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自由资本主义开始要权了

不合群 · 2011-01-07 · 来源:乌有之乡
《炎黄春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绝不满足于金钱的膨胀,我们还需要政治权利
    看了马门列夫评《炎黄春秋》骨干吴思的文章,启发我稍稍关注此类的文章。正所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吴思的观点绝不仅仅是个案,他是在代表一大群人说话,正像吴思文章自己所宣称的那样,他是在替一个阶级说话:自有资本主义阶级。请看:
    吴敬琏:贫富急剧分化背后有两大原因,一是腐败,二是垄断。而非市场因素的“财富集中”是当下贫富差距拉大的最重要根源。
    当浙江省委书记问鲁冠球需要什么支持的时候,鲁冠球回答:我什么都不需要,只要看中央文件。
    还有一个据称是美国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斌的:国有经济比重越高越不公,“造成社会财富差距过大的根本原因是国有经济所占比重过高。”
    当然,这中间,要数吴思的文章最坦率,最直截了当:“权利的控制由原来官员的一统天下到渐渐有了新兴阶级的渗入:首先是意识形态的让步,允许私人企业的存在……最后干脆不争论。”“现在主要社会财富的创造者不是农工,而是来自工商业:工商业的主导者、领袖,组织者就是资产阶级。”一个“新的阶级出现了”。“再往下一步,完成宪政和民主的建设不仅仅是适应变化的问题……让国内的资本家觉得这是建设我们的国家。”
    这个“新的阶级”是如何产生的呢?是在掌权的那个“精英集团”的大力支持和政策扶持下产生、发展和壮大起来的。经过近三十年的“韬光养晦”,如今他们终于觉得自己羽翼丰满,可以向掌权者讨价还价了。“精英集团”苦心孤诣培植起来用以和社会主义抗衡、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异军突起”的力量,现在反过来把枪口对准了曾经保护和眷顾他们的恩人,这恐怕是执政者所始料未及的。事到如今,他们将不得不吞下自己栽种的苦果。
    二、统计学的意义
   关于目前我国公私经济比重的最新数据,恐怕是一个“高度机密”,当权者没有胆量把实况公布于众。 据国家统计局前局长李成瑞《关于我国目前公私经济比重的初步测算》(2006、5、23),2005年的主要统计数字如下:
    资本       公:私=53:47  %
    就业人数   公:私=39:61   %
    GDP        公:私=39:61   %
    还见过其他几个统计数字,差别不大,应以上述数字最为权威。
    2009年11月23日,国家统计局现任局长马建堂在出席“中国经济学家年度论坛”时指出:
    至2008年, 非公经济产值的比重已由2005年的66·72%提高到71·66%,资本额的比重由51·95%提高到56·62%。
    如果把2009年和2010年的“进一步改革”的成果也计算在内,那么,私人经济的比重只会更高而不是更低。
    这样一个统计数字说明什么问题呢?1991年戈尔巴乔夫的改革终于导致苏联解体的时候,苏联国营经济在整个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是38%。对比这一数字,就会明白中国的自由资本主义为什么敢于在这样一个时机公开向政府发难,为什么敢于公开在媒体上为戈尔巴乔夫涂脂抹粉、扬幡招魂了。一位“准大领导”曾说过:“国有经济”是执政党的统治基础。如今,这个“基础”也只剩下百分之三十的份额了。
    三、历史的轨迹
    《共产党宣言》指出:“资产阶级日甚一日地消灭生产资料、财产和人口的分散状态。它使人口密集起来,使生产资料密集起来,使财产聚集在少数人的手里。由此必然产生的后果就是政治的集中。”
    自由资本主义的发展、膨胀,必然要导致他们在政治上争取权利,这是迄今为止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共同轨迹。16世纪后期,英国的资本主义势力逐步壮大,力量日渐增强;而伊莉莎白却把许多商品的专卖权赐给廷臣宠幸,严重侵害了工商业者的利益,双方矛盾逐渐激化,最终导致克伦威尔的革命;法国资本主义的发展经历了同样的过程,资产阶级的怨恨和愤怒集中表现在西哀耶斯的《什么是第三等级》一书中。西哀耶斯在书中猛烈抨击特权阶级是民族的废物。“取消了特权阶级,这个民族不是更小而是更大了……没有特权阶级,第三等级怎么样呢?它独自形成一个整体,一个更兴旺的整体。离开了第三等级,什么都做不成;而离开了其他阶级,一切可以进行的好得多。”比较一下,吴思的观点不就是从这里抄来的吗?
    “精英”统治者们前不久还在豪气冲天地宣称要坚决把“改革进行到底”,一副气壮如牛、有恃无恐的样子。他们所说的“改革”不就是把原属于全体人民的生产资料转移到私人资本家的手里吗?难道“改革”得还不够吗?是的,还不够,自由资本出来说话了,要把所有的一切的生产资料统统地、全部地交到私人手里,要让私人资本一统天下,那才叫真正的“改革彻底”呢!这可真叫“不见棺材不落泪”。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自由资本主义“要权”的同时,手里还举起了一面“反腐”的大旗,真是笑死人了!自有资本主义不腐败吗?这样,代表官僚资本利益的“精英”统治集团现在就面临来自两方面的政治压力:一方面,是广大被剥削、被压迫的工人、农民阶级,另一方面是自由资本阶级伸手“要权”的压力。丝毫不用怀疑,在时机成熟的某个时候,自由资本阶级必然要发动某种形式的政治斗争。这三十年来,“精英”统治集团把所有的政治力量都用在了如何欺辱、侵害、剥夺、压迫无权无势的工农大众身上了,他们自己把自己放在了工农大众的对立面,还能指望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吗?去做一场春梦好了!
    自由资本主义的“要权”宣示,明明确确地宣告:三十年前开始的这场所谓的“改革”即将或已经走进了死胡同;事到如今,想改弦更张也不太容易了。而且,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一场席卷全世界的风暴即将来临:经济危机!
   
