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伟人孙中山和毛泽东无一不是坚决反对资本主义的左派

天下为公 · 2011-10-23 · 来源:乌有之乡
胡德平评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中 山 先生究竟主张何种主义?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从下面所引 孙中山 先生的言论即可知之。    

     

     

天下为公    

     

 孙中山 先生讲话摘录    

     

▲▲▲    

 诸 君要晓得,共和与专制有什么分别?民国与帝国有什么不同?我们可用现在民国和从前帝国两个名词比较来说一说。从前帝国的天下,是皇帝一个人的,天下人民都是皇帝的奴隶。现在民国的天下,是人民公有的天下,国家是人民公有的国家。帝国是皇帝一个人做主的,民国是人民大家做主的。 诸 君今天来欢迎本大总统,决不可抱那种旧思想。本大总统受国会的付托,总揽全国政权,虽然说是全国的行政首长,实在是全国人民的公仆。本大总统这次是来做你们奴隶的,就是其余文武百官,也都是你们的奴隶。从前帝国时代,四万万人都是奴隶,现在民国时代,大家都是主人翁。这就是民国和帝国不同的地方,这就是中国从古没有的大变动。普通人民还不知道这个变动,十年以来,一般旧官僚和军阀,又死死地压制他们,弄到人民至今还不能居于主人翁的地位。 诸 君要晓得,从前的人民,本是皇帝的奴隶,我们革命党用革命主义把专制皇帝推翻,才把人民由奴隶的地位超度到主人翁的地位。 诸 君现在都是居于主人翁的地位。今天来欢迎本大总统,本大总统更希望 诸 君来欢迎民国的主义,革命的道理。中国革命的道理,就是革命党平日主张的三民主义。…… 诸 君今天来欢迎本大总统,还要希望 诸 君来欢迎本大总统所主张的三民主义。三民主义能够实行,民国才可以建设得好。如果人民不了解三民主义,民国前途,还是毫无希望。三民主义便是民国的精神。 诸 君欢迎民国的精神,那才算是真正的欢迎。    

——摘自孙中山《在桂林军政学七十六团体欢迎会的演说》    

     

点评:    

*民国即人民之共和国。    

     

     

     

▲▲▲    

由民权主义更进一步,便是民生主义。现在欧美两洲,象法国、美国,既没有皇帝的专制,人民很可以说是极平等、自由,民权可算是极发达。但是只能说到民有、民治,还说不到民享。试看他们国内的平民,受资本家的压制,穷人受富人的压制,什么煤油大王、钢铁大王、铁路大王,一人之富可以敌国,那般平民和劳动者连面包都找不到手,这是何等不平等的景象呢?所以欧美现在便生出贫富不均的大问题来了。这项问题便是社会问题,解决这项问题的道理,就是民生主义。民生主义就是平民反对资本家,穷人反对富人的运动。欧美各国的民族和民权两个问题,可说是早已解决了,现在所受的痛苦,纯是民生问题。中国向来没有这个问题。为什么本大总统在三十年前,研究建设新中国的道理,一定要在民族、民权两个主义之外并主张民生主义呢?因为此民生主义,是建设二十世纪以后新国家的完全方法。这三种主义并行,真正共和的基础才能够稳固。    

——摘自孙中山《在桂林军政学七十六团体欢迎会的演说》    

     

点评:    

*必须同时实行民生主义,即反对贫富不均的社会主义。    

*今之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现状已非当年资本不受限制之时的原始资本主义社会那种提倡人人为己、私欲横流、残酷剥削、社会极度不均的状况了。西方的现状并不能说明中山先生认识有误,而只能说明西方实际已经以民主的方式进行过限制资本的民生改良行动,因此才有了今天的民众收入相对公平的状况。社会均富是社会不得不追求的目标,否则必会造成社会动荡不安,经济受损。    

     

     

