作品【该画中人物即为明日方舟中的主角团队之一的凯尔希的原案】,别有用心地将象征着伟大无产阶级革命的布尔什维克党徽镰刀锤子上的五角星变换为形似原子弹爆炸蘑菇云的骷髅头,整体画作又是以畸形的暗黑末世审美风格为基调,其不良的别有用心不言自明,可见一斑

  这张则是将我国正式的国家名称蓄意涂改为中华民国并辅以艾青诗歌《我爱这土地》中“爱得深沉”一词,不良反动意义更加明显

  【一】

  著名哲学家齐泽克说过,世界上并不存在一个静态的,绝对中立的普遍性,对于每一个特殊性来说普遍性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特殊性都会依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自己给自己设置普遍性的定义。传统的普遍性是一种构成性例外,因为它必须依靠排除某些东西才能出现,这个被排除的东西就是实在界,因为被排除的部分在普遍性中得不到表象,没有办法被展现。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不是先有一个实在界然后被排除,而是被排除的那个部分成了实在界【实在界是无法被表象的】。动态的普遍性中就是被排除在外的部分来代表普遍性本身,因为被排除在外的部分充分显示了普遍性的不一致性,也就是个性,只有被排除在外的部分来代表普遍性才能显示出普遍性本身的真相,这种普遍性便被称为"具体普遍性"。如果说静态的抽象普遍性通过隐蔽构成性例外来保持自身纯洁的话,具体普遍性就是把隐藏在外部的东西包含进来。

  世界上许多理论观点的支持者,都或多或少有高估自己思考客观性的倾向,认为只有自己视角下的才是“客观且正确”的世界,其他文明看到的都是“野蛮,主观而错误的”,或者“被扭曲的”世界。例如基督徒认为其他所谓的异教都是恶魔撒旦的“邪说”,保守主义者,新自由主义者认为一个国家,社会的革命,变革等同于民众间冤冤相报,互相残杀的“暴乱”,无政府主义就是烧杀抢掠,无组织无纪律的“暴民政治”,社会主义就是集体之于个体的压迫和暴政,等同于互相揭发迫害的“身份政治”。即使这些偏见观点的主张者根本就没有去真正了解过,或者仅仅是出于自己由周围环境氛围所赋予其的本能去做出这样的主观臆断。总之,这个概念所包含的傲慢和某个原始部落认为自己比别的部落更优越的傲慢没有任何区别。人们基于这种黑格尔式历史主义认为原始部落是没有历史的,但这其实不过是种后殖民主义式的傲慢而已。虽然原始部落的人几个世纪以来都过着一尘不变的生活,但这绝对不代表他们愚蠢或者所谓的“野蛮”。所谓“野蛮人”和“文明人”的思维模式并非是发展阶段的不同,而是根本模式的不同,认为两种模式哪个高级一点哪个低级一点,只是蠢笨而扭曲的想法。例如一个植物学家到丛林地区的某个部落附近采集一些杂草,并问当地人这是什么草,却遭到当地人的嘲笑。因为对于当地人来说既然都是没有用的杂草,就没有必要去特地取名字。各个社会集团都是按照自己实用性的关系去看世界。在以渔业为主的原始部落里,关于水生物种的词汇比文明世界还要丰富,而在靠近原始丛林的狩猎部落中,关于野兽生态的众多词汇文明世界压根就闻所未闻。

  而人类最蛮横,最邪恶的情感,莫过于出于无知,与所处文化环境【也就是集体无意识】所塑造出的意识层面的“本能”,对自己所未曾亲身经历,不理解,不认同的事物,群体以及个人展现出的敌视,非难以及冷漠。

  其实很有意思的就是方舟中主角团队罗德岛所自命的“医生”这个身份,如果是在社会学,政治学以及民族学的语境下,就是一个相当讽刺的词汇了。诚然,方舟剧情所描绘的泰拉世界的源石病是一种剥夺肉体和灵魂,高高在上地位的恶疾,在源石工业体系下更是一种野火式的恶疾。而“治疗”,运用这个词的前提是把医治方放在一个永远正确的位置上,自然被医治方就在一个永远错误的位置上----毕竟你是 “患病的”,我要医治你。于是乎,人们可以看到在法属阿尔及利亚,在印第安人居留地,在比利时属刚果,在加拿大原住民归化寄宿学校的形形色色的暴力,这些是整天打着“We are Heading East”【方舟自开始运营起便反复出现的的宣传语,最近一次是在游戏PV3中】的十字军东征意味的旗号,自诩为“文明,先进,正确”的“医生与圣骑士们”的对于“野蛮,落后,与自己不一样”的存在的“治疗”。在 “医生”的那里,教化的,规训的 “医治”而必须的暴力是完全允许的。但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少“未开化民”在接受“文明开化”的医治时“意外死亡”。毕竟在“医生们”看来,犯了他们所认为的错,背离了他们笔下的社会集体潜意识,是连死亡的资格都没有的。