   

马门列夫:评吴思的“政治体制改革该全面启动了”
作者:马门列夫    文章来源:乌有之乡    点击数:3682    更新时间:2010-12-11    文章属性:   热 荐   

评吴思的“政治体制改革该全面启动了”

1,进化论在生物学领域是科学,引入社会学领域就成了反革命的了

“我选择的是生物学进化论的范式,简单的说就是“遗传变异、适者生存”。从这个角度去看中国过去的30年,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最大的变化就是变异出了几个新物种——即新的阶级出现了。”

进化论在生物学领域是科学,引入社会学领域就成了反革命的了。历史上划时代的大变革都必然是阶级的大革命,我国从奴隶制转变为封建社会经历了500年的春秋战国的文化大革命,最后以秦始皇统一中国建立郡县制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大帝国为标志宣布了新兴地主阶级革命的成功。欧洲经历了资产阶级文艺复兴的文化大革命,最后以英法美等资产阶级革命建立资产阶级的法权国家为标志宣告了资产阶级革命的成功。地主阶级革命,资产阶级革命都根本不能用什么“遗传变异、适者生存”来解释,因为根本不存在两种以上的“物种选择”,何来“遗传变异、适者生存”?

30年的所谓“遗传变异、适者生存”,其实是修正主义资本主义的倒退的和平演变!有的是修正主义的欺骗,适合资本主义的“变异”,哪有什么社会主义的“遗传”?同样也没有什么“物种选择”,而只是滋生出“新资产阶级”的怪胎!

2,复辟怪胎也叫“新物种”?

“30年前的中国没有自耕农式的农民,有的仅仅是人民公社社员,在这条路走不通的情况下才恢复了农民的物种、恢复了小农阶级。之后他们走的有声有色,从中分化出了大批的农民工——真正的无产阶级,所建的乡镇企业又分化出了一批资本家和商人,这可谓是精彩纷呈的社会进化路径。可以说中国的农村,经历了一个后退又继续前进的过程,符合生物进化的规律,一种生物形态——人民公社社员——失败后再重新开始。”

“自耕农”不是几千年就存在的吗?这算什么“新物种”?而且还是承包式的“自耕农”!人民公社“走不通”,恢复几千年的小农经济就“有声有色”“走通”了?

毛泽东时代,公社农民通过招工提干升学进入光荣的工人阶级队伍,有的是工人阶级的荣耀!那是何等豪迈,壮阔和荣耀!对比之下“大批的农民工——真正的无产阶级”是何等的无奈,无助和可怜!至今连“正式工人”的名分都没有!这不是工人阶级的荣耀,这是工人阶级的屈辱!

所谓“资本家和商人”不过是靠侵吞公有资产暴富的新滋生的资产阶级,至今装扮成企业家劳动者,不敢叫做资本家!

这一切都是和平演变的社会倒退!算什么“精彩纷呈的社会进化路径”?

所谓“中国的农村,经历了一个后退又继续前进的过程”,正好说反了,正好是“前进又倒退”的过程!类似于生物界的物种退化!是没有出路的!