▲▲▲    

欧美各国二百余年以来,只晓得解决民族、民权两件事,却忘记了最要紧的民生问题。到现在全国的权力,都操在少数资本家的手里,只有少数人享幸福,大多数人还是痛苦。因为大多数人不甘受这种痛苦,所以现在才有经济革命——社会革命——的事情时常发生。我们中华民国如果把民生主义和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同时解决,用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一定可以把现在的中国变成庄严灿烂的中华民国。我们如果不把这三种问题同时解决,纵使将来国富民强,不出数十年,一定要受欧美今日这样相同的痛苦。欧美人当时以为政治平等,人民自由,工业发达,便是黄金世界,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不料到了工商业发达之后,便生出大资本家来。他们用金钱势力,操纵全国政权,遇事都是居于优胜地位,试看哪一国的法律政治制度不是为资本家而设的?所以世界到了现在,经济革命的潮流便一天高过一天,这就是平民和劳动者对着富豪及资本家的运动。报纸上所载的“同盟罢工”、“破坏工厂”“焚烧公司”种种新闻,都是穷人反对资本家的举动,弄到全国总是不安。他们所受这不安的烦恼,实在不是别的事情,纯是由于民生问题没有解决的缘故,所以才生出贫富的冲突,酿成经济革命。……本大总统观察世界的大势,墨想本国的情形,以为实行民族革命、民权革命,必须兼顾民生主义,才可以免将来的经济革命,这便是防患于未然。    

       ——摘自孙中山《在桂林军政学七十六团体欢迎会的演说》    

     

点评:    

*为了不重蹈欧美的覆辙,须要预先进行经济革命——社会革命,以防贫富不均,社会动荡。    

*“用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即是要马上将均贫富的民生主义付诸实施,长痛不如短痛,防患于未然。可惜今日患已至矣!且是人为所导致。    

     

     

▲▲▲    

 诸 君要晓得,革命是不得以而为的事,革命是破坏的事业。好比拆房子一样,我们在相同的地方,想改造一所房子,便不得不把旧房子拆去。想建设一个新国家,便不得不把旧国家破坏,这个破坏就叫做革命。建设国家要用三十年的工夫,好像造房子要用三个月工夫一样。拆房子只须一天,造房子就要三个月。人家造成一所新房子,都很想安安乐乐住过一世,不是今天造好了,明天便把它拆掉;又不是明天再造好了,后天又把它拆掉。我们革命,也是一样的道理,不是今年革命,明年又来革命。革命要用彻底的方法,才可以永享幸福,如果不然,破坏的事业是永无止期的。所以要解决民族问题,同时不能不解决民权问题;要解决民权问题,同时不能不解决民生问题。这三民主义,就是救种种痛苦的药方。这三个问题,如果同时解决了,我们才可以永久享幸福。如果达到了民有、民治的目的,不管民享的问题,二三十年后必定再有一种痛苦发生,现在俄国就是我们的好榜样。我们要应该注意的,不可说我们的国情和欧美各国不同,我们如果把国家建设好了,也可以象欧美那样的国富民强。我们如果把民生问题现在能够同时来解决,就可以免将来经济革命的痛苦。如果民生问题不能同时解决,将来人民富足,纯是少数人的富,不是多数人的富。那种少数人的富,是假富,多数人的富,才是真富。所以,我们要国家富强,是有道理的。这个道理便是三民主义。    

——摘自孙中山《在桂林军政学七十六团体欢迎会的演说》    

         

点评:    

 *少数人的富,是假富,多数人的富,才是真富。    

      *预言如不实行民生主义,二三十年后必再有欧美曾经历的贫富不均的痛苦发生。    

     

     

 ▲▲▲    

    (除了靠土地暴富外)……象农业改良、工业发达、矿山开采、商业繁荣之后,那更生出许多极大的资本家来了。到那个时候,大资本家还能吞并小资本家,好像大鱼吃小鱼一样,弄到结果,社会上只有大资本家和劳动者两种人。换句话说,就是工商业极发达之后,只有大富人和穷人两种。到那个时候,穷人因为生活的关系,便不得不去做富人的牛马和奴隶,如果不去做他们的牛马和奴隶,便没有饭吃,便不能够生活。所以富人的势力便非常的强大,穷人的劳动便非常的痛苦,这就是富人压制穷人的暴虐情形。从前的皇帝、贵族压制百姓,他们有时候还负些责任,这种大资本家压制百姓,他们是毫不负责任的呀!我们因为看到了这种弊病,,要想一个方法预防它,所以在解决政治问题的时候,同时也要解决人民生计问题。欧美从前解决的方法,还是不彻底,所以便有今天的痛苦。我们想造成一个完完全全的新世界,一定要用三民主义来做建设这个新世界的工具。大概的讲,就是要把民有、民治、民享三个主义一起实行,人民的生计权利才有真正的自由平等,才能够免去资本家的压制,才能够享永久的幸福。民生问题不解决,社会上的贫富总是不平均。从前孟子说,“不患贫而患不均”。如果有了不均,三十年之后不革命,五十年一百年之后一定是要革命的。我们要防止永远不断革命,一定要实行三民主义,那么,才可以替子子孙孙谋永久的幸福。    