  罗德岛,或者说该公司的剧情制作团队的主张,就是这样一种排斥了多种多样异质性的,空洞的同质性。你们先是把自己不认同的,代表反抗,革命的符号,塔露拉和她的整合运动,置于他们的道德的对立面,描写其种种恶行,任人批判之,虽然在第八章中有澄清剧中的种种恶行并非塔露拉所为,但还是不忘了说这些革命者,反抗者是弱者,他们往往困于自身的主观情感,冲动,缺乏理性,最后被阴谋家利用,从而不能成就拯救大地的伟业;而相对的,主角团罗德岛,主张非暴力改良的团体,他们的成员都是理性沉着的,人格品德完满的万古完人,美德的化身,他们是可负之以改变泰拉世界大任的。而对于革命反抗者,罗德岛所认为的弱者,他们则是在泰拉世界这么一个运动的灾变社会的前提下,来上一顿居高临下,不切实际且可笑的,位于他们语境下道德上的说教,张口“审判,逮捕”闭口“审判庭”。这样类似捧一踩一的行为撕裂他们的玩家,某种意义上看,这更像是由游戏官方默许的,受众内部的内部派系倾轧,默认把和罗德岛语境下主旋律相违背的角色与团队的受众孤立起来,搞一种“身份政治”,并最终会演变为多数人对少数人的精神上或肉体上的霸凌,更有甚者会出现威胁主创个人和公司的,实际的激进行动主义。

  而实际上,被罗德岛的“医生们”美其名曰“医治大地的伤痛”的行为,实际上不过是特定集体对于与自己主张迥异的个体的暴政式复仇惩戒,并拐弯抹角地以“创造出有资格审判某个体的公平”为文字游戏,来掩盖这种基于他们集体无意识的霸凌。就以上而言,罗德岛不仅一点儿不配成为游戏PV3中所说的“燃尽大地所有腐朽的烈焰”,就连他们自诩的“医者”的身份也是够不上的。倘若他们真的是“医生”,那罗德岛本舰上就不该有什么监狱和监禁区,取而代之的应该是设备齐全的家庭病房。泰拉世界是个灾变社会,是个乱世,那请问既生于乱世,谁人又可独善其身?而为了使罗德岛这种道德上的自我感动的主张在泰拉世界是绝对真理般的存在,公司便采取了一种耸人听闻的举动:将在现实中比“罗德岛主义【基于保守主义原则的改良主义】”更先进的其他主义主张的代言象征,无限度地矮化,扭曲,使“罗德岛主义”鹤立鸡群,以此来赋予主角团的绝对真理法统。早些的有整合运动【革命社会主义】,最近的有第九章塔拉的反殖民武装深池【左翼民族主义】。恕我直言,您与您剧情创作团队的这种做法,实质上就是一场为谎言加冕的反谎言。这种毫无真正针对个体的人文关怀的“傲慢之善”,比您在剧情中创造的傲慢恶神更令那些和您笔下的角色,比如塔露拉有着相近人生经历,还有那些祖辈曾为了一个国家的理想战斗,且同样喜欢您作品的人受伤,更令他们的信仰,人格与尊严折辱。在这里我引用其他一位与我有着相同想法的两位的看法:

  “我打开游戏剧情一看,这故事没有明确的时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美德,人性’,写着‘暴力,苦难’,我横竖看不透,仔细看了又看,才从字缝里看出来,满本都写着这么一句话:“革新无理,变革有罪!秩序万岁,美德万岁!’”

  “我感觉自己被骗了,罗德岛才不是像真正的医生那样去救助‘伤者’,他们仅仅是‘谁的手干净’,就帮助谁,说白了就是只协助那些在道德上行动与思想完美无瑕的人,然后对那些不完美的人进行批判,磨削和甚至残杀。可在泰拉那样的绝望的乱世,为了生存,有几个人的手是‘干净的’呢?就算是在现实世界也没有几个人敢保证自己在道德上是个绝对美德的代言人吧?”

  作家刘慈欣曾说过,无论是科幻架空还是奇幻架空作品,他们都是在“现实的地与想象的天之间”遨游,这个比喻很好。既然如此,就不能否定“科幻架空还是奇幻架空作品是对现实反映”这句话的正确性,因为架空作品确实离不开现实但却必须高于现实。无论是科幻架空还是奇幻架空作品创作者们想要表达的情感,也正是他们在现实中所缺失的东西。那么,现实的缺陷就恰恰成为了科幻架空还是奇幻架空作品的理由,这也应该是文艺基于现实的一种表现。方舟的游戏剧情主创钟祺翔本人也曾在设定集里表示,“我们不发明创造新世界,我们要将现实中的东西带到泰拉世界中来,创作上我们都会强调从现实中找到客体作为参考。人是很难凭空创造一个完全自洽的新世界的,而表达无论如何都无法超脱于人类的自身经验。所以我们最重要的工作便是观察,归纳,总结然后再现,明日方舟的自洽性来自于地球自身的自洽,泰拉世界的美好来自于我们生活的美好,残酷性也一样。”

  游戏剧情中,罗德岛的实际控制者凯尔希曾在剧情第八章怒号光明中表示:暴力不是犁,暴力行过的道路寸草不生。我不妨通过评析这句话来理解罗德岛的思想主张。表面上看,暴力破坏了物质财富,似乎确实是不好的,没错,暴力确实不是犁,但是,它行过的道路,却绝不一定是“寸草不生”。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