3,腐败资产阶级也算“新物种”?

“30年前的中国城市没有资产阶级,是官有、官管、官办的官有企业的天下。没有工人,只有职工——以做工为职业的官办企业的雇员。管理者也不是资本家,而是国家干部、官员,商业企业也是一样的情境。这些都是上世纪50年代公私合营之后的局面,历史证明这是失败的。”

由社会主义的蛀虫演变和滋生出来的腐败资产阶级也算“新物种”?

毛泽东时代没有“官老爷”“穷工人”,都是“职工”!工人既是劳动者又是管理者,干部不过是无产阶级的骨干罢了。当然没有资本家和资本家的管理了。历史证明是取得了伟大成就的。无产阶级专政被篡夺不等于无产阶级专政的最后失败,而只能证明修正主义资产阶级的无耻!

4,“资产阶级和工人”的两极分化是肮脏的社会的退化

“部分回城知青和劳改释放犯等城市无业者当个体户,经过发展分化逐渐出现了两个新物种——资产阶级和工人。随着私营经济的茁壮成长、迅猛发展,使官办企业遭遇了强大的挑战和竞争,其资源、地盘和生存空间都在不断萎缩,低效率的官办企业被大量淘汰。顺应这种形势,政府的对策是抓大放小,收缩阵线。”

“资产阶级和工人”的两极分化是社会的退化!不是什么“新物种”!社会主义公有制不是自行萎缩的,而是被无耻破坏和掠夺的!私有制也不是什么“茁壮成长”,而是在修正主义扶持纵容下,在“抓大放小,收缩阵线”的无耻叛卖下,靠掠夺公有制而出笼的。

5,社会历史是社会形态的“单向度”的革命的发展,而不是“多物种选择”的“进化”

“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这30年的最大变化,则是由单调的人民公社社员和官有企业职工、干部的单一生态开始,变得非常丰富,有各种各样长得茁壮的新物种出现,生态结构也变得更加复杂。这是一个非常喜人的场面,生态丰富、复杂了变异就多,变异就是创新.”

社会历史是社会形态的“单向度”的发展,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的历程,不存在什么丰富的“物种生态”!

由多等级社会到简单等级的资本主义社会,再到无等级的共产主义社会,是社会必然的前进方向,相反,从社会主义倒退回多等级社会绝不是什么“生态丰富”,而是十足的社会退步!如此的“变异”就是蜕变!如此的“创新”不过是复旧!

6,修正主义复辟的和平演变就是一步步的欺骗

“政治上亦是如此。权力的控制由原来官员的一统天下到渐渐有了新兴阶级的渗入。首先是意识形态的让步,容许私营经济的存在、允许雇工、提出先富带后富、效率公平等,最后干脆不争论,允许其悄悄成长。意识形态先调整,思想先解放,有了说法,政策再跟上、再调整。调整至今,中国社会依旧是官方主导的社会,而不是资本主导的社会,但这个社会与历朝历代的官家主义社会又有所不同。”

市场经济滋生资产阶级以后,就必然是政治上的“渗入”:资本家入党,当代表!更不用说“官商勾结”!先是淡化甚至取消马列毛主义意识形态,然后是“特色”的意识形态建设!什么“先富带后富”“先效率后公平”,统统是骗人的鬼话!所谓“不争论”,就是允许资本主义悄悄成长!所谓“思想先解”就是“意识形态先调整”!就是“有了说法,政策再跟上、再调整”!精英对修正主义理解得多么到位!

量变必然引起质变,这是辩证法的铁律!渐进式的量变很难让资产阶级满意,他们要的是彻底“资本主导的社会”,不仅主导经济,而且主导政治!这就非脱衣摘帽不可!

7,社会财富的创造者主体只能是工农

“现在主要社会财富的创造者已经不是农民,而来自工商业。工商业的主导者、领袖、组织者就是资产阶级,所以现在形成的不是小农-官家主义、地主-官家主义,而是资本-官家主义。”

资本主义的组织者当然是资产阶级!但资产阶级绝不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社会财富的创造者主体永远是工农!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就是剥削工人剩余价值的生产方式!资本就是增值的货币,而资本增值只能来源于工人的剩余价值!资本统治社会就是剥削剩余价值的秩序统治社会!