        ——摘自孙中山《在桂林军政学七十六团体欢迎会的演说》    

      

点评:    

    *中山先生领导推翻了封建皇帝和贵族阶级,然却认为大资本家压制百姓比封建皇帝和贵族更厉害,可见中山先生是多么不喜欢大富豪、大资本家阶级。他究竟应算是资产阶级革命家还是——?    

*若不及时进行均富之民生主义——社会主义革命,社会必将贫富日益不均,必将产生大资本家、大富豪,少数富人就将凭借其经济实力掌控经济和政治,由此亦将严重影响民权——民主革命,大多数人的人权亦会被压制。因此孙主张民生主义革命——均贫富。    

*预言若有不均,无论多久亦必将引起革命。    

     

     

▲▲▲    

民族与民权主义,既如前述,兹再就民生主义言之。此三种主义,皆为平等、自由主义,其效力本属相通,故主义虽各分立,仍须同时提倡。民族主义者,打破种族上不平等之阶级也。如满清专政,彼为主而我为奴,以他民族压制我民族,不平孰甚?故种族革命因之而起。民权主义者,打破政治上不平等之阶级也。此为对内,而非对外,与民族主义不同之点,即在乎是。如君主政治、贵族政治,皆为独裁政治,人民无与焉。是则以一人(君主)或少数人(贵族)压制多数人,故常因反抗之发生,遂成政治革命。若夫民生主义,则为打破社会上不平等之阶级也。此阶级为贫富阶级,如大富豪、大资本家,在社会上垄断权利,一般人民日受其束缚驰骤,陷于痛苦。故常有富者田连阡陌,而贫者地无立锥之叹,社会革命,势不能免。以中国论,现时虽尚无大资本家专制之弊,然将来实业发达,则亦必有社会革命问题发生。或谓中国既无资本家,何必提倡民生主义,岂非无病呻吟欤?不知其与中国民族主义,与民权主义,皆因治病而求艾;民生主义,则为思患而预防。及今不图,后将为患。故卫生之与疗病,自亦不同,一则防之于未然,一则治之于已发也。中国今日虽无大资本家,然其见端固已有之。试以上海、广州二处为例,上海之黄埔滩,前时一亩之地,不过价银二十两,现时地价则不知涨高几倍。广州之长堤,当未辟马路以前,每一亩地仅值五六百元,今则有一亩而索价三四万元者矣。将来此种土地,尽入资本家之手,一般贫民之痛苦,即因之以生。盖资本家必先以贱价收置贫民之土地,迨全行收置之后,复以高价租赁于一般贫民,贫民无如何也。衣食亦然,若俱为资本家所垄断,生活与工价不能相应,遂致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如美国工人工钱虽多,而生活仍难维持,已陷入此种之困境,即其明证。……由是观之,中国实业发达以后,资本家之以资本能力压制人民,固必然之势,若不预防,则必踏英、美之覆辙也。欧洲当二百年前,为种族革命时期,近一百年以来,为政治革命时期,现今则为社会革命时期。此者,一线相承,故须同时倡导三民主义。只要观英、美今日之社会问题,便当自觉,因彼于政治革命成功后,不复计及社会革命,故有此弊。若俄国现时之新政府,则有鉴于此,乃以政治革命与社会革命同时并举。所谓劳农政府,即以为农、为工、为兵者组织而成之政府也。彼之新政府,不独推翻君主专制,且实行打破资本家专制,是即所谓社会革命,亦即所谓民生问题。各国深恐此主义传播其国内,人民受此影响,势将起而效尤,故互相联合,以与俄国战。迄今四年,仍不能战胜俄国,此则俄国之以主义胜之。    

