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惊天数字的由来---文革亲历者揭批辛子陵、茅于轼的又一弥天大谎

老当益壮 · 2011-06-10 · 来源:乌有之乡

惊天数字的由来    

作者   向东  

按:一个自始至终参加文革的人员,从一个省的局部实况,用简单真实的数据分析、比较,驳斥辛子陵、茅于轼“文革10年迫害致死2000万人”的弥天大谎。转述如下:  

   

最近30年来,社会上出现一种恶搞现象。开始盛行于网络,走红于艺术界,后来受到知识界青睐,慢慢泛化到社会生活,渐渐成了一种时尚、一种文化。这种恶搞文化,是一种游戏、没落文化,与幽默无关。用它来对付诚实人群,实在是太有用了。得手了,神不知鬼不觉。拆穿了,打个哈哈,掂着脸走人。这种恶搞用到政治上,是个发明。也许这个恶搞就是在特定的政治气候下被没落政客首先使用。甚或古已有之,为了某种目的需要,被挖掘出来翻新使用。总之,恶搞这东西使中国很受伤,特别是政治上、历史上,它可以颠覆一切客观存在、一切正常思维……  

事情要从茅于轼的《还原》说起。在那通篇胡说八道的恶搞谤文中,还有几个骇人听闻的数据。其中“饿死三千多万”的谣言,早已被批驳得体无完肤。茅于轼竟然恬不知耻还要拿出来栽赃。不仅如此,又弄出个文革10年毛泽东迫害致死2000万人的弥天大谎。为了寻找这个特大谎言的出处,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个《新史记》杂志对辛子陵的“专访”。为弄清来龙去脉。请教了百度,立即给出了一个“《新史记》杂志是什么?最佳答案:恶搞文学,陆续成集”(人家开诚布公承认是恶搞,难加厚非)。原来,“专访”竟是辛子陵配合专门从事恶搞事业的《新史记》杂志,制造出来的恶搞“作品”。这才如梦初醒。追根溯源,细究辛子陵错乱言辞的来源,不仅令人恍然大悟。并且彻悟到三十年来许多想不通的事情,竟至豁然开朗。  

先说说66-76年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者有2000万人”这个天方夜谭数据。无论这个数据来自哪个权威机构,还是出自哪个权威人物,都应该根据当时实际可能性,多问几个为什么!?本人是自始至终参加了文化大革命的,地处江西省会城市南昌市,文革开始516通知下达后,有幸被单位党委定为“运动对象”。被迫造反后,组织单位第一个战斗队。从此走上造反的不归路。66年底进入社会性组织“南昌市工人造反队总司令部”,做秘书、组织等工作,参加过赴京告状团,到过基层。此后参加过江西省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代表团,大联合筹委会工交系统联络站的组织工作,参加过74年南昌地区上访团负责人之一的工作,参加并负责过76年反击右倾翻案风的部分群众工作,直到被捕。审查七年,定性为“造反10年一贯制”。由于这个难得的经历,让我目睹了江西文革十年全过程,基本了解全国文革运动情况。  

关于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多少人的问题,虽说没有具体确切的数据,就凭亲身经历、亲眼目睹,对具体的单位、地区、系统,也能说出个八九不离十。如果有人认为我说的出入太大,完全可以拿出凭据批驳于我。先拿江西省来说一说。江西省的文革被后来的“揭批查”领导者定为重灾区,也是“揭批查”的重点省。“揭批查”运动比别的省多一个回合。那么江西省在文革中因运动本身造成的(双方)死亡人数究竟有多少呢?确切的数字谁也拿不出。但根据主要发生在67年的几次武斗、走资派镇压造成死亡人数,加部分单位抽样调查结果,可以作出大概估计。即使加上“揭批查”被迫害、判处死刑致死的人数,全省决不可能超过一万人。按各省平均此数,全部死亡人数不超过30万,再加如WGQ在广西大量屠杀造反派那样的事件、湖南道县杀人事件、青海屠杀红卫兵事件,全国在文革中非正常死亡也不可能超过50万。这已经是大大地放大了的数字。  

按照辛子陵援引的文革“殃及1亿”人的说法,如果真的致死2000万人,岂不是10个殃及的人里,就有2人致死的吗?运动最激烈的时段加起来只有几个月,各省前后有些错开,总共也只有一年多时间。如果用2000万这个数,平均分到各省,毎省摊到70多万,再集中到主要城市,因为文革主要在省会城市展开,地级城市有所涉及。那么,像南昌市当时城市人口还不足70万(不包括南、新两县),岂不是所有的人全死光了还不够吗?真是太雷人了!请问辛子陵、茅于轼,你们看到死了那么多人了吗?你们以各自的学者身份,用恶搞手段进行政治斗争,用谣言、诽谤代替严肃的历史事实,不觉得辱没了学者的头衔吗?你们不在乎自己的脸面,不怕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难道就不为子孙后代想想,让他们如何面对世人?  