8,资产阶级“宪政和民主”就是资本家可以放心剥削的“我们的国家”

“再往下一步,完成宪政和民主的建设不仅仅是适应变化的问题,而是要解决各方面的矛盾和不安。让国内的资本家觉得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可以放心的继续投资”

披着社会主义外衣,戴着共产党的帽子,让资产阶级很不放心,也让霸权主义很不放心!怎麽办?霸权主义直言:共产党改名!只要“共产党改名”,就必然是脱衣摘帽!只要搞“多党竞争制”“大选总统制”,就必然是脱衣摘帽!资产阶级霸权主义就都可以放心了。现在在俄罗斯,资产阶级就很放心!但霸权主义虽然放心,但并不放手!必欲把别国的统治者换成霸权主义的傀儡而后快!

9,从罪恶的“改革”中醒悟的中国人民不答应,罪恶的“政治改革”就休想成功!

“一旦将政治体制改革这个坎儿跨过去,一条路就铺平了,就顺了,就和谐了。不仅以前的成绩都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为现在的改革做了铺垫,而且这个坎一过,前面可谓是一马平川。”

所谓跨过“政治体制改革这个坎儿”必然是激进式的质变!但修正主义资产阶级阴谋未必能够得逞,世界资本主义已经进入最后总危机,资本主义已经没有前途!而中国有毛主义旗帜在,有群众运动的传统,有文化革命的预演,有互联网的左右之争,有人民的日益觉醒,所谓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很可能是点燃一个火药桶,炸毁修正主义统治,也把腐朽的资产阶级炸个粉碎,而质变到一个崭新的知识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去!

在资产阶级精英看来,“改革”就是资本主义的铺垫!从“改革”到资本主义就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走上资本主义“路就铺平了,就顺了,就和谐了”“可谓是一马平川”了!可是,如此资产阶级的一厢情愿,或者再加上霸权主义的“情愿”,中国人民答应吗?从罪恶的“改革”中醒悟的中国人民不答应,罪恶的“政治改革”就休想成功!

10,渐进式“改革”的欺骗已经露馅,还能搞渐进式“政治改革”吗?

“从我们以前成功的经验来看,对媒体和社会舆论的开放会是一个突破口。舆论的力量会进行着自己的选择。“千夫所指,无病自死”,大家都骂他的时候他自己也如芒在背,至少能感觉到受威胁、见不得人、抬不起头来。”

鲁迅说,骗子有术,但有限。任何骗子可以骗人一时,不能骗人永远!修正主义骗子也是如此!骗子“成功的经验”是不能反复使用的!

修正主义改革曾经是从市场打开的突破口,现在又想从“文化产业化”打开突破口,让资本控制文化产业,控制舆论工具!所谓“舆论的力量会进行着自己的选择”,不就是为资本服务的“选择”吗?所谓“千夫所指,无病自死”,就是企图靠歪曲革命历史,抹黑社会主义,非毛反毛,而实现其罪恶目的!袁腾飞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所以倍受修正主义资产阶级的保护!但是,“如芒在背”,“感觉到受威胁”、"见不得人、抬不起头来"的不是社会主义,不是革命人民,倒是袁腾飞之流!

11,文化的“判断标准”永远是有阶级性的

“它一旦出现将会是一个现实体制之外的独立的激励源泉和判断标准,只要保持这种独立性,对社会就有影响。”

文化的“判断标准”永远是有阶级性的。没有什么“独立的激励源泉和判断标准”!精英妄图把资产阶级文化的“判断标准”强加给中国人民不过是痴心妄想!

12,可笑的“上下互动”的勾结

“这种舆论监督本身就在民间存在着,只要政府少说几个不许,多来几个可以,让它能活、能成长起来,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就能推进,这是成本极低的一个转型方式。就好像当初经济体制改革那样试探着一步一步来,渐渐成了气候”

这不是什么“舆论监督”,而是可笑的“上下互动”的勾结!下面只做不说,上面说“可以,可以”——多么美妙的设计!30年来的伎俩不就是如此吗?故伎重演还骗得了人民吗?

原来的“改革”是在狼身上披羊皮,内部的演变是掩盖着的演变。现在的“政治改革”却是把狼身上的羊皮揭下来,要赤裸裸揭底了,即便是“渐进式”脱衣摘帽,最后脱底裤,那也总是越脱越暴露!还想来个“渐进推进”“成本极低的转型”“试探着一步一步来,渐渐成了气候”,难哪!

13,脱下羊皮的“动力源泉”只能是赤裸裸的无耻!

“政治体制改革的动力源泉就获得了民间力量的支持和推动。这是我能想到的一个很简单、很简易的突破口,能减少社会大的动荡。”

“狼皮上羊皮”的动力源泉就是“吃羊”,而脱下羊皮的“动力源泉”只能是赤裸裸的无耻!所谓“民间力量的支持和推动”力量不就是5%的新生资产阶级吗?即使用金钱控制了主流媒体,离开了人民也不会有什么“强大动力”的!袁腾飞之流的表演没有多大市场不就是一个明证吗?