——摘自孙中山《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    

     

点评:    

*反驳某些人所谓中国国情不同因而不需实行均贫富的民生主义的说法。    

*好似在针对今之所谓中国必须经过贫富不均的资本主义道路方能再进行均贫富的社会主义的观点进行批判。    

*预言若不实行民生主义,则大资本家的产生必会垄断土地、垄断资产,压制大众。此预言似指现今也。    

     

     

▲▲▲    

中华民国国家者,为四万万人民共有之国家,此种事业,即为国家所有,即为四万万人民所共有,不至操纵于少数资本家之手,始可谓之国利民福也。    

——摘自孙中山《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    

     

点评:    

*不能让国家掌握在少数资本家或富豪手中。    

*只有让国家利益为人民共享,国家才能有利,人民才能幸福。    

     

     

▲▲▲    

以余观之,贫富问题,即分配不均问题。欲谋救贫之法,同时须先将不均问题,详加研究,故民生主义,必不容缓,否则三十年后,产出许多资本家,其害殊非浅鲜!    

——摘自孙中山《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    

     

点评:    

*必须尽早实行均富之民生主义。    

*预言不实行均富之民生主义,则三十年之后必后患无穷。    

     

     

▲▲▲    

夫物质文明之目的,非私人之利益,乃公共之利益。而其最直捷之途径,不在竞争,而在互助。故在吾之国际发展计划中,提议以工业发展所生之利益,其一须摊还借用外资之利息,二为增加工人之工资,三为改良与推广机器之生产,除此数种外,其余利益须留存以为节省各种物品及公用事业之价值。如此,人民将一律享受近代文明之乐矣。前之六大计划,为吾欲建设新中国之总计划之一部分耳。简括言之,此乃吾之意见,盖欲使外国之资本主义以造成中国之社会主义,而调和此人类进化之两种经济能力,使之互相为用,以促进将来世界之文明也。    

——摘自孙中山《建国方略》    

     

点评:    

*物质文明是公共享有的,不是只为少数人享有的利益。    

*要实现公共享有的物质文明,更须要团结互助,而不是竞争。    

*要利用外国资本主义的财富来建设中国的社会主义。    

     

     

▲▲▲    

约翰问:但在国家社会主义下之工作,往往耗费而乏效能,有许多人言此乃势所必然,因与工人利益太远故。如邮局即其一例,此层君自知之。    

孙文答:余知此说信者甚多。但须知国有事业归政府主管,经验尚浅,非私人事业可比。私人事业如合资公司当其初兴时亦有困难。中国今日合资公司往往失败,因缺乏西方已具之经验故。由此推之,国家社会主义在最近的将来亦将遭许多阻力,迨经数十年之经验后,阻力自可渐消。故余以为此项反对论据不能永久适用。更就全体论之,余以为为公共利益作工,不为私利作工,纵有上述之弊,亦为利重弊轻矣。    

——摘自孙中山《与约翰。白莱斯福的谈话》    

      

点评:    

*更赞成国家社会主义——国有经济的做法。    

*认为国家统管的社会主义会有遭受挫折的时候,但只要有了数十年经验后自会成功,就像私有经济也曾因为没有经验而经历过各种失败一样。    

*为公共利益作工,不为私利作工,纵有弊端,亦是利大弊小。    

     

     

▲▲▲    

法、美共和国皆旧式的,今日惟俄国为新式的。吾人今日当造成一最新式的共和国。新式者何?即化国为家是也。人人当去其自私自利之心,同心协力,共同缔造。国家者载民之舟也,舟行大海中,猝遇风涛,当同心互助,以谋共济。故吾人今日由旧国家变为新国家,当铲除旧思想,发达新思想。新思想者何?即公共心。    