文革中我是国防系统某单位职工,参加造反派后江西省国防系统、南昌市国防系统的运动情况,通过各级联络站加以掌握。单位大到两万多职工的洪都机械厂,小到1~2百人的研究所、几十人的实验室、十几人的饭店招待所,情况也是清楚的。一是有组织系统,二是文革运动是全透明的,随时有两派的传单、小报发布消息,三有当地报纸媒体。造反派组织存在的一年多时间里,江西省国防工办、南昌市国防工办系统几十个单位,因运动死亡人数,总共不超过一百人。其中包括参加6.29,、8.24事件中省市工办系统双方死亡的人数。也包括后来6011奉命平叛击毙的工办系统的人。这几次事件中涉及国防系统的单位较多,革、保双方都有人参加。67年以后的运动中江西省国防系统,就很少有因运动而死人的情况。68年在江西省革委会成立后的清理阶级队伍中,国防系统造反派受到程世清的打击迫害是很严重的。本人当时是单位造反派头头(勤务员),4月13日,作了一个按《两报一刊》清理阶级队伍政策精神的“三查”动员报告,因为不对上级军代表的胃口,被隔离审查。本人不服,当即宣布绝食,发表绝食声明,发出公开信。经过整五天的绝食斗争,终于获得了反对程世清暴行的唯一一次胜利(由当时的《火线战报》《联合战报》题为“触目惊心大搏斗”专题报道为证)。为什么要说这一段真人真事?说明当时要死个人也不是容易的,即使江西省全省军政一把手,也不能随意置人于死地。后来程世清镇压洪都机械厂革委会,全部清洗厂级、车间干部,下放三千七百多人,受到牵连的单位几百个,也并未死几个人。直到76年以后,揭批查运动中,江西国防系统被判处死刑的也不超过10人。这也不能算作文革死人的范围。这是一个系统的情况。  

横向的情况本人也有所掌握。因为参加社会造反派组织,经常是负责组织工作,各单位情况不说是了如指掌,起码了解个梗概。拿南昌市来说,能掌握的50人以上单位600多个,在运动最激烈的67年初,受走资派挑拨,两派打派仗,死人的事却也是很稀奇的。保守派赤卫队,自己开车不小心,在南昌柴油机厂大门门框內挤死一个叫余长根的人,拿来嫁祸于造反派,弄到几万人抬尸游行,轰动一时。结果真相一公布,只得作鸟兽散。拿这件事出来说明当时死个人也能惊天动地。尤其是造反派整死了人,那是一定要大做文章的。死人较多的事件,全省来说,还是前面讲到的,6.29、8.24事件,这是走资派对造反派大开杀戒统一行动,国防系统以外涉及的单位更多。光6.29赣州事件一次杀害红卫兵造反派230多人。这是最严重的一次。把这两年当中各种有关运动造成死亡的人数加起来,也是屈指可数,绝不可能象辛、茅之流说的那样骇人听闻。  

还有一个死人较多的时段。就是516通知下达后,各单位党委执行LD路线的50多天时间里。各单位党委按照LD司令部布置,开会内定本单位运动对象,全国大专院校、科研单位的学术权威大部分被戴上“反动”的帽子,大专院校的学生2~3%被内定为右派、反革命。此时,一些意志不够坚强者,便自杀身亡。究竟有多少人非正常死于这个时段,只有走资派知道。凭当时的道听途说,数量也是不很多。  

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抓了“四人帮”以后的“揭批查”,那是挖地三尺刨根问底的报复行动。有不计其数受牵连的造反派红卫兵被判刑,被判枪毙的人数,全国也是不少。到底有多少没有统计。但是南昌市判死刑的造反派红卫兵有多少?还是知道一点。清查最激烈的77年南昌市被判死刑枪毙的人就有十几人。其中涉及命案的不到一半,。按照当时有仇必报的原则,用辛子陵、茅于轼的数据,江西省、南昌市岂不又要枪毙几十万人?全国也得又来个2000万了。  

辛子陵、茅于轼一定会把“依据”拿出来。说这是“1978年12月13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叶剑英讲话(注1)中公布了这一数字。”是叶剑英说“1966年开始到1976年10年文化大革命期间,被迫害致死者有2000万人,殃及1亿”。然而,找出当年叶剑英那篇讲话,其中独独没有“被迫害致死者有2000万人”这句话。唯一的解释:这确实是辛子陵编造的。而且编造得如此粗糙和拙劣。  