14,修正主义惯用伎俩欺骗不了人民了

“如果胆子大一些还可以两三步一起走。那就是乡镇和县级自治,直接决定乡镇命运的就是民众的选票,舆论进行监督。”

只有偷窃者才总是战战兢兢需要壮胆!生怕被抓个人赃俱获!

“舆论控制”“大选民主”双股齐下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人民已经识破了这些惯用伎俩了!

15,要求回归毛主义路线,回归社会主义的中国人民是抵制资本主义复辟的铜墙铁壁!

“过去政治体制改革是人们敢不敢做,有没有勇气的问题,而现在很多是利益的问题,不是精神上的事了,是要做利害选择。过去是信念不同、现在是利益不同、再往后就是生死不同,对抗力量会升格、会强大,这就是我们政治体制改革不能推进的深层原因。”

所谓“利益不同”不过是修正主义资产阶级狗咬狗的分赃!窃国强盗就是如此不堪!还没有“政治改革”就要考虑分赃的““利益不同”了!

但更深层的原因是广大中国人民已经识破修正主义资产阶级的骗局,而反对倒行逆施瓜分利益的所谓“政治改革”!是回归毛主义路线,回归社会主义的人民呼声!

16,“资本已经改变了中国的政治格局”还会被高举毛主义旗帜的中国人民改回来!因为向资本主义倒退是没有出路的,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

“无论官方是否推动政改,资本已经改变了中国的政治格局。我将这种局面称为“一个人的革命”。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资本和权力的结合是这样一种方式:资本用不多的钱买通一个政治代理人,这个人在定政策或立法的时候就会考虑他的利益,在执法的时候也会考虑他的利益,在行政的时候会给他一路绿灯,这就意味着资本在一定程度上通过权钱交易掌握了立法权、执法权、行政权,所以说这是“一个人的革命”,在这个局部已经是资本说了算了。”

所谓“一个人的革命”,原来就是肮脏的“官商勾结”!就是资本在政治上寻找代理人!是“资本和权力结合的一种方式”!这真是对所谓“改革”的赤裸裸的坦白!

17,资本已经不满足于肮脏的“一个人的革命”了,而是要建立“我们的国家”

“这种“一个人的革命”对资本来说有两大不合算,其一是时间短,虽然投资不大,但见效期很有限且不稳定,不能形成一个长期发展的格局。其二就是不安全、风险大。那么他们的长远利益就是让他们正常做生意,宁可不吃这块超额利润,但可以保持一个稳定的预期,只要有本事就能活下去。生意上能成功的商人其实不担心又来一个公平竞争的人,而是怕来一个用公共权利对其进行打压的人。如果都按规则出牌、在法律的框架内来做生意,大家都会选择正路而不是歪路。所以说如果看全局的话,除了个别靠行政垄断吃饭的商人以外,资本家不会是民主法制的反对者,而会是强有力的支持者,因为这些合乎他们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

资本家正是“民主法制”国家的阶级基础!当然不是“民主法制的反对者,而会是强有力的支持者”!这也说明所谓“民主法制”国家绝不是真正的人民民主,而是对人民实行资产阶级的专政!

18,所谓的“公平”“长久”只是资本剥削和竞争的“公平”“长久”!

“为了公平,为了长久,即使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政治体制改革也应该全面启动了。”

在资本剥削下是没有工农的公平的。这里所谓的“公平”“长久”只是资本剥削和竞争的“公平”“长久”!

所谓“政治体制改革全面启动”完全是出于修正主义资产阶级“自身利益的考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从“卖拐团伙”到“战忽局”
  2. 安倍晋三为什么又辞职了?这一招高,实在是高
  3. “钱学森之问”与“杨振宁之问”,“为人民卖命”与“为钱卖命”
  4. 钱昌明:“老胡”究竟是什么“派”? ——兼谈“中国人对美国的集体认识”
  5. 方方很高兴:9月1日新版高一历史书到底有什么修改?
  6. 难以避免的中印战争
  7. 985废物的自救攻略: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8. 印度出尔反尔,真以为中国不会打它?
  9. 有一本书,写满了真理,太多人看不懂,可惜了
  10. 假如抗日战争发生在今天-写在第75个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蔡莉因何被免职?
  6.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7.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8.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9.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0.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6.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7.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4.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