吾人今日欲改造新国家,当实行三民主义。何谓三民主义?即民族、民权、民生之主义是也。民族主义即世界人类各族平等,一种族绝不能为他种族所压制。如满洲入主中夏,垂二百六十余年,我汉族起而推翻之,是即民族革命主义也。民权主义,即人人平等,同为一族,绝不能以少数人压制多数人。人人有天赋之人权,不 能以 君主而奴隶臣民也。民生主义,即贫富均等,不能以富者压制贫者是也。但民生主义在前数十年,已有人行之者。其人为何?即洪秀全是。洪秀全建设太平天国,所行制度,当时所谓工人为国家管理,货物为国家所有,即完全经济革命主义,亦即俄国之今日均产主义。    

——摘自孙中山《在桂林广东同乡会欢迎会的演说》    

     

点评:    

*主张大公无私,同心协力建设国家。    

*否定旧思想——自私自利之心,提倡新思想——公共心。    

*将自己之民生主义等同于当初列宁俄国的均产主义。    

     

     

▲▲▲    

三民主义,什么叫三民主义呢?就是民族、民权、民生。那个时候满虏正盘踞中原,革命家只致力于民族主义,而于民权、民生二主义都未置意。五权宪法,关系开国的建设方针极大。在未光复以前,党人一般的心理,以为一经光复,就可达到国利民福的目的。于今乃知不然,这个都是当日同志仅知注重在民族主义,而轻视民权、民生二主义之过,亦即是我们本党的责任未了之处。要知道民权、民生两个主义不贯彻,民族主义虽达目的,亦不能稳固,何况今日民族主义还没有完全达目的呢!    

  ——摘自孙中山《在中国国民党本部特设驻粤办事处的演说》    

     

点评: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要继续革命,除了完成只进行了一半的民族革命,还须开始并完成民权——民主革命和民生——社会均富的革命。    

     

     

     

▲▲▲    

     瑞士为民权最发达的国家,前已说过。现在应声明那代议制不是真正的民权,直接民权才是真正的民权。美、法、英虽主张民权主义,仍不是直接民权。兄弟的民权主义,系采瑞士的民权主义,即直接的民权主义。然间接民权,已非容易可得,不知流了多少碧血以作代价,始能得之。从这里看起来,直接民权,更是可贵,但是却一定要有很大的代价。直接民权,一是“选举权”。人民既得直接民权的选举权,尤必有“罢官权”。选之在民,罢之亦在民。又如立法部任立一法,人民因其不便,亦可起而废之。此种废法权,谓之“复决权”,言人民可再以公意决定之。又人民应有“创制权”,即人民可以公意创制一种法律。直接民权凡四种:一选举权,一复决权,一创制权,一罢官权。此为具体的民权,乃真正的民权主义。    

    ——摘自孙中山《在中国国民党本部特设驻粤办事处的演说》    

     

点评:    

*给予人民完全的民主权力,有权选官亦有权罢官,有权创制法律亦有权复议修订。    

     

     

▲▲▲    

民生主义即时下的社会主义。 诸 君试想,兄弟提倡民生主义是在什么时候?今日国人才出来讲社会主义,已嫌迟了。但是社会主义的学说输入中国未久,兄弟将“社会主义”原文译为“民生主义”较为允当。然国人往往误解民生主义真谛。资本家开一工厂,佣数千工人做工,每人每日给工资几许,资本家复夸于众曰:我讲民生主义。我这是讲民生主义, 诸 君试想此资本家讲的民生主义,同真正的民生主义相差多远!资本家凭借他金钱魔力,牢笼工人替他个人出死力,工人出血汗赚得少许工资。这种工厂的组合,在西籍中谓之“血汗店”,真是不差。时人谈民生主义的离题尚远,不啻坠入五里雾中,此亦国人不求甚解之过。兄弟的民生主义,固有具体的办法,非彼好奇的人,徒托空谈,以快一时。办法维何?即归宿到“土地”和“资本”两样。现在留心世道的人,多说中国目下没有资本家,用不着讲社会主义,或又说待有资本家产生,再讲社会主义,此亦太不得要领。以如此的人而讲社会主义,难怪他看着社会主义,前路茫茫,正不知从哪里下手。且社会主义的真旨,不是专靠几十本书,或几百本、几千本书可以看得出来的。要有机敏的会心,确实的心得。我常说中国人读书,越读越糊涂,大约就是这种人。    

——摘自孙中山《在中国国民党本部特设驻粤办事处的演说》    

     

点评:    

*民生主义是要达到全体人民生活都幸福的目的,而资本家是破坏民生——大多数人民幸福生活的势力,因此要在资本家尚不多之时便实行民生主义,以避免欧美俄的阶级争斗。可惜今日已经产生相当多大富豪矣,阶级争斗尚可避免乎?    