辛、茅之流为了达到推翻共产党领导、颠覆人民共和国目的,竟用下三滥恶搞手段对付如此严肃的问题。把一个用逻辑推理都不可能成立的罪名,说得像煞有介事。即使叶某人曾经说了此话,也不等于就是事实。当时出自高层的骗人谎言还会少么?!他们本身就是一伙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叛徒,叛徒编造的指控本身就不足为凭!茅于轼、辛子陵之流不过是利用党内斗争,恶搞共产党,拿共产党现世出丑,扩大矛盾,乘机实现推翻、颠覆的目标。  

这里牵涉到一个党内斗争恶搞的问题。虽然辛子陵是党内中层干部,编造谎言攻击毛主席、丑化、篡改共产党历史,有其自产自销的部分,也有贩卖传销的成分。然而,谁是总经销?谁是制造总厂?谁是总设计、总工程师?这些问题都是值得我们深思的!让中国共产党、中国社会主义事业走到今天这一步,决不是茅于轼、辛子陵、袁腾飞之流所能办到的。中国有句古话:“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反顾三十年党内有多少披着党员外衣、戴着高官帽子、拿着国家薪奉的人,干的却是害党、害国、害民,吃里爬外的勾当,他们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为了满足个人、家庭、小集团的私利丧尽天良,不顾党纪国法坏事做绝。今天极右派敌对势力攻击共产党,难道不是循着党内走资派走过的道路,继续着走资派的未竟事业吗?!极右派只不过是几只苍蝇,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蛋上的缝是自己造成的,苍蝇要切割这个破蛋,最终消灭这个蛋。  

现在中国大多数人已经懂得,消灭共产党的征程是从党内开始的。党内一些曾经篡夺领导权的人物一心一意复辟私有制,复辟经济的、政治的封建世袭制。为了实现这个罪恶目的,不惜投靠帝国主义,出卖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事业,出卖中华民族利益。他们否定毛主席的正确路线,否定继续革命理论。在党内首先发难,否定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本人的丰功伟绩。这些人一次又一次地企图彻底否定毛泽东。为达目的,竟然勾结敌对势力,网罗社会渣滓、流氓文痞,用尽一切卑鄙手段,毁坏领袖和党的形象。现在经济上的私有化已经基本实现,离共产党下台只有一步之遥,通过所谓政治体制改革就妄想达到目的。然而具有毛泽东印记的中国共产党,不是那么容易被搞垮的。因此,党内外的反革命势力,紧紧抓住“切割”这一招不放。他们已经公开提出切割毛泽东与共产党。只有完成了这个罪恶的切割,共产党就能轻易被推翻。他们走的路数,与苏联共产党先否定列宁、斯大林然后推翻共产党,几乎一模一样。  

旡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本来就是复辟与反复辟的阶级大博斗,同几千年来的阶级斗争史一样,死人的事不可辟免,何况大多都是走资派为了保自己挑动群众斗群众所造成。比较而言,改革开放以来,非正常死亡每年竟达几百万人,这才是非常可悲的。  

党内外一切有识之士,所有毛派共产党人,应该遵循毛主席的教导:“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对于党内外阶级敌人的倒行逆施,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对他们的猖狂进攻,要给予迎头痛击。  

回到惊人的2000万这个数字上来。制造这个骇人听闻的谣言,无非是用来栽赃陷害,打倒对手。不料如今科学发达,信息传递快捷。再也不可能象千年以前那样,任凭无良文人随心所欲编造历史,把损害自己利益的人不问是非,统统妖魔化为魑魅魍魉。不过也有一些善良的人们,认为历史事实不可能抹杀,许多档案资料就是铁的证据,不怕反动派信口雌黄。如毛主席的著作都有原稿保存,党内矛盾斗争有会议记录作证,几千封指挥战争的电报可以证明军事才能和丰功伟绩。岂不知,这些物证都是可以消灭的,他们早就准备好一旦夺权成功,物证全部可以付之一炬。等不到辩白,你就已经完蛋了。对毛泽东污蔑攻击三十年,你什么时候看到官方正式出来辩白?恐怕还有人暗地里打着自己超过毛泽东的算盘呢!  

同志们!既要相信共产党內的健康力量一定会发展壮大,更要相信和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只有用敌人最害怕的毛泽东思想重新武装人民群众,才能最终战胜党内外阶级敌人的猖狂进攻。  

作者  向东  

2011-6-9

   

注1  请查阅“叶剑英: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利永贞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2.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3.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4. “洋垃圾”外教
  5.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6. 中美贸易战的前景预判及警惕
  7.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8.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9. 张桂梅就是张桂梅,不是什么特雷沙
  10.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3.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6.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9.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0.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