*反驳了待资本家产生后再实行民生主义——社会主义的观点。中山先生实在是想避免重蹈欧美俄阶级之间剧烈斗争而致社会动荡、生灵涂炭的覆辙,所以希望趁早实行均贫富的社会主义革命,以此避免产生大富豪、大资本家,而使民众共同富裕也。    

     

     

▲▲▲    

什么叫民生主义呢?“民生”两个字是中国向来用惯的一个名词。我们常说什么“国计民生”,不过我们所用这句话恐怕多是信口而出,不求甚解,未见得含有几多意义的。但是今日科学大明,在科学范围内拿这个名词来用于社会经济上,就觉得意义无穷了。我今天就拿这个名词来下一个定义,可说民生就是人民的生活——社会的生存、国民的生计、群众的生命便是。我现在就是用民生二字,来讲外国近百十年来所发生的一个最大问题,这个问题就是社会问题。故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又名共产主义,即是大同主义。    

——摘自孙中山《三民主义·民生主义》    

       

点评:    

 *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又名共产主义,即是大同主义。民生主义就是要使全民而非少数个人过上幸福生活。    

     

     

▲▲▲    

今天我所讲的民生主义,究竟和社会主义有没有分别呢?社会主义中的最大问题,就是社会经济问题。这种问题,就是一班人的生活问题。因为机器发明以后,大部分人的工作都是被机器夺去了,一班工人不能够生存,便发生社会问题。所以社会问题之发生,原来是要解决人民的生活问题。故专就这一部分的道理讲,社会问题便是民生问题,所以民生主义便可说是社会主义的本题。……实业革命以后,研究社会问题的人不下千百家,其中研究最透彻和最有心得的,就是大家所知道的马克思。马克思对于社会问题,好像卢梭对于民权问题一样,在一百多年以前欧美研究民权问题的人,没有哪一个不是崇拜卢梭为民权中的圣人,好像中国崇拜孔子一样;现在研究社会问题的人,也没有哪一个不是崇拜马克思做社会主义中的圣人。    

——摘自孙中山《三民主义·民生主义》    

     

点评:    

*民权主义者尊卢梭为民权圣人,社会主义者尊马克思为社会主义的圣人。    

     

     

▲▲▲    

……共产主义就是以最高的理想来解决社会问题的。我们国民党所提倡的民生主义,不但是最高的理想,并且是社会的原动力,是一切历史活动的重心。民生主义能够实行,社会问题才可以解决;社会问题能够解决,人类才可以享很大的幸福。我今天来分别共产主义和民生主义,可以说共产主义是民生的理想,民生主义是共产的实行;所以两种主义没有什么分别,要分别的还是在方法。    

——摘自孙中山《三民主义·民生主义》    

     

点评:    

*在大资本家产生之前就开始实行民生主义——共产,避免社会不均的产生和因此带来的社会动荡和阶级革命。这就是中山先生针对中国当时社会状况之所以希望尽早开始实行均富的民生主义,把共产作为原动力而不仅仅是最高理想的缘故。如今中国状况已不同于中山先生当时大资本家尚无或不多、社会贫富不均问题尚不严重的那种状况。然无论社会实际怎样不同,无论应该怎样实现社会均富的共产主义,共产均富都始终会是中山先生所追求的最高理想和目标,并且都始终会是中山先生希望尽早实行的主义。    

*把共产作为需要即刻实行的改造社会的原动力而不仅是最高理想,可见中山先生相当左倾激进。右翼人士将其视为己党,岂非可笑之极?中山先生亦为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之雄主也。    

*在追求社会均富方面,此民国开国领袖之思想与彼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开国领袖之思想何其相似乃尔!又与近三十年倡导复旧私有之思想何其不同也!    

*将中山先生说成是资产阶级革命家,实在是太“文不对题”了!    

     

     

▲▲▲    

为什么我敢说我们革命同志对于民生主义还没有明白呢?就是由于这次国民党改组许多同志因为反对共产党,便居然说共产主义和三民主义不同,在中国只要行三民主义便够了,共产主义是绝不能容纳的。然则民生主义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在前一次讲演有一点发明,是说社会的文明发达、经济组织的改良和道德进步,都是以什么为重心呢?就是以民生为重心。民生就是社会一切活动中的原动力。因为民生不遂,所以社会的文明不能发达,经济组织不能改良,和道德退步,以及发生种种不平的事情。象阶级战争和工人痛苦,那些种种压迫,都是由于民生不遂的问题没有解决。所以社会中的各种变态都是果,民生才是因。照这样判断,民生主义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民生主义就是共产主义,就是社会主义。所以我们对于共产主义,不但不能说是和民生主义相冲突,并且是一个好朋友,主张民生主义的人应该细心去研究的。    

共产主义既是民生主义的好朋友,为什么国民党员要去反对共产党员呢?这个原因,或者是由于共产党员也有不明白共产主义为何物,而曾有反对三民主义之言论,所以激成国民党之反感。但是这种无知妄作的党员,不得归咎于全党及其党中之主义,只可说是他们个人的行为。所以我们决不能够以共产党员个人不好的行为,便拿他们来做标准去反对共产党。既是不能以个人的行为便反对全体主义,那么,我们同志中何以发生这种问题呢?原因就是不明白民生主义是什么东西。殊不知民生主义就是共产主义。    

——摘自孙中山《三民主义·民生主义》    

     

点评:    

*认为国民党员不应反对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共产党员也不应反对三民主义,因为两个主义原是想通的。    

*“社会中的各种变态都是果,民生才是因”,因此,共产主义不应只是目标,而更应是解决社会问题的“因”——即起点。社会分配不均并因之产生的社会动荡——阶级斗争皆是因为没有实行这个“因”所造成。由此可见中山先生思想之激进较之共产党左翼亦实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    

照美国发达资本的门径,第一是铁路,第二是工业,第三是矿产。要发达这三种大实业,照我们中国现在的资本、学问和经验都是做不来的,便不能不靠外国已成的资本。我们要拿外国已成的资本,来造成中国将来的共产世界,能够这样做去,才是事半功倍。如果要等待我们自己有了资本之后才去发展实业,那便是很迂缓了。……如果交通、矿产和工业的三种大实业都是很发达,这三种收入每年都是很大的。假若是由国家经营,所得的利益归大家共享,那么全国人民便得享资本的利,不致受资本的害,象外国现在的情形一样。外国因为大资本是归私人所有,便受资本的害,大多数人民都是很痛苦,所以发生阶级战争来解除这种痛苦。    

我们要解决中国的社会问题,和外国是有相同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要全国人民都可以得安乐,都不致受财产分配不均的痛苦。要不受这种痛苦的意思,就是要共产。所以我们不能说共产主义与民生主义不同。我们三民主义的意思,就是民有、民治、民享。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意思,就是国家是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享。照这样的说法,人民对于国家不只是共产,一切事权都是要共的。这才是真正的民生主义,就是孔子所希望之大同世界。    

——摘自孙中山《三民主义·民生主义》    

     

点评:    

*利用外资并主要实行国有经济来建设中国的全民共享的社会主义社会,防止遭受因资本归私人所有而造成的大多数人民受苦和因此必然产生的阶级战争的社会动荡的苦难。可叹今之所作所为正与中山先生之主张相反。若按中山先生所说推之,今之所为岂非将导致中山先生所说之资本归个人所有而造成人民痛苦、阶级战争之恶果耶???    

*中山先生思想一言以蔽之即天下为公也。此不仅为其理想,亦为其希冀尽速实行的行动,迟之则社会将大不公大不均,并将因此后患无穷,斗争不断,民生涂炭。    

*一生为“天下为公”之目标奋斗不息之的孙中山和毛泽东为众人所尊崇,死后得众人为其建大陵墓、大纪念堂,受万世景仰。背弃孙、毛天下为公理想之人无一人能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民敬仰的大英雄,也无人为其建立大陵墓、大纪念堂。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执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3.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4.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7.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8.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9.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10.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